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曹天阳试探性的叫道,心中不解的是,他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地上的塔丽娜是因为他?还是他从一开始就另有目的?心中闪过几个疑问,接着他听见冷峰悠悠的开口。

  “曹天阳,把你的手放开。”

  顾不得面前人的话语内容,曹天阳将双手举过头顶。他慢慢的转过身,见冷锋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冰冷。然而不同于平时的淡然,现在的他眼神中带了一丝杀意。

  黑将军的蓝色激光劈头就来,曹天阳反射性的侧身一躲,身边的木墙赫然的被划开了一条大口。眼前冷锋似乎是个行动派,第一剑落空后立马接着又是连续的几招。这种激光不仅可以穿透木制材料,更可以将铁材质的物品碎成两半。他果然是下了决心要杀了他,曹天阳这下心里彻底被寒气包围。

  眼睛瞄着背后的通道,他知道冷锋当过兵,也知道自己没有类似黑将军一样的武器。现在的他处于劣势,只能智取。木屋中光线不足,电筒的灯光并不能支撑每个角落。所以只要将面前的木架推倒,或许能为自己争到一丝生机。于是下一刻他右腿猛然发力,脚还没有踢到木架,一道黑影已经忽地窜到了他的面前。

  近距离的观察,曹天阳才发现原来是冷锋的手抱住他的右腿,他的速度极快,出乎他的意料。下一刻,冷锋伸出手并弯曲手肘,他朝着他的脖子猛烈的打去。

  于是曹天阳反射性的往后一仰,头部刚好扫过背后的木架。

  “砰!”

  后脑勺与木架撞击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耳膜,曹天阳只觉得头脑发懵。但在最后倒下去的瞬间,他看见木架也倒了下去。而面前,冷锋正惊讶的伸手想去抓住那些木架。

  咚咚咚……

  随着一个个木架倒地,其后的几排木架如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二连三的倒下。那些原本放置在木架上的竹筒也一并噼里啪啦的落满一地。

  筒盖与筒身分离,里面的液体撒了出来。红色,蓝色,绿色,紫色,各种颜色的液体在木质地板上混合交流。那些酸的、刺鼻的、花香的气味随之混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从未闻过的奇怪气味。

  曹天阳的鼻子发痛,下一刻有一种整个人轻飘飘的感觉。接着他就听见吱的一声,有人推门而入。一定是屠龙族被声音惊动了,这样也好,至少可以让大家都陷入被困的境界。

  然而来的人却脚步缓慢,他慢慢的走到曹天阳的面前,低头打量着他。曹天阳回眸,见那是一个穿着五彩服饰的屠龙人,他的头发拖到腰部,脸上画着浓浓的文彩。他的眉毛浓黑而长,脸部线条坚硬粗犷。他的身材十分魁梧,但脸上却露出和善的表情。

  “你没事吧,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峡谷了。”屠龙人朝他伸出手,脸上透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是谁?”曹天阳问到,接着他环视四周,见自己不知何时身处于一片峡谷之中。苍荣的树木高耸入云,地面的浅滩没过脚背。

  “我是摩格尔萨侬。”翠绿的树荫之下,萨侬双手放在腰间,一条繁复的红色腰带在风中飘荡,随着纷纷树叶落下,“你的叔叔。”

  更K新FQ最(z快V*上L酷匠nd网u)

  “萨侬?”曹天阳忽然灵光一闪,接着又觉得不可思议:“你是塔丽娜的先祖,酋长摩格尔萨侬?”

  “你小子昨晚又喝酒了?多兰佳要是知道了,小心她又要悔婚。”萨侬说完后看了看他的身后,曹天阳才注意到他背后站了十几个穿着少数名族服的屠龙人。一群人在听完萨侬的话,皆跟着他一起哈哈的大笑。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曹天阳低头看了看自己,见自己不知何时换掉了冲锋衣和登山鞋,现在的他正穿着和萨侬一样的彩色布衣。而四周,不是屠龙寨正殿的书房,而是那巍然的大峡谷。他——转移了?

  “酋长,你别取笑多达了,多兰佳可能就在附近,她要是看见我们又玩弄她的未婚夫,一定会找我们麻烦。”萨侬背后一个屠龙人说到。

  “多兰佳这次不敢来。”萨侬恢复了正经的面容,转过头回答到:“我们这次是进山屠龙,她哥哥会看着他。”

  屠龙?曹天阳听着面前的人左一句右一句,干脆死命的往自己的腿上一掐。然而不论他打自己还是拍自己,或者伸手触摸身边的泥土和溪水,极为真实的触觉告诉他他是真的出现在了那个时候——塔丽娜口中萨侬进山屠龙的时候。

  “萨侬,哦不,是酋长,屠龙寨现在的三大家族是谁?”曹天阳问到。

  看着面前的人不言不语,且用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曹天阳忍不住问到:“是不是萨侬家族,多达家族,米拉提家族?”

  “你小子又在玩什么花招,作为多达家族的儿子,你不会不知道这些吧?”萨侬说道。

  原来自己被他们当作了多达家族的儿子,曹天阳想到,多达家族,三大家族的之一的占卜者。

  “我们为什么要屠龙?”

  “为什么,因为上天震怒,我们要杀掉扰乱上天的怪物,这样他才不会用泥土掩盖我们,让我们遭遇死亡。”

  原来真的是泥石流,一切都对了。曹天阳立刻意识到,他可能是真的来到了屠龙寨开山不久后的那个时期。

  “我们不能屠龙,屠龙并不能解决问题,这是封建迷信。”曹天阳急切的说到,接着见面前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自己。对了,屠龙是多达家族的意思,他作为多达家族的儿子,怎么可能自我反驳。

  “酋长,你听我说,泥石流是一种自然现象,当遇到暴雨或者暴雪,山体的泥土粘力不够,就会遭遇山石滚落。屠龙寨处于山中的平原地带,四周的山体很有可能因为雨水而滑坡。这不是龙的原因,这是地理位置和气候的原因。”

  “我果然不应该带你来。”很久后,萨侬才慢慢的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回去,去哪儿?”曹天阳问到,心想既然自己可能穿越了缝隙来到了屠龙时期,或许通过这个机会,可以阻止萨侬死亡,挽救屠龙族杀龙的错误。

  “你现在就回多达家族,我不会阻止多兰佳嫁给你。”

  “多兰佳?”

  “如果你还想娶我的女儿的话,就回去。屠龙这件事情你们家族是支持我的,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酋长,你听我说,屠龙是错的,它会导致独龙江失去一种稳定时空缝隙的分子。”曹天阳说到:“他也会导致你的死亡。”

  “你胡说什么!”当萨侬听到这一句话,瞬间挥手将曹天阳打到了地上,他从背上拿出弓箭,对着曹天阳的脸。

  曹天阳从萨侬的眼睛中看到了愤怒,仿乎他再说一句他就会杀了他。

  “爸爸,不要动他!”剑拔弩张下,曹天阳听见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接着他就看见远处急急忙忙跑来的一个小巧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她穿着灰色衣服,脖子上带着一串蓝色的珠子。随着她跑近,她背后不远的男子也追了过来。

  “爸爸,不要杀多达,他是我将来的丈夫。”女子跪下,将曹天阳抱住。曹天阳这才看见,在女孩子画的五花八门的文彩下,是一张极为熟悉的脸。那是和甄惜长得有九分相似的脸,要不是因为她卷卷的头发和浓密的刘海,她或许就是甄惜现在的样子。

  “多兰佳,多达可能和他家族一样,受到了严重的洗脑,他竟然阻止我屠龙。”萨侬愤怒的说到。

  “爸爸,请不要把多达爷爷的想法灌注在多达的身上。”多兰佳水汪汪的大眼睛流下几滴泪,看的曹天阳一愣。现实生活中的甄惜从来不会轻易哭泣,她从来都是不惧不畏的女孩子,要是换做现在的她,她也一定据理力争。

  “哥哥,你帮我求求爸爸,我不能失去多达。”

  随着多兰佳的眼神看去,曹天阳这才发现不远处站着的男子体型修长。不同于其他人五花八门的脸,他的脸上干干净净。那张脸上有着挺拔的鼻子,英气的剑眉,毫无修饰下男子的容貌是如此的明显,他竟然长得跟冷峰一模一样。

  警惕的往后挪了挪,多兰佳也跟着他往后移了一步。冷峰竟然是多兰佳的哥哥,曹天阳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冷峰要杀了他,而面前的多兰佳哥哥,眼神也依旧冰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