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珊回到家里好一通收拾,其实她是在找自己的漂亮衣服,希望下次能以更好的样子遇见他。等收拾差不多了都已经九点了。简单的洗漱一下,看着自己有些暗沉的皮肤,心里一阵叫苦,皮肤可是女人很重要的东西,如果肤质不好,再多的玛瑙珠宝,名牌衣包装饰着,也挺多看起来像个暴发户而已。

一想到和那位撞个满怀,高兴得都不好意思照镜子看自己了。抓个毛巾把脸藏了起来。

“叮咚”

“谁啊,会这么晚了来”云珊放下手里的毛巾,去开了门。

“我,可以进去坐会么?”

“啊?哦!请进!”

来者不是别人,而是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王俪俪,可是此时的她,一副孤立无援的样子,甚至妆都有些花,显然哭过了。

云珊邀请她坐下,随即从冰箱里取出来鲜榨的橙汁,倒了一杯放在俪俪桌边,然后安静的坐下来看着她。

“我”沉默了好半天,两个人居然不约而同的说起话来。这倒是打破了刚才如此尴尬的局面。相视而笑后,心里互相的芥蒂也减去一点。

“我这么仓促的来找你,一定觉得很意外吧!”

云珊头上顿时涌出几条大黑线,这都是要睡觉的时间了,又不是关系好的不得了的朋友,换啦谁不吃惊啊!可是云珊还是摆出自己那副招牌似的笑说道“没关系的,我也没休息那,不过,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啊?”

“呃,也没什么事,云珊,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什么?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王俪俪,城府好像很深,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云珊还是微笑道“当然了,大家都这么叫我,你也可以这么叫我的啊!”说完,还不忘干笑两声。

“好,那你以后也叫我俪俪吧,我今天晚上来,其实是想告诉你,我是大总裁的人。”俪俪低着头轻轻说着。

云珊此时吃惊的张着嘴都能吞进一个鸡蛋了,她是封总的人,这怎么可能,她可是当着全公司人的面,面色羞红的从经理室走出来的啊!难道她,这么兽性,她,怎么可以背着那么一位高富帅做那种事啊……

“云珊,你别误会,我说的是我是封琪的人,但不是他的女人!”俪俪看着云珊那副口水都要淌出来的样子,知道她一定是想偏了,赶忙解释道,可是当她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云珊听她说完,重新摆了下坐姿,心里虽然好奇,可是只要她不是高富帅的女人,就够了。至于其他,她还真没兴趣去管。

可是接下来俪俪说的事情,却让她更加震惊。

“你知道么?我们这位经理真实身份是什么么?”

说完看着云珊很期待她说下去的样子,满意的笑了下,接着说道“我是封琪在美国特训三年的黑手,为的就是彻查WFS公司的这位经理。他原是一个…盗墓贼。”

“什么?”云珊再也装不出沉稳了,盗墓贼,这可是触碰法律的事情,听说原总裁是封大茂,听着名字就觉得是个暴发户,他应该是封琪的父亲吧!可是怎么跟盗墓的扯上关系那,如果俪俪说的是真的,那就是说儿子要查老子的人?天啊!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经理现在用名是李坤,这个大家都知道,可是他以前的真名字,谁都不知道,十几年前,他和一个断幕先生开始了盗墓生涯,也攒下了一桶金,可随着行情的水涨船高,他便起了歹心,寻了机会便杀害了那个断幕先生。他四处逃窜,就在一个小镇上,偶遇到封董事长,那时董事长还只是个小商人,经李坤从中周旋,董事长成立了WFS,不久生意蒸蒸日上,短短五年,WFS便集团化,甚至上市。”

“天啊!WFS居然是这么诞生的啊!通过一个盗墓贼,便获得今天如斯成就!真是不可思议。”云珊不由得感叹道,原来,RMB这么好赚啊!

俪俪泯了一小口橙汁,接着说道“这也不算什么惊天新闻,哪个企业的发展壮大没有点故事那,何况,就是真没有故事的,还想造个故事积攒点人气那。不过,恐怕连封董事长都未必知道李坤的真实身份。他很信赖他,超过血缘的信任。”

“那,封总让你调查李坤什么那?”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李坤已经动摇了封氏唯一继承人的权益了。

云珊此刻最关心的恐怕就是封琪的事了。

云珊不是个虚荣势力的女孩子,只是她对封琪的喜爱算得上是一见钟情,从他身边散发出来的那种雄性气息,那种成功男士的气场,已经让云珊不知不觉间萌生了爱慕。

“封琪怀疑李坤中饱私囊。”

俪俪放下手里的杯子,悠悠说道。

也是啊,那么一个为了钱财杀害自己的小伙伴,这可不是道德问题,那是条人命啊,贪污对这种人来说算得上什么那。

“可是,你,你不是和李经理关系很好么?”云珊当然忘不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就这么被人夺去。心里当然不是滋味。

“我如果说我是故意制造公司混乱的,你信么?”俪俪右手搭在左手上面,不停的摩擦,显然有些紧张。

“也许我应该信你。”如果是个像封琪一样的美男子,换成谁都不会相信俪俪说的话,可是这个李坤,一脸鸡皮,哪个女孩愿意跟他啊,一想到那天的party,自己都觉得恶心。

“谢谢你,云珊,不过,我今天来,不光是说这些的,我,需要你的帮助。”此时的俪俪已经很认真了,双眸里透着果敢和坚毅,让云珊见了,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云珊自然不想卷进这个浑水,她进入公司,只是想获得更多的策划经验,对于别人这些爱恨情仇的,她压根就不感冒,可是看着俪俪那副期待的面孔,自己也很难开口拒绝。只好问她,需要自己做什么,再决定吧!

可是,不问还好,问完之后,云珊更是头疼上火了。

原来王俪俪此次前来,就是劝说云珊以后都要乖乖交出文案的。而且还要配合她演好戏。

只觉得一大群的乌鸦在天上飞……

送走了王俪俪,云珊慵懒的躺在床上,恐怕这个夜晚,又要多一个人失眠了。

而,书桌上的玫瑰花,此时的光晕又大了一圈。

  酷…B匠网hZ首发*

云珊忍不住走过去,用手摸了一下,却不小心,食指被花刺刺到,一滴血滴在了花叶上。云珊顿觉头晕目眩,晕倒了都不知。

这株玫瑰,真的很神奇,自从云珊把它带回来,云珊的喜怒哀乐,玫瑰花似乎都感同身受,花蕊周身的光晕总是很应时的扩大或者缩小。

……

俪俪这次的造访,算是得意而归了。现在云珊已经答应帮她了,她就很有把握获得李坤真正的信任。她心里暗自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扳倒李坤,让他偿还他欠下的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俪俪,收回了思绪,看着天似乎大雨将至,也朝回家的方向紧跑了几步。

风从窗户吹了进来,吹倒了沙发旁的衣架,倒下来的衣架也赶巧压碎了俪俪刚用过的水杯,玻璃碎裂的那声翠响,使云珊慢慢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躺在地上,呃?难道我,晕倒了?”云珊扶着身旁的椅子爬了起来,脑袋沉的让她直皱眉头,环顾了一下屋子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窗外已经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点,风虽然小了些,却温度降低了很多。

云珊关紧了窗户,看着桌子上的那盆玫瑰花,这还真是个失眠的夜。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活在阴谋里,习惯了算计。可有些人还是希望可以简单的活着,每天朝九晚五,有些忙碌,却也潇洒自在。云珊便是后者。可是这个社会,就是个大熔炉,每个人都在里面烈火精炼着,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就说俪俪这件事,云珊如果不配合她,自己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毕竟,在这间公司,她举足轻重,俪俪的拜托,只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仅此而已。

至于鸡皮李坤,云珊更乐得不去搭理他,只一想到他是个盗墓贼,手里还有人命案子,就觉得后脊梁骨都冒凉风,可话说回来,李坤如果真如俪俪所说的,那怎么没人抓他啊,就因为更名改姓就可以逃之夭夭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件事,一定不会就这么简单的。但是她相信,王俪俪一定是封琪派来的。

女人若是动了情,每每触碰到心底最在乎的地方,都会变得很脆弱。

俪俪也喜欢封琪。

“如此优秀的男人,得着很多女人的青睐,也是很正常的。可是我能排上榜么?”回想起封琪温文儒雅的一面,云珊不禁叹起气来。

今夜无眠的岂止云珊,还有渣男司徒幻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