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雪城东街。

  亚索刚醒,杨灵灵送来套衣服让亚索换,急匆匆的把亚索拉到了东街逛街。

  东街,街道很长,两边除了各种剑阁外,就剩下酒楼和小贩们,人来人往,一直到了东城门,这条街才算完。

  东街,二人走在街上,杨灵灵想着昨晚让亚索答应自己的事,脸颊渐渐变红,看了看亚索,亚索却一脸笑意都没有,完全一个冷血的人。

  杨灵灵啫啫嘴看着亚索新换的衣服说道:亚索没想到你换了身衣服便变了个人,这是我爹年轻时我娘为他做的,可我爹还没来的及穿,我娘她便....

  杨灵灵说道这里,眼中泛起了泪光。亚索看了看杨灵灵不知如何安慰,又看看杨灵灵的左手,她的手很小,手腕上带着银色的手链,亚索鼓起勇气,轻轻的握上了她手便说,灵儿:有我呢。

  亚索在握上她的手的瞬间,心跳加速,毕竟他的右手一直是握着一把剑,第一次握女孩的手,亚索没想到自己一代剑豪也会脸红。亚索看看杨灵灵说,其实我的爹娘从小死的早,我是我哥一手养大的。

  杨灵灵一听,心中的伤便好了些,擦了擦眼泪,两个小手摇了摇亚索的胳膊说道:不好意思啊,亚索,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没事的,只要灵儿开心就好,亚索说道。

  杨灵灵翻了两下白眼说,可我开心你确没有开心过。

  我!一直很开心啊,我亚索遇见灵儿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亚索说道。

  你骗人!你说你开心,你除非笑给我看,杨灵灵理直气壮的说。

  亚索从没有笑过,因为经历了许多事,唯一的笑亚索记得是自己师傅收自己为徒那一次,自己对师傅的那一次笑,从那天以后,师傅严格训练,就没有见师傅对自己笑过,这一过过了十八年,亚索就在也没有笑过,似乎忘记了什么是笑。

  亚索点了一下头,面对着杨灵灵很勉强的看似笑又没笑的笑脸,杨灵灵看着亚索那很勉强的样子,突然破口大笑。

  好了,好了,看来你确实不会笑,倒是把我逗笑了,杨灵灵说道。

  二人经过一个路滩,是个面馆,杨灵灵第一个拉着亚索跑了过去,边跑还边说,这是雪城最好吃的面,二人找了个位置便做了下来,小二很热情,给二人倒了碗茶,小二又说了句:二位稍等,面很快就好。

  来这里吃面的人很多,有平常老百姓,有雪剑国士兵,还有的就是路经这里的剑客,亚索端起茶,望着远处走来的三人。

  见三人身穿灰色衣服,一脸灰尘,手中还拿着剑,看似很着急的样子,来到路滩面馆,先是擦擦脸上的汗,又大口喝了碗茶,随后又吩咐小二来三碗面。

  亚索与她的面也好了,亚索并没有像杨灵灵一样很快的吃了起来,而是注意着离自己不远的三名剑客,亚索离他们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说个话,亚索还是能听见的。

  只听其中一名剑客说:听说今天是雪剑国一年一次的祭祖大会,国王和雪剑派掌门杨在天会去参加,杨在天可是个大人物啊,不行今天得见,另一个人又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每年都要祭祖吗。另一个人又问为啥,你知道啊。

  只听那人声音越来越小,亚索便不再去听,望了望杨灵灵,她的面居然快吃完了,再看看自己的,好像还没有吃。

  杨灵灵很快吃完了,又用舌头㖭了㖭嘴,看着正在大口大口吃面的亚索说:亚索,好吃吗,不过你怎么还没我一个女孩家吃的快啊。

  亚索一听,一脸尴尬,只好说:正因为好吃,所以才得慢慢吃,灵儿你说我说的对吧。

  杨灵灵明知道亚索又在骗自己,又装的笑笑说:赶紧吃你的吧。

  东街,一队人马经过面馆,先是两行持剑的士兵经过,接着中间走出一个十几人抬着的大花轿,后面还大堆穿着盔甲的士兵。

  周围的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为这队人马让出了一条道,又向那花轿行了跪拜之礼,亚索见杨灵灵也跪了下来,亚索也跟着跪了下来,”吾王万岁万万岁“”!听周围人一喊才知道,花轿里坐的竟是雪剑国国王。

  亚索从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场面,也是第一见所谓的一国之主,队伍走完后,周围的人才站了起来,亚索问杨灵灵说:灵儿,国王这是要去哪呢。

  杨灵灵说道:这是要去雪剑山去参加每年一次的祭祖大会,说着说着便拉着亚索往雪剑山走,亚索没有问,转眼间到雪剑山脚下,来参加祭祖大会人不多。

  除了国王和杨在天,就只剩下一些士兵和雪剑派门徒,祭祖仪式非常庄严,祭台上放一只猪头面前后面神圣的雪剑山,然后由国王上香,杨在天再上香,随后便是雪剑派门徒上香,第一个上香的竟是“何为笑”!

  亚索都看在眼中,上香结束了,众人对着雪剑山饮下一碗酒,把碗碎了一地,只贝国王站在祭台上讲:每年的祭祖大会,都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忘记几百年前的伤痛啊.........。

  国王说了很多,但也没杨灵灵为亚索讲的多,二人坐在树下,一人讲,一人听。

  随着剑之大陆的出现,雪剑国建立了,雪剑国国王非常崇敬剑,便让一人出使其他国家观察剑术,那少年也是年轻有为,一走走了两三年,游历了整个剑之大陆。

  三年后少年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一套剑法下来,让国王甚是高兴,便令少年成立雪剑派,整个国家为剑而疯狂,国王练剑,举国便练起了剑,时间不长,雪剑国刚成立便成了剑之大陆七国中的一霸。

  七国剑术比武,少年立创的雪剑术,力斩六派之高手,一举拿下剑圣的称号,雪剑国举国欢庆。

  六派非常怀疑,仅仅三年新崛起的剑派竟一战成名,它剑术真的是自己所创?

  不料六派高手的怀疑并没有错,少年名叫屠一剑,他为人忠义,又是爱之人,所以国王才看中了他,让他游历剑之大陆,学会剑术,创立属于自己国家的剑术,不料少年在路经“双月山”时。

  被山中莫名其妙的声音所吸引,少年进了一口山洞,只发现洞中“人骨”百具,场面甚是恐怖,少年见墙壁上刻有文字。

  少年便离近观看,不想少年突然拔剑,右刺左刺,练起了剑法,不时剑中紫气流淌,少年一挥剑,石洞内的剑术被毁的一干二净。

  少年战败六派之后,便是雪剑派掌门,便独自一人闭关练剑,只练剑二月有余,那一晚没有月亮,天有点冷。

  少年打开房门,手持一把利剑,头很乱,眼睛中流露这血色,好是恐怖,门徒们见自己的师傅出关,便上前问候,不料少年挥剑就斩,见人就刺,门徒拔剑应战,可谁又知少年剑法之快,一剑必命,从不超第二剑。

  屠一剑真正练成了一剑要人命的剑术,不过只是走火入魔。那一夜,雪剑派过百的门徒被屠一剑杀无一人存活,第二天屠一剑死在雪剑山中,七孔流血而死。

  国王发现之后,在雪剑山修建一座剑塔,把屠一剑压在了下面,被设为雪城禁地,塔外有剑术高手看守,塔内不知有什么,具说是有上古妖兽看守。

  在看守着什么东西,是雪剑国禁忌的剑术,一旦有人闯入禁地,夺走禁忌剑术,后果不堪设想,不怕正派夺走,就怕邪派夺去。

  m酷:匠)Z网Eu永久…$免费/J看(S小k}说U

  亚索算明白了很多,可亚索可不想知道什么禁忌剑术,就怕真正想得到的人,亚索想到了何为笑那种眼神,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可能要有大事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