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兵分两路

  “你肩不能挑背不能扛,诱饵的任务最适合你不过。”

  “你连动都不需要动一下,他们会绑着你走。”

  “杰克负责和你一起做诱饵,有他保护你,不会出事。”

  “你放心,酋长在祭祀前会有跳舞和敬天的过程,到真正的戳穿你的心脏,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甄惜脑门滴下一滴冷汗,现在的她还真是说不出反对的话。根据曹天阳的分析,塔丽娜因为熟悉位置,负责带路。而冷峰身手矫捷,负责去正殿抓人质。至于曹天阳,则负责搜索。算来算去,似乎还真有她可以担此重任。

  “好吧,我和杰克去,但是你们要早点回来救我们。”反正也躲不掉,不如就大胆接受了。甄惜瞥了一眼杰克,心想他一头金黄的头发如此耀眼,说不定到时候更能吸引老头的注意。

  这一晚,祖母艾玛的房子被强行的分成了两个房间,男的睡在外面,女的睡在里面。甄惜看着窗外摇曳的树影,听着许久未见两婆孙低低细语。多年未见的婆孙,生活的如同蝼蚁,这一晚,细细的缅甸语一直伴随着窗外的月亮由暗到明,又由明到暗。

  太阳初升,清晨五点的时候,甄惜已经收拾妥当。最后一个动作,是将多功能定位手表藏在头发里。有了这个东西,不管她和杰克被人绑到哪里,曹天阳也能定位她的具体位置。

  离开前,曹天阳对着杰克点了点头,两人握住彼此的手,肩膀有力的碰了碰。初阳下,甄惜见曹天阳的不同于平时的嬉笑,严肃的朝自己走来。他先是点了点头,接着用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放心,不会有事的。”曹天阳说到,接着露出莞尔的一笑。这一笑阳光灿烂,竟然驱散了心中的忐忑。甄惜点了点头,记忆中风云师兄的影子和面前的人重合再一起。其实曹天阳只要不打压她的时候,真的是很帅的。

  甄惜和杰克走后,曹天阳将背包重新整理一遍。说是不担心是假的,曹天阳抿了抿唇,今天甄惜和杰克会故意被老头捉住。而今夜里,他就要准备出发,和冷峰塔丽娜在宗祠的附近等待机会。

  太阳从升起到下落,十几个小时过的犹如一年。好不容易到了出发的时候,临行前祖母艾玛从屋子里出来,将同行冷峰的衣服拉住。

  “怎么了?”曹天阳正要出门,接着就见祖母艾玛将手盖上冷峰的手。

  “祖母有话对冷锋说。”塔丽娜低着头,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曹天阳懒得多问,于是和塔丽娜站在一边。他偷瞄祖母艾玛,见她对着冷锋不停的翻动着嘴唇。她一会儿指着塔丽娜,一会儿又指着自己,然后她又说几句,又指了指塔丽娜。

  曹天阳觉得奇怪,冷峰自从来这里以后并没有说几句话,但祖母艾玛似乎很信任他。他见冷峰一直低着头看着艾玛,眼神很平静,似乎是听懂了艾玛的话。但如果听懂了,他却又没有半点反应。但无论如何,一个老婆子对自己孙女的担心是溢于言表的,他能猜到也许祖母希望他们好好照顾塔丽娜。

  在等祖母艾玛又说了几句话后,天色渐渐的暗了。曹天阳意识到应该是出发的时候了,于是跟艾玛告了别。三个人趁着天色依稀有些亮光往屠龙寨中心走去,夜里的屠龙寨又进入了沉睡,因为祖母艾玛的房子实在距离寨子中心太远,三人摸黑走了很远才入了屠龙寨的四圈层。

  借着手电筒的光,曹天阳一边走一边打量着附近的建筑。三米宽的石板街道,两边的房屋一座挨着一座。虽然都是瓦片木屋,但却给人一种规整严密的感觉。曹天阳忽然觉得,屠龙寨发展或许已经走上了轨道。但可悲的是,他们依旧遵循着保守的传统生活制度。

  走过第三圈的石板街道,接着就是屠龙寨第二圈的建筑。两圈层之间以水连通,有的在上面盖上石桥,有的是上下级的石梯,而有的则需要通过木船划行大约七八米。

  “就在前面了。”塔丽娜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提着粉红色的裙子跳到一个大榕树后面。

  榕树的前面是一条丁字路口,最前面的道路是一条单向石道,石道往上有五十余级阶梯。每一条阶梯有三米长,有些石梯中间裂了开一条细细的缝,显示出屠龙寨年生已久。

  曹天阳抬头仰望,见石梯的上面是一座木质的阁楼。阁楼隐约分三个部分,最中间的部分有四层,屋顶是黑色瓦片,以尖塔形状在两头堆积出一个弧形。而阁楼的左右两边是较之稍低的偏殿,两边虽然各有两层高,却互相对应。

  “这里就是屠龙寨的宗祠?”冷峰问道,他记得在宗祠的背后是一条浅滩,那时从暗河救了甄惜后,三个人就是从浅滩后的梯子进了宗祠的后殿。而今面前宗祠的正面,远比那晚他见到的要大的多。

  。d酷匠;n网◎首A发◎

  “嗯。”塔丽娜点了点头,“宗祠是屠龙寨最神圣的地方,历代只有酋长可以住在宗祠的正殿,也就是右边那一栋房子。”

  “其他三大家族住在哪儿?”曹天阳忍不住问道。

  “这边。”塔丽娜伸手指向右边的位置,“这里是多达家族,以前多达家族和米拉提家族都是住在右边的那一片地区。先祖萨侬死以后,我们家族渐渐从宗祠里被赶了出来,从最初移居右边的房子,到后来我和祖母只能住在寨子外最偏远的地方。”

  爬上石梯,黑夜中的宗祠门外点了六盏明亮的灯笼,夏夜中的灯笼灯光明亮,与夏禅的叫声互相辉映。

  冷峰背靠木门,正贴着宗祠右边的房子往里走。身边,一座单独的矮房建有一座盘旋而上的木梯,木梯绕过了一楼的房屋,直通二楼的回廊。

  三个人上了二楼,推开了最近的一扇木门,冷峰将电筒收了起来,接着将耳朵贴到木墙上。

  “你知道是哪间房吗?”冷锋问道。

  塔丽娜摇了摇头,她以前虽然是暗河使者,也可从来没有来过宗祠的右殿。她现在能做的,也只是跟在冷峰和曹天阳的背后见机行事。

  心中盘算着只有慢慢的寻找,于是三个人又来到第二个房间。这个房间不同于第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屋子中放了三个书架,书架分别贴着三面墙,上面稀稀落落的放了些书本和木制装饰品。

  “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曹天阳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问道,“这个房间的摆放很奇怪,而且看起来比例也不正常。”

  “这里会不会也有通道?”冷锋问道,他想起在宗祠的后殿里,他和甄惜剖开了一道木门。

  “祖母说因为宗祠的底下是暗河,因此早年建筑的时候的确打通了很多往下的通道。后来因为寨子里的调整,才将这些通道封了大部分。”塔丽娜说到。

  “或许这间房间会有通道。”曹天阳说到,接着走向面前的书架仔细的检查。

  “吱……”随着一道书架转开,曹天阳转过头见冷锋不知何时已经找到了入口,并成功的将一道隐藏的木门打开。

  看着冷锋跨了进去,曹天阳心中升起一丝疑惑。从宗祠外面到里面,他不光轻易的找到了直通二楼的楼梯,更是随便就打开了隐藏的密室。

  “你来看。”冷锋将手中的电筒光照亮这个隐秘的房间,曹天阳只好应言前往。

  面前,是一个和书房同大的房间。不同于外层房间的简单,里面的房间不光摆满了层层交叠的木架,上面更是放满了玲琅满目的竹筒。那些竹筒有手腕的大小,大约半个手掌的高度。每一层木架上相差几许的摆着三五个,看起来十分奇怪。

  曹天阳走近,细细的打量着上面的竹筒。他见竹筒分筒身筒盖,两者以三七比例分,合在一起则是一个完整的器皿。

  随手拿起一个在手中颠了颠,液体的晃动略有重量。于是慢慢的伸手旋开竹筒上面的盖子,刚低头看去,就闻见一股奇怪的味道从绿色的液体中钻入鼻子。

  这是一种略微带着一点酸味的奇怪味道,当中弥漫着一点栀子花的香味。清幽的味道虽不明显,却让人闻后有一种脚尖离地的漂浮感。但也只是一瞬间,人又恢复如初。

  曹天阳将盖子盖住,接着将手中的竹筒放回原处,心想不知其物,最好不要随意触碰。转身想提醒塔丽娜和冷锋,刚回过头,就见塔丽娜的身体如水蛇一般的扭动了下,接着就歪歪曲曲的倒下。

  “塔丽娜!”曹天阳两步跨了过去,见塔丽娜摔倒在两个木架的中间。她眼睛微微闭上,似乎已经晕厥。

  心中一震,他并没有看见塔丽娜触碰了任何的东西。她的这一摔倒来的猝不及防,使他不得不想到是否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潜伏在房中。

  “冷锋。”曹天阳叫道,环视四周却发现刚才还在的他已经不见了人影。

  一下刻,银色的长剑从肩膀贴过脖子,一种冰凉的感觉侵袭着曹天阳的皮肤。他放下手里抬起的塔丽娜回过头,正对上一双冰冷漆寒的眼睛。

  背后的冷锋,正居高临下的拿着剑压着蹲在地上的他。眼睛扫描过地上的塔丽娜,曹天阳忽然感觉一股凉意从背后袭击全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