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问天剑

  凄风苦雨,夜色渐深。

  身体的麻木让项雨浮躁的心彻底的平静了下来,他没有强撑着站立不倒,而是靠着岩壁缓缓滑落,坐在了地上,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体力。

  黄金巨蟒虽然早已经离去,项雨仍是心有余悸。

  想到和黄金巨蟒之间的交战,他心中不由得生起了一股侥幸,没有被巨蟒咬死,反倒是被丢落悬崖,这种结果真是好了太多。

  既然没有被巨蟒咬死,更没有被悬崖摔死,那么这条命就是老天想要收走,他项雨也不会给了,天要收走,他不介意就把这天给捅破。

  意识又因为失血过多渐渐迷离,项雨用牙关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钻心的疼痛恰好压过了身体的麻木。

  他把自己的衣服扯破,将自己身上的伤势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整个人感觉好受了许多。

  *X更S新。最YS快P)上酷匠网hT

  他只能做到这么多,被巨蟒丢落悬崖,又遇上下雨天,对崖底的环境又不太清楚,项雨只能选择暂时的困于此处。

  稍微打量了一下漆黑的夜空,伸出手感受了一下,雨水并没有起初那么凶猛了,也许再过不久,雨就会停下来。

  等到雨停,月亮出来,他就可以借着月色在崖底行走,不说能不能找到出路,就是能找到一个山洞,再找到一些果腹的野果,那就算得上是天大的幸运了。

  雨果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停了下来。

  这让项雨心中一松,没有沾上雨水,他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就不会因为感染而加重,这对他来说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扶着岩壁起身,心念一动,唤出磐龙戟,用磐龙戟撑着地面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去。

  有溪水潺潺流动,几条肥硕的不知名鱼类鱼鳞印着月光在水中欢快的游动着。

  项雨心中一喜,既然有水流,就一定会有出路,那么等到天亮他就能够顺流而下,早晚都能走出去。

  心下一松,项雨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拿出之前沿路采摘的野果,他吃的有滋有味。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项雨新下纳闷,他现在的情况可算得上是死里逃生,那所谓的后福哪去了?他怎么没有看到呢?

  四处打量,项雨心头有些郁闷,不由得觉得是自己太贪心了,活着不就是最好的事情吗?

  有些时候,你越是不在意,就越可能会有意外之喜。

  项雨心中不再奢望得到其他东西,却恰恰有东西在这个时候进入了项雨的眼中。

  不太深的溪水中,几条鱼儿欢快地游动着,随着那几条鱼游开,原本游鱼所在的地方竟然依旧有着鱼鳞一样的银白色反光。

  “什么东西?”项雨眉头上扬,起身向溪水中走去。

  可是到了溪水之中,原本反射着银色光辉的东西又悄然消失不见,夜色厚重的根本难以寻找。

  项雨无奈上岸,可是刚一上岸,那反射着银色光辉的东西就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不信邪的再次走入溪水中,那因为反射月光而发出银白色光辉的东西又一次消失不见。

  这一次项雨没有急着上岸,他伸手召唤出自己体内的冥火,冥火散发着淡淡的紫蓝色光芒。

  柔和的光芒铺洒在霖霖的水面上,一切都变得清晰可见。

  在项雨身前,那消失不见的反光体果真再次出现。

  项雨看的真切,伸手就将那反光体捞了上来,入手沉重,随手一捞的项雨竟然没能将那东西给拿起来。

  调整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力度,项雨再次出手,全身力气会于一处,终于将那东西给拿了起来。

  借着手中冥火的光芒,项雨看清了自己捞起来的东西,那是一把通体罩上了一层水锈的古朴长剑。不管是从剑身的样式来看,还是从那厚重的水锈来看,都可以肯定这玩意绝对历史悠久。

  项雨迈步上岸,将手中的古朴长剑用力一抛,松了力气的右手竟然有些轻微的颤抖,“这玩意实在是太重了吧,竟然比我的磐龙戟还要重,真的是一把长剑?要是这东西是一把长剑的话,要什么样实力的人才能舞的灵巧,挥洒如风?剑神?亦或是剑圣?”

  项雨蹲在这把古朴长剑的跟前,仔细打量着这一把其貌不扬的剑,的确是其貌不扬,整把剑被水锈凝为了一体,连剑原本的模样都看不出来。

  重剑无锋,大巧若工。

  这把剑重倒是重了,只是哪里巧了?整个一生锈的铁棒。

  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浪费了项雨大力气才从水中捞起来的玩意让他丢也不是,带着也不是,真是尴尬啊!

  “唉!”

  轻轻一叹,项雨索性往地上一趟,就枕着那大铁棒呼呼大睡了起来。

  身体上的伤势让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项羽难得有了一次深度睡眠。

  月光如水,柔和的铺在项雨的身上。

  在项雨的身下,有着同月亮一样的柔和光辉缓慢的闪烁着,一下一下,不急不躁,就像是在呼吸一样。

  随着这种柔和光辉的跳跃,这种光辉越来越强,渐渐的将项雨整个人都给笼罩了起来。

  要是项雨此刻睁开眼睛,肯定会大呼出声,这是捡了一个大宝贝呀!

  只是,项雨注定看不到这个大铁棒展露它神奇的一面,如雷的鼾声表明他一定在做一个美美的梦。

  也许是上一世虞姬未死之时,二人相拥而眠,尽管楚汉争霸,情势危急,只要她在他身旁,他就从来没有怕过。

  古朴长剑上闪烁的光芒仍旧在持续着,笼罩着项雨,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天人下凡。

  在这些柔和光芒闪烁的间隙,天地之中的原力蜂拥而至,像是水流一般涌进项雨的身体之中。

  项雨全身上下所有的穴窍在这个时候全部张开,来者不拒,将所有的原力一丝不剩的给吸收了进去。这些原力在项雨的身上一圈又一圈的循环着,每循环一圈,项雨丹田之中的剑原力就会凝聚一分。

  那些凝聚的剑原力慢慢的液化,随着整个丹田中都充斥着液化的剑原力,变故再生。

  那些液化的剑原力再一次压缩,由液化变为固化,一条条细线缓慢的在项雨丹田之中成型,直到液化的剑原力再也无法支撑剑原力由液化转为固化,这才罢休。

  项雨的身体仍旧在吸收着天地间的原力,只是远没有之前那般疯狂,那种由液化转为固化的状态仍旧存在着,只是变的缓慢无比。

  这一切项雨都不知道,此时的他仿佛置身于某一处仙境,云遮雾绕。

  在这云遮雾绕之中,有人霸气凛然。

  “我向天问九岁修剑,十二岁成剑师,十五岁成大剑师,二十五岁问鼎剑神,无敌于天下。后游遍穷山恶水,隐居苦修二十余载,终于堪破天地制肘,一举成就剑仙。然仙道寂寥,人性缺失,我甚是厌烦,后过天门而返,自行兵解,消亡于天地之中。人可死,道不可失,遂将毕身绝学融于九剑,留待有缘人。”

  话毕,云遮雾绕之中双手负后眼神睥睨的中年人瞬间动了。

  一剑风云动,二剑易水寒,三剑不知返,四剑鬼门关,五剑阑珊,六剑生死,七剑春秋,八剑过天门,九剑仙缘断。

  中年人九剑舞完,就像是舞完了自己的一生,他连看都没有看项雨一眼,整个身影极为突兀的就消散了。

  只留下项雨一个人震撼无比的待在原地,哪怕是项雨活了两世,更在地狱之中雄霸了两千余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惊才艳艳的人物。

  如此人物,扪心自问,单轮剑道的话,项羽恐怕拍马都赶不上,这样的人物,就算是不生在一个时代,也的的确确值得人尊敬。

  项雨压下心中的震撼,对着那中年人消散的地方诚恳的拱了拱手,以此来表达自己对他的尊重。

  他的双眼微微闭紧,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之前中年人舞剑的画面,每一次都震撼莫名,如此剑道,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称得上是前无古人了。

  他将中年人施展的九剑死死的记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的将剑招与自己融合,只要能够顺利的融合其中的一招一式,他原本就插临门一脚便能突破的剑道修为也就顺理成章的可以突破了。

  剑豪,一个能称得上是高手的境界,一旦突破,修为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剑豪修为的项雨完全有能力打败一百个剑士境界的项雨,哪怕是拼死血战,同样是以一敌百。

  项雨心中平静,只是原本闭着的眼眸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眼中射出凌厉的剑光,他的身上杀气凛然。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项雨都不会是好脾气的人,敌人砍他一刀,他不说还敌人一百刀,但少说也得十刀才能消了心中怨气。

  他和那条黄金巨蟒无冤无仇,只是捡了一点柴火,竟然就遭到了黄金巨蟒的惨烈攻击,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以项雨的性格,不将那条黄金巨蟒剥皮抽筋,恐怕难消心头之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