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灵境

  小月峰分主峰和两座副峰,主峰高耸入云,不见峰顶,副峰一有阁楼,二有亭院,中间正好是主峰,上得峰顶不难,一条弯曲的小路绕主峰而上,可进得峰顶便是很难。

  亚索的步伐很快,不一会便上得了半峰腰,这条小路还算宽敞,后通峰下,前通峰顶,小路环绕,上峰如上天,毕竟峰顶云雾围绕,看不透虚与实。

  不久,亚索终于踏上峰顶,这时他没有来的及高兴,也没有去想“月莲”在何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梦如幻的峰顶却无一丝草木花莲,完全一片荒废的土地。

  亚索想起了“白衣人”所说的话。

  “要想上得峰顶,必先通过灵虚幻境”。

  亚索立马想道:面前一切都是幻觉,峰顶不是没有草木,而是灵虚幻境的迷图而己。他向前轻轻的走出一步,一股无形而又轻的力量拂过他的脸面,如风吹,如水淹?

  这股力量突然使亚索失去呼吸,他感觉很蒙,直到这股力量消失,亚索才恢复了呼吸。

  亚索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又发现自己的周围发生了变化,他几乎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会荒如沙漠,一会又新如绿洲。

  绿洲很美,小溪流水,小鸟鸣叫,不时还松鼠上树,如世外桃源,亚索坐在一颗树下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的心中种种迷惑。

  是真是假,是虚是实,如果这么容易就通过了“灵虚幻境”,那白衣人说那么多干嘛,幻境,幻境,虚虚幻幻,肯定还有未知的危险等待着自己,想到这里,亚索意识的拔出背后的剑,冷静的看地四方,生怕突然出现什么危险。

  亚索走着走着,走到小溪边,照着自己的样,样子还是如此,只是脸上多了几分疤痕。他放下利刃,轻轻拂水洗脸,希望可以让自己更加清醒,他拿起剑刃,转身准备继续往前走,他居然发现,刚刚走过的地方竟然消失了,一片新的环境浮现在亚索面前。

  一颗柳树,亚索感觉到很熟悉,寻着感觉朝柳树走去,越走越近,一丝孩童之声朝柳树的背后传来,这一声,亚索更加熟悉,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现在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急忙绕过柳树,看到了眼前的情景,“一位年长的少年,正在帮自己的弟弟用力推玩着秋千”,这些情景似曾相识,亚索这才想到:那年长的少年是自己的哥哥,而坐在秋千上的孩童便是自己。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难道自己心里想什么,这里便会岀现什么?怎么可能,这里是剑之大陆,不是艾欧尼亚,等等,这里是“灵虚幻境”,不是艾欧尼亚,亚索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亚索冷静压制自己的情绪,希望使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可眼前快乐的时光,使亚索不再去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

  他想自己的哥哥,他很想自己的哥哥,从小到大都是他的哥哥在照顾亚索,虽为剑术世家,父母却因战争而早逝,使亚索更多的是,看到了哥哥无微不至的关心,亚索无法忘记,已经深埋心底,终于有一天,二人有了各自的任务,亚索任务失败,他的哥哥收到的任务,竟是追捕亚索,追捕自己的亲弟弟。

  最后二人,剑器相见,亚索却不知自己的哥哥是故意让剑,失手竟痛杀了自己的哥哥,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哥哥是相信他的,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亚索心如刀铰,泪如雨下,埋葬了自己的哥哥,踏上了寻找真凶之路。

  幻境中的孩童仍然嘻戏如常,只是亚索刚想靠近,眼前又化为乌有,周围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

  空中忽黑,圆月当照,竟有二人舞剑于一座屋顶,这二人不是别人,一个人是亚索,一个人便是亚索的亲哥哥“永恩”。

  亚索不愿看见的场面又浮现在他的面前,他无法阻止,因为一切都是虚幻之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完,看完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哥哥过程。

  幻境,幻境,一切皆幻,一切皆虚,幻你所思,化思为虚,虚虚实实,假假真真,一切皆为空。亚索打坐在此,双目紧闭,心中所念,便是为稳住自己,稳住自己的心。

  亚索将自己的心放空,不再去想,不再去思,很快那打斗的各种虚幻之声消失了,他睁开双眼,小溪再现,小鸟鸣声,松鼠跳上树枝,好是生动好看。

  美景在现,是不是“幻境”过去了,亚索正准备高兴,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他转身看去,先是一惊,后指着那人说道:你是谁,为何假扮我的模样。

  那人便是亚索的另一面,亚索虽将心放空,却不可能将自己放出去,所以将心放空后,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亚索自己,他的另一面就随心而生。

  哈哈

  另一面大笑道:你不认识我,我就是你,你就我啊,不过我是你黑暗的一面。

  亚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竟是自己的另一面,而且还是黑暗的一面。

  话说亚索这黑暗的一面,倒真黑暗,双目赤红,一脸戾气,一身紫气护身,大有走火入魔之势。

  另一面没等亚索再说话,就抢着说道:听说我们都会御风剑术,就是不知道谁的的剑术更高。说说着,他手多了一把赤红色的剑刃,他竟用自己的舌头去㖭剑刃上的红色,如果不仔细看,会看成他在㖭一滴滴鲜血。

  剑虽是红色,但形状没变,和亚索手中拿的剑刃一模一样。

  亚索看着眼前黑暗的自己,他心中也有点颤抖,他不敢相信,自己黑暗的一面,竟如此恐怖,如此噬血,他在想,如果有一天真的变成了这样,希望自己还能认清是与非。

  亚索应道:那你想怎样。

  哈哈

  另一面冷笑道:当然是一决高下了。

  没想到这另一面刚说完,浑身紫气滔天,赤红的眼睛更加浓烈,他持剑杀来,大有势不可挡之力。

  砰...

  亚索急忙挥出一剑,正好两剑相撞,冒出一声巨响,火花飞溅,亚索后退,刺出一剑。另一面侧身一躲,亚索的剑朝另一面的肋刺过,另一面急忙斩向亚索腰间,红色的剑芒破空而下,亚索急忙用剑招架,同时运转“风灵盾”护向全身。

  轰....

  没想到这“另一面”力量如此宏伟浩大,亚索虽挡住了腰间,却未挡住这从上而下的力量,一声崩石之声响遍天际,亚索的半身竟硬生生镶入土地之中,若没有“风灵盾”护体,恐怕会五脏尽碎,而那把赤红之剑仍然压在亚索的剑上,赤红的剑芒如流血一般,慑人心弦。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2F说

  亚索急忙将“风灵之力”注入剑中,一股磅礴之力硬生生将这“另一面”挑到了一边,亚索这才站起身来。

  另一面再次攻来,势如恶魔,在这中间,他竟大喊一声:旋风斩,一道红色的风暴卷地而起,朝亚索势如破竹般袭来。

  亚索吃惊,没想到自己的另一面也能直接使用旋风斩,他没办法,只能挥出一道“风之壁障”格挡,红色风暴到了“风之壁障”前便消失了,过程中,亚索又顺便挥出一记“旋风斩”,风暴卷地而起,朝那“另一面”刮去。

  出乎亚索意料,“另一面”也使出了“风之壁障”并成功挡下了眼前的风暴。

  此时亚索又气又恨又想笑,毕竟是自己的另一面,他心里自语的说道:看来只能试试“风剑五式”了。

  亚索笑了笑并用剑指着自己的另一面说道:小心了,说完,冲向自己的另一面。

  另一面冷笑一声,嘴中嘀咕着:你是我,我是你,你知多少我便知多少,说完,冲向正冲来的亚索。

  很显然,两人都使出了“风剑五式”:极风剑斩。

  两人,一道蓝色,一道红色,相撞与此,剑声阵阵过,风声细细留,两人你争我夺,我夺你争,你退我攻,我退你攻,好不刺激。

  蓝色便是亚索,红色则是亚索的另一面,两人同时打出了“极风剑斩”,瞬间打出“御风剑术”整套剑术伤害,威力不容小视,一会狂风满天飞,一会剑芒满天射,周围变得残破不堪。

  最后,两人终于使出了“极风剑斩”最后一套剑法,两人都刺出势如洪流的一剑。

  噗嗤...

  亚索的剑没入“另一面”的胸膛,同时也发现“另一面”的剑也没入自己的胸膛,奇怪的是没有一丝疼痛。

  两人双眼对视,一方视如清水般清晰可见,一方视如血海红透了天南地北,亚索低头一看,另一面手中的赤红之剑只剩下半截,另一半完全消失了,亚索问道:这是为什么。

  呵呵

  另一面轻笑一声,道:很简单啊,我只是你黑暗的一面,黑暗的一面怎么可能杀掉自己的“真身”。

  赤红之剑从他手中掉落化为虚无,黑暗的另一面,一滴一点消失在亚索的剑刃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