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

  局势危急,千钧一发。

  也许下一刻,虞璇和小蝶二人就会和虞生四人落得同样的下场,香消玉殒。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大喝陡然传来。

  “畜生尔敢!”

  一道略显苍老的身影从密林之中急速冲出。

  人未至,声先到,正是听到声音快速赶回来的虞扬虞老爷。

  本来看到眼前竟然还有两个蝼蚁敢对自己动手,黄金巨蟒就准备动嘴先将她们给吞了。谁料,它刚准备动手,一声爆喝就把它吓了一跳。

  他铜铃般的双眼循着声音看去,正好看到一道身影急速的冲向自己。那道身影身上的气势极为强大,远不是之前那四个蝼蚁可以相比的,它这才停止了吞食的动作,巨大的黄金色尾巴迎向了冲来的那人。

  “璇儿,你快带着小蝶退开!”虞扬迎着黄金巨蟒的尾巴而去,口中却是让虞璇后退。

  虞璇这个时候终于被惊醒,她一拉小蝶,便快速的推走,远远的避开了黄金巨蟒。

  这个时候,黄金巨蟒迎战虞扬,也根本顾不上逃走的虞璇二人。它只能看着自己到嘴的食物逃离,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

  黄金巨蟒的尾巴和冲来的虞扬正面相对,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

  巨蟒纹丝不动,冲来的虞扬却因为巨大的反冲力向后抛飞,重重的砸在一棵大叔之上,口中鲜血汩汩流出。

  “好强!”虞扬双眸微凝,从地上爬起来的他双臂隐隐有些颤抖,与巨蟒尾巴碰撞的双拳骨头碎裂,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不停的传来。全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力气,他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一击让一名铁臂境的武道高手失去战斗力,这条巨蟒的强大不容置疑。

  黄金巨蟒虽然击退了虞扬,可是正面碰撞,虞扬更是有准备的冲击而来,尽管巨蟒没有受伤,可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这一丁点的疼痛足以让眼前的黄金巨蟒更加狂暴了,它猩红的蛇信微缩,迅若雷霆一般冲向了虞扬,它张开的双嘴之中能够很清楚的看到两颗獠牙,腥风扑面而来。

  虞璇见状,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爹!”

  她不忍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眼泪顺着面颊啪啪的滴落。

  只是,想象中虞扬被巨蟒一口吞噬的一幕并没有发生,在巨蟒冲向虞扬的同时,巨蟒身后便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的动作暴力而又直接,他双臂紧紧的箍住黄金巨蟒的尾巴,牙关一咬,双腿一沉,竟然不可思议的将黄金巨蟒临空提起。

  霸道!

  狂猛!

  这是那道身影给人的唯一感觉。

  就在虞璇以为这已经是那人极限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黄金巨蟒的身体被那人狂暴的抡起,狠狠一丢,摔向远处,在撞断了数十根巨木之后,才停了下来。

  “扬帆,你赶回来的可真是及时,不然恐怕得让你给我收尸了!”虞扬虚抚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后怕的说道。

  扬帆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转身,凝重的望向了巨蟒所在的方向。

  这头巨蟒是高级凶兽中的王者,比他们的实力强了可不止一个境界。

  之前,他之所以能够将巨蟒甩开,完全是因为出其不意。不然,凭他同样铁臂境的修为,在巨蟒的手中一样是走不到一个回合。

  巨蟒被扬帆抡圆了丢开,尽管撞到了数十根巨木,也只是受了轻伤。受伤以后,身为凶兽的黄金巨蟒,体内的狂暴因子真的完全被激发了出来。

  它呼啸着从远处迅猛游来,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一条蛇尾挥舞的虎虎生风,茂密的丛林很快就成了一片巨大的空地。

  虞扬见状准备上前,被扬帆制止了。他不是不需要帮助,只是这个时候的虞扬上前来完全没有一点作用,反倒是徒增伤亡,他宁愿自己一个人面对狂暴的黄金巨蟒。

  扬帆抽出自己手中的长刀,身体微微蜷缩,双腿蓄力,随时都能以最狂暴的姿态冲向黄金巨蟒。

  只是,未等暴怒的黄金巨蟒冲上来,一道从容不迫的声音就从密林之中穿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年方十八岁的少年。

  少年眉眼俊朗,眼神凌厉,背后负着一把看上去像是长剑的东西。

  见到这人,扬帆心中不由得一喜,“主上!”

  虞扬心中同样放松了下来。

  在虞扬身边,虞璇和小蝶脸上的喜悦更是不加掩饰。

  哪怕是在这种危急时刻,随着眼前年轻人的出现,众人似乎都不是那么担忧了。好像不管什么问题,只要这个年轻人在,就都不在是什么大问题。

  项雨没有理会几乎全军覆没的虞扬众人,而是径直的走向那条黄金巨蟒,身上杀机凛然。

  “老朋友,多谢你昨天的恩赐,不过很不巧,我项雨福大命大,让你失望了。本来打算找到我的朋友们以后再去找你算账,谁料你倒是先找上门来了。也罢,今天咱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见到自己昨天的猎物又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黄金巨蟒本能的向后退出了一段距离。它的蛇信子“嗞嗞”的吐着,心中产生了一股畏惧。

  出于凶兽对危险的本能,只是过了一夜,黄金巨蟒竟然从昨日猎物身上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似乎眼前的蝼蚁能够伤到自己。

  项雨继续前行,在离巨蟒不足十米的时候站定了身体。

  他右手后扬,缓缓的抽出了自己负在身后的那把长剑。

  长剑上锈迹斑斑,无锋无柄,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生了锈的铁棍,但它确实是一把长剑,项雨对此尤为深信不疑。

  在回来的路上,项雨就不停的琢磨夜里梦见的那九剑,以项雨的天赋加上项羽的两千余年阅历,很快,项雨就领悟了九剑中的第一剑,风云动。

  在领悟了风云动之后,项雨那临门一脚终于踹开了,他成功的突破了原有境界,达到了剑豪境,成为了一名小高手。

  有了剑道境界的突破,项雨终于开始正视自己身后负着的生锈长剑,一番思考之后,他才断定自己身后那把生锈长剑的不凡。在他的观察下,那把长剑剑柄之上依稀可见问天二字,因此他就将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那九剑取名为问天九剑。

  参悟了问天九剑的第一剑突破修为之后,项雨就开始参悟问天九剑的其余八剑。

  一番参悟之后,他发现自己只能领悟九剑中的前四剑,略微思考了一下,项雨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问天九剑对应剑道修为的九个境界,每突破一个境界就能够领悟一剑。项雨现在的修为是剑豪境,那就只能领悟到第四剑。

  对此,项雨也不感到遗憾,反正只要他的修为一直增长,领悟其余五剑还不是手到擒来。这不是自负,而是一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自信。

  抽出了长剑以后,项雨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了改变。要说之前的项雨霸气凌人,像他手中的磐龙戟;那么现在项雨的气势就更像是一把剑,锋芒毕露。

  面对抽出了长剑的项雨,黄金巨蟒心中感受到的危险就更加浓郁了。

  它身为凶兽中的王者,所对应的修为相当于剑道高手中的剑师。剑师相比剑豪,仍旧高了一个境界,尽管如此,可他心头萦绕着的危险却始终没有消失。

  黄金巨蟒心头郁闷,以它的智商也就只能做出简单的思考,想不通那就不想,唯有一战。

  所以,黄金巨蟒瞬间就动了,它扬起了自己金黄色的尾巴,压上了自己身为凶兽王者的尊严,狠狠的抽向了眼前的项雨。

  这一击,黄金巨蟒用上了自己的全力,以这一击的强度,就是铁臂境的武道高手也会在这一击之下身死道消。

  看到这一击来势凶猛,远处的扬帆本能的就想冲上去,为自己的主公挡下这一击。可他没有动,因为在他想要冲上去的时候,项雨就动了。

  剑一,风云动!

  项雨手持生锈长剑,在巨蟒的尾巴抽过来的时候就斩了上去。

  这一剑剑如其名,似乎真的带动了风云,风起云涌,一剑呼啸而去,似乎狂风暴雨都将随之而来。

  这只是开始。

  酷,匠网~{首:d发

  紧随着这一剑,项雨又一次改变了长剑的运行轨迹。

  剑二,易水寒。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一剑充满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不管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这一剑都将凛然而去,悲惨壮烈。

  仍旧没有结束。

  长剑去势刚尽,第三剑就接踵而来。

  剑三,不知返。

  项雨提剑而起,似乎自身已经化作了手中长剑,同长剑一起斩向了黄金巨蟒。整个人像是与长剑融合,声威浩荡。

  夹带着自身全力一击抽来的金黄色尾巴在三剑之后,只是稍微减缓了一下速度。黄金巨蟒狂暴凶猛的一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三剑齐出,竟然未能阻止黄金巨蟒的攻势,项雨心下凛然。

  他丹田之中凝聚的细线在这一刻全力爆发,固化的剑原力被项雨疯狂的调动起来,随着这股庞大剑原力的运转,项雨身上终于出现了一股压迫性的气息。

  他手中握着的生锈长剑剑身上的斑驳锈迹片片脱落,露出了一把黝黑毫无光泽的长剑,丈余长的剑芒在剑身上吞吐不定,蓄势而发。

  项雨终于斩出了问天九剑的第四剑。

  剑四,鬼门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