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天空微微泛起鱼肚白,清晨已至。

  项雨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附近环境清幽,尽管已至初秋,四周仍是一片盎然绿意。

  伸了个懒腰,项雨稍微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伤势已经好了很多。

  这具身体的恢复能力不差,只是一些摔伤、擦伤,靠身体的恢复能力完全能够自己康复。

  他心中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脑海中不由的浮起了昨天晚上恍若梦中一样的场景,记忆格外深刻,就像是真实的发生在他身上一样。

  “古朴长剑?”

  项雨猛然惊觉,急忙望向昨天晚上自己躺倒的地方,那把长剑依旧静静的在那里,还是一副锈迹斑斑的长棍模样。

  “唉,看来我昨天晚上果然是做梦了!”项雨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摇了摇头,将那把长剑用力拿起,试着挥动了一下,真的好重。

  他本就天生神力,而且修为更是达到了剑士境,连他都觉得重的长剑也可以说是一个稀奇玩意了。

  再次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生锈长剑,项雨眉毛紧锁,这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思考再三,项雨还是决定将这把生锈长剑带在身边。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简单的将生锈长剑包裹起来,然后打了一个结,就那样往身后一背。

  他试着走了几步,掂量了一下,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还不错,这重量刚好能给我身体带来一种压迫,我要是一直背着它,潜移默化之下,我的身体强度应该会慢慢的提高,看来我这招废物利用还是挺不错的。”项雨话语中有些得意。

  他虽然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怪物了,可他的这具身体却是真正的只有十八岁,还是一个年轻人,二者融合,就连项雨的性格都有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改变。

  没有过多的耽误时间,项雨背着长剑就沿着溪流顺流而下,以他的经验,不需要多久他就应该可以找到一个地方重新上山。

  他一夜未归,又是在深山野岭之中,恐怕扬帆他们几人已经在漫山遍野的寻找他了,若是寻不到,以他对扬帆的了解,指不定扬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山上,项雨一夜未归,的确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在扬帆的坚持下,从发现项雨失踪开始,八人已经寻找了一个晚上了。

  一个晚上不眠不休的寻找,整个鹊蔚山附近几乎被翻了一个底朝天,不过仍然没有发现半点蛛丝马迹。

  “扬帆,我们休息一下再开始寻找吧,一个晚上不眠不休,不光是我们累,你看看你自己的模样,双眼血丝密布,不要项雨没有找到,你反而倒下了。”几人汇合在一起,虞扬看着疲累的众人不由的劝说道。

  扬帆闻言,一脸煞气的望向虞扬,就像是一只随时都要择人而噬的猛兽。他双拳紧握,几乎暴走,旋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握着的双拳松了开来。

  “你们休息吧,我在扩大范围找一下,等你们休息好了再帮忙寻找吧,主上应该没有事的。”他声音低沉,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别人。

  虞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挥了挥手,示意众人休息一下。

  而他,则看了看扬帆消失的方向,向另外一个地方走去。扬帆担忧项雨,他虞扬对项雨的担心又有哪一点少了?有些事不用说出来,大家都懂。

  随着扬帆和虞扬二人离开,其他几人同时席地而坐,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

  虞生四人互相打量了一下,都觉得项雨可能是凶多吉少。

  这鹊蔚山虽说不大,可却连接着十万里大荒。

  大荒深处罕有人至,里面有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但传说中的凶兽肯定是不会少的,也许还会有灵兽,就连举世罕见的圣兽,说不定也藏在大荒深处。

  大荒之中拥有着那么多凶兽,鹊蔚山又靠近大荒,指不定有一两只在大荒中混不下去的凶兽出来找食物,而他们又恰好的碰见了项雨,这也就直接导致项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虞生几人虽然没有说话,可他们的神色都被虞璇和小蝶看在眼中,因而两人都愈发的担忧项雨的安危了。

  小蝶更是直接哭了出来,哽咽的道:“项……项雨大……哥不会有事的,对……对吧!他一定是走远了,一会他就会回来了。”

  虞生几人摇了摇头,就连虞璇也是悲伤了摸了摸小蝶的脑袋,小蝶那小孩子安慰人的话也就只能骗骗他自己,走远了一夜未归,怎么可能?

  众人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来,那个天赋异禀,资质超高的项雨真的出事情了,丧生在了凶兽的肚子之中?

  “沙沙……”

  众人的沉默导致一点点的声音都被他们听的一清二楚,这阵“沙沙”更是让众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好,“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虞生当先站起,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长刀,警惕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其他几人随之站了起来,都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

  小蝶怯弱的躲在虞璇的身旁,露出一颗小脑袋,“难道是凶兽来了?”

  “你这丫头……”虞璇听见小蝶的话,刚准备呵斥,话音戛然而止。

  她望向“沙沙”声传来的方向,整个人都惊呆了,樱唇张的极大,几乎能够塞进去一个鸭蛋。

  虞生几人更是被吓得不由自主的后退起来,但好在他们心中还压抑着一口气,面对眼前的巨大危险,他们没有四散逃跑,而是望向虞璇。

  “小姐,你快带着小蝶逃跑,去找老爷,我们在这里阻拦一会!”

  虞生说完,就望向自己身边的三个兄弟,“兄弟们,这可是个大家伙,吃人恐怕都不吐骨头的,你们怕不怕?”

  “不怕!老爷素来仁厚,从小就收养了我,不是老爷的话,我们恐怕早就饿死了。从被收养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我的命就是虞家的了,老天爷今天要收走,尽管拿去。可要我退后一步,呸!不可能!”虞远当先回答,竟是将生死早就置之度外。

  紧随在虞远之后,虞贞和虞乾同时回答“不怕!”

  他们手中的长刀同时举起,朝着身前的大家伙劈砍而去。

  在他们的身前,是一条长达二十余米,通体金黄的巨蟒,倒三角形的脑袋配上铜铃般的双眼格外狰狞恐怖。

  这便是虞璇被惊呆的原因,在她们的面前,赫然就是昨夜将项雨丢落悬崖的那条凶兽黄金巨蟒。

  面对着虞生四人的攻击,黄金巨蟒竟然不加躲闪,就那样动也不动的立在原地,猩红的蛇信子发出“呲呲”的声音,一股腥臊之气瞬间弥漫在它的身体四周。

  进攻向巨蟒的虞生四人在闻到这股腥臊之气的同时,顿时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原力一滞,随后而来的攻击立马变的软绵绵的。

  “有毒!”虞生一声惊呼,当先远离了黄金巨蟒。

  在离开毒气笼罩范围之后,他身体之中原本滞泄的原力顿时恢复了正常。

  这让虞生心中一松,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凝重,“这条巨蟒散发出来的腥臊之气有麻痹作用,能够阻碍我们体内的原力运行,大家小心。”

  其他几人闻言,立马向后撤离,也察觉到了其中关键,只是他们的战意瞬间就跌落到了谷底,“这还怎么打,没有原力配合攻击,我们恐怕连这条黄金巨蟒的防御都破不开,岂不是说,这条黄金巨蟒早就立在了不败之地?”

  虞远看了看露出凝重神态的虞生几人,牙关一咬,再次扑了上去。

  $酷i匠网b)永+e久/?免,费S‘看v小WU说

  这一次,他屏蔽了自己身上的毛孔,这种方法果然奏效,虞远身体中的原力毫无停滞的汹涌而出,附在长刀的刀身上狠狠的斩在了巨蟒的身上。

  只是,同样的结果带给我几人更加沉重的打击,这条巨蟒的身体竟然如此坚硬,这让他们怎么打?

  连续被数名自己所认为的蝼蚁攻击,黄金巨蟒终于被彻底的激怒了。它的身体一个翻转,巨大的蛇尾呼啸着横扫而来。

  蛇尾横扫的速度快若闪电,虞生几人根本就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巨大的蛇尾扫中,而后飞起,怦然落地。

  一个个口中血沫子横飞,五脏六腑怕是全都碎了。

  虞生四人瘫倒在地,胸膛无力的起伏着,怕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一击横扫干掉四个人,黄金巨蟒显然极为得意。它口中猩红的蛇信子吐得更加的欢快了,蛇尾轻摆,完全看不出之前的雷霆威势。

  “虞生,虞远,虞乾,虞贞!你们怎么样了,快说说话,快起来,可千万不要死,不要死啊!”虞璇惊呼着跑到虞生四人身边,悲呼出声,只是虞生四人已然是眼眸迷离。

  虞姬心中的熊熊怒火一下子被点燃,当初打杜远的气魄重新爆发,她捡起虞生掉落在地上的长刀,飞蛾扑火般的冲向了黄金巨蟒。

  在她身后,胆小怯弱的小蝶同样捡起了一把长刀,她颤抖着跟随着自己的小姐,同样是飞蛾扑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