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峰,天地聚灵气于此,故化许多珍世灵花灵草,治百病,又能强身健体,又是修灵剑客的修炼佳所,不少剑客隐于峰中,利用小月峰灵气充足,休心养性,提升剑术修为,故此许多剑林中人造访小月峰,想在此地方安居定所,不料这峰中有只灵兽,凶恶至极,伤人性命,许多剑客刚到此地两天,受不了这灵兽厉害,死的死,伤的伤,便无功而返。

  小月峰与云峰相临,中间隔五十里树林,五十里山路,过了这五十里树林,亚索终于看见了条条小路,路不窄不宽,正好能容一个人通过,走了许久,亚索爬上一块巨石上,巨石位置不偏也不斜,亚索一眼望去,下面的事物看的清清楚楚,只见远有座山峰云雾环绕,阳光透过,隐隐约约还能看一丝五颜六色,这应该是雨后的彩虹,猜的没错的话,这座山峰就是小月峰,亚索露出一丝笑意,跳下巨石,又朝前方走去,只不过这次的路很宽,两边树木茂密,树阴把这条路遮的很密,走了许久,天色渐晚,空气中透露出黄昏的气息,太阳还露着半个头在峰头遥望,亚索望望黄昏的天空,又看见不远处有一展旗子在飘,亚索隐隐约约可以看清上面的字“酒”,亚索一看见这个字,又看看自己的酒壶,早以喝了个精光,仔细算一算,有三天没喝酒了,然后就直奔过去,到了近前,这酒店十分简陋,一个顶棚,顶棚中有一个小屋,除了小屋就十几张桌子,还有几个零散的酒客,亚索又望望周围,就这一家酒店,亚索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了下来。

  这店里的小二便一脸热情的走了过来,客官吃些什么。

  亚索把剑往桌子上一放,看了看小二,道:把你们这最好的酒拿上来尝一尝。

  好嘞..客官你稍等。

  亚索看看周围的地貌,他很疑惑这个小酒店,这酒店正好处在云峰与小月峰中间,加上这中间没有通向其他城市的大路,他们这些酒从何而来,这时小二正好过来,手中端着一坛酒就放在了亚索的桌上,又说道:客官你要的好酒,慢用,转身想要离开。

  亚索便插了一句,等等。

  客官还要什么....

  亚索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

  小二点了一下头“嗯”,客官你说便是。

  亚索端起酒闻了闻,又说:酒是好酒,我看这方圆百里就你一家酒店,不知道你这酒从哪里运来的。

  小二笑了笑说道:客官你是从外地来的吧,我们家世代在这里生活,这酒是靠那小月峰上所流下来的泉水所酿,小月峰不仅上面长满了灵花灵草,还有流之不尽的灵泉,要不是峰上有....

  亚索说道:峰上有什么,小二你说来便是。

  小二叹了一口气:哎,要不是那峰上有只做怪的灵兽,这酒店也不会放在这里。

  亚索说道:难道没有人可以降它。

  小二苦笑了一声:降,倒真有人把它降了,不料这降灵兽的人没有把灵兽杀掉,反而和灵兽一起作怪,把整个小月峰占为已有,什么人都别想进了这小月峰,有的人想硬闯,死的死,伤的伤啊,哎,这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

  亚索看着小二满脸愁眉苦脸,这峰上那只守峰兽,它是什么样子,它是几阶灵兽,亚索一无所知,现在又冒出一个不知深浅的高手。

  ?√最新章t节上)。酷匠:√网q

  哈哈...,亚索一笑,端起酒坛,一口狂饮,过后,又望着刚刚爬上来的月亮,又如何,就算他们在厉害,我也要取得那珠“月莲”,因为他们是我需要守护的人,又是一口烈酒下肚,酒虽烈,但亚索一点醉意都没有,唤来小二算了账,亚索也发现自己的银子正好,只是从雪剑派出来后所带的银两全无,真不知道以后喝酒去哪找酒喝,亚索一脸笑意,起身准备要走,不料被小二拦住。

  客官天都黑了,你打算去哪?

  亚索转脸看着小二,道:去小月峰,怎么了!

  小二笑了两下,呵呵..,客官听我一句,你喝了酒,今夜就在小店将就一晚,明日再去也不迟。

  亚索对着小二一个笑脸,道:我没事干,去小月峰转转。

  小二说道:我看你拿着剑,就知道你是剑客,许多剑客白天上峰都不行,何况又是晚上,你这不是找....,小二怕说漏了嘴,便没往下面说去,毕竟亚索那把剑很危险。

  亚索点了一下头“嗯”,谢谢小二的好意,我是名剑客,我有我该做的事,再见,说完亚索向远处一片黑暗走去。

  小二望着亚索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剑客都是不怕死的种,唉,又摇了摇脑袋。

  亚索一刻都不想停留,他心中只有一个念想,早日拿到“月莲”,早日治好“雯儿”的眼睛。

  一路上,树木横生,随处风草声,草中有蚊虫之声,一兮兮月光透出亚索一些影子,亚索望着前方一片片黑暗,心中有点凉意,只是少了身后的追杀声,亚索有点不自在,就是这种自在,透出一点静,静的似乎太静了,亚索的心再一次进入戒备状态,眼看前方,耳却听八方,脚步中显出一丝镇定,随着离酒店越来越远,渐渐的已经看不清酒店的灯火,有的只是亚索身后无尽的黑暗,亚索的直觉告诉他“小月峰”就在眼前,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远在天边,只是亚索不敢判断,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毕竟他人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亚索停下脚步,他在想,如果就这样直接闯上峰中,也许见不了“月莲”,自己可能与那守峰人大战一场,会一无所获,即然他们说这守峰人很厉害,必先探个究竟,到底是真是假,只有先探一探,去探的话便不能从正门进,亚索不知道正门在哪里,只是他感觉到了一种纯洁灵气,这种灵气若和“魔林”中的灵气相比,一个是净,一个是浊。亚索走的路不是很宽,周边的小路还是可以看的清的,亚索选择了一条小路,直径上去,只感觉这小路,越走越高,亚索嘴角一笑,看来确定没错,这就是小月峰,亚索越走越快,到了一处草丛边,亚索看看自己的酒壶,心一想,壶中刚刚装满了酒,不如坐下来休息一下,喝口小酒,呵呵..,亚索一笑,把剑靠在背下,躺在草丛中乐呵呵的酒喝起酒来。

  把酒望明月,

  心中寂寞忘。

  把酒对星空,

  心中孤独去。

  亚索喝了一口酒,笑道:哈哈哈,好一首诗,接着又喝了一口。

  亚索松了一口气想要闭上眼睛睡上一会,刚闭上眼睛,周围传来一阵声音,声音很好听,就像自己的笛声,可惜不是笛子吹出来的,亚索见过这种乐器,虽然只是曾在原来的世界,但也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便是“琴”,亚索睁开眼睛寻着琴走去,只不过这琴声不在小路的方向,亚索只能穿过树林,草丛,随着琴声的越来越近,亚索放慢了脚步,远远的望去有一座小阁楼,阁楼不大,看似只能容下一人,亚索只看见阁楼的二层窗前,灯光中透出一个人的影子,影子在弹着琴,亚索想继续往前走走,不料看见这阁楼下竟用铁链拴着一头猛兽,猛兽双眼在黑夜中发出阵阵红光,虽然看不清其他地方,但亚索也能确定这一人,一兽可能就是他们,亚索嘴角漏出一丝微笑,即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在什么地方,我也不必去打扰他们,毕竟这琴声确实好听,有种让人清凉,安神的感觉,亚索随便找了地方,躺下身来,静静的听着琴声,闭眼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