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宽大袖子遮住的口鼻之下,勾起的是一丝诡异的、残佞的弧度,甚至,他还伸出舌头,嗜血地舔着嘴角,而他看着项雨的眼里,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悄然划过一丝亮光。

  项雨见他这幅模样,无奈耸耸肩,目光转向最后方因害怕与虞璇依偎在一起的小蝶,那眼神好像在说,还不带我去洗澡?

  小蝶红肿着眼睛,与项雨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当下明白项雨的意思,离开虞璇,身子还有些颤抖,却没刚才那么明显,兴许是项雨在这。她的大英雄在这。她心心念念的人在这。

  然而几人走到虞府外面一见这残刀败戟,皆是面面相觑,一脸的不可置信。

  看着这景象,对战项雨的,怕是有一个军队了吧!他们虽是知道项雨有天赋,有实力,是剑士级别,可没想到这么牛叉,竟然可以以一抵百!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几人稍微平复了下心情,便开始收拾满地狼藉,然而小心脏又经受不住了,因为这些死者死相太过惨烈了,他们甚至能够想象,项雨是以何种残酷的方式杀掉他们的!

  突然,一人指着东南方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其余几人循着他所指方向望去,看着那地上静立不动的球状物体也是一愣,这是啥?

  几人心中都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却没有一人敢上前去查看的,因为他们害怕那不明物体,又是项雨留下的,可怖的、令他们心脏深受打击的东西。

  几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在催促着,用眼神示意,都希望各自去冒这个险。

  正犹豫不决之时,这其中一人伸手推了一下站在最前方的男人,男人措不及防地一个踉跄,由于内心的恐惧,双腿一软便是朝那物体滚了过去,恰好与那物体撞在一起。

  霎时间,一声惊呼划破天际,在青空久久盘旋。

  那人的头紧贴着地面,当他身子停止转动之时便是看到一双眼睛正直直盯着他,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叫他顿时头皮发麻寒毛直竖。

  再往下看,是布满惊骇早已僵硬冷却的人脸。

  他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再一细想之下,他心底里一个突突,这人不就是前几日趾高气昂的宋骑尉么??

  而如今,他竟被项雨斩杀!而就此看来,这遍地的残缺的尸体也应该是他手下的将士吧!

  项雨真是大胆,连皇朝官员都敢杀!

  他有些不可估计项雨的实力,还有项雨到底是怎样想的!他是要救虞家还是要害虞家!

  另几人见他许久没有动作,不由小心翼翼地走近,看着地上脸色不断变换的他,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

  那人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慢慢起身,颤抖着双手扶上那插在宋宪宇扭曲的身体上的铁剑,发现有些抽不出来,便是紧紧握住使出吃奶的颈才剑勉强松懈一点点。

  身旁几人见他拔得吃力,抛却了些许恐惧,也上前来帮他。

  在几人合力之下才终于将剑拔出来,剑上纹路血红,像是深深钳进那铁剑的剑魄之中。

  那人将手中的长剑扔掉,身子依旧不住战栗,可仍还是将那宋宪宇的尸体翻转过来,费力地舒展他已经扭曲地不成样子的尸体。

  几人一见地上死相惨烈的人的面目,脸色皆是一白,愣在原地。

  虞府之中。

  小蝶和项雨并肩走着,项雨敛眉沉思着,这次山匪对虞家的烧杀抢掠大抵是冲着他来的,难道是刚刚从地狱逃出杀掉杜远的时候被谁发现了?

  脑子在飞速运转着,项雨脑海中一下子就想到一个人。

  老黄!

  上次在山匪窝里就见到这厮在给那帮榆木脑袋讲解孙子兵法,此人潜伏在虞家多年绝对不简单!

  而且……

  项雨眸子蓦然一片冰寒,在与山匪的混战之中,他还未见着老黄。

  山匪,应该还有余党,而他们,则在暗里策划着什么行动!

  项雨身上散发着的凛冽的肃杀之气,小蝶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看着项雨沉思的侧颜,依然那么俊朗,可是里面的灵魂似乎变了。以前乐观开朗对她总会露出温和的笑容的项雨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胆张狂,不屑任何事物的,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的项雨。

  小蝶心里很疑惑,也很迷茫,项雨是变了,可是她到底还是喜欢项雨的么?

  许是小蝶看着他的目光太过露骨,所要表达的感情太过强烈,项雨侧头望她,问道,“小蝶?怎么总是望着我?”

  “不,没事。”小蝶闻她一言,尴尬地收回了目光,慌张地低下头,可早已通红的精致耳朵却生生将她出卖。

  项雨眉头一绉,干脆停下脚步,将她扳过来面向自己,神情严肃,声色沙哑,“小蝶,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喜欢别人有事瞒着我。”也不喜欢别人欺骗我。

  当时在那乌江江畔,狡诈的刘公竟令三军将士唱起楚歌,害得他将士几乎尽数离军而逃,而那虞姬,也是在那时死去的。

  那是他一生的悔,一生的痛,即使过了千年,那从跳动着的心脏之上传来犹如刀割的阵阵剧痛,还是会侵袭着他,他的肉体,他的灵魂。

  想到此处,项雨的眸子一紧,眼中有着一丝悲痛,却是一闪既逝。

  小蝶低垂着头,犹豫了半天,不停地抿唇,却没发出一个音节。

  项雨见她这般,也不勉强,摆了摆手,抬步边走,道,“既然你不愿说,那我便不勉强,去洗澡了,你回去吧。”

  话音落下之时,他已然走出几步。

  小蝶闻言身子猛地一颤,继而抬头,她看着项雨渐渐离去的背影,竟觉着那里夹杂着丝丝落寞,心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涩涩的。

  “阿雨!”

  “嗯?”项雨顿住脚步,轻转身子,眉眼微挑,语气更是上扬一个弧度。

  小蝶见项雨回过头望她,一时间又紧张得不能自已,只能微低着头,看着自己因紧张而绞着衣服的纤纤十指,扭捏地开口,“我,我是觉得,你好像,与以前有所不同了,”她说着说着,复有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抬头,杏眼里泛着盈盈水光,“你好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阿雨了。”

  项雨深深凝望着她的脸庞,望进她盈满水光的眸子中,记忆在慢慢重合,心绪早已脱离原有的轨道,如脱缰之马般在肆意奔腾,思念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千年之前,女子绾三千秀发,眉目如画,一袭红衣倾天下。

  是否,那人也曾含泪问过他,你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项羽了,你变了。

  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她走去,想要抱住那具惹人爱怜的娇躯,可理智却将他的精神束缚,项雨发狠地咬破自己舌尖,空中满是铁锈味儿在蔓延着,到咽喉、到心脏。

  她不是虞姬,别傻了,她只是眼睛与虞姬有着几分相似,她不是!

  A~看正*.版g6章*节w上r酷H匠网!

  他爱的,只有虞姬!他千年前在乌江江畔错负虞姬,他项羽今日再次重生,绝不能再负于她!

  僵硬着身子转身,抬步,走得冰冷机械。

  “阿雨……”小蝶叫住他,“你去哪儿?”

  “去洗澡,”项雨唇间泄出一丝苦笑,微顿了脚步,却只是一瞬,复又继续走着,语气沉肃,“小蝶,人心,终会是变的。”况且这句身体,变的,不只是心,还有灵魂,一个来自于另一个时空的霸主的灵魂。

  看着那清冷的月光之下,被照得斜长的影子,落寞之意显极,她站在原地,却没有出声,也没有追上去。

  ……

  “阿雨,”虞扬脸色微沉,见一身清爽的项雨踏进屋内,语气低沉,道,“那宋骑尉和将士们是你杀的?”

  项雨淡然地走到一旁,坐在梨花木椅上,才慢悠悠答到,“是。”

  “为何?”

  项雨略一抬头,对上虞扬疑惑的目光,微微偏头,目光转向站在角落着脸的扬帆,显然是将这个问题交由扬帆解答。

  扬帆会意,站出一步,对虞扬道,“今日主上若是不杀宋宪宇他们,那死的可能会是你们。”

  虞扬眼中飞快滑过一道精明,他微微诧异地扬了扬眉,语气有些质疑,“怎会?”继而他看着扬帆身上所穿的甲胃,眉间一挑,问道,“你这身衣服是……?”

  每个将士所穿戴的甲胃的衣料之处都会绣着所属军营之处的文字,而扬帆身上的衣角之处正是赫然显出一个“宋”字。

  项雨此时正端着桌子上一杯冷茶饮着,淡淡瞥了一眼那虞扬那呆楞疑惑模样不由不雅地翻了翻白眼,解释道,“那宋宪宇带着他五十个想把手下攻到虞家庄外,想把我们全杀了之后再去皇朝邀功受赏,”说到此处,项雨似是得意的笑出一声来,继续道,“可惜他不幸地遇上了我,非但没毁掉虞家庄,反而被我送入黄泉。”

  他睨着扬帆,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道,“这人是我年少时的兄弟,当时走散了,方才才认出他地。”

  虞扬悻悻挑眉,摸摸鼻子,项雨哪里有什么兄弟?他从一出生便被丢弃在虞家庄,若不是虞老爷心善,恐怕早就饿死或者被豺狼叼走了。

  换句话说,项雨是个连爹娘是谁都不清楚的可怜孩子,哪里还有好兄弟?

  但是虞扬也不拆穿他,想到他派出去处理尸体却慌乱逃走的几人,莫名觉得心寒,担忧道,“可你这次是杀了众多官兵,皇朝那方知道了,定会派高手来缴杀你,到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