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话还未说完,项雨便是一把打断,“我知道,所以我打算带着扬帆离开虞家庄,不会牵连到你们。”

  虞扬一听他这话,当下愠怒,沉声道,“难道你认为我虞家是那般胆小那般没骨气么?阿雨你在我虞家生活了十几年,我们都将你当做亲人,就算你杀了官兵又怎样?还是为了我们虞家庄,就冲这点,我们也不会抛弃你,要与你同仇敌忾。”

  项雨经他这一语说得神色有些动容,沙哑开口道,“那么,我们开始准备逃亡计划吧。”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一惊,都一脸茫然地将目光汇集到他身上。

  项雨经他这一语说得神色有些动容,沙哑开口道,“那么,我们开始准备逃亡计划吧。”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一惊,都一脸茫然地将目光汇集到他身上。

  项雨眉尖一挑,十分淡定道,“怎么?皇朝势力壮大,凭我们这点小众力量是根本不可能躲的过皇朝的追杀的,还是先制定好计划,以免到时乱了手脚。”

  虞扬听后,了然,沉重地点点头,继而开口,分析着现在的局势,“东北诸州常年与黄龙帝国交战,双方互相攻伐杀戮,是断然不可走官道的;而东南诸州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战事,但每年都有战败的诸侯流亡过来,也有跨海而来的海贼骚扰,骚乱常有发生;西北诸州民风彪悍、盗匪横行,当地的民众桀骜不驯,皇朝每岁都会派官兵平定,若我们去这里,说不定会于官兵遇上,造成厮杀;如此看来,只有西南诸洲要安全些,虽有着王侯将相的封地,可我们若是乔装成外流百姓,在山野间混得个一席之地也是极好的。”

  虞扬分析完毕,除了项雨,大家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虞家庄刚被山匪缴杀得支离破碎,家人也只有那么几个,他们实力不高,项雨又为了保护虞家庄斩杀宋宪宇一等人,皇朝高手众多,随便派出一人也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们的,便是不能与他们硬碰硬,唯一较为安定,可以暂时藏身的地方,也只有西南诸州了。

  然而项雨听完虞扬的一番话之后,轻蹙了眉头,沉声道,“难道我项雨怕他皇朝数十名高手么?虽是逃亡,也要光明正大地逃,怎能走那些偏僻小道,见不得人烟的荒野之地?即是这样,还不如与皇朝那些人真真实实地打一场来得痛快,即使是战败了,也败得痛快,败得有价值!是一个顶天立地、热血好男儿!”

  他雄浑有力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犹如战鼓一下下抨击他们的心脏,引燃着心中冷却多年的,油尽灯枯的心火,使全身血液沸腾,澎湃。

  扬帆望着面色严肃的项雨,心中早已是汹涌澎湃,这真的是他的王啊,他狂傲的王,他誓死追随的王!

  而站在项雨身旁的虞扬微垂了眸子,掩去了眼中的神色,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可谁知道,在那躯壳之中,那灵魂燃烧得有多么炙热,快要将他的肉体一并焚毁殆尽,宽大的袖摆之下,是竭力控制的、呼之欲出的死死握住的拳头。

  虞璇闻他一言,也是面色一征,她不曾想到,往昔的清秀少年今日竟能说出这番令人热血沸腾的话语,红唇微动,“那么阿雨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她话一出,虽是轻柔得如同微风,可是却将在场人的目光尽数转移到项雨身上,目光探究而深邃,信任而服从。

  “其实很简单,”项雨抬手,一团紫蓝色的拳头大小的火焰从他掌心升腾而出,映着他坚毅的脸庞显得鬼魅,“成长。”

  “成长?”虞璇语气微扬,对这二字有些疑惑,不明所以。

  “对,成长,”项雨看着掌心的小火焰,眼睛微眯,继续解释道,“现在我们实力太弱,那么就要成长起来,有了实力,才能和皇朝抗衡,在这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时代,或许你强大起来,就算杀了皇帝,恐怕也是正确的。”

  在那个世界,乱世之中,没有尊卑之分,只有实力的强弱,你有实力,所有人都会臣服于你,当然,在千年之前项羽称霸之时,实力并不决定一切,还有做事风格和性情好坏之说,他若不是大胆狂妄嚣张自负至极,又怎会令众多好人才流入那刘邦之手?他若不是憎恶厌贪至极,杀伐果断,又怎会招天下人痛恨?什么杀戮无情?什么覆纣君之后尘?都是他们作为缴杀他的借口!

  他是项羽,霸王项羽,即是霸王,又怎会退缩?即是霸王,就应该睥睨天下,傲视一切!

  项雨眸色刹那变得凌厉,手中的火焰燃烧愈烈,妖冶至极,而空气也几乎在那一瞬间凝固,听他继续道,“而成长起来的最快方式便是战斗,战斗多了,经验丰富了,肉体和精神得到锤炼,就会强大起来,成为强者。”

  众人皆是心神一摄,而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滋长,是什么?是坚定,是想要强大起来的坚定。

  扬帆凝着他手中妖异绚烂的火焰,眸子一紧。

  他在地狱中生活了千年,自是晓得项雨手中燃烧着的紫蓝色火焰便是冥火,这是初级冥火。

  冥火是地狱的所有物,放在鬼魂之上便是可以燃烧其魂魄,摧残其精神,然而因是灵魂之身,所以身体不死不灭,然而精神受尽折磨,如同炼狱般可怖。冥火分为初中高三级,初级冥火呈紫蓝色,中级冥火呈紫色,高级冥火呈冰蓝色。

  冥火放在地狱之外的范围即是遇物即焚,肉体沾染一丝便是连同灵魂灰飞烟灭。

  项羽在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之时,似也是受到过九九八十一天的冥火焚魂,那时项雨是被抬着进囚牢的,昏迷了好些天。不曾想项羽经历这冥火锻造之后,竟是在自身中衍生出初级冥火!

  真是逆天!

  扬帆在心底里更坚定了项雨便是当年的霸王,而自己,龙且,则是忠于他的部下,永远地臣服于他。

  ◎/酷7…匠◇网R0永久9L免le费?看k小说

  此时虞扬看着项雨手中的冥火脸上也是微微松动,嘴角微牵,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还是放弃了,没有出声。

  项雨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来,道,“夜深了,大家早些休息,这消息传到皇城还早,明日早上起来收拾东西也不迟。”

  说完,项雨脚步轻抬,便是大步走了出去。

  虞扬深深凝着项雨远去的身影,直到项雨消失在转角处再也看不见才收回目光,对着仅存的几个虞家手下道,“现在虞家庄已经亡了,我们也陷入时时都有可能被皇朝缴杀的危险之中,你们不再是虞家庄的奴仆,恢复自由身,想走的,可以走,我不会阻拦;若是想留下,那就与我们同一战线,同生同死,你们自己决定,明天早上告诉我。”

  说着,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便是要离席而去。

  那几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在他们的脸上都看到了坚定的神色之后,一齐朝虞扬跪下,齐声道,“我们都是弃儿,若不是当初老爷将我们买下,这时我们恐怕早就死在战场了,老爷带我们如同亲人,如今老爷有危险,我们怎能袖手旁观?我们愿与老爷,与阿雨同生同死!”

  听着他们响亮的声音,虞扬眼角微微湿润,转身扶起他们,拍着他们的肩膀连声说好。

  第二日清晨。

  “都收拾好了么?”项雨走进屋内,看着正在忙活的众人问道。

  “收拾好了。”扬帆上前几步,答道。

  “嗯,”项雨淡淡应了声,又瞥了瞥虞璇和小蝶肩上挂着的包袱,指着扬帆道,“你帮她们背包袱吧,也没多重。”

  “是,主上。”扬帆恭敬道,转身便将二人包袱挂在肩上。

  项雨听着他唤这一声主上,心中竟是有些酸楚,他现在什么也不是,没有千军万马,没有万里河山,没有虞姬,什么都不是。

  压下心中苦闷,苦笑道,“以后别这样叫我了,待我功成名就,再这样说也不迟。”

  扬帆一征愣,继而僵硬着点了点头。

  心中有着坚定的信念,他会为他的王打下万里河山。

  “阿雨,”小蝶叫住他,看着他空空如也的两手,问道,“你什么也不收拾么?”

  项雨挥了挥手,回到,“有什么好收拾的?”

  低头看了看一身粗仆的装束,不由撇嘴,什么财宝什么好衣裳都没有,还收拾个啥?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看着小蝶和虞璇脚上穿着的绣花鞋面,道,“你们去把这鞋换了,换个丑点朴素点的,要是可以,再换身衣服。”

  “为什么?”小蝶眨着眼睛,表示疑惑。

  虞璇也疑惑地望着他,轻轻皱了眉头,有着不悦。

  项雨的哼了一声,幽幽答道,“你们要是不想衣服鞋子上沾染淤泥,尽管穿着走,我们这帮大老爷们儿是不会背你们的。”

  小蝶明白后哦了一声,拉着虞璇就进屋去换衣服鞋子,虞璇瞪了项雨一眼,有着不甘,但也任着小蝶拉着走了。

  “阿雨,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虞扬走到项雨身前,问道。

  项雨略一沉吟,“先这里是东北诸州边陲,离西南诸州较为近些,两州交界处有一临城,汇集五湖四海的侠客之士,我们先去那方再定夺吧。”

  虞扬略一点头,等了一会儿便见虞璇小蝶穿着朴素的出来,道,“我们行路吧。”

  虞家庄身处山坳之中,走出自是要走山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