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断长生,一剑开鬼门。

  问天九剑的第四剑鬼门关刚一斩出,一股摄人的气息就以项雨为中心辐射开来。

  项雨全身剑原力的疯狂运转换来的威势格外的恐怖,问天长剑上的剑芒吞吐不息,下一刻就从丈余增长到了数丈,随着问天长剑上的剑芒定格在四丈,天地间顿时降下一股恐怖无比的威压。

  在项雨不远处的扬帆开始还能抵挡这股威压,可随着威压的增长,他能做的只有后退。直到扬帆退到虞扬的身边,这才感觉到稍许适应。

  离项雨如此远的扬帆在这股威压面前尚且如此不堪,正面面对项雨这一剑的黄金巨蟒又该是怎样一副凄惨景象?

  黄金巨蟒抽来的巨尾在这一剑之下连躲闪都来不及做出,便被四丈长的剑芒临身,巨尾拦腰而断。

  “嘶……”

  被一剑斩断了尾巴,黄金巨蟒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吼叫,哪怕是身为凶兽,都被这一剑吓破了肝胆。

  黄金巨蟒所能做出的反应不是继续攻击,竟然是一个转身,向后逃去。

  这头巨大的黄金巨蟒,凶兽中的王者在项雨的面前感觉到了空前的害怕,它现在只想逃离,远离项雨,越远越好。

  只是,项雨岂能让黄金巨蟒逃脱?

  t}更新M最0…快(上Hf酷匠、网}\

  手握露出了真容的问天长剑,项雨一个纵身就到了黄金巨蟒的身后。

  问天长剑高高举起,没有锋刃的长剑竟然给人一种锐气逼人的感觉,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把长剑之下都是不堪一击。

  原本防御力惊人的黄金巨蟒在这平白无奇的一剑之下,竟然感觉到了鳞甲生疼。

  一声嘶吼之后需,竟然顾不得继续潜逃,巨大的头颅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项雨的身边,血盆大口张开,像是要一口将项雨吞掉。

  情势危急,远在一边的虞璇见状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急忙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事实并没有虞璇想象中的那么残忍,巨蟒回头的同时,项雨就高高一跃,在空中一个旋转,头下脚上的迎向了黄金巨蟒。

  问天长剑应声而入,就像是切开了一块豆腐一样齐柄没入黄金巨蟒的脑袋,由上而下的巨大冲力将黄金巨蟒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项雨从容退开,黄金巨蟒厉声嘶吼,在原地垂死挣扎,没过多久,就一动不动了。

  见到黄金巨蟒终于死去,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小蝶更是眼神迷离的望向了不远处站着的项雨,一颗芳心如小鹿般乱窜,她喜欢的人是一个英雄,一个盖世大英雄。

  就连虞璇都目露好奇的盯着项雨,眼前这个曾是自家仆户的男人每每都能创造出奇迹,每一次都会在他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救她于水深火热。

  想到这里,虞璇心中一阵摇曳,眼眸竟然同小蝶一样有了些许的迷离。

  项雨没有在意虞璇的神色,他迈步走向了被自己杀死的黄金巨蟒,从黄金巨蟒头上抽出了问天长剑。

  原本锈迹斑斑的问天长剑在项雨使出剑四鬼门关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面目,只是那个时候项雨正在对战黄金巨蟒,并没有时间打量。

  现在杀死了黄金巨蟒,项雨终于有时间来看看自己手中的长剑了。

  黝黑的剑身没有一点光泽,尽管此刻阳光灿烂,但问天长剑就像是一个可以吞噬万物的黑洞,就连照射而来的太阳光都被吞噬到了剑身之中。

  七尺长的剑身后面是一尺长的剑柄,剑柄朴实无华,连最基本的图案都没有,只有剑柄的末端刻着两个古朴小篆。

  这就是问天长剑,平淡无奇却又无坚不摧,让项雨顷刻间就对这把长剑爱不释手。

  “阿雨,你快来看看虞生他们几个,他们为了掩护我逃跑被黄金巨蟒打伤了!”虞璇看着奄奄一息的虞生四人,焦急的叫道,就连自己口中对项雨称呼的改变都没有发现。

  闻言,项雨走向了虞生四人,稍一打量,心中就有了定论。

  他看了看双目望向自己眼中全是敬仰的扬帆,将手中的问天长剑丢向了他,“接好了,去把黄金巨蟒的煞丹挖出来,分成四份,给他们四人服下。”

  扬帆双手接住问天长剑以后,立马走向了黄金巨蟒。在扬帆的心中,项雨的命令就是圣旨,他不能也不敢违背。

  在这个世界中,凶兽的煞丹,灵兽的灵丹,圣兽的圣丹都是这个天地中天然的灵丹妙药,都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功效。

  虞生几人被黄金巨蟒打伤,尽管濒临死亡,可在项雨看来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要服用了黄金巨蟒的煞丹,不仅伤势能够痊愈,也许还会有意外之喜。

  扬帆很快就将黄金巨蟒的煞丹分成了四份,然后给虞生四人一一服下。

  当四人服下了黄金巨蟒的煞丹以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了起来,身上的伤势更是迅速的长合,几乎是在吞下煞丹的同时,他们体内的剑原力也疯狂的增长了起来。

  修为竟然突破了!

  原本修为只有与剑客境界的四人在煞丹的作用下,不光伤势痊愈,就连修为都有了长足的增长,他们的修为很快就突破了原有的境界,进入了剑士境。

  这的确称得上是意外之喜。

  这一次偶遇凶兽,虽然受了不少的惊吓,称得上是九死一生,可是回报也是很丰厚的。

  首先,项雨得到了问天九剑的传承,修为突破了到了剑豪境。

  另外,就是虞生四人修为的突破,让项雨一行人的实力更加的壮大了。

  其他,比如虞璇对项雨态度的变化,小蝶心中对项雨无与伦比的崇拜。

  当虞生四人睁开了双眼从地上站起来之后,互相一打量,一个个都变得喜形于色。他们四人原本需要数年苦修才能突破的修为竟然就这样毫无难度的突破了。这一切是谁赐予的,他们心中尤为清楚。

  所以,在压下了心中的狂喜之后,四人都对项雨感激涕零,他们单膝点地看向项雨,齐声开口,“属下参见主公!”

  随着虞生几人单膝跪地,他们的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涌了出来,而后进入到了项雨的身体之中,加速了项雨丹田中剑原力固化的速度。

  对于这种变化,项雨心知肚明。只不过听到虞生四人的话语,他不由得狠狠白了一眼扬帆,这句话虞生他们肯定是和扬帆学的。

  对此,项雨并没有说什么,对于虞生四人表忠心的行动他并不排斥。项雨心中很清楚,来到这个世界,他想要雄霸天下,恢复昔日西楚霸王的威风也确实需要不少心腹。而且,他的修为想要迅猛的进步,就必须要有大量的信仰之力。

  让虞生四人起身,项雨心中稍作斟酌,便有了另一番打算。

  他当先而行,这次没有南下,反而是北上。

  众人虽然对项雨的行为不解,可他们并没有质疑项雨的决定,毕竟项雨是他们这一行人中当之无愧的头领。

  一路北上直到夜幕降临,项雨一行人这才停止了赶路。

  他们生起一堆篝火,围火而坐,仍旧在聊着白天大战黄金巨蟒的凶险以及战胜了黄金巨蟒之后的收获。

  尤其是虞生四人,更是兴奋异常。

  他们从自己携带的包裹中拿出了几壶烈酒,除了虞璇主仆,其他人人手一壶。

  这让虞璇很气愤,她虞璇虽然没有什么修为,但论胆色的话可称得上是女中豪杰,这些人喝酒竟然没有带上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虞璇的郁闷项雨看在眼中,他的嘴角微微上翘,扬起了一丝笑意,“大小姐,你的胆色可着实惊人,听虞大哥讲,面对黄金巨蟒你竟然敢提刀而上,果然是女中豪杰,来,我敬你一口!”

  话毕,项雨豪饮了一口手中的烈酒,就将手中的酒壶丢给了虞璇。

  看着项雨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虞璇一声娇哼,接过酒壶就是一阵猛灌,不料这酒实在是太烈,还未下咽,虞璇就被呛的涕泗横流,惹得项雨几人一阵哄堂大笑。

  “你们……哼!”虞璇又是一声娇哼,把手中的酒壶一丢,便起身跑了出去。

  众人对此并没有在意,他们依旧在乐乐呵呵的喝着酒。

  殊不知,幽深的夜色之中,正有五道身影慢慢的靠近他们,尤其是在其中一人的肩膀上还扛着一袭身着白色衣裳的倩影。

  借着朦胧的月色,能够清晰的看到一张绝美的面孔,正是之前气恼跑出去的虞璇。

  山风借着月色肆虐,枯败的落叶在风中沙作响。

  这是天然的掩护。

  因而当隐藏在夜色中的五道身影出现在项雨几人面前的时候,项雨他们才有所察觉。

  五人将项雨八人包围起来,无声无息的仿佛幽灵。

  在其中为首之人的肩膀上,虞璇双眸紧闭,面露惊惶,极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可怜小鹿。

  项雨双眸微眯,身上杀意肆虐,但却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打量着眼前的五人,心中震撼,好大的手笔。

  在固安县这种边陲小镇,竟然一次派出了五名剑豪境的高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