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到虞璇小蝶二人是女子,项雨选择了走较为平坦的大道,然而这正是山贼经常出没的山道。

  众人默不作声地行走着,因前几日项雨斩杀了山匪,他们都以为山匪已经杀光,也不在注意周围环境了。

  项雨走在前头,山路泥泞,脚上已经沾了不少稀泥,然而项雨却没在意,比起这个,他的目光紧紧锁在了泥泞的道路之上,层层叠叠的脚印,还有些许兵器压过的痕迹。

  警戒之心大起,项雨心中的那个怀疑在一点点证实。

  项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生生从心底盘旋而起,他忙扬了手,叫大家停下。

  “阿雨?”一个叫做虞生的男子出声,声音中带着些许不解。

  项雨一脸沉重,转身指着一旁的灌木丛对虞璇二人道,“你们先躲到这里面,待会儿看到什么也不要出声,知道么?”

  虞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着项雨沉重的神色,也知道将要来临的事情大有多么严重,点了点头,随着小蝶躲进了灌木丛。

  而扬帆也敏锐地发现地上的痕迹,走到项雨身旁,沉声道,“阿雨,看这痕迹,像是刚刚才留下的。”

  “嗯。”项雨略一扬眉,吩咐道,“你留在这里保护她们,我带着人去前面看看。”

  “好。”

  项雨转身,对着虞生、虞远、虞贞、虞乾四人说道,“拿上刀剑,我们去前面看看。”

  虞扬这时出了声,“我呢?”

  “老爷,不,虞大哥就与扬帆在一起吧,有个照应。”项雨说得委婉,意思就是,虞扬身子骨看着不好,就不让他参加接下来的恶战了。

  虞扬隐隐约约听出来项雨的关心之意,只是他不再是以前的虞扬了,便是当下反驳道,“我和你一道去,别看我上了岁数,身子骨可好了。”

  项雨本想拒绝,但当他望进虞扬的眸子中时,还是妥协了,因为那双眼中,此时正充满着对于战争的渴望,对尝到鲜血的渴望。

  项雨将手中的大刀抛给虞扬,道,“走吧。”

  虞扬抬手稳稳接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看着这泛着冷光的大刀不屑了唇角,真是轻呢,拿了跟没拿没什么区别。

  项雨六人走了约有一百步便是停下了。

  只见在他们不远处,数百山匪正手拿兵器,龇牙咧嘴地看着他们,好像等待他们已经许久了。

  项雨冷冷扫过他们,目光直直射向众多山匪簇拥着的中心位置的那人。

  男人一袭上好黑袍包裹全身,头低垂着,整张脸隐在黑暗之中,看不清神色,只是从那人身上阴冷邪恶的气息却是令在场的人都清晰的感受得到,令人为之寒胆。

  项雨皱了眉头,将目光移向别处,他很快发现了在那黑袍身下站着的中年男人,眸子一紧。

  那在黑袍人身下站着的,一脸恭敬的男人,不正是他刚刚重生过来想要毁掉项雨尸体灭掉痕迹的老黄么?

  既然他今日与这群山匪为伍,臣服于那诡异的黑袍人之下,那么,他极有可能是派来监视虞家庄的,而虞家庄惨遭不幸之事,和老黄也极有关联。

  虞扬也看到了老黄,脸色顿时一阵轻白,轻卒了一口,“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而虞生四人皆是一脸愤慨,显然对于老黄的背叛表示极度不满。

  “桀桀桀……”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从虚空中传来,传入每个人心底。

  声音的主人,正是那不知男女的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黑袍人,“项少侠修为不浅,你若是归于吾,吾今日还能留少侠一命,”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一下,语气狂妄,“说不定也能将你斩杀官兵的大罪也一并免了。”

  项雨冷冷一笑,眼中冷色更盛,“你又是何人?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免我大罪?”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项少侠,项少侠可愿归顺于吾?”黑袍人显然不想叫项雨知道他的身份,也便是跳过这个话题,再次强调刚才之语。

  “不,我项雨,只有天下人归我,没有我归天下人!”

  只有天下人归我,没有我归天下人!

  这一句话震慑了在场所有人,好生狂妄的口气!

  “呵…”黑袍人冷冷一笑,从黑袍中伸出一只手来,抚上脸颊,笑得鬼魅,“那么项少侠也别怪吾不是爱才之人了。”

  项雨看着黑袍人的手,眉头一皱,因为他清楚的看见黑袍人的手上,有一块黑色的圆点,手更是有如枯骨,那不是痣,是斑,准确来说,是尸斑。

  黑袍人声音冰冷得能够冻住所有人的心脏,缓缓吐出一句话来,残忍无情,“杀,一个不留。”

  听到命令的山匪一下子疯了一般提着刀朝项雨几人冲了过去,眼睛赤红,有着疯狂的杀意,与之前那帮山匪,截然不同。

  项雨拔出长剑,低吼一声,淡青的剑气覆上长剑,长剑泛出丝丝幽光,“横扫千军——”

  剑尖气流强大无比,带着席卷天地的气势,他身子微侧,手中长剑一挥,强劲的气流朝山匪呼射而去,瞬间横扫冲在最前面的山匪,一众倒下。

  然而,在最前头的山匪倒下之后,只是几息之间,后面的山匪便又补上,神色毫无畏惧。

  项雨低喝一声,提剑冲向山匪,手起剑落,尸体一具具排列在他脚下,留在他身后,项雨凭着高超的剑术从众多山匪中逐渐杀出一条血路。

  虞扬等人见状,神色一凝,也提着刀剑跟了上去,一路斩杀。

  只见一个山匪举着大刀发狠似的朝虞扬砍去,而虞扬看着他动作脸上兵马俑太多变化,只是神色微冷了冷,在他大刀砍向自己之时神行往旁边一闪,手中大刀朝那山匪一挥,那山匪瞳孔骤然放大,而他的上半身也被虞扬这一刀砍了下去。

  虞扬的脸上溅了几滴鲜血,他嗜血地舔去,眼中透着灼热的、能融化一切的火焰,鲜血的味道,战场的厮杀,久违的味道!

  像是快要衰竭的缺失水源的枯木一般,突逢春雨,水的滋润,浇灌着干涸的心灵,心底在不断叫嚣,杀,杀更多人,杀戮,能平息一切!

  手中动作更是不减,发狠似的斩杀着朝他涌来的山匪。疯狂而肆意。

  虞生四人见虞扬几近疯狂的斩杀,心中微微一摄,他们从未见过老爷这般,这般肆意的斩杀,带着丝丝快意、疯狂,渴望。然却对虞扬更是佩服了,他们也是修习剑术之人,自是不能丢了虞家的脸面。

  酷9匠,网{O正版首*g发

  想到这里,四人手中动作更是痛快凌厉了。

  项雨一路斩杀,就快接近中心,接近那诡异的黑袍人。

  眼中寒光闪烁,在手中的长剑脱离身旁最后一个山匪之时,内力汇聚在双脚之上,猛然爆射而起,身子化作一道残影,凌空而起,手中长剑在半空挥起,便是凌厉朝那黑袍人方向斩去。

  强劲的剑气撕裂空气,化作一道强大的、足以毁天灭地的剑刃直直劈向黑袍人。

  黑袍人微微抬头,那张被黑巾遮住半张脸只剩下两颗极为诡异冰寒的眼珠中滑过精光,心念一动,身形瞬间移动。

  剑气直逼黑袍人的道道虚影,继而刺穿、刺空,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沟壑。

  足尖轻点地面,手握长剑便是朝黑袍人斩杀而去。

  黑袍人站在那里,眼中含着冷笑盯着他,这令项雨感觉头皮有些发麻,更是想要快点斩杀黑袍人。

  然而就在项雨近身黑袍人之时,一个人影从旁边冲出,挡在黑袍人身前。

  剑尖凌厉一指,毫不犹豫地朝那人刺去,却不曾想到,剑尖在接触到那人身体的一刻,竟是遇到一股强大的、无形的气流,极有弹性,竟生生将项雨连同手中的剑弹了出去。

  项雨惊骇地睁大眼睛,但见那人真面容之后,心下更是一沉。

  方才那猛然冲出挡在黑袍人面前的,正是老黄!

  只是此刻的他,残毁着半面容颜,身上时不时冒着黑气,看起来十分诡异,像是修炼了什么邪术。

  他从地上一跃而起,手屈成爪,划破疾风,对着下落的项雨凌厉而去。

  感受到空气中的细微变化,项雨脸色一沉,就这这个姿势在半空微调了一下角度,生生迎上老黄的攻击。

  只见在老黄的鹰爪凌厉逼向他之时,项雨手掌一翻转,掌心赫然燃烧起一小簇紫蓝色火焰,迎上老黄的鹰爪。

  像是被烫到一般瞳孔一缩,面色狰狞而更加恐怖,想要收回那手,却为时已晚,因为他的五指,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焚烧、殆尽,到手臂,到肩膀,蔓延到脖子、胸膛。

  他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虚空中一点点焚烧,再看那项雨,嘴角正噙着冷笑望着他。

  “啊…”

  空中弥漫着淡淡的焦臭味还有骨骼爆裂的声音,老黄的身体被项雨体内的冥火焚烧,包括他的灵魂,都化作几缕黑烟,升腾而上,随风而逝。

  项雨此时已经双脚落地,他手掌一翻,手中火焰早已不再,微抬了抬眼,望着孤身一人的黑袍人,眼中带着无尽冷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