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雨,还在稀稀疏疏的下个不停,宽大的粉红色床上,一个人影陷在软软的被子里,看的出她在挣扎“救救我,救救我……”

  一个昏暗的房间里面,一大一小的对立,眼圈微红,小女孩用了软软糯糯的声音问到,“爸爸,他们会杀了我,到底是你的秘密重要,还是我和妈咪?”

  “以晴,只不过是我的养女而已,没有你,我可以再去收养,我的秘密谁也不能窥探。”

  男子的头颅上顶着两把手枪,他没有丝毫的慌乱,嘴角带着一股邪魅的笑,手缓缓关上文件夹。

  “爸爸,我不信,我不信……”以晴想要挣扎,而身边的大汉,把她小小的胳膊被勒的生痛。

  “别废话,你今天不交,不仅杀了你的养女,还有外面你的妻子跟你的兄弟的孩子,送你们全家团聚可好?”

  脸上有一块粉嫩的疤痕男子,双手抱胸,蹙着眉,蹲在以晴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小妹妹,我不想杀你的,要怪只能怪他,你的好父亲。”

  说完将以晴带着泪珠的小脸掰起,“记住了,你的爸爸会跟着你去的,地下记得找他报仇。”

  她眼睛里面微红,止住抽泣,打量父亲的眼神,她知道父亲觉对不可能不要自己,她知道一定有苦衷,果不其然,父亲的脸上,出现了苦笑的神情,她记得每次父亲做错事情,都会摊着手说,“怪我了。”

  “爸爸,你还记得给我讲的故事吗?”

  “不记得,或者说的太多已经忘记。”男子故意的转过脸。

  “爸爸,您说过虎毒不食子,所以你一定是不喜欢我了,一定是我不够乖了,我改,我改成吗?”她放声大哭,趁着男子失神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

  “爸……”

  以晴爸快速的抽出一枚微型炸弹,虚弱的站起身,用着力气跑到以晴身边。

  “先让我女儿离开,我要看到她跟着我妻子跟韩阳一起,不然我们谁也别想走。”举起炸弹,一副孤注一掷的神色,被阴暗的灯光照着,他像一只母鸡护住自己的小鸡。

  原本被以晴踢到嘶牙咧嘴,乖乖的举起手,对着几个大汉使眼色,“放孩子走。”

  “爸爸?”以晴被松开,推到门口,门外聚集了特警,医生,见到人质被放,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跟妈妈一起,好好活下去,以晴以后就是大孩子,一定要保护妈妈,爸爸或许……”他的话未说完,被一个站在暗处的大汉推到。

  于此同时,以晴顺利的推出门外,特警一溜烟的围上来,“你们的人,你已经被包围,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以先生,对不起了!……”说完举起手枪打在他的头顶。

  隔着一扇门的以晴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倒在血泊之中,嘴角还带着笑。

  “爸爸……”

  床上的人,猛然坐起,粗重的喘息声,脸上还夹着汗水。

  房门被推开,穿着黑色睡衣的男子,手上到了一杯水,急匆匆的跑到床边,修长的手指替她整理发丝:“又做噩梦了吗?”

  V酷…o匠p网唯(5一正版…,f其FU他A都是$盗Lj版f

  她缓缓抬起头,抱着膝盖,还有一点呆萌,“以南,我是谁,你可以回答吗?”

  “你是以晴,我的公主,我的女孩。”他的声音很温柔,温柔到让人安心,可是以晴不是傻瓜,看不见他眼中的惊慌,他究竟满了自己什么?

  “以南,以南,不许骗我,不能骗我好吗?”她的眼睛里面都是渴望,他为什么会跟韩阳的模样重合,如果这真的是梦,为何如影随形?

  “怎么会,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左手在她的嘴角轻轻一掐,“时间还早,乖乖睡会儿,我还有文件要处理。”

  快速起身,匆忙的转身离开,面对她的问题,他无能回答,只求真相晚点揭开,只求他的女孩能再久一点留在他的身边,无论他是韩阳还是以南,都无所谓。

  “以南,臭以南,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

  以南停下匆忙的脚步,缓缓回头,嘴角犹如春风,“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