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一看,司徒幻楠也算得上英俊潇洒,可是云珊对他不来电,觉得他和王俪俪一样,白瞎了那一副皮囊,里子却是不怎么厚道!

司徒幻楠美滋滋的走过来解释道“我想去洗手间,没想到遇到你们,正琢磨着要不要打扰你们,还是我等会再来那!呵呵,正巧,你俩都看见我了。哈哈”

“别编了,我入职这家公司的时候,早已经对这里有了一些了解,这里连续三年了都未曾招过男员工,司徒幻楠,你难道不该先和我们介绍一下你的身份么?”王俪俪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那!

云珊听俪俪这么一问,站直了身体,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的真实什么身份啊?俪俪,你真幽默,我叫什么,入职第一天,不是已经自我介绍了么?”

就算是智障儿童,也听得出司徒一句正经话也没有,云珊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王俪俪并没有再逼问他,却是冷眼回眸,对着云珊说道“好好准备你的策划案,如果有精力扯别的,不如用在自己的工作上面,我还有事要忙,拜拜!”说完,也不管旁人的想法,一扭一扭的走了。

没问到自己想知道的,被司徒这么一闹,全都功亏一篑了。自己心里难过的要命,只能生气的朝他脚背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又害怕他报复,赶忙走了。

看着云珊吓得逃窜的样子,司徒居然没有发出来火来。

……

窗外,天气晴朗,这么好的天气,办公室里却压抑却让人一点好心情都没有。

终于熬到了下班的时间,云珊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可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错,刚走到拐弯处,狠狠撞在一个不明物体上。

“啊呦!”什么东西弹性这么好!云珊摸摸头,还好,没撞坏,可是自己却被反弹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撞倒在地上。

哇!太帅,太英俊啊!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美男!原来云珊刚才走得急竟撞在一个男人身上。云珊花痴着望着高自己一头的帅锅,心里面就像养了一只小鹿似的。

“你没事吧?”帅锅开口打破了还沉浸在粉色幻想里的云珊。

“哦!没事!哦不!有事!我……”云珊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C看正kb版AH章节上,酷匠+d网l/

“不知道封总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啊!”司徒也走了过来,虽然脸上含笑,可是语气却像千年寒冰一样冰冷!

司徒居然认识他,封总?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后起之秀,那个年轻有为的WFS集团新总裁?天啊!简直不可置信。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还来了个温暖的投怀之亲,真是前几天在公司受的气,此时都觉得值了。

云珊还在那泛着花痴那,封总见她一脸陶醉样,点头微笑一下,便随着后面的陪同人员,简直往经理室走去。

司徒站在原地,却被人当了空气,气的牙痒痒,看着云珊那副让他倒胃口的脸庞,真心想扁她一顿。可是一回头,却看见王俪俪跟在封总身后,也一起进了经理室。

看来,王俪俪是封总的人,怪不得那个见到女人就会忘了老娘的老经理,第一天会吃叶云珊的豆腐,而不是王俪俪的。

司徒没有和云珊她们一起离开公司,而是趁人不注意,跑到天台上。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封总开车离开,随即便是王俪俪和经理坐在另外一辆车里,随封总而去。

好戏快要上演了,司徒幻楠冷笑着看着楼底这一幕。

镇海大酒店,内室格外富丽堂皇,海鲜的鲜香气味飘荡在大厅里面,封总的车一到,立马站在大门外侯着的十个小斯齐刷刷的弓腰迎接,这场面,简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小国家的总统到访那,干净整洁的红地毯一铺至里,室内更是几十名员工着装相应规格的工服,不论男女,都是姿色,身材一流的。看样子,这么训练有素,不问也知道,这个老板够狠够腹黑。

封总径直走上楼上一间包房,经理这才命令领班带员工各自散去。这间酒楼其实是前不久被封琪以个人资产并购的,可是管理这间酒楼的却是他的四夫人,名叫严冬。

说起封琪,二十岁便考取了FBI,商嗅灵敏,杀伐决断,散打曾荣获市级魁首,单身大boss,只可惜明正言顺的夫人没有,却暗藏了四大美女,唤阳春,盛夏,申秋和严冬,她们各司其职,分别统治着青之爱美容会所,五星级的利德顿宾馆,入夜ktv和这间镇海酒楼。这四位美女均是海归高材生,身材火辣,能歌善舞的,最主要的是四位佳丽可是和谐得跟亲姐妹似的,没事还在一起逛街,打牌,美容,旅游。

封琪刚走到包房门口,便听见四位夫人在里面叽叽咕咕的,看来又是一场难忘的欢迎会了。封琪有些无奈的摇着头。

当侍女推开包房的两扇金漆大门,映入脸帘的竟是带着各种恐怖面具,穿得极其怪异服装的夫人们,还没有等封琪适应这个场景那,他的大夫人阳春便拿出准备好的猴王面具给他套上了,活泼爽朗的盛夏,从椅子上也端起来一个猴王发箍,只是这个发箍不是银子金子制成的,而是用生菜和油麦菜扎成了一个圆圈,上面还绑上了两根大葱。

四位夫人见状,都笑的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封琪就算想发火,也着实舍不得打破这么欢乐的氛围。

四位夫人着实属三夫人申秋沉稳些,她也是最年长的,芳龄二八。最小的就是严冬,只有二十。虽然她们年龄差距很大,但是从未见过她们争吵,红脸。女人们修炼到如此境界,共事一夫还不登记不领证的,着实少有,与其夸她们有内涵有修养,不如说封琪手段厉害。

很快,老经理和王俪俪的车架也到了楼下,正好在大厅里碰见酒楼的经理李渝中,便上前打招呼,可是李渝中似乎并不待见他,很冷漠的招来侍女,领他二位上楼,便去忙自己的事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笑过一下。老经理朝他一记白眼,不忘嘴里骂叨着几句。

王俪俪才不愿多管闲事那,乖乖的跟在后面,直到进了包房,看到封琪怀里搂着一个带着一个白兔面具的女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新闻上从来没有播放过他的婚讯,他难道隐婚了么?还是她只是他的一个女人而已。王俪俪有些失态的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盯着封琪怀中的小女人,她还以为自己为了完成他交代的事,不惜忍辱负重,会得来他的另眼相看,现在看来,他身边早就有了别人。

……

“别楞着了,王小姐,请入座吧!”严冬伸出一只葱白玉手正了一下白兔面具,慵懒得从封琪怀中直起身子说道。

封琪也点头示意她入座。

这是一桌海鲜宴,是封琪最喜欢的吃食。也是因为海鲜,他才遇到了这个二十岁的小娘子。每个月只要不忙,他都会抽出大半时间来到她的住处过夜。

所有人吃的都很开心,只有王俪俪,即便敷着上等的脂粉,也遮盖不住她此时因妒而苍白的脸。

“封总,我敬你一杯,没有你,我进不了WFS公司,也许还在咖啡厅里靠着窗户听歌那。”王俪俪这是在邀功么还是想封琪卖她多大个人情那,这哪里是感激的话,听着就像是在宣告自己的委屈似的。

果然,封琪有些不高兴,眉头微皱低头不语,一时间,包房静寂得连心跳声都可以听见。

“封总一会儿要开车,还有一些重要的事要做,不能饮酒,王小姐如果不介意,这杯,就让盛夏待劳吧!”说话的是头带白鸽面具的女子,听声音委婉动听,就是不见真面目,只听声音都是一种享受了。

王俪俪看着她一饮而尽,而封琪却无动于衷,心里就像千年寒冰似的凉彻至极。这般不给面子,她已经很明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还是盛夏小姐酒量好,俪俪佩服。”

“俪俪小姐,酒量也不错啊,我可听我们琪哥哥说俪俪小姐千杯不倒那!”

他居然和另外一个女人这么形容我!那次在酒吧,纯属意外,只是不希望那些个无赖流氓伤了他,可是那天,她喝得胃出血,还是调酒师帮她叫的救护车那。他怎会知道,自己十三岁就爱上他了,她是他邻家的小妹妹,难道只隔十五年,他都忘了么?俪俪没在说什么,只是起身道了一声身体不舒服,便离席而去。

此夜,封琪留宿严冬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