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没事吧,亚索跑到杨在天身边说。

  没想到老夫的女儿有晚辈这样的高手朋友,哈哈,杨在天摸了摸胡子笑了两声,又问亚索:家师是?

  亚索说道:回前辈,在下没有师傅。

  那你这身剑法是自己所创?杨在天又问。

  回前辈,在下的剑术乃祖传,可惜家父已不在人世,不能与前辈切磋剑法了。

  杨在天“嗯”了一声说,多亏晚辈相救,我杨在天谢过了,又咳嗽的两声。

  前辈言重了,灵儿是我的朋友,您便是亚索的朋友,朋友之间是不言谢的,亚索说道。

  晚辈大义凛然,老夫深是佩服,杨在天说。

  亚索微微一笑道:前辈高夸亚索了。

  这时杨灵灵扶杨在天起身,见杨在天身上虽没外伤,只是连站也站不稳,就知道是受了内伤,亚索急忙上前扶住,又对杨灵灵说:我来背着前辈吧。

  谁又能知道一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一套令人咋舌诡异剑法,令杨在天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杨在天心知肚明,亚索的剑术整个剑之大陆根本不存在。

  一个游历过七国的杨在天,见过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剑术,而亚索的剑术是七国中无法解释的,而杨在天也知道做人要有良心,毕竟亚索救了自己一命,自己要替亚索保守秘密。

  回到雪剑堂中,杨灵灵把自己的父亲安排好以后,揪着亚索的衣服便

出了雪剑堂。    

  杨灵灵说道:亚索你骗我。  

  d看◇_正版#V章节上`{酷》…匠-P网……

  亚索挠了挠脑袋说:我怎么骗你了。

  你不是不会笑吗,我怎么看见你杀人时有说有笑的,见了我就一点笑意也没有,杨灵灵理直气壮的“哼”了一声说道。

  亚索走了两步说道:灵儿你真想知道。

  杨灵灵说:你说。

  亚索摘下背后的笛子看着说:那是因为,自从我练剑时起,我最亲的人从没有对我有过笑容,所以在每次面对自己的敌人时,我都会把自己心中苦用笑发泄出来,这也是我为什么宁愿把笑给了敌人,也不给我最亲的人。

  杨灵灵走到亚索身边并握着他的手说:我是你最亲的人吗!

  嗯,亚索说道。

  能告诉我你心中的苦吗,杨灵灵亲切的说道。

  亚索望了望夜空中的月亮,又看看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一咬牙,心中伤又重现人间。

  亚索说道:因为我亲手杀了我的哥哥,说完亚索一拳打在了墙壁上,血染红了墙壁,并顺着墙壁流了下来。

  杨灵灵见状吓了一跳,在自己的衣角扯下点布料说:痛吗,又轻轻的给亚索包扎了起来。

  杨灵灵也没问后面的事情,只见亚索坐在一旁吹起了笛子,笛声响起,亚索望着月亮,眼睛中流出一滴眼泪,亚索他哭了,一个大男人哭,面对亲手弑亲之痛,亚索终于支撑不住了,眼泪不多,只有一滴,而这一滴眼泪却一直没有流去,好像永远定格了一样。

  杨灵灵听着笛声,她终于知道了亚索为什么吹笛子,也只有在他痛苦的时候,杨灵灵心中生出了怜悯之心,她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安慰亚索,她静静的坐在亚索身边,在亚索的右脸颊轻轻的“吻”了一下,也许她想这样能让亚索心里好点。

  亚索的笛声停了,夜里吹来阵阵微风,杨灵灵握着亚索的手,头靠在亚索的肩上说道:亚索你听着,不管你以前或者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说完杨灵灵便离开了。

  那一吻,解开了亚索的心扉,解开了亚索心中过不去的心结,亚索也清楚了自己在杨灵灵心中的位置。

  亚索手提酒壶,饮下一口后,手中便多了一把剑。

      烈酒下肚如刀割,

      月光之下剑啸声。

      心中之痛红颜知,

      仗剑为她走天涯。

  (体现一下亚索当时的心情,一首烂诗,大家勿喷,谢谢。)

  第二天,清晨。

  杨在天站在雪剑堂上,看着堂下的弟子,身边是亚索和杨灵灵,向他们宣布了“何为笑”是血剑派的人,众人一听,纷纷喊道:铲除邪派,铲除邪派。随后燕东明被恢复了大弟子的身份。也宣布了亚索的身份,只告诉亚索是位剑术高手以外,别的什么也没说。

  杨在天还在堂上摆下酒坛,只见上面还上着香,只听杨在天对众弟子说道:亚索一人之力大战二十余名血滴子,而且还救了你们师傅一命,可谓英雄出少年啊,今日老夫要与亚索结为兄弟,徒弟们你们看如何啊。只见众人喊道:结为兄弟,结为兄弟。

  杨在天大叫一声,“好”,又激动的咳嗽了两声,杨灵灵走到杨在天身边说:爹,您身上还有伤,慢点说。

  呵呵,杨在天摸了摸胡子笑了笑,又对亚索说:亚索你觉得如何呢。

  亚索双手持剑说道:您是前辈,我是晚辈,亚索高攀不起啊。

  哈哈哈,杨在天笑了两声说道:兄弟是不分长幼的,再说亚索兄弟侠肝义胆,为人拔刀相助,这些足可以与老夫称兄道弟了。

  亚索在想,如果拒绝,面对台下众人,杨在天不是丟了脸面,自己初来这异世,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

  亚索想好了便说道:前辈如此看得起亚索,亚索只能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双跪,面对着酒坛,坛上放着好像是祖师爷。听杨在天说了才知道,坛上之人便是“屠一剑”。

  祖师爷屠一剑在天之灵,今杨在天与亚索结为异姓兄弟,日月可鉴,二人同时说道:不求同年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日死,随后便喝酒上香。

  杨在天喝完酒说道:亚索兄弟,你以后不必在叫我前辈,叫我杨大哥即可,我就叫你,亚索兄弟。

  亚索双手握剑说道:是,杨大哥。

  杨在天哈哈大笑道,今日要与亚索兄弟不醉不归啊,不料刚说完,杨在天便连续咳嗽了四五下,只至咳出了血。

  杨灵灵用眼睛瞪了一下亚索,亚索便懂了意思。

  亚索说道:杨大哥,喝酒伤身,何况,杨大哥有伤在身,等杨大哥伤好了,兄弟陪大哥喝个三天三夜如何。

  呵呵,杨在天笑了两声说道:看来今天确实喝不了酒了,只能等伤好了与亚索兄弟喝了。

  说完,杨灵灵把杨在天扶进了堂中休息,杨灵灵握着自己父亲的手说:爹,您就好好养伤,亚索是我朋友,他跑不了的。

  杨在天躺在床上对杨灵灵说:女儿啊,爹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我亚索兄弟吧。

  杨灵灵红着脸颊说,爹,你说什么呢。

  杨在天早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亚索,也知道亚索为人侠肝义胆,结为兄弟,日后如果大弟子无力撑起雪剑派,便可以委托给亚索,可能会在亚索手中发扬光大。

  不料杨在天的猜想在以后成了现实,亚索不仅使雪剑派发扬光大,自己的御风剑术也渐渐融合了雪剑术,为以后五国“剑圣之争”设下了铺垫。(这都是后话)。

  而刚刚出现不久的血剑派血滴子,何为笑的却只是血滴子中的冰山一角,而面对亚索的却是身后无穷无尽的杀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