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派亚索听说过,血滴子他也较量过,血滴子中高手如云,又是血剑派的小小门阁,亚索经历了雪剑派禁忌剑术之争,猎妖阁败剑之辱,和血滴子的“何为笑”脱不了关系,亚索有时候在想,血滴子究竟是怎样的神秘门阁,他们似乎再为血剑派寻找着什么,禁忌剑术?这种剑术是否与亘古之谜有关,为什么一代雪剑派始祖“屠一剑”学习了这种剑术后,会坠入魔道,是否与双月山有关?为何此剑术曾称霸剑之大陆数十年,最后因屠一剑的突然殒落而结束。

  可能这也是雪剑派在众派中抬不起头,的原因之一,剑术殒落,一时盛名大陆的雪剑派从此成为七派中最弱小的一派,其余六派认为雪剑派没有自己的剑术,所用的剑术是借鉴六派剑术所创,这也是雪剑派一直没有兴盛的主要原因。这些事情一直困扰着亚索,亚索想去一探究竟,可又不知从何查起,灵可儿的一些说词让亚索又看到了新的疑点。

  “公主让我帮的忙,不会就:是让我去解这些谜题吧,第一,我实力不行,第二,我只是一个过路者,第三,我还想多活两天,恐怕,难以胜任,公主另选他人吧,亚索直接拒绝的说道。

   喔...!

   灵可儿说道:难道你不想一雪前耻吗?据我所知,你在猎妖阁比剑被一人辱没,这个人我想你知道吧,这个人我早发现他有可疑之处。

  亚索应道:你是怎么知道他有可疑之处的,那你说说他有什么可疑之处。

  灵可儿接着说道:我是灵剑国公主,灵剑派又是我国的国派,灵剑派所有附属门阁都有我的探子,发现他的可疑之处还是易如反掌。我早就发现此人是血剑派的人,他来的目的只有一个。

  “什么....!。

  “猎妖阁中有一把古剑”,这把古剑是远古剑神断剑所铸,传说剑神与剑魔激战长空,两方实力悬殊,最终剑神之剑被血斩为两半,一半落于神界,另一半则落于在魔界,不管那一半,铸成整剑后,此剑必定削铁如泥,锐不可当。而剑所含的剑神之气息,也是普通剑刃中所没有的,这种气息可能会探索出远古剑神的修灵之术与世外剑法。

  “此剑也是我们灵剑国故意安放在猎妖阁的,希望可以引出断剑的另一半,如果两支断剑合为一剑,可能会解开剑神修为之谜。我想他潜入猎妖阁定是为古剑而来,如果他取剑成功,与魔界另一半剑神断剑合为一剑,那么剑之大陆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果正邪开战,可能会引起国战,可能会形成一场新的神魔之战。到时候生灵涂炭,邪派称霸天下,正派将永远寄人篱下,永无抬头之日。

  亚索听到这里有点无言以对,不知该说些什么,看着绝美的灵可儿,亚索还是说了一句:一把剑会引这么大的灾难,你不会骗我吧。

  呵呵

  I'酷匠F‘网Ub首发9

  灵可儿偷偷窃笑一声,说道:没有骗你,还有更严重的。

  “更严重的?是什么,亚索问道。

  “如果在战争中,剑神圣地如果被邪派侵占,至恶之剑“血剑”将突破封卬,到时候,不只是正派,国家,整个剑之大陆将重新划分神魔之界,神界将再一次面临灭族之灾,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出现另一个“剑神”。

  对于亚索来说,答应与不答应都是一样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错误,再错下去都无所谓,他内心的初衷早在这异界中淡忘,他只能内心鼓励自己,勇敢向前,他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希望有一天,他能战至最巅峰,能不能打开时空,回到过去,回到原来的世界,亲手为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

  亚索不是正也不是邪,但他分得清正与邪,善与恶,眼前的灵可儿让亚索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善与恶,当然“灵可儿”在亚索心中是正义的化身,如天女般纯洁,善良,灵可儿所说的话,给亚索的第一感觉便是:心怀天下,心系众生之人。

  此时败剑之辱又深深刺痛了亚索的心头,这种痛比死还要难受,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杀掉“何为笑”,让他知道什么是“御风剑术”,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不“斩草除根”的后果,亚索心中泛起一身杀意,想到这里亚索感觉自己,热血回归,魂归战体,一身豪气之色涌上亚索心头,亚索决定答应“灵可儿”的一些事情,他只有一个目的,杀掉“何为笑”,一雪前耻。

  亚索冷而轻声的说道:我能做些什么。

  灵可儿此时又像未长大的小女孩,不顾自己的身份,她变得不像一个公主,倒像一位小公子,即是如此,她的笑仍然如梦如幻,笑得婀娜多姿,笑得倾国倾城,只是有了几分调皮的模样,她小碎步的跑到亚索跟前,并像一个小女孩似的和亚索一样蹲下身来,完全没了公主的气息。

  嘻嘻..

  蹲在亚索面前的灵可儿像小女孩般笑道:你答应我了。

  嗯,亚索应了一声,又点一头又问:你要我答应你什么事。

  “帮我拿到魔界另一半剑神之剑”

  “你要它干嘛”?亚索问道。

  她此时又严肃的站起身,又严肃的说道:我自有我的用处,你帮我拿到,我灵剑国必有重谢。

  嗯,亚索点头答应。

  灵可儿又收起了严肃的样子,笑兮兮的像个小女孩,一边采摘小花一会又在花丛中奔跑。

  喂....

  亚索对着灵可儿大喊一声,说道:你刚才可不是这样子的,你可是公主啊。

  灵可儿停下身来看着亚索说道:公主又怎么样,这才是我原来的样子,再说:就你一个人看见,还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小“穹极”,就算你说出去,没一个人会相信你见过灵剑国公主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亚索相信这些,他不敢相信的是,一个柔弱而又刚强的公主,怎么会有如此高的修为,难道她真的是仙女下凡?她一会像淑女一般文静而娇柔,一会又像小女孩一般无邪而天真,亚索一声感叹,我叫公主,你又不像公主,叫你公子,你又不像公子,倒像一位“小公子”。

  喂...

  亚索又喊道:我究竟是叫你公主啊,还是小公子呢。

  灵可儿停下身来,手抚下颔像是在深思一般,一会便说道:我喜欢这个名字,就叫我小公子吧。

  确实如亚索想的一样,她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却有一颗公子般随便的心,不然怎么会去“男扮女装”。亚索想到这里有点想笑。

  最后灵可儿走了,并告诉了亚索“月莲”在什么地方,月莲便在七色彩虹的尽头,月莲如其名,万花丛中它不染,万里皆是月莲香,这也是称为小月峰圣物的主要原因。

  摘下月莲的同时,亚索想起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妹妹和父亲,他们虽然是“灵可儿”派来的人,但亚索心中却有一丝亲切感,这种感觉亚索说不出,只能记在心里,此时亚索迫切的希望回去,治好“雯儿”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