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的诱惑,会使人丧失抑制力与判断力,在利欲驱使之下,人们往往会铤而走险。救赵家这孩子,我纯粹是为了钱。欲望让我忘记了爷爷对我的警告,不要碰“钉魂桩”。

  等到灵棚众人全部离开,又用黑布把灵棚口遮住之后。我冲孩子魂魄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我这边。以往和小鬼聊天那一套,让我和鬼魂打起交道来熟驾就轻,看到这些鬼魂,我就像看到老朋友似的。

  孩子这时发现我能看见他,显得很意外,虽然鬼魂面目没有表情,就像张无悲无喜的黑白照片,但我可以从他迟疑的动作里看得出来,他很希望有人能够发现他、关注他。

  我用魂语问他:“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回答说:“赵杰。”

  我点点头,随后把尸身头顶的头发拨开,指着上面那根木棍问:“赵杰,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赵杰摇了摇头。我知道这话问的像句废话,但又不得不问,因为我要用它引出下面的问题。

  我又问:“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出现在你头顶的吗?”

  赵杰又摇了摇头。

  我接着再问:“是不是有人给你插进去的?”问完,我又补充了一句:“别再摇头了啊,说话,告诉我那人是谁,他可能就是导致你魂魄回不到身体的凶手。”

  赵杰不再摇头,用魂语说:“我不知道,前几天,我晚上从同学家回来的路上,后背给人拍了一下,眼前一黑,然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身体变的很轻,回到家里,看见我床上还躺一个我,我很害怕,就到我爹妈的卧室找他们,谁知道他们都不理我,好像也看不到我,后来我就一直跟在我爸妈身边。我不知道木棍咋回事,我头顶以前没这东西。”赵杰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和尚哥哥,咋会有两个我,我是不是死了?我是不是变成鬼了?我好害怕……”

  听赵杰说完,我失望地暗自叹了口气,本想从他嘴里得到些有关木棍来历的讯息,看来是没指望了,不过眼下我能肯定,他这次魂魄离体,确实是人为造成的,只是人为的目的不明确,或许是报复,也或许有更深一层的什么。

  我冲赵杰一笑,安慰他道:“不用怕,你不算死,只是魂魄离体时间太长,身体没了魂魄支配,出现了假死。”

  “和尚哥哥,你是不是能帮我?”赵杰问。

  我把脸色一正:“废话,不是为了帮你,我来这里干嘛,这么着吧……”说着,我从身上掏出一个贴了黄符的圆柱形小瓷瓶子,拇指大小,“你先钻进瓶子里,待会儿我放你出来时,你再出来。”

  孩子看了看瓶子,估计见瓶子口只有指甲盖大小,疑惑地问我:“咋钻啊?这么小……”

  我走到他身边,抬手在他脑袋上一摁。赵杰的身子就像纸糊的一样,整个儿被我摁塌了,除了手脚露在外面,脑袋和身体挤成了一堆儿,就像张薄纸似的瘪在了地上。

  '?酷z☆匠G网&b唯.4一5:正版gX,\Z其他c都+{是盗6¤版…t

  “咋钻,就这么钻!”说着,我双手齐上,把他的腿脚胳膊折起来,和身体摁一块儿,然后叠纸似的,左一下右一下,不停折叠起来。直到叠的只剩扑克牌大小。这时,孩子一双眼睛刚好被我叠在“扑克牌”正面,他眨着眼睛看着我,惊愕到了极点。

  我冲他一笑:“别怕,这就是当鬼的好处,身体可以随意变形,我完全可以把你的身体折成一支纸飞机扔出去,你刚死,还没发现这些。”说着,我把“扑克牌”放在两手之间,轻轻一搓,搓成一根细纸筒状,抬手塞进了小瓶子里,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小号符箓封住。

  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他本身阳寿未尽,属于意外死亡,在阎王殿的死亡名单上并没有他,所以没鬼差没来拿人。如是阳寿尽了,这孩子魂魄不可能在父母身边呆这么久,早就小鬼小判拿着判官令来勾魂了,不过现在也不敢排除被过路鬼差看到,当孤魂野鬼给抓去的可能。万一我这边刚把尸身料理好,他那边来一鬼差,把孩子魂魄拘了去,到时候,我没魂魄给尸身打入,可能真的要被赵大宝家亲属痛扁一顿了。

  把瓶子收好之后,我再次来到赵杰尸身旁边,伏下身子又把木棍仔细看了一遍。想起爷爷对我的警告,说以我现在的能力,不能动钉魂桩,怕被下桩的人报复,可是,我这时并不确定,这根小木棍到底是不是钉魂桩,虽然感觉有点像爷爷说过的,钉魂桩里的“木楔”,如果不是呢?

  只怕要是不拔出来,很难准确判断,再者说,那些邪教徒真有这么可怕吗?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年轻气盛的冲动,加上利益的驱使,让我抬起两根手指头捏在了小木棍上,入手感到有些冰凉坚硬,好像不是木质的,更像是石质的。

  两个手指头先是轻轻拔了下试了试,居然纹丝没动,还挺牢固,后来把心一横牙一咬,手指捏狠,用上全力,导致手背青筋鼓起,连同胳膊上都使了出吃奶的力气,在整个人全力投注之下,一点点,一点点,足足用了能有十分钟的时间。艰难地拔出了小木棍。

  然而,就在我拔出木棍的一霎那,还未来得及喘口气,意外不期而至!

  小木棍能有成人小拇指长短,真像个一头圆一头尖的楔子。当木棍最后一段脱离孩子头顶的同时,一团极其细微的黑气从木棍顶端打着卷喷薄而出,像股毒烟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尸身头部,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惊讶之际,尸身嘴里陡然发出“咯”地一声怪叫,冷不防吓的我一哆嗦,差点没把手里的木棍掉地上。

  什么情况?这孩子怎么好像要活过来了?可是孩子的魂魄还在瓶子里装着,尸体怎么可能……

  还没等我想完,尸身向诈尸了似的,腾一下从木板上坐起来,把一张白森森地后背,冰冷地对向了我。我骇的吸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向后倒退了一步,眼前的情形让我难以置信!

  随后尸身头部像秒针跳动般,一下、一下、一下……缓缓向右侧扭动,僵硬而又机械,“咔咔咔”伴随着传来一阵犹如骨头错节般的刺响,就像一扇远古老木门断续开启,导致整个灵棚里的气氛变得压抑。

  我站在原地没敢动作,双眼死死盯住尸身,心率加快,只想看看下一幕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形。

  尸头转至右肩位置,忽然停下,同时身体却有了动作,也是一下一下,好像一台缺少润滑油的生锈机器人,一停一顿,一停一顿,机械地从木板上放下腿脚,然后双脚着地,挺直地站在了地面上,于此同时,头部再次咔咔转回,原本紧闭的眼睛,腾然睁开,两只白里泛青的眼珠,瞳孔成猫眼月牙状,立在眼球中央,幽光微露,冷森森瞪向了我,盯的我浑身泛起寒意,似乎整个灵棚里的温度下降到了零点。

  我再次吸了一口凉气,向后倒退了一步。我从没见过这么恐怖诡谲的眼瞳,笼中猛兽一样,充满恶毒与怨愤。

  “赵杰”此时给我的感觉,好像被一只畜仙附体,但是由于畜仙修为过低,还不能完全控制他的尸身。

  可是,这畜仙是哪儿来的?难道我刚刚拿出木棍它就附上来了?这不太可能,因为我敢肯定,灵棚四周这时根本没有一只鬼魂,更别说畜仙,难道是因为木棍里那团黑气?黑气里裹着一只畜仙的魂魄?

  嗷~~~没容我多想,“赵杰”歪着脑袋,冲我怪吼了一声,声势之大,犹如虎啸,吊在灵棚顶部的白炽灯泡,似乎也被吼声震动,微微晃动,导致整个灵棚里灯影闪烁,棚里整个好似在颤抖一般。紧接着,“赵杰”的身体像摔跤运动员一样,微微弓了起来,一副野兽扑倒猎物前的蓄发之势。

  面对这种情况,我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深吸了几口气稳住心神,双眼死死盯着“赵杰”,一只手从身上掏出一张十字符,反手一背,暗自托在手心。

  随后脚下发力,猛蹬在地面,身体犹如一支离弦快箭,几乎与“赵杰”同时动了起来,像两头饥饿的猛兽,相互扑向了对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