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灵棚中两条人影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尼玛,悲剧了!

  我低估了“赵杰”的实力,原本看他下床都费劲,以为他的速度不会很快,没想到看似机器生锈般的胳膊腿儿,不但孔武有力,速度更是快的惊人,敏捷和力量,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熊孩子原来刚才在跟我装逼啊!

  之前在和他接触的一霎那,还没等我把手里的符咒拍出去,这熊孩子身体突然再次加速,我只觉得眼前一花,躲避不及,被他撞中小腹,旋即耳中听到一声闷响,身体犹如被高速行驶的坦克撞上一般,应声飞了出去,晕头转向“大”字形撞在了灵棚一侧塑钢墙面上,八九公分厚度的临时墙体“咔嚓”一声,龟裂出一道足能够伸进手指的大裂痕,灵棚里惨淡的白炽灯光,穿透裂缝射到院子里,显得触目惊心。

  我继而由墙面失控地反弹到地面,摔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只觉得浑身上下仿佛都散了架,难以忍受的疼痛导致我龇着牙抽呵起凉气,胳膊腿蜷缩成一团,痛苦地扭动个不停。

  没等我从地上爬起,颠倒混乱的视线里就见“赵杰”拖着两条腿,一步一步僵硬地向我走来,肢体动作缓慢,却十分恐怖,像具亘年老僵尸,嘴巴微张,发出低低的嘶吼,竖立的猫状眼瞳中幽幽泛着冥光,森冷依旧,整个人仿佛一头入魔的恶煞,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眼瞅着渐渐接近的“赵杰”,我焦急地在大脑里传达着从地上爬起的命令,然而手脚好似麻木了一般,根本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到我跟前。

  在我近乎绝望的注视之下,赵杰抬起一只脚,沾满尘土的脚底板犹如铅云压顶,由远及近,渐渐在我眼瞳中一点点恐怖放大,而后沉重地掠过我眼前视线,无情地踩在了我胸口之上。

  他娘的,又是这一招儿!

  胸口巨大的压迫感瞬间传来,我痛苦地哼了一声,喉口憋闷的异物感再次涌动,不过这次要比上次被魍魂踩踏痛苦数倍。

  下一秒,几乎快要窒息的憋闷感和上次一样,不期而至。

  在“赵杰”单脚如山般重压之下,我的身体被迫紧贴地面,上半身一动不能再动,手脚微微抽搐,浑身失力。

  啊——!

  不多时,我再也忍不住痛苦,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啸,与此同时,整个人的肌肉和神经在长啸之下,绷紧,收拢,继而赫然爆发!

  紧握双拳,四肢收拢,痛感与不屈的愤意,激发了我本身求生的欲望,赋予了我最后一击的潜能。

  我在嘴里憋住一口气,强行支配起那只抓着符咒的手,全身力量凝聚于手臂之上,颤抖着抬起来,啪地一下,拍在了赵杰小腿上,见符咒粘上“赵杰”小腿之后,嘴里憋的那口气长长舒了出去,手臂也随之无力软了下去,感觉浑身上下都软的像一滩烂泥……

  霎时间,一股刺鼻的白烟带着丝丝轻响,由符咒下徐徐冒出!

  “赵杰”嗷地一声惨叫,像被踩到尾巴的老狗,原地蹦了起来,他再也顾不上我,腾腾腾向后倒退数步,一边退,一边狠狠跺脚,试图把腿上几乎快要燃烧的符咒跺下去,然而符咒就仿佛长进肉里一样,无论如何都再难甩脱。随后,一声声惨嚎从“赵杰”嘴里发出,极是凄厉,听的人惊颜色变。

  我扭头看了一眼近乎癫狂的“赵杰”,嘴角露出一丝惨淡笑意,个熊孩子,道爷我不发威,真把我当和尚了啊,俺们道家符箓的滋味儿爽不爽?

  我趁机深吸一口气,咬牙从地上艰难爬起来,后背倚着那面开裂的墙体,大口大口喘起了气。

  灵棚里惨叫声依旧,这时我们双方谁都顾不上谁。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我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这时,赵杰腿上的符咒法力也在逐渐消失,白烟越冒越小。

  我见十字符的威力并没有完全制住他,恐怕等到法力完全消失,倒霉的又该是我了。

  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想罢,我双手向后一推墙面,身子借力迈脚前扑,挥出胳膊,照定“赵杰”脑袋上就是一拳。

  我这突如其来的一拳,硬生生打在了赵杰的左脸上,这家伙被我打的一个趔趄。

  我没给他还手的机会,瞬间将小腹肌肉绷紧,牙关紧咬,舌尖顶住上牙堂,摆动双拳像刮风似的,使出浑身最大力量,轮番挥出,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直打的“赵杰”左摇右摆,连连倒退,最后我一脚蹬在了他小腹上,“噗通”一下,“赵杰”整个身子仰翻在地。

  他娘的,你们不是喜欢踩人胸口吗?小道爷我今天也来尝尝踩人是个啥滋味儿。

  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我赶上去当胸踩住了他,脚下一使劲儿,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全压了上去。

  就听“赵杰”嘴里“咯”地发出一声怪叫,好像要被我踩冒泡了似的,趁这空档,我忙把手伸进裤兜里摸驱邪符。来赵家之前,我趁圆分上厕所之际,在厢房里偷偷画了几张符咒,为了方便掏取,几张符咒全是分开装的。

  驱邪符被我放在了右边裤兜里,可这时,一摸之下,竟没摸到。

  符呢?

  就在这时,灵棚外突然传来一声怪嚎,声势浩大,吓的我登时一激灵。他娘的,难道这家伙还有帮手?当下符咒也顾不得掏了,扭头向灵棚口看去。

  就见遮住灵棚口的黑布猛地被掀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从外面冲了进来,就见这家伙手里还拎着条折凳。

  “师兄,我来帮你啦!哇呀呀呀……”

  最z新.i章.I节L@上酷匠Ey网M/

  我草!

  我立时露出苦笑,心说,你这吃货来的可真是及时啊,刚才我被踩的时候你在哪儿呢?现在来本事啦!

  圆分举着折凳几步冲到“赵杰”跟前,没头没脑,轮凳就砸。

  我忙大喝一声:“不能砸!”

  圆分被我喝得一顿,折凳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我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折凳,对他说:“你把这孩子肉身砸坏了,赵家人可饶不了咱。来,你帮我踩着,我找东西收了他。”

  圆分听我这么说,傻乎乎哦一声,扔掉折凳转到我对面,抬脚踩在了“赵杰”的小腹上。

  说也挺奇怪,赵杰这时非常老实,躺地上一动不动,就连那双白里透青的眼珠子都一动不动,就像睁着眼睡着了似的。

  我发现这一点后,没敢抬脚,满是疑惑地把他浑身上下扫视了一遍,心里很是不解,熊孩子刚才跟凶神恶煞似的,怎么现在跟头死猪似的呢?不会又在装吧?

  我又抬头看了圆分一眼,就见这家伙正咬着牙可劲踩着“赵杰”的小肚子,那架势,就像跟这孩子有夺妻之恨似的。

  我在心里一琢磨,让圆分一个人踩着,估计应该没事,随即迟疑地松了松脚,“赵杰”依旧躺地上一动不动,然后把脚小心地抬离胸口,停在他胸口上方十公分左右的地方,保持金鸡独立姿势停了一会儿,依旧没事。

  圆分看到我这样,奇怪地问我:“师兄,你在干嘛呢,练单腿平衡么?”

  我白了他一眼:“什么单腿平衡,我是怕你法力不够,我这里一抬脚,他再从地上站起来,这家伙很难对付,刚才我差点交代他手里,不小心可不行。”

  圆分冲我大咧咧一笑:“你就放心吧师兄,你看咱这体格,还能踩不住一个半大孩子么?”

  “希望能踩住吧。”说着,我缓缓把脚收回,放在了地面,随后,忙在裤兜里摸索起来。

  我想找驱邪符,刚才没摸到,可能因为我太慌乱了,可是现在……当我把手伸进兜里仔细一掏,傻傻愣住了。

  我只摸到了玉刻,也就是刘瘸子送我的那块奇怪的玉刻,从家里出来之后,我一直放在身上。

  明明记得那张驱邪符是和玉刻放一块儿的,怎么没了呢,难道和“赵杰”打斗时掉地上了?

  我忙向灵棚四下地面上找了找,没有,灵棚里地面很干净,除了棺材前地上有一盏长明灯,和一沓烧纸外,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只还没来得及从裤兜里拔出来的手,突然摸到玉刻上面再次诡异地升起温度。

  我脸色一变,怎么回事?忙把身子背对向圆分,把玉刻从兜里悄悄掏了出来。

  一看之下,有些傻眼,玉刻再次变成了血红色,而且这时温度升高,烫手的要命!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古怪?这玉刻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就在这时,忽听身后圆分惨叫一声:“师兄,踩不住啦……”

  圆分话音没落,我就觉得背后一股浩瀚罡风呼啸而来。

  一回头……

  “啊?”

  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