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清楚了吗,亚索。杨灵灵望了望远处的雪剑山,然后轻轻的在地上拔了一朵野花,在鼻前闻了闻对亚索说 。

  亚索点了一下头,杨灵灵静静的坐在亚索身旁,把野花凑到亚索鼻前说道:香吗,送给你了。

  亚索手中拿着花说:那二百年了,就没人闯过雪城禁地。

  杨灵灵笑了笑望着亚索的脸颊说:不是没人闯,是没人知道剑塔中到底有什么,在说,有那么多高手镇守,很难有人进去的。

  亚索闻了闻野花,又看了看远处雪剑山顶幽暗的剑塔,可能自己心中的不安,就在这雪城禁地之中。

  杨灵灵看了看亚索,亚索一动不动的看着不知什么东西,便用手在亚索眼前晃了晃说:看什么呢,这么好看。

  亚索反应过来说:没看什么,雪剑山真的很美。

  杨灵灵看了看远处的山,又看看亚索,咬了咬嘴皮,双手轻轻的握住了亚索的右手,又调皮的甩了两下。

  亚索把剑换到了左手,看着杨灵灵说:怎么了!只见二人双眼对视,杨灵灵讲了一句:山有我美吗。

  亚索老脸一红,不知如何去接,刚才只是一句随便的话,这么就成这样,亚索很尴尬。看了看手中的花,便递到杨灵灵的面前说:灵儿你最美了。

  杨灵灵一听,脸红成了一团,不知去笑去哭。

  太阳缓缓落了下去,他们走了,一切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幽静的深山。

  傍晚,雪剑山树林中。

  杨灵灵觉得没意思,非让亚索陪她去练剑,二人边练边说,便来到了这雪剑山林中。雪剑山与剑派相隔不远,所以来的很快。

  大晚上来这种地方练剑,也只有杨灵灵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想得到,亚索心中叹了一口气,看着正在练剑的杨灵灵,又看看自己的剑,又想到:自己的剑也该练练了。

  亚索拔剑练起了御风剑术,在月光下,亚索的剑是那轻灵和飘逸,在一旁的杨灵灵便停了下来,静静的坐在一边看起了亚索。亚索停了下来,吸了一口气,收剑!走到杨灵灵身前说:你怎么不练了。

  看你练啊,没想你练起剑来,有点大侠的风范嘛,杨灵灵说道。

  什么是大侠,亚索问。

  杨灵灵很无语,她想,这个笨蛋亚索还真是从外面来的,什么也不懂。

  大侠嘛,就是武功高强,侠肝义胆,为人拔刀相助的人,杨灵灵说道。

  亚索点了一头,装做懂得样子,又看了看天说:灵儿走吧,天色很晚了,你爹会担心你的。

  是我爹我呀,还是亚索你担心我呀,如果是你担心我,我就回去,杨灵灵坐在石头上说道。

  嘘!!!

  嘘什么,杨灵灵好奇的看着亚索。

  再往前走是什么地方,亚索问杨灵灵。

  再往前走是雪剑山,怎么了,杨灵灵说道。

  有人,很多人,亚索说道。

  什么,杨灵灵小声的转过了身,看向了后面的树林。

  人确实很多,身穿一身黑衣,在月光下像夜里疾跑的群狼,露着锋利的牙齿,可那不是牙齿,而是一把把悬在手中的利剑,而群狼足有二十头有余。

  雪剑山是雪城禁地,黑衣人去哪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那本禁忌剑术。二人想明白便跟了上去。

  雪城禁地内。

  剑塔不高,有十米有余,塔上刻着各种各样的剑,而塔内格外安静,只有几个窗口闪着红色的灯光。

  二人一直跟着黑衣人来到了剑塔之外,二人藏在草丛中看着。

  只见黑衣人中出来一个领头,拔剑便往塔内冲,不料还没冲到门前,塔里走出四五个蒙面人,手中也各握剑刃,只见四五个蒙面人中走出一人说:何人敢闯雪城禁地,活的不耐烦了吧。

  你们是?领头的黑衣人说道。

  我们当然是镇守禁地的高手,识相的快点离开,带头的蒙面人说。

  黑衣人狂笑一声说:你们可听说过好虎架不过群狼,再说我这些人可比狼要厉害。

  黑衣人没说废话,指了指前面的人,便峰拥而上,把五个所谓的高手围了起来,五人的剑术确实高超,黑衣人虽多,却没一个能近得了身的,双方你来我往,五人剑术虽然高超,奇怪的是却未伤黑衣人一人,五人只能自保。

  只听那领头的喊了一声。

  摆阵。

  黑衣人手中的剑都悬在了空中,黑衣人在地上打坐,控制着空中的剑,二十多黑衣人就有二十多把剑,二十多把剑中有把主剑,应该是那领头的剑。

  只见主剑控制着剩余的剑一起刺向了五人,五人围成一团招架着飞来的剑刃,时间不长,五人虽没有受伤,却也是疲惫不堪。

  只见那二十多把剑统统飞向主剑,与主剑合为一体,变成一把巨剑并刺向五人,五人尽力招架,不料五人的剑尽断,巨剑划过五人,除带头的蒙面人躲过一劫外,其余四人被巨剑生生砍成两半,惨不忍睹。

  巨剑分成小剑,落入黑衣人手中。

  说,雪剑派禁忌剑术在什么地方,带头的黑衣人用剑指着那蒙面人说。

  蒙面人笑了笑说:你说我迟早要死在你的手中,能先让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吗,知道了我在告诉你们也不迟,是不是。

  只见领头的黑衣人哈哈笑了两声说:告诉你也可以。说着便把脸上的围巾摘了下来说:我们血剑派直属,听说过“血滴子”吗,我们便是血滴子的人。

  你叫何为笑吧,蒙面人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黑衣人紧张的说道。

  因为我是你师傅啊,我的好徒儿啊,说着便把脸上的围巾也巾了下来。

  杨在天!黑衣人喊到。

  何为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面前竟是杨在天。

  我早就怀疑你,一个小小的看门弟子,怎么可能在学了两月之后,能打败我的首席大弟子,在我仔细观察中,你使用的剑术有一半根本不是我雪剑派的剑术,而是诡异的邪派剑术,所以今天利用每年一次的祭祖大会,引蛇出洞,让你知道了雪城禁地,不料你今夜真的闯了进来,杨在天说道。

  哈哈,何为笑说:又怎样,今晚你死了,我拿了禁忌剑术,在夺了你的掌门之位,随后再慢慢的让血剑派吞掉雪剑派。

  老不死的告诉我禁忌剑术在什么地方,何为笑说道。

  杨在天咳嗽了两下说:根本没什么禁忌剑术,哈哈哈,你上当了,说完便笑了起来。

  何为笑嘴角一扬,露出了奸邪的笑,说道:那我就先杀了你。

  何为笑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并刺向杨在天。

  砰!!!!

  剑很快,但没有刺到杨在天,而是刺在另一把剑上,砰的一声刺出一片火花。那把剑不长也不短,剑柄刻着一只龙眼,剑鞘上刻着龙身,再往上便是龙头,那人只是微微出了半截剑身,便硬生生挡住了何为笑的利剑。

  何为笑仔细一看,只见那人喝了一口酒说:还认识我不。

  另一边,杨灵灵冲到杨在天身旁并扶了起来,说道:爹,没事吧。

  杨在天咳嗽了一下问杨灵灵:这位少年是。

  是我的朋友,亚索啊,您认识的,杨灵灵说道。(大家想的没错,就是亚索)

  何为笑先收回了剑说,怎么不认识,亚索嘛,看来你还是懂剑的,我让那两个笨蛋去试探会不会剑法,没想到你房中根本没人。

  亚索呵呵一笑说道,那是因为你的手下全是笨蛋。

  何为笑哈哈大笑一声说道:昨天晚上只不过想试试你是什么人,今天晚上你却来多管闲事,真是不自量力。

  亚索对杨灵灵说:灵儿,扶着他老人家往后走走,让我来收拾这个畜生。

  亚索喝了口酒又扔了酒壶,说道:我怕你不自量力。

  何为笑往后一退,身后的黑衣人蜂蛹而上,何为笑露出了奸笑,心里说道:看你还不死。

  亚索一点也不着急,慢慢的坐在了地上,黑衣人众人便嘲讽了起来,说什么:这家伙居然在等死。

  只听见亚索说了一句:我真的不想拔剑,亚索嘴角微微一笑,右手中的剑便出了鞘,顿时地面起风,风卷着地上的石头飞了满天。

  黑衣人不明白情况,一个一个往风中冲,他们刚进去还没看见亚索,便被亚索一剑封了喉,只见亚索在黑衣人群自由穿梭,剑刃上那幽白的剑气,流淌在黑衣人的每一个的身上,剑气所过之处,便有一人倒下,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黑衣人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身上便多了几处血孔,随后便倒地身亡。

  何为笑见情况不对,便令剩余的黑衣人摆阵,何为笑仔细一点,二十个人,一战只剩下十个人,何为笑望着远出不见影亚索,心中生出了忌惮。

  只见十把剑悬于空中,剑中流露这血红色的剑气,像是在滴血一样,场景甚是恐怖,十把剑一听指令一下,纷纷像出了弦的箭,刺向了亚索。

  只听亚索说道:风之壁障(出),亚索一挥剑,地面裂开了一条缝,缝中流出巨大风,形成一道无形的墙壁。

  剑很快,不过没刺到亚索,到了风墙面前,砰的一声,剑掉在了地上,黑衣人收剑,以很快的速度刺向了亚索。

  他们的速度很快,如风一般便刺到了亚索面前,只见刺了个空气,亚索在他们面前消失了,黑衣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到何为笑喊了一声:

  一群笨蛋,身后。

  他们才反应过来,反身刺出剑刃,不料亚索面对十把快如疾风之剑,并没有招架之意,只听亚索叫了声“哈”,不知什么时候出的剑,在他前面的十把剑竟只剩半截在手。黑衣人一看地面,多了十把断剑。

  亚索说道:如果刚才我手下不留情,你们根本没有再出剑的机会,走吧。

  W最M,新%章节上酷=2匠-网

  只见那十名黑衣人扔了手中的断剑,便急匆匆的往外跑。

  为笑兄,见凉了,我不小心失手杀了你的手下,亚索说道。

  何为笑看着亚索笑了两声说道:哈哈,亚索,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不是普通人,你我还会相见,我记住你了,你叫亚索。说完消失在了黑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