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他吗把灯关了?

  一大坨肥肉死死压在我整个面部,不但眼睛里漆黑一片,更压我的口鼻都喘不过气起来,而且由于肥肉过重,后脑勺和水泥地面亲密接触的地方,硌的生疼。

  黑暗,加上窒息的憋闷感,让我心里大为恼火儿,张嘴在那坨肥肉上狠狠咬了一口,耳中旋即听到一声惨叫:“啊——!师兄,咱是吃素的和尚,你可不能开荤咬我肚皮呀!”

  紧接着,圆分身子向外一翻,我就觉得脑袋为之一轻,窒息感消失,刺眼的白炽灯光射进眼里,一阵苍白,我赶忙把眼睛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模糊的视线里再次出现一只沾满尘土的脚板,咋又来了!

  我吓得如惊弓之鸟“啊”地大叫了一声,随后,胸口沉闷的压迫感再次传来,痛苦,难过,却又是异样的熟悉,似曾相识。

  我心里这个气呀、恨呐!

  刚才就在我感到背后罡风袭来,转头回看那一刻,惊栗地发现圆分肥大的身躯,横飞着向我撞来,这小子竟然被地上的“赵杰”双手抓住小腿,扔飞了出去,而且飞的方向刚好是我这里。

  顷刻间,圆分肥大的身躯把我压翻在地,两个人呈“T”字形,一个仰躺在地,一个俯卧其上,被压在下面的当然是我,圆分的小肚子刚好压在了我脸上。

  这时,圆分被我一口咬开,胸口却再次被“赵杰”踩住,手里没了符咒,我连丁点儿反抗的资本都没有了。

  我把头扭向右上方,看了一眼躺在我头顶正前方的圆分,攒足了一口气,放开喉咙冲他大吼一声:“你他吗别装死,快把这小子从我身上弄下去!”

  随后,就听圆分哦了一声,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下,远离了我和赵杰。我心里一沉,心说,这小秃子,不会是想丢下我趁机逃跑吧?他滚的方向好像是灵棚口。

  我他吗咋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败家玩意儿。

  刚想罢,接着就听圆分一声怪嚎,像发疯的野兽咆哮一样,吨位级体重踩的水泥地面上咚咚有声(关键我耳朵贴着地面,声音听起来分外壮观)。

  圆分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逃跑,而是站起身向赵杰冲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把先前那把折凳捡了起来,像座小山一样跑到跟前,折凳横向抡起,照定赵杰后背砸了下去。

  酷!c匠1网;^唯z一B◇正d版{I,N其@P他;都是LM盗版I$

  这一下,力道极大,脸盆大小的凳面,与空气产生摩擦着,传出一声恐怖沉闷地呼啸。

  呜——!

  “啪!!!”

  凳面不遗余力地拍在了“赵杰”后背上,紧接着“咔嚓”一声脆响,凳面开裂四散,“赵杰”被打得身子前倾,脚踩着我的胸口迈过去,向前踉跄冲出好几步。

  我趁机一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旋身一个高边腿踢在了他脖颈上。

  “噗通”一声,“赵杰”整个身子凌空横着摔在了地上。于此同时,圆分拎着手里仅剩的凳子腿儿赶到,也顾不得什么砸坏肉身一说,抄起凳子腿儿一通乱砸。赵杰被砸的满地翻滚,一时竟爬不起来。

  我见状忙把手里玉刻放回,再次把手伸进左衣兜里,掏出一个贴满黄符的小瓶子,和刚才装赵杰魂魄的瓶子大小一样,但上面的符文要比他那个繁琐复杂的多。

  “让开!”

  我冲圆分大喊了一声。圆分停下手扭头看我的同时,我已经冲到跟前,随后一脚踩在了“赵杰”胸口。

  很奇怪,我这一脚踩下去,赵杰再次像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再动弹。尼玛,又装上了么?熊孩子比我还能装。

  我顾不上理会这些,右手抄着瓶子弯下腰,把瓶口贴肉紧紧摁在了他的眉心印堂上,同时左手食指放进嘴里,咔嚓一下咬出鲜血,把鲜血滴在瓶底,然后手指画着圈儿,把上面的鲜血抹匀,接着,左手食、中二指指尖摁住瓶底,右手紧握瓶身,同时向下发力,嘴里跟着大叫一声:“太一神尊,赫临吾身,乾坤天瓶,收魄摄魂,急急如律令……”

  明末,我有位祖上,人称“三瓶道人”,每次给人降妖捉鬼,都会带上三支小瓷瓶,一为“天瓶”,一为“地瓶”,一为“人瓶”,用处各有不同,威力大小也不尽相同,人瓶最弱,天瓶最强。自那祖上之后,我们太一道人,都会随身携带三支小瓶。我这时所用的,正是三瓶中威力最强的“天瓶”。

  言归正传,我口诀刚刚落毕,就见瓶身所贴黄符,应声而碎,犹如齑粉,四散纷飞。我大惊失色,咋会出现这种情况?《太一驱魔集》里天瓶使用后的情形,不是这么描写的啊!

  紧接着,没了符咒包裹的白色瓶身,传来极其细微的轻响,“咔嚓嚓、咔嚓嚓”,瓶身居然出现无数道裂痕,那些裂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延伸,我手指上不断流出的鲜血,汩汩沁进裂痕,就像水渠里的水一样,顺着曲折的裂痕,蜿蜒流溢,整个瓶身一时间就像颗布满血丝的眼白,说不出的诡异。

  “不好!”我猛然意识到不对,惊叫一声,不过似乎已经晚了半拍,就在我想松开瓷瓶,向后退却之际,瓶身“砰”地一声传来爆响,像颗手雷似的,在我手里腾然炸开。

  巨大的爆炸冲击力使我整只抓住瓶身的右手为之一震,瞬间就给炸麻了,继而无数炸裂的瓷片子弹一样穿破麻木的手皮,钻进肉里,带来撕心裂肺般的刺痛。

  我“啊”地惨嚎一声,左手托起右手手腕,翻过手掌一看,右手整个手面鲜血淋漓,手心和指头上,无数小孔像小号喷泉似的不断向外涌出血液。

  剧痛让我忘记了脚下“赵杰”,左手托着右手,向后倒退几步,蹲在了地上,鲜血滴滴答答落在了水泥地面上,像忘川河旁一朵朵妖异绽放的彼岸花。

  圆分这时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他微张着嘴看着我,愣在了那里,我估计这时让他震惊的是我那句“急急如律令”。

  少顷,就在他想有所动作的时候,“赵杰”的身子像根木棍似的,腾一下从地上立了起来,像抬充满电荷的机器,抬手向他肩膀抓去。

  圆分大惊的同时,也发了狠,恶毒地骂了一句之后,把肥大的身躯压上去,和“赵杰”扭打在了一起,一边打,一边竟然还有功夫喊我:“师兄,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咋这么很呢?”

  我被圆分的喊声惊醒,忍着疼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被什么畜仙附体了……”说被畜仙附体,连我自己在心里都表示怀疑,刚才的天瓶就是收畜魂的,竟然失败了,附在赵杰身上的玩意儿究竟是个什么,眼下我也搞不清楚。

  这时,“赵杰”扭住了圆分的一条胳膊,反方向外撇,圆分被撇的头向后仰,脚尖都踮了起来,如果赵杰力量再加上一点儿,圆分一条胳膊就要报废了。

  圆分带着哭腔叫道:“师兄,你快想想办法啊,我、我、我这里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刻不容缓,我冲上去抓住圆分的胳膊,用力向回拧,同时抽冷子抬脚踹在了“赵杰”腰眼上。不知道啥原因,我发现今天我右腿上的力量特别大,赵杰被我一脚蹬趴在了地上。

  虽然能够有效地击倒对方,但我这时似乎真拿这熊孩子没辙了,我家的这些法术虽强,却只能抑制他一时,治标不治本,想要把这玩意从赵杰尸身里弄出来好像不太可能。

  我再次赶上前去,踩在了“赵杰”胸口,“赵杰”再次身体一僵,睁着眼睛像死猪一样不再动弹。看到这情形,我心里都纳闷到家了都,难道胸口是这家伙的软肋,踩这就不动弹了么?

  这时,圆分也凑了过来,抬脚在“赵杰”身上乱踹了一通,随后,喘着粗气问我:“师兄,为啥你踩着他没事,我踩着就不行呢?”

  “什么?”

  我被问的一愣,圆分这话,似乎无意间给我提了个醒儿,使我脑子里倏地掠过一个念头,一个极其细微不可捉摸的念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