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山谷奇遇

  项雨此时已经双脚落地,他手掌一翻,手中火焰早已不再,微抬了抬眼,望着孤身一人的黑袍人,眼中带着无尽冷意。

  提腰往旁边一踏,深深吸一口气,右手握成拳状,身体内力尽数汇聚到右手,只见那右手正以摧枯拉朽的速度膨胀,周围包裹着强劲气流,摩擦着空气,带着丝丝灼热的气息。

  而此时项雨面色阴沉,因处在风暴中心,不免发丝被风扬起,本是清秀脸庞也是变得有些狰狞可怖。

  待那右拳极速膨胀到一定程度之时,项雨猛然从地面爆射而起,右臂向后微扬,他面色一凝,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旋即朝那黑袍人俯冲袭去。

  强大的气流划破紧密的空气,隐隐散发着焦味,那右拳带着席卷天地的气势直逼黑袍人。

  黑袍人见着他凌厉的动作,清晰地感受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息,也是眼中一骇,继而被飞快掩饰。

  “碰!”

  犹如天外陨石兀地撞击在小行星之上,猛然砸出一个深坑,顿时碎石木屑飞溅,烟尘滚滚。

  项雨就着单膝跪地的姿势,降落在深坑中心,烟尘包裹着他全身,此时的他,头发从两侧垂下,神情凝然,俨然有着一丝战神之气。

  望着那深坑中还在细碎滚落的碎石,项雨眸色暗了暗,像是懊恼般低咒一声,“该死!”

  烟尘逐渐散去,在项雨不远处,在虚空之上,静立着一黑袍人,浑身鬼魅的气息蔓延到周围,蔓延到每个人心底。

  嘶哑出声,像是已经生锈的却依然还在运作的链条般发出的刺耳声音,头皮发麻,“项少侠果然实力不凡,来日方长,吾与项少侠,还会见面的……”

  此时烟尘已完全散去,露出一片青空皓远,竟是丝毫不见那黑袍人身影,只余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虚空中盘旋、回荡。

  项雨收了狂暴过后的已经复原的右臂,缓缓站起身,走到那黑袍人方才所立之处,望着满是碎屑的地面,轻皱了眉头。

  像是在那地面之上敏锐地发现什么,他微俯身,两指从地面上夹起一小块深黑色的东西。

  紧盯着两指之间像是被火焰烧得焦黑的细屑,指尖微微用力,将其掰开来,隐隐约约露出里面淡黄色的纹理分明的不明物体来。

  项雨皱了皱眉头,放在鼻尖一闻,一股恶臭席卷而来。

  锐利的眼睛更是变得凌厉,嫌恶将手中焦黑物状丢掉,陷入沉思。

  那细屑并不是什么碎石或者碎木屑,而是经过高温灼烧的,一具尸体的缔结组织的一部分。

  而这烧焦的细屑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全身用了黑袍包裹着的黑袍人!

  当那项雨的烈火拳席卷黑袍人之时,他那唯一外露的、干涩的双眼猛然闪过惊色,接着,在他右拳快要擦近他之时他虽极快避让,项雨强劲的气流还是波及到他周身,更是直直透过黑袍,灼烧他的全身!

  因此,这里才会留下点点细屑,因此,黑袍人才会急着逃走。

  他肉体已快被项雨毁尽,若不及时修补,不出多时灵魂便会灰飞烟灭。

  这黑袍人修炼的邪术之残忍,恐怕之前老黄那半毁容颜也是他教授于他的吧!

  项雨眸光一沉,心想这黑袍人大抵是与他一道逃出地狱的以前的仇家,否则他项雨与他素不相识,他又怎会费尽心机地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这些从地狱中逃出的恶灵到人界作害,必是要惊动冥界那些人了。

  想必此刻,冥界那些人也已经知道他逃了出来,正派兵追杀他吧!

  处境真是危险呢。

  项雨摇了摇头,唇角牵起一丝苦笑。

  他现在必须强大起来,只有强大,才能与地狱那些人抗衡,才能寻找虞姬!

  他的虞姬啊!

  项雨此时心情十分复杂,然而心底那个变强的信念却愈发坚定。

  项雨摇了摇头,甩掉那些扰乱他心绪的事情,转身望了望不远处还在与余下山匪搏斗的虞扬等人,并没有去帮忙。

  因为看虞扬等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架势,他也不需要去帮忙,再者,他们此时已经杀红眼了,满腔的热血都被激发出来,他怎能阻止?

  杀气,凝练的杀气,是对抗敌人,压倒敌人必备的条件之一。

  他看着虞扬行云流水般的剑术眉头微皱,那人的剑法……

  似曾相识……

  然而项雨很快打消了这个奇怪的想法,他怎么可能是虞大哥呢?

  7,酷匠6r网正,版首)发(@

  他若是虞大哥,便也不会与他相处那么久也不试探他了。

  虞扬这般,大抵是心底的豪情被唤起,剑法之上,与虞大哥有些相似罢了。

  项雨略一番沉思,这虞扬几人已然杀光所有山匪,提着剑,满是血污的脸上带着丝丝兴奋、疯狂。.项雨迎上去,看着他们互相搀扶着的团结模样,笑道,“怎么样?还好吗?”

  五人目光汇聚到一处,继而点了点头,“还好!”

  项雨闻言,笑着说道,“哈哈哈哈,那就好!白日杀了人,晚上可别做噩梦!”

  他说着,便抬步向前走去。

  虞扬五人听他一袭略为调侃的话语,先是一愣,接着恍然大悟般爽朗笑出声来,接着纷纷跟上项雨的脚步。

  而项雨走的方向却不是回去的方向,而是往南方走,五人略有狐疑。

  虞扬走上去跟到项雨旁边,问道,“阿雨,我们还要去哪儿?不回去吗?”

  项雨转过头慢悠悠看他一眼,虞扬脸上喷溅的血已经凝了,粘在脸上,和着他说话时的动作和表情,显得有些狰狞,指了指他脸上和身上,道,“难道虞大哥就准备这么回去见阿璇和小蝶?也不怕吓着她们?”

  虞扬摸了一把脸,放在眼前一看,满手的血,也是颇为尴尬地笑笑,“我这不是,杀昏头了么?那山匪太多了!”

  项雨见他憨厚的样子大笑几声,道,“走吧,我记得前面应该有条河,去清洗一下再回去。”

  五人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点头表示同意。

  而扬帆这边见项雨等人迟迟不归,有些着急了。

  扬帆不停地望向前方,希望能够看到项雨回来的身影,然而过了许久项雨也没回来,他害怕项雨遇到冥界那些人,到时就不好对付了。

  他看了看在灌木丛中小心翼翼地躲着,眼睛还不时向四方瞟着的虞璇小蝶二人,因着心下担忧,便是想要将二人放置在这,自己一人前去查看一番,便道,“你二人在此地好生藏着,我去看看阿雨怎样了。”

  虞璇望了望荒无人烟的四下,心里有些慌张,这扬帆本就是项雨安排留下来照护她们的,怎的自己还一走了之,不管她们安全?

  虞璇叫住抬步欲走的扬帆,声色微冷,“等等。”

  扬帆闻声回望,问道,“怎么?”

  “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扬帆眉尖一挑,虽然他对项雨的命令是言听计从,但是他着实担心项雨,也只得违抗一次了。

  咬了咬牙,狠声道,“你们乖乖藏好,不要出声,是不会有事的。”

  然而话音一落下,耳边一道凉凉的、带着些许愠色的声音滑入耳畔,“扬帆你要去哪儿?”

  扬帆听到这声音身子猛地一僵,僵硬地转过身子,只见项雨嘴角含笑看着他,只是那笑,有些发冷。

  心里一个咯噔,扬帆当即单膝跪地,向项雨请罪,“属下有罪,属下着实担心主子,才不得已违抗主子的命令。”

  项雨听他话语,心底一沉,眼中一丝星光闪烁,沉声道,“算了,念你这次初犯,便不追究了,我希望没有第二次,知道么?”

  “是。”

  扬帆低垂着头,眸子暗了一暗,继而起身。

  虞璇和小蝶见项雨等人回来了,也从灌木丛中抽身出来,却见虞扬五人都只着着白色中衣,而外衣却不知在哪儿去了。

  小蝶羞红着一张脸,指了指少了外衣的五人,对着项雨小声问道,“那个,阿雨,他们的外衣呢?”

  项雨看她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脸颊,轻笑了一声,“哦没事,刚才他们不小心掉河里了。”

  然而项雨说的并不全是真的,虞扬等人是掉到了河里,然而却是因为身上的血迹太多,洗也洗不净,干脆一并将外衣扔掉,省的一会儿吓到虞璇她们。

  虞扬等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从各自包袱里拿出外衣换上。

  此时已是日薄西山,暮色苍茫。

  项雨捡了干柴生了堆火,几人围着火堆烤了会儿,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圆月逐渐升上夜空,清冷的月光洒了满地白霜,美得如梦如幻。

  项雨站起来拍了拍沾了草屑的屁股,仰头凝望着那圆月许久才缓缓道,“我在去捡些干柴来,山中不比虞家庄,晚上凉,感染了风寒可不好。”

  扬帆这时也站起身,跟随着他,然而却被项雨拦住,“我一人去就好,不会有事,你若是闲着,便去取些水来,给阿璇和小蝶饮用。”

  “是。”扬帆点头,经着项雨一提醒便向南方走去。

  项雨一路披荆斩棘,离着虞扬等人已是老远。

  四周漆黑一片,然而项雨超出常人的视觉却是将周围一切看得通透。

  手掌刚刚触碰到一截手臂粗的枯木,想要将其拾起,却不想这截枯木像是被石头压住一般竟是不能移动!

  脚下一沉,大喝一声,手臂略一用力,这截枯木是被项雨扯了起来,然而与之而来的,是一声暴怒的嘶吼,可一只凶猛异常的生物窜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