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远方的黑暗中传来,声音阴冷,透心,由如地府双煞勾魂之声。

  “你叫亚索?

  亚索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是亚索。

  “你可知道你已经死了。

  亚索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只见黑暗的远处又两只幽冥之火的灯笼,说是灯笼不如说是两狰狞恐怖的双眼,亚索大声的喊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是谁,我怎么可能会死,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你到底是谁。

  “这里是地府,我当然阎王,今天是你魂归地府之日,不管你还有多少未做之事,来世再去做吧,你今世之事已经完结”。

  亚索一声冷笑,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远处传一阵阴冷的笑,道:这里是地府,你的命是我们地府来管的,你不答应都不行。

  哈哈..,亚索一阵长笑,右手触摸到自己的剑柄,说道:什么是地府,什么是阎王,我从未相信过,我只相信....

  我命由我,不由天。说完,拔剑而上,亚索完全不把那两颗幽冥之瞳

放在眼里,不顾眼前的未知,拼尽全力划破眼前的幽冥与黑暗,这一刻,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剑划破的瞬间,另一边冲出万丈白色,染白了亚索身后的一切黑暗,亚索坐在其中,看着自己的剑,又看看一望无际白色,呵呵苦笑一声,道:难道自己真的死了,真的在地府,这里是不是下一世的轮回之地,难道自己就这么没用,一颗小小的月莲就挡住了自己远方的路,不仅雯儿的眼睛要治好,远在另一国度她的“第三件事”还没有告诉我,我怎能这样死去,可....还有其他办法吗。

  也罢,也罢,可能自己就是这个命,亚索又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准备朝身后的一片无边白色走去,亚索刚走出第一步,身后传来一阵乐声,乐声很熟悉,是“琴”弹出来的,而这个琴声只有一个人弹的出来,因为这琴声清凉,安神。亚索停住了脚步,心里一直在想,是他,是他的琴声,难道他也死了?不可能,说话的时间,亚索便不停着向琴声的地方寻去,直到一道强光刺进亚索的双眼,亚索双眼一闭,躲过了这强光。

  亚索一听琴声还在,就是周围多了许多鸟语之声,亚索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板上,轻微动弹了一下身体,一阵疼痛从腹部涌上心头,亚索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笑自己还感觉到痛,笑自己居然在生死之门处闯了一遍,亚索放松身体静静的听着这股琴声,亚索在想,如果不是因为这琴声,自己可能真的就死去了,是这个琴声在生死之门间拉了自己一把。

  亚索知道是谁,知道该谢谁,可还没等亚索去道谢,这琴声的主人说话了。

  “你醒了?不可思议,刚才你明明没了生命的迹象,可现在你居然活了过来。

  亚索左手中的剑一直没有放,他用剑支撑着身体,用全身的力气终于坐立了起来,亚索一看眼前,还是那位面具公子,身穿一身白衣,手扶长琴,弹得一手好琴声,亚索轻微的笑了笑道:在下还得感谢公子的琴声,是公子的琴声救了在下一次。

  哦?白衣人发出有点惊讶的声音,轻微笑了一声,呵...,说道:如此说来,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亚索说道:那自然是,如果公子想杀我,早救杀了,又何必留到现在,所以不管是不是琴声所救,公子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白衣人似乎弹完了最后一弦,他笑了呵呵一声,对着亚索说道:我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只是看你扛住了我的两套剑法,让你在这阁楼休息休息而已,再说你是客,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客人无礼,切磋剑法,你过关了,你配的上剑君的称号,你比那些废物强的许多,他们都接不住我的普通剑法,就死了,你做到了,你接下了我两套剑法,而且没有死,你通过了第一道考验。

  亚索听完之后很无奈,这是切磋剑法?这是在考验?这简直就是直接杀人,只是套了一句冠冕堂皇理由而已。

  亚索说道:第一道考验?是不是还有第二道,第三道,到底怎样才能取到月莲。

  白衣人手中多了一把扇子,站起身来扇了几下,又望望亭外的景色,说道:月莲是小月峰的圣物,一百年才生长一珠,珍惜的很,想要的人不止你一人,所以想得到的人必须通过三道考验,你通过了第一道,后面还有两道,想好了没有,是继续走下去呢,还是直接走人呢。

  亚索直接问道:第二道是什么。

     白衣人说道:知道小月峰的守峰灵兽吗,它就是你的第二道考验。

  亚索:难道让我杀掉它?

  白衣人呵呵笑道:就你,还远远不行,我的实力才只能降服它,在说它是杀不死的。

  A*更+新7最!快ap上、Q酷√}匠网

  亚索:不杀了它,那应该怎么办。

  白衣人挥了挥手中的扇子对着亚索说道:看见我手中的扇子了吗。

  亚索应了一声“嗯”,怎么了。

  白衣人说道:我会将扇子放在灵兽嘴中,如果你能不受一点伤害的拿出我的扇子,那就算通过。

  亚索虽然没真正见过这只灵兽,就看那两只眼睛,就知道它有多大,样子有多恐怖,把扇子放进它嘴里,那就是放了一只鱼饵,等待鱼的上勾,可等待鱼的可是一只灵兽,做到不受一点伤害的从灵兽嘴中出来,而且还要拿到扇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亚索知道这个白衣公子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可亚索知道这条路自己必须走。

  亚索说道:我现在身受重伤,恐怕得等我伤好了以后。

  白衣人:当然,现在开始这个阁楼便是你的养伤之处,养好伤之后来亭院找我,说完,白衣人拿起琴,一步两步便消失了。

  虚剑入体,便是内伤,俗话说外伤疼几日,内伤要人命,亚索若不是心中意志力坚强,恐怕早就成了剑下亡魂,亚索把剑放在一边,盘坐在此,双手放至膝盖,双眼一闭,用心冥想体内的风之气息,不知不觉中周边起了一丝微风,微风随亚索心中之意环绕,亚索用风之气息带动体内的“小灵池”,灵池中灵气通过风之气息流转全身,亚索只感觉经脉间活血流通,而内伤之处却一点用都没有。

  亚索深知,这次没有“内丹”的帮助,仅仅靠体内剩于的灵气,恐怕很难恢复身体,亚索睁开眼睛,望望外面,想不到自己晕了那么长时间,太阳已经下山了,体内剩余的灵气用完了,只能帮助亚索恢复一些体力,却无法恢复体内的重伤。

  亚索摸着自己的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亚索一笑:呵呵,趁现在还有点体力先找点吃的,只有活下来才能笑到最后,才能取到所谓的的圣物“月莲”,才能治好“雯儿”的眼睛。

  亚索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雯儿”的眼睛,也是这个信念,让亚索有了超乎常人的意志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