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脉。”

  一道声音及时地在身后响起。炫霜殿和耳仪执事惊讶地看见罔顾执事走了过来。

  罔顾执事看了一眼地上惨不忍睹的玄脉,急切地说道:“刚才内门的烨火执事派人来催,说血雉烈焰狮生产了。烨火执事有事要外出几天,马上需要人去照料神兽。玄脉,你刚才接受了任务,快随我前去吧。”

  “罔顾执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让你别插手这件事吗?”耳仪执事顿时恼怒地问道。

  玄脉此时已经无还手之力,耳仪执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逼迫玄脉开口说出身上的秘密。偏不偏罔顾执事突然插了一腿。

  罔顾执事满脸焦急,向炫霜殿道:“内门那边来人在等着,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人,反正玄脉也逃不了,就让他先去内门应付几天差事吧。”

  启元门等级严格,内门执事对于外门有着绝对权威。正巧烨火执事有事外出,血雉烈焰狮生产,急需人照料。所以内门来人一催,急促间罔顾执事只好想起找玄脉。

  血雉烈焰狮体表散发烈焰,普通弟子根本无法近身,而且生性嗜血,凶恶,以前曾经发生过外门去照料的弟子被吞噬。所以,这任务本来就没人愿意去。

  除了玄脉。

  罔顾执事为了完成自己任务,才不得不来找玄脉。

  炫霜殿一双清澈有神的眼中看不出在想什么,静静地看了玄脉一会儿。摆了摆手。

  耳仪执事还要说话,只见炫霜殿已经走了。

  “炫霜殿……你……。”

  耳仪执事气得咬牙,但面对这个启元门第一天才也毫无办法。狠狠盯了玄脉一眼,离开了。

  罔顾执事扶起玄脉,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刻颗金丹让玄脉服下,金丹是内门独自有的养元丹,疗伤神器。玄脉服下,果然一会儿就精神恢复了了一半。

  绝处逢生,玄脉心里别提多高兴,总算逃过了一劫,眼下想逃出启元门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到内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以后再做打算了。

  罔顾执事领着玄脉走回执事殿,殿中一个胖胖的青年站起来打量着玄脉。

  “罔顾执事,这就是接任务的弟子?”

  玄脉满身还是血迹斑斑,脸色苍白,不过精神却正在恢复。那胖青年一眼看去有些失望。

  “玄脉,这位木船师兄是烨火执事的大弟子,你随他去吧。好好照料宝兽,表现好了,说不定烨火执事会奖励你筑基丹,嘿嘿。”

  筑基丹是内门炼制的法宝,服下就能迅速突破筑基境界,省下几年修炼时间,可以说是珍贵无比。不过罔顾执事却隐瞒了血雉烈焰狮的凶残,连胎息境界都凶多吉少,否则好事怎么能轮到玄脉。

  罔顾执事简单介绍了一下,木船一脸怀疑地看着玄脉,没说什么还是带他去了内门。

  玄脉眼前,三道黑色宫殿群呈东西向排列下去,气势恢宏。宫殿群之间是宽达百丈的空地,只见空地上站满了内门弟子在演练。

  一般内外门弟子是严禁走动的,外门弟子要进入内门需要有令牌。所以玄脉一旦进入内门,耳仪执事和炫霜殿就算再急,也无可奈何。

  玄脉跟着木船到了烨火执事的道场,是一座方圆百里的小道场。东南方向有一个黑色的宫殿。

  “木船师兄,烨火执事什么时候回来?”

  玄脉揣揣地问道,内门执事一般都是金丹修为,他担心被烨火执事看出自己身上的秘密。这几日经历的事情,已经使玄脉对任何人都产生了戒备。

  “大概要半个月吧。”木船淡淡说道。

  玄脉心里一松,至少半个月里他是安全的,接下来最好能在这半个月里想出逃出启元门的办法。

  木船指了指哪里,说:“玄脉,哪里就是血雉烈焰狮,烨火执事有事外出了,这里就交给你照顾了。血雉烈焰兽性情凶残,你最好别激怒它。”

  “血雉烈焰狮刚生产,身体还很虚弱,这段时间是很少吃食物的,每天只要喂它血龙骨就行了。对了,血龙骨要到道场北面的黑雾山去采。”

  简单交代完,木船就匆匆离去了。

  内门弟子不同外门,基本都是筑基以上境界,每天都有很多修炼的任务。根本没有时间闲玩。

  看着木船的背影远去,玄脉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顿时轻松起来了。

  这里是他现在唯一安全的地方,尽管外门那些长老迟早会发现他杀了龙涛易等人,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至少眼下玄脉是安全的。

  走到黑色宫殿前面,玄脉暗暗戒备走了进去,里面一团黑暗,等眼睛适应了,才发现有一条甬道通往里面。

  甬道两边都是黑暗,玄脉小心翼翼地沿着甬道走进去,甬道并不长过了一会儿,就到头了。

  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一块数十丈宽的空地上,卧着一个遍身火焰的火焰兽。血红的狮子头颅,红发披覆,一双赤红的眼睛疲惫地闭着。

  在它膝下,卧着一个火红的小狮子。刚出生的绒毛细软鲜艳,泛着红色光芒,婴儿一样的眼睛警惕地看着玄脉。

  血雉烈焰狮。

  玄脉心里一颤。小狮子虽然才出生,可是天生俱来的威势,隐隐散发凛凛王者气息。

  “小家伙,我可是来照顾你来了。”玄脉说道,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手去抚摸小兽,小兽眼里露出惊慌的神色,发出稚嫩的叫声。

  玄脉的手还没碰到小兽,烈焰母兽猛然睁开眼睛,快如闪电地咬住了玄脉的手臂。一股炽热感瞬间传遍全身全身。如同置身火炉烘烤,巨大的烧灼感令玄脉差点背过气去。

  幸亏玄脉察觉有异立即运起脉络纹身,全身脉络清晰毕现,巨大的灼烧感顿时减弱了。但血雉烈焰兽死死咬住玄脉手臂,手臂上的脉络纹身发出反弹一般的力量,抗拒着。

  玄脉这才后悔自己太鲁莽了,忘了木船的告诫,激怒了护子心切的血雉烈焰兽。不管是人类和动物,对幼子的保护都是一样心切。玄脉本来是想抚摸小兽增进感情,没想到却摸到了老虎屁股上。

  被激怒的血雉烈焰兽不顾刚生产的虚弱,咬住玄脉手臂不放。

  “血雉烈焰兽,我错了还不行吗……。”玄脉简直要发狂了。就因为摸了一下小兽,就要吞噬自己吗?

  玄脉周身如同处在火山熔炉,靠着纹身脉络勉强能支撑住。却无法摆脱开它,捏紧的左拳上凝结出一层金色光芒,气元拳近似五重力量呼之欲出。但却不敢发出。

  玄脉是知道自己气元拳五重的威力,万一一拳过去把血雉烈焰兽头颅打爆,就惨了。到时只怕这唯一的安全处也没有了,就只剩下坐以待毙了。

  僵持了半天,血雉烈焰狮始终不松口,而且它周身的温度越来越高,这样下去,只怕玄脉的脉络纹身也只撑不住。

  “惨了。”玄脉一脸懵逼,想不到刚出虎口走如狼穴,这血雉烈焰狮不同于龙涛易那张可恶的脸,一拳就能轰烂。完全是打不得。

  ;p酷匠lm网!永'久◇免费,看W小●说

  玄脉却没有意识到,他周身的纹身脉络也在发生一些变化。

  金色如游麟爬蛇,纤维毕现的脉络上隐隐有一丝红光在游走,若隐若现。红光混合着妖异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盛。

  玄脉诧异地看着身上的变化,仔细观察发现脚心处上次出现的两个红点,也愈来愈亮。脚心这两个红点,是他在玉竹林无意吸收妖兽精血后出现的。玄脉已经知道是练习脉络的一种方法。

  莫非周身脉络在吸收血雉烈焰狮的火元素?

  这个念头一出来,玄脉又惊又喜。

  血雉烈焰兽发出的炙热是一种凝聚的火元素之力,此时玄脉周身脉络上出现的若隐若现的红气明显在加强。

  血雉烈焰狮发出的炙热感越来越强烈,但玄脉身体却感觉炙热越来越弱。

  不知过了多久,天黑了玄脉昏昏欲睡,血雉烈焰狮虽然仍然咬着他手臂不放,尼玛,这仇恨值也够可以。可惜玄脉完全感觉不到了。

  脉络纹身上浮现出的若隐若现的红气最后完全和脉络融合,脚心的两个红点异乎出奇地明亮。脉络纹身终于不再变化了。

  玄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血雉烈焰狮终于累了睡着了。

  轻轻抽回手臂,只见两排牙齿痕迹触目惊心,但却在很快地恢复正常。

  玄脉周身感觉比原来强大了很多,脉络纹身退去,肌肤呈现出雄健的阳刚之美。就像是一夜间重新锻造出健美体魄。

  “血雉烈焰狮,看来还得感谢你。”

  玄脉惊喜地看着身体变化,喃喃自语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