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剑神后裔传说

  亚索那日无事,走进雪剑堂藏书阁在一个角落,偶尔看见了一本书,名字深深吸引了亚索的目光,只见书上写的“神界传说”,亚索便翻开看一看。

  千年前双月山浩劫,那日双月同天,血月初现,血剑岀生,传说中的魔宗少年用此剑开辟出“血剑”的第一滴灵气,随后血剑噬万物精华,吞生灵之魂魄,幻化出灭世剑魔,剑魔手持血剑化天地生灵如朽木,闯神界如无人之境,神界却无一人可挡。

  而早早闻名神界的剑术天才,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剑魔入境,生灵涂炭,只见少年手持世外之剑,与剑魔大战三天三夜,只见世外之剑划过剑魔,便人头落地,剑魔化为灰尽,血月消失,血剑掉落。少年精疲力尽,看血剑仍然无法停止它吞噬万物能力,少年与无力恢掉此剑,只能用剩下的气灵化为石像,以镇血剑。

  神界众生赶到之时,战斗以结束,只留下那把如废铁般的世外之剑,只见剑刃上刻着独孤二字,众生以此为神,尊少年为剑神,一直供奉至今,让众生迷惑的是,剑神难道没有后代,剑魔虽死,而血剑却未消失,而血剑从见之日,便是剑魔重生之时,那时,何人来拯救苍生。

  被人遗忘的世外之剑化为剑灵,划落山谷,一处人家突现奇光,便有孩童出世,孩童在少年之时,父母双双必命,少年痛不欲生,只能埋葬父母,隐居于山林之中,修炼剑法,在漫长的修炼中,少年记起前世的回忆,原来自己是剑神灵气所化,并记起所有的修灵法则,在修炼剑法之时,可聚剑气并化为灵气,灵气越高,自己的剑术的等级便越高,威力便越强大。

  正剑术等级分为:剑士,剑王,剑君,剑皇,剑宗,剑圣,剑仙,剑神,剑尊。

  各个等级又分,初,中,高,巅峰四级。

  邪剑术也分等级,因修炼剑法不一样,其中等级也有之处不一样。

  剑士,剑王,剑鬼,剑邪,剑宗,剑圣,剑魔,剑尊。

  并分初,中,高,巅峰四级。

  亚索看到这里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剑术也可以有等级,那整个剑之大陆,剑法纵横如星月,又有多少人在修炼,又修炼到什么等级,自己的剑术再高,也只纯粹的剑法,与传说中的修灵练剑,自己却如蝼蚁。

  杨在天看见亚索便走了过来问:亚索兄弟看书呢。

  亚索说道:是的,杨大哥,这本书中所说是真的吗。

  杨在天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

  敢问杨大哥的剑术是什么等级,亚索说道。

  哈哈,杨在天笑道:不怕兄弟笑话,才剑王高级境界。

  那敢问杨大哥,亚索的等级属于什么等级,亚索说道。

  你虽只有纯粹的剑术,却可敌过二十余名修灵剑士巅峰,另外何为笑的剑术也不底于剑王巅峰,而且我看亚索兄弟剑术非同一般,却未修灵,如果修灵,剑术必定在剑王巅峰,杨在天说道 。

  杨在天对亚索说道:如果兄弟修灵,老夫愿助你一臂之力。

  可从何修起,亚索说道。

  亚索兄弟剑术资质深后,不修灵便可战修灵剑士巅峰,可从剑气修起,剑气越高,灵气越多,有了灵气便可提升自己的剑术威力和等级,杨在天说道。

  多谢杨大哥指教,亚索双手握拳说道。

  亚索听了杨在天的一口说词,明白了很多,传说中的剑魔和剑神,如果存在,那自己只是这异界中如蝼蚁般的弱小,一旦浩劫再现,自己该怎么保护身边重要的人,即然来到这异界,便要让所有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提升自己的剑术等级,不做剑神,只做剑尊。

  杨在天也知道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他的精神,体质,剑术,思想,早以超越了剑之大陆的人,如果有人指点一二,前途不可估量,而杨在天便要做指点亚索的人。

  亚索继续翻看这本神界传说。

  少年隐于深山,根据前世的回忆,自己叫独孤,而父母为自己起名为星月,少年便称自己为独孤星月,星月在深山中一待便待了二十年,发现自己的剑术已经突破了剑宗,成为剑圣,为得到更多的灵气修炼自己,星月决定出山,看看山外的世界,不料刚刚下山,碰见一帮匪徒正在抢夺一个村庄的财物,星月所过之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只见星月的面前跑来一女子,女子双目修长,头带一根金钗,一身普通百姓家粉色衣服,虽不能用美人形容,却也不亚于美人,只听口中喊着救命,身后是一群匪徒,只见匪徒十五余名,黑布遮了面容,手中持了沾满血利剑,女子慌张的躲在星月身后说道:公子救命,救命。

  不用怕,有我在,星月说道。

  匪徒看见星月便停了下来,匪徒中出来一个领头的说道:小子,什么人,敢坏爷爷们的好事,报上名来。

  独孤星月,星月报上了名号。

  哈哈,独孤星月,没听说过,老子还是剑神呢,匪徒嘲笑道。

  让你看看什么是剑神,匪徒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

  更D新《K最快上Pd酷D(匠!网{

  星月嘴角一丝冷笑说道: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剑,只见星月的背后突然飞出一把剑,剑从左到右穿梭在匪徒身体间,匪徒还没有看见剑的影子,便倒了一片,死了个精光。

  星月与女子一见钟情,女子居然也是孤儿,二人两情相悦,相濡与沫的生活在这个村庄里,女子以为自己从此找到了依靠,不料祸不单行。可谁知那伙匪徒竟是血剑派中血滴子的人,他们被一剑所杀,每个人的身上只有一道伤口,血滴子门主得知以后,便派了血滴子六大剑宗巅峰高手前来寻仇,不料星月出外打猎,只留女子在家,这六大剑宗高手不见星月,便挷去了女子,星月回来之时只时只见一张纸条,星月一看:若想救你娘子,来血剑国骷髅峰魔塔即可,星月毁掉纸条,御剑而行便来到了这骷髅峰下,只见魔塔竖立于峰顶,在看骷髅峰下尽是骷髅,居说这骷髅峰是骷髅堆积而成 。

  魔塔很高,有七层,远远看去外面天堂,里面竟是地狱,星月刚进第一层,碰见的是一群血滴子剑士巅峰之人,剑士巅峰面对剑圣巅峰的星月,如飞蛾扑火,不自量力,星月剑刃所过之处,一片横尸,血流了一地,随后星月一人独闯魔塔,无人能挡,至止到了第七层,血滴子六大剑宗巅峰高手再现,他们的身后便是自己的娘子,星月一声动怒,手中幻化出一把灵剑,灵剑中剑气外露,剑刃上发奇异的灵光,便朝六人冲了过去,可毕竟这六人不是剑士,也是差一境界突破剑圣的剑宗巅峰,实力不容小视,而星月却是剑圣巅峰,与六战在一起,完全如履平地,六人这时才发现低估星月的实力,六人开始摆阵,只见六人飘在空中离地一丈,手中的剑悬在他们的背后,剑宗巅峰可化灵气为剑,慢慢的从他们的身体中穿出无数道剑刃,剑的颜色如滴血一般,朝星月飞去,而剑圣巅峰可化万物为剑,自己也不例外,随后星月从空气中幻化出无数道剑刃,剑刃碰面,拼的剑光四溅,却谁也没伤了谁。

  只见六人身后的剑融入他们的身体,剑宗巅峰可化自己为剑,聚所有灵气于一剑,显然这是在拼命,六把血光突现的剑悬在空中,剑气流淌,大有无人阻挡之力,在空转了两圈硬生在朝星月刺了过去,速度之快,如风如电,星月手持灵剑,化出一道灵之壁罩,把自己护在了里面,可谁知这六人是拼尽了全力,威力之大,可由这小小壁罩挡的住,只见壁罩破碎,星月的剑也断了,这时手持断剑,临危之时星月聚集的灵气,化为一道无形的剑刃,带着破万物之力划过六剑,六剑化为尘血,永世不得超生。

  星月也受了一点轻伤,不过不严重,星月望着远处的娘子却低头无声,心中惶恐,到了女子身边才知道,他的娘子早已经被杀,星月抱起娘子挥恨落泪,飞在空中,一剑将这塔劈了个两半。

  星月将女子埋葬,星月无法面对失亲之痛,也看透了世间的纷争,化为一把剑消失世间之中。

  而血滴子门主赶到之时,为骷髅峰上的情景大为所惊,六大剑宗巅峰被杀,当今之世,谁有如此实力,除非剑神在世,可剑神只是传说,难道剑神留有后裔,谁也不知道,从此以一人之人,杀掉六大剑宗的星月成为传说。

  亚索盖上这本书,走出了藏书阁,亚索深知自己身在乱世,为了不避免自己最重要的人受伤害,只能踏上漫漫修灵之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