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凶兽

  项雨冷眼凝视着眼前猛然跃起的庞大生物,眉头紧促一皱。

  这突然跳出的生物是一条巨蟒,通体金黄,坚硬质地的鳞片在月华的照耀下泛着丝丝冷光,它的头巨大无比,呈倒三角状,蛇头上镶嵌着两只碧绿色的瞳孔,冰冷无情地望着项雨,粉红的蛇信在大嘴之间,在锋利狭长的利牙间穿过,泛着幽幽冷色。

  凶兽!高级凶兽!

  项雨看着眼前这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黄金巨蟒,在心底苦笑自己运气真好,竟遇到高级凶兽。

  以他现在的实力,拼尽全力恐怕也只能秒掉一只中级巅峰凶兽,现在给他一只高级巅峰凶兽,老天还真是眷顾他啊!

  这个世界,有着圣兽、灵兽、凶兽的存在,圣兽极为罕见,能与人类通言,力量强大却也难以驯服,更有胜者能化作人形;灵兽比圣兽较为低一些,通人性,可以与人类在精神上交流而不能言语,多有治愈功能;凶兽几乎是没有残暴无情的,力量狂妄,不易驯服,且多狡诈。

  而三兽又分为初中高级,每一级又有初期、中期、巅峰的层次划分,凶兽可以通过历经天劫或者百年难遇的机缘进化成灵兽,从而继续修炼,跨入灵兽巅峰抑或圣兽级别,然而在整个国度,圣兽、灵兽的存在是屈指可数的,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三兽隐于山涧沼泽之中,不常于外界接触,人们也不常遇到,除了强者想要挑战抑或想要驯服兽类才会煞费心机地寻找并且驯服,按理说,项雨好生生捡干柴大抵也是不会遇到如此强大的凶兽的,然而恰恰不幸的是,上天太眷顾他了,硬是叫他走了这个狗屎运,要与这黄金巨蟒来个亲密接触。

  黄金巨蟒显然是被刚才项雨的动作激怒了,它仰天嘶吼一声,含着暴怒的狂暴在寂静的夜响起,划破风声,生生刺进项雨耳里。

  项雨只觉得耳膜都快给震裂了,不过他现在管不得耳朵坏没坏的是,比起这个,他更担心自己的命,自己宝贵的生命!

  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在这黄金巨蟒还未出招之时先出招,在气势之上打压它,压倒它,兴许还有一丝胜算。

  心中如此想着,项雨心一沉,全身剑气都汇聚到右手之上,右手五指紧贴,绷得笔直,犹如一把锋利的钢刀,淡淡青色气流显现。

  2酷@匠网永Y久免{费r看(S小说◇

  “哈——”

  项雨大喝一声,神情严肃,纵身一跃,掌风直呼而下,打在巨蟒七寸之处。

  “铮——”

  坚硬得如同钢铁一般的手掌与黄金巨蟒冰冷的鳞片撞击在一起,擦出层层火花,然而那黄金巨蟒尽是丝毫没有动作,而是用碧绿色的瞳孔深深地凝望着项雨,那眼神,想在看一个将死之人般冰冷无情。

  巨大的鼻孔喘着粗重的鼻息,只见黄金巨蟒的蟒身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接着,它身子微微一动,斩在它身上的一脸凝色的项雨竟是被生生弹开,弹出几米远。

  身子狠狠摔在草地上,柔软的草丛中隐藏着的大块的石头和断木咯着项雨的背生疼,胸口更是如被剖开来一般撕裂的疼痛。

  “噗!”

  项雨仰躺在地上,心口闷闷的疼,继而喉口一阵腥甜,鲜血便是从口中喷了出去,月华折射在那一瞬喷出的血液之上,说不出的妖异。

  还不等项雨回过神来,黄金巨蟒已经进行了下一步动作,它支起自己尖利的尾巴,透过草丛伸到项雨身下,蟒尾轻松一卷,项雨身子便腾空而起。

  黄金巨蟒巨大的瞳孔中泛着冷色,鼻息越来越浓重了。

  它用尾巴勾着感觉全身骨头快要散架半死不活的项雨,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在半人高的荒草中穿梭,也不知道要把他带去何方。

  项雨受内伤极重,身上也被一路荆棘划得满是血痕,滚烫的鲜血顺着蟒尾滴落在地上,一路蜿蜒,在荒草丛生中开出朵朵妖冶彼岸。

  也不知被这黄金巨蟒用蟒尾勾着走了多久,项雨只觉得那种跌跌撞撞的感觉也没了,大抵是黄金巨蟒停了下来。

  项雨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只觉得自己腹中的东西都快尽数被这凶兽抖出来。

  然而没等他再次缓过神来,身子突地凌空飞出,重心直线下降,项雨大惊。

  原来这黄金巨蟒将他带到了断崖边上!俨然是要把他摔死的节奏啊!

  然而项雨是何人?就算是在生死攸关之时也能镇定自如,否则又怎会有后来的乌江自刎而不是乌江潜逃呢?

  项雨心下一凝,在身子坠落到距断崖十多米之时猛然抓住崖壁之上衍生出粗长的藤蔓。

  藤蔓经项雨这一拉扯,微微有些松动的痕迹,随着项雨乱飞的身子左右摇晃,项雨的身子重重撞在坚硬的崖壁之上,处处青紫,项雨虽是疼得龇牙咧嘴,然此时此刻为了求生也只得忍痛牢牢抓住手中唯一可以支撑自己的藤蔓,双脚死死占住崖壁上因风华侵蚀而留下的些许小坑里,生生踩了几下,才勉强稳住身形。

  项雨双手牢牢抓住藤蔓,藤蔓之上有着些许倒刺,根根深深扎进他手掌之中,血液横流。

  这时从断崖之上露出一只影子,这正是方才将他扔下断崖的黄金巨蟒!

  此时它整个身子正盘旋在断崖之上,半个头向下倾着,冰冷的瞳孔静静凝视着下方,查探着下方的情况。

  黄金巨蟒敏锐地看到艰难地附在崖璧之上的项雨,碧绿色的瞳孔之中冷光闪烁。

  粉红的蛇信冰冷无情地吐露着,身子缓缓蜿蜒向项雨手中的藤蔓方向,盘旋其上。

  项雨看着它的动作,心里一沉。

  黄金巨蟒的瞳孔中折射出他有些慌乱的深色,蛇信吐露间发出丝丝声音,一下下敲打着项雨紧张到极致的心房。

  锋利的尖牙将藤蔓含在口中,瞳孔划过冷光,轻而易举地将藤蔓割断。

  项雨手中还死死抓着藤蔓,然而身子却在快速下降,他只能看到黄金巨蟒那双冰冷无情的瞳孔在逐渐缩小,变为绿色光点,化作夜空中的两颗星点。

  项雨在落下崖底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护住心脉,继而重重跌落在崖底冰冷的石块之上,他微睁着眼望着天上那一轮圆缺的明月,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盘旋在崖顶的黄金巨蟒深深凝视了幽深的崖底许久,才收回目光,扭曲着巨大的金黄身体,蜿蜒进幽深的草丛。

  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湿湿的,冷冷的,冷到骨子里,能够把一切冰冻。

  这是哪儿?

  项雨心底一片迷茫,全然不知自己所在,冰凉的触感还在继续着,甚至身体上被打击的疼痛刺激着他。

  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可眼皮却重如千斤,他试了好几次,怎么也睁不开,只得放弃。

  脑子里一团浆糊,胸口闷得发慌。

  回忆和思念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他好像梦见虞姬,梦见他为她亲手种下的虞美人,开得火红艳丽,一如她的倾城绝色;他好像梦到好兄弟们,龙且、钟离昧、虞大哥……他们豪情壮志、海饮狂饮,共谈天下大计之时的豪爽;然而情景瞬间转换,那是虞姬在军帐中含泪舞剑的倾城一舞,倾城一泪,倾城一吟,大王气已去,贱妾何聊生?

  大王气已去……贱妾、何聊生?

  用血用泪吟出的一句话啊,他的虞姬!她在哪儿?在哪儿?

  思念,漫无边际。

  强硬着睁开眼,漫天泠雨倾洒而下,微动了动早已僵硬无力的手指,雨滴从指尖滑落,从眼角滑落,随着雨水,滚落在地,汇聚到一处,蜿蜒而下,流入下方深潭。

  唇角轻扯,雨珠打在脸上,冷硬,疼痛。

  他要撑下去,他要活下去,他是霸王,他是不屈的霸王,他一定要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能寻找那个倾城女子,再次与她重逢,与她再续前缘,诉说对她的千百思念。

  心中不甘在叫嚣,思念愈烈,肉体、心间疼痛越清晰,灵魂越是坚毅不拔。

  强忍着几乎全身骨裂的疼痛做起,拖着满身是伤的身子走到一处避雨之地,所过之处,是雨水和血水混合着的,蜿蜒着的血路。

  项雨虚脱地靠在凹凸不平的冰冷的石壁上,望着外面满天泠雨,冷风猎猎,可惜身子早已僵硬没有知觉,竟是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唯有这里。依然在跳动着,虽然只是缓慢的、轻微的跳动,却能叫他感受到自己,依然还活着,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