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清凉,琴声安神,一丝丝入耳,亚索感觉心中的放松了许多,几日来的纠心之事,在这一刻亚索闭眼梦中散去,刻意的说这是亚索在野外睡的最凝神,最舒心的一次,直到天亮,阳光照满了大地。

  酷G匠JG网:首.s发F{

  亚索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吸一吸新鲜空气,亚索忽然觉得这小月峰的空气和外面的空气相比,简直就是一个甜一个咸,这也可能是小月灵花灵草之多的原因之一。

  亚索遥望昨夜之地,阁楼还在,就是人和兽不见了,亚索仔细一想,月莲在顶峰,现在它们不在,可能是取得月莲的最好时机。

  亚索又仔细看了看阁楼的周围,除了围绕阁楼的树木花草,几乎没什么其他景色,这时从远处吹来一阵强风,不大也不小,只是把一处树木刮的动了动,这一动,亚索发现在阁楼旁竟还有条小路,这条路要不是风帮了一下忙,可能亚索永远都没机会看见了,亚索嘴角一笑,向阁楼下跑去,因为亚索与阁楼的位置正好是一个斜坡,一个平地,只是这斜坡在平地之上而已。

  穿过一层层树木,踏过一寸寸草丛,亚索快要到平地时,脚步变得小心翼翼,经过阁楼,亚索又看了一眼,只是这阁楼确实没人,亚索进了那条小路,一阵走来。

  亚索感觉这条小路可能就是通向顶峰的要道,走着走着,亚索摸开一些草丛,竟又到了一处平地,只是这平地不是两层小阁楼,而是一处相当大的亭院。

  只是这亭院竟不设立大门和围墙,让亚索感觉这亭院似乎是故意为自己而开,一种戒备在亚索心头产生,亚索仔细一想,即然这峰上有主人,这里便是人家的地盘,如果自己真的一声不响的将月莲摘走,这和盗贼相差无几,还是拜访人家主人,看能不能求得月莲,毕竟自己也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再说他们的实力强与弱自己一无所知。说明白点是一步险棋,亚索点了点头,还是走出草丛,来到这亭院之中。

  有人吗,有人吗,在下无名小卒想争求峰主同意,求得“月莲”为家人冶病,亚索看着亭院的周围喊了两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亚索有点疑惑,难道这里也没人?正当亚索想这个问题时,亭院内发出一种声音,这种声音亚索很熟悉,他可以确定,这声音便是那安神的琴声,亚索仔细一听这琴声似乎来自于亭院的正堂,亭院两边分上下二堂,而中堂便是正堂,亚索把注意力都放在这正堂之上,亚索对着正堂又说道:琴声很好听,在下只是想求得月莲为家人治病,望峰主能够同意,亚索双手握拳以视之礼。

  这时正堂中的琴声似乎变了个音调,只听见有人说道:月莲是我小月峰最珍贵的灵物,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拿到的,我看你语言举止都与他人不同,很注重礼节,其他人来这里都是为人取灵物修剑术,而你来这里却是为治自己的家人而来,在我看来你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我看你是大有来头。

  亚索嘴角一笑,道:即然峰主知道我是为家人而来,是不是有意同意在下取得月莲,若是如此,在下感激不尽。

  这人也是一笑,只是这笑很轻很微,似乎带着阴柔,又似乎表面有点刚强,只听他说道:我只是与你和他们比比,又没说你比他们好多少,看来你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亚索说道:峰主这样说那便是了,俗话说:来者皆是客,我这个客怎么连峰主的人都看不见。

  亚索刚刚说完,琴声便停了,亚索注视着正堂的那扇门,屋中传来轻微的长笑,笑声如千里回音一般,久久在亚索耳旁围绕,亚索同时也握紧了剑,生怕屋中的人突然杀出,只是亚索想多了,人没有像亚索想的那样,开门而出,而是不知何时到了那正堂的屋顶,那人身穿一身白衣,头发整齐,盘于一处,一只青玉簪子插在其中,只是脸部却带着一张吓人的面具,双手抚琴,弹声而起,一律妙音,传了一片。

  琴声响起时,亚索才注意到屋顶的人,亚索瞬间觉得此人有点不简单,亚索经历过很多事,他很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听见,而此时自己却一点察觉都没有,可见此人的修为之高,亚索想完这些,心中不免有一点小颤动。

  亚索一看此人一身白衣,头发整齐,除了那面具,整个就是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亚索便抱拳说道:这位公子,你弹得一手好琴,为何带个面具,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白衣人大笑一声,停了琴声,从屋顶飘了过下去,整个过程不过眨眼的功夫,便站在了亚索面前,白衣人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白扇,便扇了起来,白衣人说道:你说来者皆是客,我便把当做客,可你一会峰主,一会公子,我到底是峰主啊还是公子啊。

  白衣人的话中透露着一股柔和之气,又似乎发出浓浓的杀气,亚索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但还是镇定自如,亚索露出一脸笑意,很自在的说道:我早就听说这峰上原来只有一只守峰兽,后来,来了个人降了那只灵兽,你说这峰主是谁,我该称你是峰主,还是公子呢,我只是就事论事,公子不要责怪在下。

  白衣人低了一下头,呵呵笑了一声,扇动了几下扇子,又看了看亚索飘遥在剑上的剑耀,说了一句,不错嘛,还是高级剑君修为,就是不知你的剑术配上配不上这剑君二字。

  亚索刚要准备回话,熟不知,白衣人刚说完这些话,手中的扇子在他的手中扇了几下,便变成了一把锋利剑刃,说话间朝亚索刺来,剑之快,如电而至,亚索来不及拔剑,赶紧侧身一躲,剑虽躲了过去,可自己的胸前却被划出一道口子,血迹印出来不少,亚索叹了一口气,险些丢了性命。还来不及亚索叹着一口气,白衣人的剑又朝亚索挥了过来,刚才是刺,现在是划,刺如电,这划便如电一般快,只是这次亚索有了准备,可还是没来的及拔剑,只是用剑鞘硬挡了一下,这一下只是护住了亚索的胸堂,亚索却不知这剑的威力,硬生生将亚索打出十丈远,亚索胸口还有点巨痛,亚索有点无语,刚才是外伤,现在是内伤,还都是这致命的地方,亚索强忍着快要吐出的淤血,看白衣人持剑停在原地,好像没人杀意,亚索笑呵呵的说道:至于吗,吓这么重的死手,我只是一个取月莲的普通剑客。

  白衣人呵呵冷笑一声,普通剑客,你可真会说话,你的剑耀出卖了你,到底是不是普通剑客,只有试了才知道,刚才只是普通的剑法,你躲过了一劫,现在是真正的剑法,说话间白衣人手中的剑刃,发出一片白色剑芒,剑芒突然分离出五六道残影,这几道残影渐渐的变成剑的形状,飘浮在白衣人身前,如六把真剑实隐实现,过程只在眨眼间形成,白衣人向前一挥自己的真剑,六把虚剑便向亚索飞来,六把虚剑,个个寒光时现,剑气逼人,只见这六把虚剑如箭之快,飞至亚索。

  亚索看着飞来的六把虚剑很苦恼,你说你想杀我便直说,还说试一下我的剑法,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这是试剑吗,这分明是谋杀。

  亚索看着飞来的剑,心中便想这是飞剑便是飞行道具,自己的御风剑术第二式还是有用的,亚索呵呵一笑,瞬间拔剑,不快也不慢,正好划出了一道风之壁障,风呼呼吹过,六剑而至,亚索正在得意看着风墙的另一边,他以为会如他所想,剑会掉落在地,没想到六把剑直接穿过了风墙,亚索先是一惊,后赶紧用剑格挡,可只挡了三只虚剑,护住了自己胸膛要害,这六把剑是竖着飞来的,亚索挡了三把剑,不料另外三把剑直接贯穿亚索腹部,一阵疼痛涌上心头,亚索看看自己的腹部,却没有伤口,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难道这六把剑是虚剑,亚索露出一丝笑容,自己又失算了。

  亚索强忍着体内的内伤和那心头的淤血,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公子好剑法,在下敬佩敬佩,这普通剑法和公子的真正的剑法在下都领教过了,是不是该同意,让我摘得月莲了。

  白衣人手中的剑无意间又变成了一把扇子,扇了两下说道:你确实配得上剑君的修为,只是我发现你只是一昧的躲避,没有发挥出你真正的剑术。

  亚索听完之后一声感叹,心里想道:你给我机会了吗,没有,而后亚索呵呵笑了一声,这一笑,不笑还好,一笑便气血攻心,体内淤血一下子涌上心头,亚索在也止不住此时的痛,淤血破口而出,潵了满地,亚索突然感觉浑身无力,眼前一黑,终于倒下了,隐隐约约亚索听见白衣人的话语,刚开始听得还很清,慢慢的越来越迷糊,之后亚索闭上了眼睛,他想站起来,可天意弄人,遇到了比自己强许多倍的强者,他希望再自己下一次睁开眼睛后,不是亡魂的地府,还是自己的世界,因为他还没有拿到那株如命般重要的“月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