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有着东方气息的办公室里,以晴坐在办公室里,手紧紧的攥紧那被撕坏的婚纱,这是以晴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设计出来的,可是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以晴心里开始有些迷茫:“是自己设计的婚纱真的很难看还是说自己根本就没有设计婚纱的天分?”以晴心里不停地反问这自己!

  以晴放下婚纱,拨打着以南的手机。

  “哗啦”一声,以南把文件往空中一抛,对着那些正在紧绷着神经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当成了出头鸟。

  以南开口说:“我把这份文件,交给你们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的时间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和我对你们的期望,你们拿着工资,就是这样来回报我的吗?我说过我不要在网上搜集的这些资料,可是你们给我的这些,那又是什么?”以南反问这那些人“张经理,该你说了?”以南叫起的那个人,哆哆嗦嗦的起了生,一身的肥肉,脸部的五官像是全部长在了一起一样,而现在因为紧张害怕,显得有些滑稽。

  “总….裁…..,是这样的,如果不满意,请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给您满意的文件”而这时候的张经理显然说话都开始费劲。

  因为这样的以南,每次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压迫感,使人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更或者说是一种与生俱来就有着能够让人不敢对视也不敢去靠近的感觉。

  本来紧张的会议室里,以南的电话想了起来,而这时候紧皱着眉头的以南,却看到这通电话,眉头慢慢的松开,别所有的人都扔到了旁边。

  接通了以晴打来的电话“以晴”以南说以晴“恩”了一句以南能感觉到,此时的以晴遇到了什么事,语气带有一些紧张的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现在的自己突然有些质疑,这个我一直追求的梦想,到底能不能坚持到最好”以晴问着以南也好像在问着自己一样!

  以南嘴角笑了笑说:“还记得小时候我们总是再说这自己的梦想,而你每次提到你的梦想的时候眼睛里总是闪闪发光,你说等以后会设计一套最好看的婚纱来补给我丢失的生日,而我却记得永远也忘不了你说你梦想时那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样子”

  以南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说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因为以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该朝着哪个方向去努力,或许会有迷茫和否定,自己只要做好随时给他做好赵亮方向的灯,就足以了!

  而他们的对话,被办公室里的员工听的一清二楚,全部瞪大眼睛的听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阎罗王还有这样的时候,真是难得的一次,此时的他们都是这样想的。

  果然以晴没有叫以南失望,是啊,这是自己的梦想,是以南亲手折断了自己的梦想来成全的自己,她怎么能让他失望以晴在电话里笑了笑,以南能够听出现在的以晴比刚才的时候要愉快了一些!

  “好饿啊!公司里的饭菜一点都不合口,我要吃炸酱面,今天早点下班,帮我做炸酱面吧!”以晴说“恩,好,那我么晚上见”以南挂了电话,却还是没有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指甲竟然有序的敲打着桌子。

  这个时候以南对旁边的助理说:“去,帮我查一下,V.K大楼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小时的时间”以南简介却很清楚的跟秘书说而旁边的秘书也用着专业的口气说:“半个小时,就可以”说完礼貌的鞠了一躬,走出门外。

  A城,这个时间正是年轻人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忘我的尽情的舞动着,沉迷在这座城市的夜晚里,所有的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一名男子,搂着身子紧紧贴在他身上的女子,从酒吧走进,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来了,那男子身上给,因为所有的酒吧人都是认识他。

  A城有钱有势韩江山的儿子韩雨听,有着强硬的背景,模特的身材和迷人的五官,是每个女人心中的首选。

  而在这里每个女人都会找机会去和她搭讪,跳舞,韩雨听也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接受,到最后还在激动中的那些人们,却总是会被深深的打击,很绅士的接受,也会很绅士的说一声:“玩的很愉快再见”

  而在远处,曲蔚铭看到远处的韩雨听,招呼着说:“这里,你来晚了,要自罚的哦”

  然后像着旁边的些人使了眼色,而旁边的那些人也开始起哄说:“自罚,自罚”

  韩雨听用着吊儿郎当对着旁边的那名女子耳朵轻轻的说:“怎么办?你要不要替我喝?”

  而这时候的那名女子很享受这种待遇,被女人们嫉妒的眼光,和现在的位置那名女子带着有些娃娃音,然后撒娇的说:“韩少,我会喝醉的”说完想要把头看在雨听的肩膀上。

  却被雨听快速闪过,也松开了楼住的腰他讨要这样的声音,虚伪,更讨厌那女人脸上画着的妆容,浓浓的一字眉被花的像蜡笔小新一样,厚重的粉底和沾了好多层的假睫毛,更讨厌是穿的一份胸部以下,大腿以上衣服。

  以南没有理会此时那名女子的表情然后找了个地坐了下来,然后对着曲蔚铭说:“那我们玩个游戏吧,我赢了你,我把这些酒都喝光我输了,我答应你一个请求”

  曲蔚然提起了兴趣,色眯眯的眼睛盯着雨听带来的那名女伴,指着她说:“如果你输了,那借她几天怎么样?”

  那名女子虚荣心有些泛滥,竟然被两个豪门儿子看上,他在想也许这辈子还真嫁进豪门,如果是韩雨听就更好了,根本就是无可挑剔,而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对他也有了感情。

  而此时的骰子早已经摆放好,两个人都摇了了几下,互相猜着对方筛子的数,而到最后曲蔚铭掀开了筛子,一脸沮丧的样子,看来这次又要输了。

  而旁边的人,也都把眼光放在雨听的身上,他们心里肯定,只要是韩雨听想要赢,就一定能赢。

  韩雨听把筛子推到了那女子身边嘴角带有微笑的说:“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

  那名女子轻轻推了一下雨听,接着把手中的筛子掀开,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

  而曲蔚铭因为赢了而有些心情极好的说:你输了,愿赌服输!”

  韩雨听点着一支烟无所谓的说:“归你了”

  更4新?最|S快上酷l(匠网●Z

  而此时的女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这句话,推开所有的人,捧住雨听的脸吻了起来,而雨听也回应着一吻完毕那女子对着雨听说:“你看你还是爱我的”

  她不能相信,雨听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把自己弓手让人,以前的那些也不能相信他对她是假的。

  雨听还是用着之前的语气说:“我又不吃亏,为什么闪躲?和你玩的很高心,再见”

  雨听想要起身站了起来,准备离开酒吧,却被后面女人说的话站住了脚步“你说的不是真的,你一定是骗我的,那天你还在酒吧,抱着我,说不要离开我”

  那女人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情绪有些激动地说:“以晴…..,原来那天你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一个人的名字,因为她你就要抛弃我吗?我不是玩具,我只要你,我一定会抢走她的位置,她怎么不去死,我要亲手杀了她”这时候的这名女子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失去了理智,因为她接受不了雨听这个样子对待她,她发现自己好像是一点一点的陷进去了!

  好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可现在被人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会刺痛,此时的雨听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绅士,抓住那女人的脖子,按在墙上,现在的雨听眼睛布满血丝,因为太过用力那女子脸被憋得通红。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雨听,被吓得本来热闹的一桌,都停止了动作不敢出声,也担心着雨听会把那女人掐死!

  而雨听收起了往日惯用的语气说:“你不配提她的名字,你知道我的底线已经被你触碰到了,而本来打算他们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你好点,可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在你杀了她之前,我要杀了你”这句话如同来自地狱里的声音,而正女子盯着雨听的眼睛,落下了泪。

  一辆敞篷车在马路上快速的行驶着,也许只有这个在飙车的时候,雨听才不会脑海里总是出现这一个人的影子,也只有飙车的时候才能给自己带来快感。

  不知道车子飚了多久,雨听急刹了车,眼睛盯着路边一对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和一个女孩坐在是台阶上手里拿着冰淇淋,他注意到那女孩拿着的是香芋味的,而男孩却一大堆的口味这时候的雨听被这一对孩子陷入了回忆中。

  朝着哪个方向嘴里说:“你到底在哪里?我不相信你已经不在了,我相信有一天你还会回到这里,因为这里还有你未完成的事情,我在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