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南离开了房间,只剩下寂静和蜷缩在床上的以晴。

  而另一边的书房里,微弱的灯光照在以南黯然神伤的脸上,他从左上角的抽屉里拿出一本文件和一张泛黄的照片,很熟练的抚摸着,一遍又一遍!

  他对着照片说:“我何尝不是只有你了,更比你还要害怕,因为你是我的整个生命!

  “所以以晴啊!再等一等,等一等就好了,那些伤害我们的人,还在幸福的活着,还没有让他们接受该有的惩罚,所以…….”说到这里以南停顿了一下。

  接着开口说“再等一下,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包括那个我让你彻底失去对生命希望的人,最后由你来惩罚”

  说到这里以南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的以南才是无比的脆弱!

  因为有些伤痛,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而越来越刻骨铭心,脑海中下个回放电影一样,重复的播放着,而此时的以南就是这个样子!

  现在是美国时间七点钟,本来还在睡梦中的以晴被闹钟吵醒,心里总是感叹:“这就是上班族的悲哀!”

  虽然不情愿,却还是睡眼朦胧的起了床,打开卧室的门就能听到厨房里做饭的声音,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因为这么大的别墅里只有以晴和以南两个人。

  以晴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想起以南那是候刚学做饭的时候总是毛手毛脚,要不就是打碎盘子,要不就是被油烫伤,连教学菜的阿姨,也总是在旁边摇头表示没有做饭的天分,而就是这个没有做饭天分的以南,却总是能做出一手的好菜来!

  还在沉思中的以晴,被以南的声音的断了思绪:“想什么呢?上班又要迟到了!”

  以晴边走边说:“在想以前你刚学做饭的样子,没想到现在竟然做的饭这么的香,从卧室里都能闻见一桌子的菜”以晴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椅子很自然的坐下,手接过以南给的刀叉。

  “那我也没有看你胖起来”以南说以晴撇了撇嘴。

  像发现了一件珍贵的宝物一样:“啊”的一声说:“我看见了”手指着以南额头上的十字架伤疤!

  而以南被以晴弄的苦笑不得学着她的动作,扒开以晴额头上的头发说:“我也看到了”

  以晴根本没有理会以南的玩笑话说:“还疼吗?”

  以南摇摇头说:“这么久了,怎么会疼”

  “可是每每看见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疼的,心里也会不知不觉的难过起来,害怕在和孤儿院那时候一样,害怕把我们分开,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活”以晴说着,眼睛里却布满了忧伤的情绪,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样!

  “我们都长大了,也有了守护对方的力量,知道吗,以晴?”

  以南问以晴点了点头说:“恩,我们都长大了,再也不需要担惊受怕了”

  “如果想的话那我要不要把你联系专家,把这块疤给去掉?”以南再次询问着,不是因为那块疤有多么的难看,而是现在的以晴想起来还是会痛的,所以他只是不想让以晴活在过去的回忆里。

  南仔细的端详着以晴,长大了的以晴多了一份成熟的魅力,少了一份稚嫩,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在腰间,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摄魄,秀挺的琼鼻,樱桃般的嘴唇,再加上标准的瓜子脸,和那白皙的皮肤,而现在的她就算不化妆,却还是那么美丽!

  只是额头上的那十字架的伤疤,却和这张精致的面孔有些不搭调!

  以晴拒绝了以南的请求,她说:“我不要去掉,因为去掉了就剩你一个人了,如果哪天我走丢了,就找不到我了”

  以南的眼睛因为以晴的这句话跳动了一下说:“你走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认出你把你带回家,除非是你故意不让我找到你。”

  T/更新d;最(:快@#上f酷=匠网R

  早餐在以南和以晴的对话中结束,打扮好的以晴,穿着一声很干练的鱼尾裙的职业装,包裹着身材,把身材全部的展露出来。

  踩着高高的高跟鞋出现在美国最奢华也是最有身份象征的V.K大楼里。

  这里聚集了全世界顶级的设计师,而来着这里的人要么就是有权有势要么就是非常的有名气,并且能消费起这里的东西,因为不管是珠宝设计也好还是服装,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以晴是这里婚纱设计师之一。

  以晴走出电梯旁边的助理,早已经在电梯外面等着,看到以晴出现在电梯里,接过以晴手中的公文包!

  “Crystal”助理叫着以情的英文名字以晴“恩“了一声表示答应。

  接着问:“我在路上大概的详情已经听你说了,模特现在人在哪里?”

  以晴问这时候的以晴和往常不一样,只有在以南的面前他才会卸掉防备,把最柔弱的一面和脆弱的面表现出来,而现在的以晴却像一只刺猬一样,不喜欢被人靠近,更不喜欢除了工作之外的人来打扰她!

  助理把以晴领到了拍杂志的场地,还没等进门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包包,砸在了脸上,此时的拍摄场地,完全是一团糟,拍摄的衣服婚纱收拾,全部丢在了地上,此时的拍摄场地就像一个地狱一样,每个人都不敢大喘气,生怕惹恼了她,脸上会挂彩旁边的助理惊讶的看着以晴小心翼翼的问:“您有没有,用不用叫医生?”

  以晴没有说话,助理知道现在的以晴很危险,所以也开始沉默起来,而里面的模特却因为,婚纱穿不进去,而怪起婚纱的责任。

  婚纱的设计,都是以晴一点一点量出来的,都是标准码的,如果穿不进去,只能说明你自己的原因。

  而这名模特根本不解气的把在场的所有人用英文骂了一个遍,在场的所有人却不敢吭声,只能低着头听着,旁边的经纪人也显的很无奈,却阻止不了。

  而旁边有位上班没几天新职员,嘴里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稍微有名了一些,自己胖还怪婚纱穿不进去”

  却被那名模特听见,口里拽着英文很粗鲁的骂着那名职员说:“你以为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管理人在哪里,我要投诉你们,只不过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而已,你要能做模特你做啊,做不了就堵上你的嘴,婚纱这么难看设计的尺码也不对,都说V.K请来的是顶级的设计师,难道是在那我练手吗?”

  而此时的这名职员,早已经被骂的递着头抽泣着。

  而那名模特却还是没完没了的把气撒在了这名职员头上,手戳着那名职员肩膀侮辱着说:“你觉得我只是有一些小小的名气,那好啊,把衣服脱下来你拍,什么时候我说好了,你才能给我从那台阶滚下来”

  那名小职员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你不就是个模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没了模特这身份连我们都不如,你有什么嘛资格侮辱别人”小职员抽泣的说着那名模特,突然抬起手,想要打上去,却被以晴用手抓住了手腕,旁边的助理也没有看清,以晴是什么时候过去的。

  以晴反手“啪”的一下重重的打在模特的脸上,可以看出以晴打的有多重,模特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手指的红印。

  所有在场的人都长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因此时的模特,也有些吃惊,想要打回去,却又被以晴握住了手腕“啪”又是一巴掌以晴说着流利的英文:“第一这是你对在场人,没有礼貌,因为你的杂志,没日没夜的加班,怎样能给你拍出最好的照片”

  “啪”又是一巴掌第二,这是你对工作的不认真,和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

  “啪”最后一个巴掌第三,这是我给你的一巴掌”以晴说模特被以晴打的愣在了哪里,在场的所有人虽然心惊胆战,却在心里为以晴鼓着掌,叫好!

  而以晴自顾自的说:“我管你是什么顶级模特,还是公司花大价钱请来的,更重要的是我管你背后有没有靠山,但是你毁了我的婚纱,你就得承受的起我打你的这几个巴掌,你请律师也好,怎么样随便,我奉陪到底,但是我不是你随便惹得起的,也不是你随便能够践踏的”此时的以晴眼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连模特也被这种危险气息感染,听着以晴一字一句的说着。

  终于反应过来死死的抓住以晴的手腕,因为抓的太紧,指甲陷进以晴的肉里,以晴紧了一下眉头,那模特用英文骂着:“你以为是个什么东西,别再这自以为是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要投诉你,我要告你,告到你破产,我要让公司把你开除了,你这个XX”

  什么难听的话什么都说了,而以晴并没有理会她,也不觉的生气,只是感觉她说话的时候嘴里的恶臭味,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当模特对以晴讲完以后,用中文对着模特说了句:“垃圾”

  转身离开了拍摄地,而这时候模特想要抓住以晴的头发,拉过来打一顿才能解气,却被自己的经纪人拉住,而模特一边挣脱着一边骂着以晴:“XX”就连拉模特的经纪人也被骂了进去!

  助理询问着:“Crystal,我想我们要联系律师了!”

  以晴不以为然的说:“该怎么向公司交代,你不用管,请律师的事情你更不用管,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你做好你的工作,这件事你不用参与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