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谁?你凭什么伤我叶家人?”叶笑蕴惊恐的说,浑身都在发抖。

  “你们敢对我的人出手,呵呵,我就不能杀你们吗?对我来说你们卑贱如蝼蚁,懂吗?”

  莲心轻狂的笑着说,收起了往日的妖娆妩媚的莲心到是霸气十足。

  “小雪儿屈尊来到你们这里,可是你们的荣幸,这就是你们的态度吗?”

  莲心微微抬起头对着藏在暗处的叶家众人说,几个筑基还妄想在他面前隐逸,作死啊。

  没人答话,只有微风轻轻拂过树梢。

  “出来吧,躲不了的。”

  莲心收敛起笑容冷咧的说,巨大的风刃凭空显现方圆的房屋草木瞬时化为噬粉,却不伤叶家隐藏的人的一根毫米,随意出手却是霸气如斯。

  “还要躲吗?”

  莲心冷笑着说,冰冷的杀气瞬间将叶家众人围绕。

  “叶家有眼无珠,怠慢了贵人还请上尊赎罪。”

  叶家主毫不犹豫的跪下说,直接唤出数十道巨大风刃,在不伤到他们一丝一角的情况下直接毁了大半个叶家,这样的人,至少是元婴,他叶家惹不起。

  “叶家人给二位上尊赔罪了,还请上尊原谅。”

  其余人一见叶家主的反应也急忙拜了下来。

  “要原谅他们吗?”

  莲心娇娇柔柔的笑着对着宫南雪说,美目流转间波光渐滟,妖媚勾魂。

  “他们会受到更残的惩罚的,我们走吧!”

  宫南雪笑着说,眼睛水汪汪的清澈异常,明显是刚哭过,婴儿肥的脸颊还红红的,一笑两个酒窝,十分的可爱。

  莲心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天啊?小雪儿你还是快点长大吧,不然他就变态了。

  “唉,算你们走运了。”

  莲心抱起我笑着说。

  “不许泄漏我们的容貌,否则,你们叶家就别想留下一丝一毫的血脉,本尊说到做到。”

  “是,谨尊上尊法令。”叶家主立即跪下说。

  莲心勾唇一笑,泄漏也没什么事,只是他有了杀你们泄愤的理由了。

  ……

  “这哪里啊?”

  宫南雪懒懒的问,趴在莲心肩上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眼睛开心的眯着,嘟着小嘴毫无自己察觉的冲着莲心卖起了萌。

  一会儿又觉得莲心好香,宫南雪轻轻嗅着莲心柔顺乌黑的长发,又往莲心怀里又拱了拱,就差把脑袋塞进去。

  “你说呢?小雪儿。”

  莲心开心愉悦的说,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很受用。

  宫南雪一惊,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脸颊顿时火红一片,立即从莲心身上弹了下来,两辈子加一起都三十多岁了,居然还卖萌脸红!

  宫南雪想他一定是疯了,竟然还缠着莲心要抱。

  “呦,宫南雪!脸红喽。”

  宫南序一脸调笑的说,流里流气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三岁的娃娃。

  “雪儿啊,老头子,雪儿回来啦。”

  老田婆听见动静推开门,一看见我立即愉快的大喊。

  “哎呀,女儿啊,乖女儿回来了。”老田头开心的喊。

  “二老莫急,本尊前来是有事相商。”

  莲心轻轻捂住我的嘴巴笑着说,骚包的红衣不知何时变成了飘飘欲仙的白袍,披散满肩漆黑乌发用上好的羊脂玉冠挽在头顶,到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玉树临风的滋味。

  搞什么?我看见莲心的装扮心里忽然冒出了一股莫名的酸涩感,真是,太不习惯了。

  “神仙,神仙有事请说,尽管说。”

  老田婆老田头一见莲心立即诚惶诚恐的说。

  “莫怕,二老莫怕,我是修仙者,并非神仙,你们的姑娘公子到颇有修炼的天赋,且他们的俗缘已尽,本尊有意带他们入宗修行,还请二位同意。”

  莲心笑着说,原本魅惑丛生的一张脸如今却清冷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同意吗?”老田婆难过的看着老田头。

  “同意。”老田头喑哑着嗓子说,脸上的精气神不见,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岁。

  “我。”宫南雪刚要说话就看见老田婆一脸坚定的对着我摇头。

  “我不去,姐,你去好了,别忘了我就好。”

  “你说的什么话,去,你一定要去,不然我跟你娘这就死了。”

  老田头忽然睁开眼睛大吼。

  宫南序立即闭嘴,但却恶狠狠地瞪了莲心一眼,早该料到莲心他来没好事。

  “还请神仙见谅,犬子年少,打小就笨,不知事,他胡说的,胡说的。”

  老田头说着只觉得满口苦涩,成仙啊,多少人都求不来的,一定不能误了儿子女儿。

  “无事,无事,他们都是很好的。”

  莲心扶起老田头,认真的说,这是未来的岳父大人呐,可不能怠慢了。

  “以后犬子小女就拜托神仙了,犬子性情顽劣,还请神仙谅解。”

  老田头文绉绉的的说,短短几句话把老田头肚里的墨水给搜刮的干干净净。

  “顽劣是正常的,是我带去的,我自会庇佑。”

  莲心风度翩翩的说,雪白的云朵慢慢的从莲心脚底下钻出来,莲心手一挥宫南雪就和宫南序就落到了云朵上。

  是浮云兽,宫南雪一上去就看见了小白头顶那嘬逗人的彩毛。

  宫南雪顿时无语了,她说莲心是风系怎么可以凭空呼唤云朵,合着是有小白帮忙啊!差点被忽悠过去。

  “二位,若有机会,我让他们回来看你们的。”

  莲心笑着说,浮云兽缓缓上升,没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莲心一看离远了,手在身上一拂骚包的火红长袍再次出现,暗金色的花纹滚边,朵朵艳丽的曼珠沙华开在莲心的长袍上,尽显妖娆媚气,却有一丝难以掩盖的上位者的尊贵意味。

  “雪儿,我好看嘛?”

  莲心见宫南雪看他就拿出一朵鲜红的大花在宫南雪眼前乱晃。

  尊贵个屁,宫南雪看着眼前发骚的莲心愤愤的想,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娇气骚包腹黑狐狸。

  “想什么呐?”

  莲心不悦的说着捏着兰花指拿花朵在我头上点了下。

  错了,她错了,宫南雪无语的想,刚才还一本正经仙风道骨的,这会就又娘气又娇气了,真能装。

  还兰花指,恶寒。

  “还乱想?”

  莲心黑着脸说,他才不娘气呢,莲心想着一把把我拉到了怀里。

  酷、匠dq网v首发2

  “你在乱想试试,你娘你爹已经把你们托付给我了,小心我欺负你。”

  莲心嘴巴凑到我耳边嘟嘟囔囔的说,娘子又不乖了~他要是娘气,又怎么娶娘子呢?这小傻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