我嘴上说不在乎,可心里不这么想,心说自己怎么惹上这样的人了。其实我也够点背的,先是爷爷因为这件事情逝世,而我现在又因为这件事情吃罪了黑社会。

  记得给我打恐吓电话的一共有两个人,现在这位胡白山胡爷的身份算是清楚了,可另一位,又是个什么角色,怕也他妈的不是啥好惹的角。我叹了口气,想想就在几天前我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老百姓,现在到好,同时得罪了两拨穷凶极恶之徒。这也够让人头疼的了,我摇了摇头,一口气喝下了一大杯白酒,烈酒的火辣呛得我一阵咳嗽。

  倩倩安慰道:小伟,你不用担心,如果他们敢伤害你,我会把这些人都送进监狱。

  这时侯,雅间的门突然间就开了,吓得我一机灵,赵老板起身向门外看了看,见外面没人,关好门,回到座位做好以后,对倩倩说道:小妹,看你是小伟的朋友,我好心提醒你,有些话可不敢乱说。隔墙有耳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这些地头蛇能在这里乾立这么多年,光靠着打架斗狠是不行的,光靠着钱也不行,在政府里面都有人,这个道理……你懂吧。不用说你一个小小的警员了,就是你们局长来了,也不是说抓他们就轻易能抓的,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牵扯的东西太多了。咳……老哥我喝多了,酒后失言,要是有得罪的地方,你多担待着点。赵老板起身对我说道:小伟,我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了。改天过来咱俩在好好聊聊。赵老板冲倩倩和大牙一抱拳,失陪了二位,有空常来。

  赵老板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小声在我耳边说道:小心,你背后有人跟着。说完赵老板推门向外走去,到门口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进了走廊。

  赵老板走后,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像打翻了五味瓶。也没心思吃下去了,拉起大牙,到柜台结了帐,离开了饭店。

  酒精上脑,身体飘飘的,再看看大牙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如一滩烂泥,被外面的凉风一吹,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我急忙敲打着他的后背。就在我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忽然见街道对面,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在盯着我们看。这俩人见我看他们,装出一副路人的样子,假装说起话来。这时我才想起来赵老板离开时对我说得那句话,看来我的背后还真有人跟着。

  因为酒精在作祟,我没有害怕,相反的心里生出来一种愤怒的感觉,这几天来心里堆积的压抑,已经不受我的本能控制,爆发了出来。

  我放开大牙,从怀里摸出烟,像对面的俩人走了过去,这两个人见我过来了,先是一愣,然后继续装作聊天的样子。我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手心里面已经沁出了冷汗,平静了一下心态,怕了怕其中一人的肩膀,指了指嘴上的烟,哥们,借个火?

  这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似乎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他稍稍的顿错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从怀里往外掏打火机。就在他一低头的功夫,我一拳就上去了,直接打到了这个人的眼睛上面,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突然间动手,没等边上的人反应过来,我照着他的裤裆一脚就下去了,此人被踹得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腰直接就弯了下去,蹲在一旁不断的嚎叫。被我打中眼眶那人已经反应过来,他伸手一指我,骂了一句,径直向我扑了过来,我刚才出手太猛,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跑到我的身边,一拳照着我的右眼打了过来,吓得我一个机灵,本能的向下一低头。他的拳头没有打中我的眼睛,贴着我的脑皮飞了过去。我趁他一弯腰的功夫,猛的向前一撞,直接把这个人撞到了,我跑过去,照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多长时间,这几日挤压的情绪,仿佛都被释放出来了,渐渐的我的手脚变得麻了。这时候倩倩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手:小伟,你干什么?我知道这几天你的情绪不好,可你也不能把情绪撒在路人身上,他们都是无辜的,而且你这么做是违法的,要承担法律责任。说完倩倩就要去扶地上的人。

  我拉住了倩倩,无辜?你问问他们,到底是谁无辜?

  就在我和倩倩争执的时候,突然间一辆警车行驶到了我的面前,从车上下来几个民警,二话不说直接给我押到了警车上,这时候路旁围观的群众已经很多了,我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派出所里面,我蹲在墙角一言不发,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回想起刚刚做得事情,确实有些冲动了。

  过了片刻,值班室的大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身穿制服的老警察,倩倩跟在他的后面。

  老警察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就是小伟吧?

  我听他的口气好像认识我,赶紧应道:是,我是曾小伟,您是?

  老警察一笑,我是这里的所长,你叫我刘叔就行,听倩倩说你就是曾老的孙子,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都长这么大了,你满月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你一定非常好奇,我是谁,对不对?

  要论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我跟你爷爷是忘年交。如果没有他老人家,我现在应该还在北大荒种地呢,也当不上警察。可惜……老人家他。“刘所长十分悲伤。

  刘所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以后做事情不要这么冲动听见了吗,还好被你打得那两个人没出什么事情?不然就麻烦了。

  我刚要辩解,突然听到,门口一个声音喊道:算了,凭什么?你们所长在哪里?我要见他,我要投诉,有你们这么当警察的嘛,还有没有天理了。

  酷U7匠I\网l唯》一正9版",其l他都☆.是*(盗5b版;

  刘所长听了,打开门,说道:让他们进来。

  门打开以后,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眼眶发黑,已经被打成了熊猫眼,另一个脸色发青,不断捂着自己的下身,我一看,就明白了,想必这就是刚刚被我打的那两个人了。

  这两人进来以后,刘所长冷冷的说道:顺子,黑五,这是你们这几个月第几次进派出所了,我想想是第三次……还是第五次。

  两人见到所长以后,气焰明显的不足,其中一人说道:刘所,这次不一样,你也看见了,我们哥俩是受害者。这次……

  刘所长打断了他的话,这三个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味道怎么就不一样了,你们是受害者,咱们先不说这件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个月前,在天桥底下聚众斗殴的人里面就有你们俩个吧,还有前几日,北村的老刘头因为白天不肯把地让给胡白山,晚上回家的时候,被人打断了双腿,这事也跟你们逃不了干系吧,还有……。这些事情任意拿出来一件,也够你们受得了吧,要不我现在给刑警队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你放心我这人有一吗说一吗,你们被打得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他打了人”刘所长伸手一指我。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我先处理他,然后就给刑警队打电话,咱们在说你们的事情?你们看,这样可好?

  这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别呀,刘所长,刘叔叔,这件事情我们不追究了。这位小哥,那人抬头看了我一眼,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挨完这顿打,我们也算是跟这位小哥认识了,以后大家交个朋友。您看……这样行不行?刘所?

  我看还是秉公处理吧,你们二位也受了不小的委屈,说着刘所长拿起了手中的电话。

  那两人额头的汗珠子,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刘……刘大爷,我们哥俩错了,您就放过我们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保证这样的事情决定不会有下一次了。

  刘所长面露为难之色,这样……不好吧,这要是日后传出去,好像是我在威胁你们?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干,说着刘所长又拿出了电话。

  ”没有……没有您绝对没有威胁我们,您是在教育我们,这件事情也跟您无关,是我们自愿放弃的。

  ”这样啊,那好,在场的各位全都听着呢啊,既然你们说不在追究了,那事情可就这么算了。小吴,你去带他们办理一下相关手续,刘所长对旁边一个警员说道。

  那两个人,恶毒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等……刘所长在后面喊道。两个人回过头,刘所长走到他们面前,在两人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二人听后,脸色立刻就变了。刘所长没有理会他们,说道,小吴,就说我说的,办理完手续以后,就让他们走吧。那位姓吴的警员点了点头,带着二人离开了。

  我对刘所长说:刘叔,想必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倩倩都跟你说了吧,我也就不在重复了。我知道您这么做是为了我好,在这里我谢谢您了,说着我弯下腰,深深掬了一弓。不过……有一件事情我非常的不解,这两个人既然犯了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不让刑警队把他们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