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挺熟悉嘛。以你的身份能知道这么多事还真不简单呢?”

  宫南雪巴眨着大眼睛萌哒哒的说,一幅自来熟的样子。

  “简单的话我还能是聚气中期吗?也许对你来说聚气中期太低微了,可在这里,以我三岁的年龄找到气感并且达到聚气中期有第二个吗。”

  叶空说着无辜的看了宫南雪一眼,心里有些抓狂,啥叫知道了不简单,太看不起人了吧,小妖精。

  宫南雪想了想嘴角抽抽,也是,叶家也不算很小,近千个人中却只有十四个人有修炼的迹象,太少了,也就在这几个小城我妖灵殿可以称王称霸了。

  二十多个筑基、数百个练气、几千个聚气小妖,对这里来说。

  够恐怖了。

  “只可惜你是人呐,不然我不介意收了你。”宫南雪一脸叹婉的说,叶空满脸怪异,他被一个对目前的他来说遥不可及的妖惋惜了,是不是该兴奋一下呢?

  不过,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小妮子惋惜,这感觉真是太疯狂了,太令人感到不爽了。

  “若我说我是练丹师呢?虽然我现在只是一个一品练丹师,但我的潜力可不小哦,妖族中的妖虽然实力一般都比人类强悍,但炼丹练器什么的,可真不行哦。”叶空一脸调笑的说。

  宫南雪摸了摸鼻子手一弹一嘬殷红的妖灵真火就出现在我手上。

  “虽说我现在是筑基境,但我的精神力早就达到六品喽,只差突破。”宫南雪一幅前辈看晚辈的神情,眼神越发惋惜。

  “我那里如今有三个三品练丹师,都是筑基境,如今借了灵火,炼丹术可不是你这种火可比的哦。”

  宫南雪笑着说丝毫不介意自己泄漏了妖灵殿实力。

  “如果你要加入的话?嗯,也可以。”宫南雪若有所思的说。

  “你会烤肉吗?”

  烤肉?叶空差点没有一口血喷死,炼丹跟烤肉有什么关系,你是想打击死我还是咋地。

  “我目前只会会烤鱼。”叶空满脸无语的说。

  “有兴趣学烤肉嘛?你的烤鱼好吃嘛?”

  宫南雪顿时双眼放光的,亮晶晶的眼睛满是馋意,哪有猫儿不偷腥,如今的她宫南雪对烤肉可是情有独钟。

  “有兴趣,”叶空看着我老实的点点头说,不知为何!他看见宫南雪这兴致勃勃的样子竟然一点不愿的心思都升不起来。

  “那你以后就是我的挂名亲随了,这是腰牌,平时不用带,我会帮你控火术,你负责每天给我烤肉,不用交贡献,我会在这里住几天,同意不。”

  我开心的说,眉眼弯弯的好不可爱,但难掩眼里深深的馋意。

  “同意。”叶空笑着说,看着我开心的笑容叶空忽然想过去往我的脸上狠狠地捏两下,真是,太不可爱了。

  叶空傻傻的笑着想,宫南雪见状顿时一愣,不就是她心情好给了个恩典嘛?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待会告诉你爹,婚事,甭想。你进入妖灵殿的事,保密。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们自己想,必须合理而且引不起误会,并且去和我娘解释清楚。好了,你去吧。顺便派人安抚下我小弟,多带几个烤鱼就行,不好吃小心他揍你们。”

  宫南雪淡淡的笑着说,叶空顿时愣了,这丫头变脸变的还真快啊,不提退订的事会死吗?他在这里天赋不低,长得不差,又有上一世完整的记忆,降了成就肯定不会差的,叶空心里颇不是滋味的想,虽然他知道这小妖精在未来会背追杀天地不容,旁边一代天骄的紫印邪皇相伴。

  “叶福,去带雪姐儿休息。”叶空出去冷冷的对叶福说,面色冷如寒冰。

  E酷匠{p网h唯、◎一正"R版_v,*7其他都_是%盗%P版59

  “麻烦你了。”宫南雪对着叶福轻轻笑着说,叶空顿时不爽了,为什么呢?叶空不知道,也许是应为这个可恶的小妮子吧。

  “是,少爷。姐儿这边走,要轿子吗?需要去安排什么吃得吗?”

  叶福笑呵呵的问,宫南雪依然笑得很甜美。

  “要吃芙蓉糕,还要吃烧鸡。”宫南雪开心的跳着说,熟练的撒娇卖萌。

  “好好好,待会儿我就去安排,姐儿要吃什么尽管说,一样都不会儿少。”

  叶福哈哈的笑着说,叶空在后面看得牙痒痒,眼里满是一个笑容满面的身影,叶空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让这小妮子心甘情愿嫁给他,做老婆,他就不信,邪皇会出现的这么早。

  “你们去老田婆的村子找老田婆,她估计已经回去了,就说我非得要雪姐儿做我的妹妹,成不了婚,要留雪姐儿在这里养着,一定要注意措辞,若是本少爷日后知道你们说了什么不敬的话,定饶不了你们。”

  叶空冰冷的说着散发出丝丝煞气,众丫鬟仆役顿时浑身一震。

  “是少爷。”众人齐声说,为什么这小少爷的眼神如此吓人。

  “还有……”叶空继续说,说完就去找叶老爷去了。

  宫南雪开心的啃着鸡腿,喝着香果露拿着玩具玩的正开心。

  叶福是大管家,手里的好玩的可不少,这不,布娃娃、小绣球、小木马什么的摆的一地都是,衣服正在做,桌子上满满的一桌都是吃嘴零食。

  叶空无语了,乖乖。他都没这待遇。

  “五少爷,叶管家,雪姐儿,有人抬着好几个大箱子在门外说是姐儿的东西到了,叶骁让奴进来通禀。”

  穿着下等女婢衣饰的女子毕恭毕敬的说。

  宫南雪愉快的点点头,表示那就是她的东西,叶空到还淡定,叶福却是吓了一跳,一个贫女,那里来的好几箱东西。

  “福伯,都是我的一些小玩意儿了。”宫南雪笑眯眯的说,叶福更加傻眼了,小玩意儿?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贫女会有这么多东西?而且,那人说的可是几箱,几大箱。

  “姐儿,东西抬到库房吗?”先前的低等女婢又进来说。

  “怎么又是你进来。”宫南雪有些不爽了,进一次就够了,还要来几次,当我不知道低等丫鬟不得进院的规矩吗?

  “姐儿,我来通禀的。”那丫鬟面色平静如水的说,看上去到颇有几分架势。

  “通禀。我的丫鬟没来吗?轻粉、流夏、苏紫,你们去哪了。”

  宫南雪严肃的喊,三个微微发抖的身影顿时从外面进来跪在我面前。

  “我让你们来,你们就打算放完东西就走吗?”

  宫南雪冷冷的说,只是一站,浑身淡漠傲然的气势就已经有了绉型。

  “大人赎罪。”轻粉三人立即害怕的喊。

  叶福心里已经惊呆了,只是面上勉强维持着平日的淡定,心里早就被惊呆了。

  三个?修士,还是当侍女用的,要不要这么奢侈。

  叶福不可思议的想,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若是叶家有可以修炼的女佣,被老爷认作干女儿都是必须的啊。

  可她们现在都只是女婢,赤裸裸的打了他叶家的脸啊,在叶家的话,她们比起小姐还会在尊贵些啊。

  叶福顿时感到了来自星球的恶意。

  “赎罪,呵,先把我的东西好好安置好,在去领罚。”

  宫南雪冷酷无情的说,嘴角原本甜美的弧度变得冰冷煞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