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玄脉仔细察看了四周,内门和外门不同,那些辟谷境界以上基本上都有自己的道场,在自己道场修炼时不受任何干扰,俨然是一方小世界。即使内门长老有事也得提前通告。

  烨火道场在内门不过是普通道场,所以玄脉到来也没有引起内门注意。

  玄脉再次看向血雉烈焰狮,昨晚血雉烈焰狮在和他对抗中耗尽气力,闭目休息,小兽不安地看着他。

  “小兽,别害怕,我和你一样都需要安全所。”

  玄脉这次没敢去摸小兽,尽管心里想抚摸小兽可爱的红色绒毛。虽然暂时不用担心被炫霜殿一伙找到,但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和小兽何其相似。

  想了想,玄脉决定先喂血雉烈焰狮,趁现在血雉烈焰狮身体虚弱先联络感情,否则将来它一旦恢复别说是自己,就是胎息高手也会有危险。

  在四周找了找,玄脉找到一个玉蝶盛着的几粒金丹。这金丹颜色虽然类似内门炼制出的丹,却隐隐带着一股异样的气味。

  玄脉刚拿起一颗金丹察看,血雉烈焰狮却有了反应,睁开眼凶恶地冲着他咆哮了一声,看样子如果不是气力不继就要扑过来。

  是了,这金丹一定是喂血雉烈焰狮的。

  玄脉见状,忙小心翼翼地将金丹递到它面前,血雉烈焰狮立即张嘴吞了下去。

  血雉烈焰狮吞下金丹,闭目休息了一会儿,睁开眼精神顿时好了许多,恶狠狠地看着玄脉,一副随时扑过来的样子。周身血红的毛发似乎要燃烧起来。

  玄脉吓了一跳,赶紧退后,血雉烈焰狮向他威胁地挥舞了一下爪子,把小兽护在身体前,紧紧盯着他。

  过了一会儿,只见血雉烈焰狮眼睛一闭,又睡着了,它产后虚弱,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

  弄清了血雉烈焰狮的食物来源,玄脉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任务并不难,只要喂它金丹就行了。

  玄脉在烨火道场度过三天,三天里血雉烈焰狮除了偶尔睁开眼睛,其余都在沉睡。玄脉也不去管它,喂过金丹后就在闭目修炼思索自己该如何逃出启元门。

  玄脉此时处境危险,就算在内门这里,一旦烨火执时外出归来。以烨火执事的金丹境界,肯定会发现他身上秘密。

  所以,玄脉必须要在烨火执事回来前想出办法。

  “玄脉。”

  一声招呼,木船从外面走了进来。

  玄脉赶紧起身相迎:“木船师兄。”

  木船眼睛迅速在血雉烈焰狮身上扫了一眼,淡淡地地吩咐道:“玄脉,喂血雉烈焰狮的金丹应该完了,忘了告诉你,金丹要去炼石殿百里执事哪里去换。对了,要用血龙骨换。”

  血龙骨换?玄脉一头雾水,这才这个任务并不是那么简单。

  木船点点头道:“不错,血龙骨要去黑雾山找。这几天我的任务很重,顾不得来这里,你好好照顾血雉烈焰狮,别出篓子。”

  木船这才告诉玄脉,血雉烈焰狮平时都是自己去黑雾山捕猎妖兽,只是产后虚弱,无法去捕猎。所以烨火执事才用血龙骨换内门炼制的专供灵兽服用的金丹。

  木船又交代了一些去黑雾山要注意的,譬如尽量躲开妖兽,别和同门起争执之类的注意事项就匆匆离去了。

  送走木船,玄脉看看玉蝶中金丹完了,只得打算去黑雾山采血龙骨,黑雾山就在烨火道场后面,遥遥望去,一片黑沉沉。

  简单准备了一下,玄脉起身了。

  一路经过几个道场,都无人盘问,估计都知道是去黑雾山采血龙骨。

  黑雾山,是内门地盘的尽头,出了黑雾山也就出了启元门。路上玄脉心中暗暗期待,他正愁如何逃出启元门,这不是很好的侦察机会吗。

  但当玄脉站在黑雾山前时,却懵逼了。

  眼前是一道险峻异常的山脉,绵延百里,绝壁陡峭如斧削刀劈,后面是沉沉黑气,黑气绵延下去,似乎连远处的天地都连在一起。看架势要想走出黑雾山,绝非易事。

  玄脉心中有点失望,打起精神走了进去,一进去后,彻底打消了念头。

  只见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森林,鸟兽罕至,连条路都没有。这里是山脉外围,经常有内门弟子前来试炼,生活在这里的妖兽基本都被捕猎光了。

  玄脉从木船哪里已经弄清了血龙骨,那血龙骨大概是生长在妖兽出没的地方,十分珍贵难寻。

  走了半日,玄脉已经进入山脉深处,也感觉到了四周不再寂静,隐隐有鸟兽之声,仔细寻找,顺着鸟兽声音走去。

  前面是一个小山谷,玄脉停下来,刚要向四周察看,忽然听见脚步声。

  这里已经黑雾山深处,人迹罕至。除了内门试炼弟子不会有人来,玄脉一惊,悄悄躲在了树后。

  “简师弟,这个山谷位置不错,我们就在这里杀了白师兄。”

  “唔,不错,姚师兄说的是,你我赶快藏起来,他就快到了。”

  山谷中出现了两个内门弟子,警惕地察看了一下周围,向玄脉这边走来。

  玄脉听得清楚大气也不敢出,屏住呼吸看去。那两人走到树后躲藏起来,四周又陷入寂静。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又响起来,玄脉小心地从树后看出去。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灰袍的鹰鼻男子,满脸疲惫之色,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在路边坐下取出干粮吃起来。

  树后的简师弟和姚师兄悄悄走出去,忽然同时出掌,向鹰鼻男子身上打去。

  “简师弟,姚师兄……你们?”

  那鹰鼻男子跳了起来,愤怒地怒吼一声,挥掌相迎,两股庞大力量撞击在一起,发出轰轰声响,那鹰鼻男子直接被轰得身子飞了出去。

  简师弟和姚师兄立即跟了上去,四拳狠狠砸去,鹰鼻男子刚爬起来又被砸飞。

  “简师弟,姚师兄想不到你们二个竟然敢对师兄下毒手,难道不怕宗门长老知道惩罚?”

  “白师兄,要怪就怪你运气太好吧,竟然得到了四阶妖兽晶核,这次试炼任务我和简师弟都没有完成。只好杀了你,用你的妖兽晶核来交差了。”

  姚师兄阴沉沉地说道,向简师弟作了个手势,眼里露出凶光。他眼中冷厉的寒气连树后的玄脉都是一凛。

  鹰鼻男子不怒反笑:“简师弟,姚师弟,哼,就凭你们两个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抽出长剑,厉声喝道:“你们不是要杀我吗,那就看看谁先死吧?”只见他的剑上忽然泛起一层白色的光芒,光芒迅速涌聚,很快就包裹住了剑身,整个剑身如同一条巨大青龙,发出嘶嘶声音。

  “凌云剑法第六层。”简师弟嘴角抽搐了一下。

  树后的玄脉吃了一惊,他在外门虽然修炼了十几年,但因为自己六脉绝灵体的身体几乎是个废物,根本无法接触高级功法。但平日也听师兄讨论说过。

  启元门功法共分地品,人品,天品三种,一般外门弟子接触的都是地品低级功法,只有到达筑基,进入内门才有机会学习地品高级功法和人品功法。

  pB酷*E匠yO网0_唯一v正|E版g;,其@他、1都S。是盗5版cb

  至于天品功法,乃是传说中才能听到的,就是内门一般长老都无缘得见。更别说普通执事弟子。

  所以玄脉身上疑似天品功法,才会引起耳仪执事和炫霜殿觊觎。

  那鹰鼻男子此时使出正是一门地级高级剑法,简师弟和姚师兄顿时紧张起来,他们两人本来逼迫着鹰鼻男子,此时都向后退了几步,严阵以待。

  简师弟和姚师兄也抽出了剑,不过他们两人剑上只有薄薄的一层白光,完全遮不住剑身。

  “白师兄,想不到你居然突破了凌云剑法六层……。”

  姚师兄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眼中更多的是惊恐。

  凌云剑法是启元门三大剑法之一,境界分为十层。和气元拳一样,普通人只能练到第四层,五层就需要天资禀赋非凡,至于六层更是凤毛麟角。

  凌云剑法五层和六层是天壤之别,五层以下,剑法可用平庸形容。一旦突破六层就是质变,威力无比。但毕竟像炫霜殿那样的天才少之又少,所以凌云剑法也一直不被重视,是入门的基础功法。

  简师弟双腿已经在发抖,他们两人本来打算合力杀了鹰鼻男子,抢了鹰鼻男子得到的四阶晶核,却万万没想到白师兄竟然藏得很深,剑法早已突破六层。

  此时,这两人心中后悔万分,逃走的心都有了,就算他们两人联手也挡不住凌云剑法五层。

  “去死吧。”

  突然姚师兄一掌拍去,冷不防打在简师弟身上,简师弟只顾防着鹰鼻男子,等到发觉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他胸口,连叫也没有来得及身子就飞了出去。

  姚师兄偷袭成功,紧跟上去补上一剑,那简师弟只是筑基后期,姚师兄却已经是胎息境界,本来就是碾压,又加上偷袭,简师弟竟然当场连叫声都没发出就死了。

  “姚师弟……你?”

  鹰鼻男子顿时惊怒交加。

  “白师兄,都怪我糊涂,误听信了简师弟的教唆,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师兄大人大量,饶过我这一回吧。”

  姚师兄说着扑通跪了下去,苦苦哀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