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突然觉得自己很搞笑,“风剑五式”竟然到最后是自己给自己打了一遍。哈哈..亚索苦笑一声,自语道。

  这时周围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如新,七色彩虹跨地而起,雾散云集,围绕峰顶的云朵蠢蠢欲动,云朵形成一道云梯,云梯白气

围绕,如天上宫阙再现。

  云梯中跳出一庞然大物,它的背上站着一位白衣女人,衣裙随风向后轻拂着,一身白气绕身,如仙女下凡啊。

  这些亚索都看在眼里,他先是一惊,然后站起身来仔细观摩,心中突然想到:难道是她?

  峰顶居然再次发变化,万朵祥云遍布,一道下通峰顶上接云端的七色彩虹拔地而起,白色仙气,如雾繁绕,再看地面,绿草丛生,一条条小溪将草地分割成好几片,就像一座座小岛,小岛上各种各色的花朵郁郁葱葱,花丛中有兔子在嘻闹,真是如临仙境,又如沉溺在世外桃源中,让人浮想联翩,感慨万千。

  一条条小溪似乎流向彩虹的尽头,远远的看不到头,这一切的出现,似乎都是为那位仙女下凡而布置,她脚踏神兽,一身白色连衣裙,乌黑色的头发上别一支玉簪,两流细发留于肩上,一双似如明月静如清水的双眸,配上白皙如玉的脸颊和似如樱桃的嘴唇,她的回眸一笑,足以迷倒众生,众生都为她而羞涩,为她而梦绕万千。

  那神兽轻轻落地,她微步的走到地面,又弯腰抱起一只白兔,一手抱着白兔,一手轻轻抚摸,一位白衣仙女配上一只白色兔子,仙女的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

  酷匠r网正版☆首发W

  “穹极...,怎么可能是它,那白衣人难道就是她,亚索再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生怕又是幻觉,因为他现在的确在想白衣人面具后的真面目和庞然大物的穹极,亚索忍不住想一探究竟,向前走去。

  经过幻境中的种种考验,一场大厮杀后,亚索的全身衣服尽碎,只有重要的部位还遮掩着,头发没有了原来的整齐,变得杂乱不堪,一脸土的颜色和一丝丝血迹,就好像经过生死大战般留下的痕迹。

  亚索跨过一条小溪,来到白衣仙女的花丛上,亚索走到离白衣仙女二丈的地方停了下来,庞大的穹极似乎很高兴见到亚索,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亚索,亚索此时也看清了白衣仙女的面容,亚索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推测,“面具后的白衣人是女扮男装”。

  亚索疑惑的开口,说道:你究竟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

  仙女最后抚摸了一下兔子,而后弯腰将兔子轻轻放在花丛中,又轻微推了一下兔子,兔子消失在花丛中,又顺手采下一朵白色小花,在她柔小的鼻间轻闻了下,而后轻笑一声看向亚索,说道:还记得我吗,亚索。

  亚索应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白色的小花”在她的手指轻微转动了几下,说道:还记得魔林吗,你在魔林中帮助我们杀掉那只魔虎,才使我国损失更少的士兵。

  亚索先是一惊,后说道:“你是灵剑国公主”?接着弯腰敬了一礼。

  “公主殿下”,亚索这箱有礼了。

  此时亚索清楚,那日在魔林中,自己微不足道,那只魔虎自己受了重伤才将它杀掉,如果以她的修为可以轻松的将魔虎杀死,可能因为她是堂堂公主不便出手,亚索想问她为什么没有出手,但想起这些便没有去问。

  “索公子不必多礼”,我说过,如果你活着出来,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呵呵

  亚索冷笑一声,说道:朋友可以交,但我更想知道,这上面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月莲是不是只是个诱饵,而峰顶有着更大的秘密,是不是公主殿下。

  “即然已经是朋友,就要以朋友相称”,我叫灵可儿,叫我“可儿”也可以。

  灵可儿双手别于背后,没有了公主那般高贵之气,她在花丛中边走边说:月莲的确只是个诱饵,我用它就是为吸引你而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需要月莲”,难道你一直派人在观察我?

  “我派去的人你都认识”,而且你就是为他们而来。

  亚索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和父亲,他大声的喊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灵可儿说道:其实“灵虚幻境”是我设下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世外之人,看来你不是剑之大陆的人,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告诉第二个人。你的妹妹和父亲是我故意派去观察并考验你的,看来你是我要找的人。

  亚索冷冷的说道:我是你找的人?我只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有一天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我能帮你什么。

  灵可儿应道:我仔细观察了你的剑术,你的剑术在剑之大陆独树一帜,你的修为进阶之快也和你的剑术有关,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体内有一种气息是剑之大陆没有的,也是你体内的这股气息帮助你加快了,你的剑术等级修为。

  “是又如何”。亚索说道。

  灵可儿说道:你听我说来:

  剑之大陆分神魔二界,有各自的修炼法则,一个是邪一个是正,统称修灵界,不管正邪各派都有各自修灵术,这些修灵术成就了七大不同的剑派剑术,自从剑之大陆继一代剑神殒落,他的后裔也曾出现一时,这一出现便做出了名动天下之事。

  血剑派之血滴子中有六大剑宗巅峰高手,这六大剑宗是当时七派中强大的存在,一个小小的血滴子竟能威震其余六大剑派,最后得知血滴子只是血剑派附属小门阁,而血剑派真正的实力无人可知,六大剑派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妄动,毕竟他们没有与六大剑宗的实力。

  血剑国骷髅峰之战,剑神后裔“独孤星月”,一身剑圣巅峰修为怒斩六大剑宗巅峰,从此成为传说,剑之大陆得得力量平衡,也从这一天开始神界正五派开始研究修灵术,开始走向修灵之路,可几百年过去了,五大正派没有一个掌门人能够突破剑宗巅峰就离开了人世。

  呵呵,亚索笑了笑,道:人终有一死,早死晚死都会死,难道他们突破剑宗巅峰就能活下来?

  灵可儿轻点了一下头:当然。

  “灵可儿”继续说道:剑宗巅峰是代表一名剑客,一种剑术的巅峰,不是修灵术的巅峰,如果突破剑宗巅峰到达剑圣阶段,在剑圣修灵过程中可暂时获得长生之命,相反若修灵者到了老年快逝之时,还无法突破,那只能等死。

  亚索听完说道:你不会觉得我能突破..那什么剑宗巅峰吧,就算我突破又能怎么样。

  灵可儿说道:你确实可以,你是外来者,你不明白剑之大陆的历史。自神魔二界开战,剑魔现,持血剑,屠众生,剑神出现拯救了苍生,神魔最终一统,而纠结剑之大陆数千年的未解之谜,却无人能解。

  “谜”?什么谜,亚索问道。

  灵可儿说道:千年前,剑之大陆分神族与魔族,两族和睦相处,互相通婚,没有任何纠纷,直到有一天出现了剑刃,许多人开始自创剑术,然后成立自己的门派,随着剑的盛行,神魔两族开始比剑论高低,最终神魔各个剑派齐聚魔界双月山,那晚双月同天,血月浮现,众人疑惑为何会出现双月,这时从人群中冲出一名少年,持一把血红之剑,斩杀四方,无人能挡,这少年自称是魔界“魔宗派”的人,众人敌之,却杀不过少年一人,双月山上,血流成河,尸体遍布,似如人间炼狱,少年消失,血剑当空照,这把剑便是至邪之剑“血剑”,双月山被魔界封为禁地,血剑被封于其中。

  过了没多久,双月山之中的血剑突然消失,不久传来消息,魔界各派被一派在一夜间几乎惨遭灭门,这一派便是现在的“血剑派”,之后,魔界有一人手持血剑,称自己为一代剑魔,并统领魔族向神族宣战,最终以神界胜利,神魔一统而结来。

  战争结束后,神族留下了各种未解之谜,却无人能解。很多人都怀疑剑魔是被人操控傀儡,也有人怀疑剑魔只是血剑之魂所化,而有这种实力的便是那名杀遍全场的少年,他是什么修为,竟能以剑化魂,剑魂与宿主灵魂达成共识,剑魂便可化成与宿主一模一样的共同体,代替宿主征战天下,无人所知,一切只是猜测,没人知道神秘少年消失何处,唯一的能解开谜题的便是,高手如云,深不可测的“血剑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