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文案!你就是这样工作的么?滚出去!三天之内,你要是不能上交一份合格的文案,你就捧着你的烂花杂草滚出公司!!!”说着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夹,气哄哄的朝着云珊撇去。

经理室外,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屋里发生的一切。云珊屈膝拾起一张张散落在地的纸张,这些可都是她两天不眠不休斟酌出来的。这个经理却连读都没读,就扫了一眼,便将她的努力和认真付诸东流。

“哼!”一个身穿一字抹肩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手捧着化妆镜,不屑的看着蹲在地上的云珊。

……

一个月前!叶云珊大学毕业,正巧WFS公司招文员,她经导员介绍,便来到这里实习。同批进公司的还有一男一女。其中一个便是这个红衣女子王俪俪。为了迎接新职员,公司部门特别在KTV举办了迎新party。

当时酒杯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席间大家都喝了很多,经理借着酒劲,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珊,还不停的劝酒,云珊哪里是他的对手,几杯下去,整个人已经晕乎乎的了。

了解经理的老同事三个两个的离开了包房。一时间包房里只剩下经理和这三位新人。

经理一屁股坐在云珊身边,红彤彤的鸡皮脸喜咪咪的凑了过来,身子也贴了上来,云珊起身正要躲远点,不料被一只癞蛤蟆手按住了大腿,一个踉跄,差点坐到经理腿上。看着那张似乎要亲过来的鸡皮脸,云珊使出全力,推在“癞蛤蟆”胸口上,撞洒了酒杯。

身为上司受到这样的不待见,李坤岂能善罢甘休,但是碍于面子,只是黑着脸离开了包房。

坐在角落里的王俪俪,看着这一切,邪恶的一笑,抓起身旁的外搭,一副奸人得逞的样子悻悻离去。

那个一起入职的男同事,名叫司徒幻楠,从大家借机离开包房的时候,他就不停的嗨歌。对刚才的一幕装作没看到,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

上司丢了脸面,自然会刁难云珊,这点云珊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让她忍受不了的事却是,王俪俪利用姿色抢夺她的功劳。

WFS公司是一家上市集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部门,当年总裁封大茂原是一个小商人,因为常年倒卖服装,便结实了很多成功人士。一个机遇,让封大茂成就了这间小公司,说白了,就是个设计室。几年的艰辛奋斗,封大茂很快就把事业搞得有声有色。WFS也扩展成了集团,只因WFS公司是他的第一步,经理又是李坤,即使现在公司业绩不死不活的,集团还是照旧拨款维持日常开销。

……王俪俪整日里端着化妆镜,除了擦胭抹粉就是用镜子偷窥别人,这一日,臭美完又进了经理室。王俪俪嘴很会说话,常常哄得经理咯咯直乐。自然有什么好事,都紧着王俪俪一人。

云珊心里清楚,可是自己不是那种阿谀奉承的人,何况李坤对她还图谋不轨,此时除了心里叹气又能如何,她只是想好好工作,别给导员脸上抹黑。

每次心情不好只要看着办公桌上那盆玫瑰花,都会好受很多!

这支玫瑰花,是她前不久,在路边遇见的,当时花蕊间有层青色的光晕,不停的闪动着。云珊一时好奇,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这时,一辆翻斗大卡车从她面前呼啸而过,云珊的裙摆都被风掀了起来!如果不是这株玫瑰,那天云珊有可能就被这辆卡车撞离了人世。这株玫瑰花就像是云珊的守护神,所以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上这盆花,这也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

经理室的门吱呀一声的开了,王俪俪春风得的走了出来,还不时的用手在脸庞扇扇风。一双丹凤眼冷冰冰的扫了一眼云珊,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云珊才不喜搭理她那。

随后经理也走了出来,脸颊处还有些唇红印,看着经理人摸狗样的,云珊就忍不住想笑出来。

“叶云珊,以后你的文案先交给俪俪,由她审视合格后,再上交给我。”经理提到俪俪的名字,还不忘一脸赖皮似的笑着,也不知道谁在讨好谁!

什么?凭什么我的劳动成果偏偏要先过王俪俪的眼,旁人也就罢了,她除了卖弄风骚,还会什么?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云珊气鼓鼓的小脸早已经涨红,双手因为愤恨紧握拳头,指甲都要扣进了肉里了。

坐在一旁的司徒幻楠扭着脑袋,看着还怒火冲天的云珊,不禁讥笑出声。

云珊瞪圆了眼睛,紧紧的咬着牙关死死的盯着司徒幻楠,说道“经理,司徒幻楠好像对您的安排有意见!”说完,便咧着嘴冲着经理傻笑着!

司徒幻楠被云珊这么一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连忙解释道“没,没有。”说完赶紧低头整理自己的文件,丝毫不敢直视经理那双骨得像青蛙一样的眼睛。

自那日KTV之后,李坤一直不待见云珊,此时看着云珊傻乎乎的笑脸,生起一丝厌恶,“哼”了一声,走回自己的经理室。

司徒幻楠余光瞥见经理进了办公室,随即抄起文件夹就朝云珊的头打过去。云珊也不是笨家伙,迎着司徒幻楠的文件夹,便夸张的张嘴准备喊经理。司徒幻楠见状只好收回举在半空中的右手,“你等着!”

云珊此刻正为自己的劳动成果发愁那,哪里有心思和这个渣男继续斗下去啊!歪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看着那株还未完全盛开的玫瑰。

在这个公司里,除了好色的经理,狐媚惑主的王俪俪,还有就是那个大渣男司徒幻楠还算是有血有肉的人,其他人在云珊看来,都像是被施了法的人偶,就连笑容都好像是租来的。

  /u酷匠*网‘正{U版,6首发A

环顾四周才发现,除了经理和司徒幻楠,满满的一屋子人都是女人啊!

那就是说,在他们三个人未进入公司的时候,是一个男人带着一群女人啊!

云珊越想越觉得这个经理有些龌龊,也更加觉得王俪俪和司徒幻楠是传说中的降落伞。

云珊要想在这里混下去,必须和降落伞搞好关系,云珊拿着新改好的文件夹朝王俪俪的办公桌走去。

“俪俪姐,这是我的文案,还请多多指教!”说的是客气话,可是眼里的不屑早就出卖了她。

王俪俪险些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正色道“放在那吧!有时间我会去看的”。说完,低头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来。

溜须拍马王俪俪,云珊本就不情不愿,此时见她这幅不屑的嘴脸,更是燃起来她一股子的火苗。拽起来王俪俪的胳膊,便拉了出去。

王俪俪穿着十厘米的恨天高,被她这么一拽,哪里还能走得稳,踉踉跄跄的被拽到洗手间门口。王俪俪知道这丫头单纯,自然也不怕她,甩开云珊的手臂,心烦问道“行了,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

云珊只是想和她缓解一下紧张的关系,可是似乎把事情弄得更激化了。

“你要是不说,那我就走了。姑奶奶可没时间和你瞎耗”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此时不叫住她,不是白费力气把她拉出来了么。云珊向前走了几步,问道“我没有招惹过你,你为什么讨厌我?”

“我几时说过讨厌你?”

“你的一举一动已经出卖了你!”

“真是好笑,那是你自己那么以为的,关我什么事儿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和经理关系搞得那么好,还要抢别人的劳动成果么?”

“我和经理的关系关你什么事?还有你以为你写的文案很好么?如果不是经理的安排,我才懒得看那!”

王俪俪欣赏着自己的指甲,一副不屑的样子。

云珊被王俪俪的话彻底激怒了,她朝着王俪俪扑了过去,王俪俪本能的一躲,却撞到了墙壁上,看着比自己矮了快一头的叶云珊,没有生气,反倒笑道“你是要壁咚我么?”

云珊被王俪俪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噎得不知说什么好,她是女人,她没有断袖之癖,壁咚她做甚,这是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王俪俪自恋到这部田地!

司徒幻楠靠在走廊拐角处的墙壁上,抱着膀笑着。这个丫头有点意思,傻乎乎的,就她这个涉世未深的样子,要是能斗过王俪俪,那一定是个冷笑话!

王俪俪推开了云珊,站直了身体,看着司徒幻楠说道“男人做事不该光明正大的么?怎么还躲在角落里?”

司徒幻楠可不想被王俪俪卷进来,他对两个女人的战争不感兴趣,自己本来是要来上厕所的,谁知道她俩也躲到洗手间,正好碰上这一幕上演。

司徒幻楠走了过来,看了云珊一眼解释道“不好意思,我是来上厕所的,正巧你们也在,要不你们先忙,我等会再来!”说完,司徒幻楠转身便要离去。

“不必了,我没什么可说的了!”云珊斜眯了一眼王俪俪的高跟鞋,沮丧的回去工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霓墨月说:

慢热型作品,好戏在后头那!欢迎大家点击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