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丽娜的祖母住在屠龙寨最北边的山头,处于屠龙寨外层最靠山林的位置。一座老旧的木屋,灰黑色的瓦片沉沉欲睡。木屋只有两个隔间,此刻的甄惜正坐在里面的房间中,替冷峰的手臂缠绷带。

  白色的绷带绕过冷峰略微凸出来的胳膊,甄惜咽了咽口水。他的右臂明显比左臂粗了一圈,抬起头打量一眼冷峰,见他的额头微微皱起。

  “冷峰,是不是很痛啊?”

  “还好。”

  “冷,你的手好像猪的大腿。”一旁的杰克打量了一眼冷峰,忍不住用手碰了碰他的手臂。

  “哪家的猪腿这么瘦?”曹天阳见势拍了拍杰克的肩膀,强行将他拉到了一边。他这一路上见甄惜对冷峰嘘寒问暖,要是杰克再说得严重点,恐怕她就该切腹自尽了。

  围着屋子转了一圈,曹天阳环视四周。简单粗鄙的木桌,破旧脱落的窗户,坚硬的木板床上,也只放着一层单薄的被子。

  越过中间的木门,曹天阳来到厨房的位置。他见穿着彩色大褂的老婆子华发满头,正颤颤巍巍的拿着木瓢往一口大锅中加水。

  “塔丽娜,谢谢你祖母的招待,我们添麻烦了。”曹天阳赶紧走上前,和着塔丽娜帮忙将一大锅粥放上桌子。

  “没关系,我跟祖母说你们是我的朋友,她很欢迎你们过来看她。”塔丽娜一边往碗里分粥,一边说到:“祖母说,如果我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她都会告诉我们。”

  “不如祖母先给我说说屠龙寨的历史,你们是怎么发展到今天,又为什么要屠龙。”

  祖母艾玛虽然与曹天阳语言不通,但却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她雍容的身体站了起来,布满皱纹的手从桌下面拿出一本书。那是一本黄色牛皮封面的书,封面上的图案已经模糊不堪,但当她翻开手中的书,里面的图案和一些文字却依旧可识。

  艾玛沙哑的声音开始呢呢喃喃的讲述着什么,曹天阳和众人静静地听着,一边的塔丽娜则负责翻译。

  “萨侬家族是开山的家族之一,屠龙寨选拔酋长的时候,我们家族一直沿袭着子孙递传的制度。”看着祖母艾玛颤动的眉毛,塔丽娜帮忙翻开手中的牛皮书,“萨侬家族擅长饲养动物,开山之前并没有屠龙的传统。但到了我先祖摩格尔那一代,屠龙寨经历了泥石流的袭击,因此粮食作物无收,寨子里的人缺食少衣。开山的三大家族提议卜卦,占卜师则是多达家族。他们作为三大家族之一,是开山家族中的先行者。”

  酷T匠y◇网I首发%

  “什么是先行者?”杰克挠了挠头,疑惑的问到。

  “即是以占卜为主,为寨子制定宗教礼仪。”

  “那米拉提家族呢?”杰克又问到。

  “他们是执行者。”

  “哦,我明白了。”甄惜听完,恍然大悟的说到:“开山的三大家族分别是塔丽娜的先祖萨侬家族,占卜者多达家族,以及执行者米拉提家族。你们三大家族各司其职各有分工,但萨侬家族是三大家族中的引领者,你们坐着王位,实权却在其他两个家族手中。”

  “因此一旦其他两个家族联合,你们家族就会轻易被覆灭。”曹天阳想了想说到:“传统的寨子或者王朝,都会信奉占卜。以占天为由,将民中的信仰统一,这样就可以操控大家的思想,古代不少君王很喜欢玩这套。”

  杰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接着问到:“然后,为什么萨侬家族会去峡谷中,这跟屠龙又有什么关系?”

  “多达家族占卜了三天三夜,后来,他们出来告诉大家,说卦象显示有巨怪从东边出,需要酋长亲自带队前往祭祀。”塔丽娜一边听着祖母艾玛的话,一边将祖母艾玛的话翻译出来:“于是我的先祖摩格尔萨侬,他带领了当时寨子中的勇士前往东边的峡谷。他们因为很少进到深处,带了很多的弓箭和箭弩。结果他们竟然在峡谷中遭到袭击,那些弓箭根本抵不过龙,所以除了先祖摩格尔,其余人全部死了。”

  “所以后来萨侬告诉大家是龙袭击了屠龙人,因此你们从此奋起反抗?”

  塔丽娜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祖母艾玛现在告诉她的,和她在宗祠里告诉冷峰的并不一样:“祖母说萨侬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所有的信息都是米拉提家族对外的传达,但因为多达家族并没有提出异议,所以寨子中的人并没有怀疑。”

  “这么看来,如果米拉提家族说了谎话,大家也无从得知。”曹天阳头头是道的分析到,“但萨侬一死,酋长的位置怎么会传到米拉提家族的手中,你们不是皇位世袭制吗?”

  塔丽娜摇了摇头,接着看向祖母艾玛,并将曹天阳的疑问提了出来。

  “祖母也不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那时候她也只是个小女孩。”

  “祖母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

  “祖母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她的叔叔有一天晚上跑到家中来找祖母的父亲,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祖母的父亲。于是第二天祖母的叔叔和父亲都消失了,祖母相信一定是因为泄露秘密,所以他们被米拉提家族灭口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杀了艾玛祖母?”甄惜有些好奇。

  “因为当时祖母和多达家族的拉莫定了一门婚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米拉提家族一直将我划为多达家族的人,否则我想可能我早就活不到今天。”

  “多达家族现在是什么状况?”曹天阳问,心中将所有的事情盘算了一遍。

  “多达家族早在几年前因为占卜师地位四分五裂,现在屠龙寨米拉提一家独大。”塔丽娜继续将祖母艾玛的回答翻译出来。

  “或许当初萨侬根本就不是被龙烧死的,因为米拉提家族想要抢夺酋长的位置,所以他联合了当初的多达家族,将萨侬送进了大峡谷。之后他们袭击了萨侬,并软禁了他,再对外发布他被烧死的消息。这样,他们一方面将仇恨和注意力转移到火龙的身上。一方面,也解决了寨子内忧外患,被上天谴责的问题。”曹天阳说到,“但不管怎样,我们现在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拿回龙血,修补时空裂缝。第二,阻止他们屠龙,因为一旦龙消失了,我担心将来会留下其他的缝隙。”

  “米拉提现在的酋长是谁?”冷峰问到。

  “蒙德尔。”塔丽娜回答:“他是一个很可怕的老头子,他懂得各种秘术。”

  “他有软肋吗?”

  “他有两个儿子,不过都死了,现在只剩一个孙子,是他唯一的延续。”

  听着冷峰和塔丽娜的对话,甄惜觉得一身鸡皮疙瘩,这两个人,难道是要拿别人的孩子下手吗?这也太不符合人道主义了。

  “宝贝儿,你们中国人常说见义勇为,你知道这个道理。”

  侧脸看着杰克盯着自己不怀好意的笑,甄惜心想他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成语。所谓大丈夫有所谓有所不为,就算是被逼无奈,也不应该拿小孩子作为威胁吧。

  “我们现在需要拟定一个计划,接近老头,拿到龙血。”曹天阳说到,“塔丽娜,你能带我们进到老头住的地方吗?”

  “这恐怕很困难,他住在宗祠旁边的正殿,我们现在处在屠龙寨的边缘,要穿过三层防御,然后才能够接近他。”塔丽娜说到,“对了,如果他剽牛祭天的话,那么他就会从守卫森严的正殿出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接着听塔丽娜继续说道:“剽牛祭天是每年一次的祭祀活动,今年的祭祀就在明天。祭祀时酋长会亲自动手,所以如果能在他的身边,或许可以抓住他。”

  曹天阳杵着下巴扫视了一圈面前的人,见甄惜正嘟着嘴唇。他想起自己被关在栅栏中的时候,那老头子本来是要将自己和杰克一起祭天的。而甄惜,因为救了那条龙,更是被老头恨得牙痒痒。

  “现在我们全部脱逃了,老头子肯定在到处找我们。如果我们当中的某人被他抓住,他一定不会怀疑,而且他会在剽牛祭天的同时杀人。这时候趁着空隙,我们剩下的人可以兵分两路,一路负责去往正殿抓他的孙子,一路负责搜索龙血,而诱饵则负责与他周旋。”

  “太棒了!”听完曹天阳的话,杰克拍手称到。

  “可是,谁去呢?”随着塔丽娜发问,原本你一言我一语的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吸吸……

  屋子里静成一片,只有祖母艾玛喝粥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子中回响。甄惜瞪着眼,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冷峰和曹天阳端坐在她的面前。而杰克和塔丽娜,则也刚好围在她的两边。她见四个人同时放下手中端着的碗,明亮的眸子如一道光亮齐刷刷的朝她看去。

  “这,是要让我去做诱饵?”甄惜用手指着自己的脸,手中的白粥落到桌面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