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三姐姐,去看看那个漂亮的穷酸农女。”叶笑安一脸狡洁的说,一双不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到是使得她本不出彩的容貌多了几分灵气。

  “笑安,你去吧,我就不去了。”一向沉默寡言的叶笑敏喃喃的笑着说,她是庶女,又没有姨娘庇佑,虽说找到了气感,但修炼数年却只是聚气初期。

  去找茬,送上门给这些人笑话吗?叶笑敏在心里暗暗冷笑着想,更何况她并不受宠,并且自己已经十四,有修士这个金名头,就算天赋极差,将来也不会过得不好。

  “三妹妹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玩吗?”

  K最)u新章P)节/上1酷匠网B

  叶笑蕴满脸无奈的说,居然敢违背她的话,哼,不去也得去。

  “连我想叫你做个伴你都不愿意,你就不想见见自己的新姐妹吗?你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做叶家人。”

  叶笑蕴说着一把大帽子就压了下来,叶笑敏立即用一幅惊慌的表情给叶笑蕴道歉,解释!

  叶笑蕴是受宠的嫡女,比她大一岁已经是聚气后期,不管她有理没理跟她对上她叶笑敏都只有吃亏的份。

  “你看你,一说你你就这样。到跟我把你怎么样了似得。”叶笑蕴眼含泪水,红着眼眶着急的说,看起来分外委屈。

  叶笑敏知道她在演戏,却也只能道歉赔罪,她早就习惯了。

  “那还不跟上。”叶笑蕴嚣张跋扈的说,作为叶家天赋最高又是最受宠的女孩,她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是是。”叶笑敏、叶笑安和叶六小姐叶笑侃急忙连声说。

  宫南雪半躺在旁边的树上无聊的撇了撇嘴,见她们都走没了影就一脚把一边藏着的叶空踹了下去。

  “她们是去看望我的或拜访我的吗?啧啧,我一会儿是不是要倒霉了?”

  宫南雪懒懒的伸着懒腰说,脸上惬意的表情看得叶空牙痒痒,你倒霉?别逗了。

  “这可不关我的事,你要我说的话我都说了,我父亲也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叶空一幅有种来杀的架势。

  宫南雪无聊的再次撇撇嘴,真是无趣啊。

  “那我去杀了她们。”宫南雪睁着水亮的大眼睛一脸天真的说,叶空一听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那这种表情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我这就去解决问题。”叶空恨恨的说,眼睛却忍不住的往我这瞅,这么可爱的一张脸心却各种的黑,真适合去欺世盗名。

  “我脸上有东西吗?”宫南雪好奇的问,看她的脸干什么?

  “没?有吗?哈哈哈,雪儿你长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叶空满脸通红的说着咳嗽了几声立马跑了。

  又犯病了,宫南雪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来她是该走了,这才几天,就有人来骚扰,麻烦啊。

  “对啊,对啊,赶紧走吧,这里的人很麻烦的。”莲心穿着一袭绣着半枝莲的血红长袍忽然骚包的站在一边的树枝上笑着说,干嘛住在这什么叶家,多不方便,莲心有些吃味的想。

  “你又偷窥我的想法。”

  宫南雪跳起来愤怒的吼,一跺脚,莲心藏在衣袖里的手指就立马悄悄一勾,宫南雪脚下的树枝顿时承受不住她的重量断裂了。

  “啊。”

  宫南雪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直愣愣的跌了下去。

  “小雪儿。”

  莲心急切的大喊,脚下用力,身影一个闪烁就把我牢牢的抱在了怀里。

  “小雪儿,你有事吗?”

  莲心心疼的问,满脸都是不加掩饰的宠溺。

  “没,没事。”

  宫南雪说说着只觉得满脸发烧,看着面前绝美的男子心跳竟停了一拍,宫南雪一惊,急忙挣开莲心的手往外跑,莲心迷看着我跑远,嘴角顿时多了一丝得意,除了他莲心,这世上再没有谁可以给小娘子幸福。

  莲心才无声的笑了起来,莲心四周的灵气仿佛感觉到了莲心心里的愉悦,在空中不断的凝聚成漆黑的莲花,又不断的消散,有婢女路过这里,却似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诡异异常。

  “皇,要杀掉那个老是接近娘娘的叶家小子吗?”

  一身黑衣蒙面的男子杀意昂然的说,莲心闻言轻轻一笑。

  “就让他活着吧,有这个糟糕的对手在,才能衬托出我的可靠不是,我可要给小雪儿一个选择的余地啊。”

  莲心轻声说,一脸的自信,黑衣人底下头化为一团黑雾,风一吹,消散了。

  莲心嘴角漏出一丝冷笑,一个小屁孩还敢妄想他的女人,真是。

  作死啊。

  莲心不屑的笑着想,小雪儿,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妻。

  ……

  “叶空,你都说的什么话,我们只是结伴来看看宫南雪,想和她做个朋友一起玩罢了。你什么意思。”

  叶笑蕴满脸嚣张的喊,本来清秀招人喜欢的小脸愤怒的扭曲着,倒显得狰狞可怕。

  我才是叶家人,叶家真正的宝贝公主,叶笑蕴愤恨的想,一个外来的人凭什么被她弟弟如此保护,她弟弟该保护的人是她才对,该无条件的对她好才对。

  “你们好吵啊。”

  宫南雪打着哈欠走出来说,头发松散的拖在后面用细细的红色绸缎绑着,奶白色的小脸还略略发红、发烫,虽然睡眼惺忪,但却可爱的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身上的衣服是临时胡乱穿上去的,全身都是乱糟糟的。

  “哈哈,土旮瘩里面出来的小东西果然是个白痴傻子,衣服都不会穿,是吧,二姐姐!”

  叶笑安一见宫南雪出来就哈哈的笑着说,明显是在奉承旁边的叶笑蕴。

  但很明显,她的马屁拍了个空。

  叶笑蕴正盯着我身上的衣服目光凶狠。

  “小骗子,你行啊。”

  叶笑蕴恶狠狠地看着宫南雪伸脚就冲着我踹了过去。

  “哄的父亲要求我们见了你行礼也就罢了,还用我叶家的钱财来享受我叶家人都享受不到的东西。”

  叶笑蕴大声的喊,灵气在她腿上缠绕,明显是想要一脚踢死宫南雪的架势。

  “放肆。”

  不带宫南雪反应,莲心就忽然闪出来喊,同时手里闪现出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顺闪而逝。

  “啊。”

  叶笑蕴痛苦的惨叫,捂着身上的断口痛哭不已,一截断腿在一边摆着。

  宫南雪愣在了原地,为什么?她感觉那黑色的剑芒那么熟息?为什么?她刚刚好像看到自己坐在桃花树下荡着秋千?

  宫南雪想着只觉得双眼微涨,脑袋发蒙,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这是怎么了。

  “小雪儿,没事吧,她伤到你了吗?在那?在那?”

  莲心满是心疼的问,在他看来宫南雪是被他吓到了。

  “啊。”

  宫南雪揉着了揉不停流泪的眼睛漏出了微笑。

  “莲心,我没事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哭。”

  宫南雪依旧哭个不停的说,双眼泪汪汪的直掉眼泪,看的莲心心疼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