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脉顿时一惊,这个时候他自然最不想见到耳仪执事,他身上隐藏的秘密,耳仪执事是最有可能最先知道的,因为龙涛易等人之前一直和耳仪执事在一起。

  罔顾执事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快,他只想把内门烨火执事的任务早早发下去,自己就省心了。这个耳仪执事是什么意思?

  “耳仪执事,我已经接了内门烨火执事发布的任务,罔顾执事正要领我去,实在抱歉,我不能跟你去了。”

  玄脉一边说,一边凝聚元气,全身脉络聚爆,暗暗做好随时应变。耳仪执事现在肯定对玄脉恨之入骨,以玄脉的实力还不是耳仪执事对手,所以他只能小心。

  听到玄脉回答,耳仪执事睦子里一丝阴狠更加冷厉。

  “玄脉,你,你竟敢不听执事劝告,别忘了你刚才杀了龙涛易四人,如果被外门那些长老知道,你就死定了。除非你照我说的做,还有一线生路。”

  “玄脉杀死了龙涛易……耳仪执事我没听错吧?”

  轮到罔顾执事愕然了,整个外门谁不知道玄脉是百年练气垃圾,龙涛易早就是化气高级阶段,怎么会被玄脉杀死。

  “哼,千真万确,罔顾执事这件事你最好别插手。玄脉,你还是乖乖跟我走吧。”

  耳仪执事完全不怕罔顾执事,杀死同门在启元门是大罪,他相信罔顾执事不敢阻拦。

  果然罔顾执事惊疑地看了玄脉一眼,退了两步,他虽然急着把手里内门的任务发出去,但如果玄脉犯下宗门大罪,也不敢包庇。

  不过,罔顾执事心里依然不相信,他可不信玄脉一个修炼废材能杀了化气高级弟子。

  “玄脉,你还犹豫什么,要活命就跟我走吧。”耳仪执事冷冷说道。

  玄脉心中疑惑,耳仪执事对他恨之入骨,不可能有好心,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跟耳仪执事走,他当然不会那么傻。

  但当他看到罔顾执事脸色上明显露出置身事外,不愿多管的态度,甚至已经往回走去,才紧张起来。

  本来只差一步进入内门,就可以摆脱耳仪执事等人的刁难,可就在节骨眼上偏偏耳仪执事破坏了好事。

  玄脉心中愤怒,遗憾,长期挤压的屈辱各情感夹杂在一起,恨不能一拳打过去,将面前可恶的一张脸砸得粉碎。可惜,他只能想想,耳仪执事境界在辟谷和金丹之间,对玄脉化气境完全碾压。玄脉再一次体会到实力不如人的屈辱。

  “玄脉,既然这样,你还是跟耳仪执事走一趟吧。内门的任务我另外找人了。”罔顾执事走回执务殿,在门口淡淡说道。

  这等于粉碎了玄脉最后一丝生的希望。

  耳仪执事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他可不认为玄脉能逃出手掌心。

  玄脉心中一沉,此刻逃跑是不可能了,只好走一时是一时,且看耳仪执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冷冷说道:“好吧,耳仪执事,我跟你走。”

  耳仪执事转身向武道院走去。

  “武道院?”

  玄脉微微感到差异,他本来以为耳仪执事肯定要把自己交给执法殿的长老惩处。没想到却是去武道院。

  武道院是外门高级弟子修炼的地方,其中更有很多被认为天才般的弟子,像那个妖孽般的炫霜殿。一般普通弟子根本没机会进入。

  玄脉越走越疑惑,他可不认为是耳仪执事善心大发,要送自己进武道院学习。

  “耳仪执事,你把玄脉带来了。”

  “炫霜殿,这个废物来了,你看看他身上究竟是不是天品功法。”

  一个优雅俊秀的青年走了过来。

  炫霜殿,启元门百年来最妖孽的天才人物。据说二十岁就突破金丹,此后进入武道院,是公认所有弟子中将来前途最无量的一个。

  别说耳仪执事,就连外门那些长老也对他客客气气。

  炫霜殿俊雅的面上看不出一丝感情,目光像要穿透般看着玄脉。

  一个是启元门百年不出的天才,一个是练气百年垃圾。如果不是玄脉身上的秘密,恐怕两人永远都不会交集。

  炫霜殿静静地看着玄脉,想要探查出玄脉身上的秘密。

  耳仪执事知道如果把玄脉交给外门那些长老,就算玄脉被逼说出天品功法,也和他无缘了。所以在思考后,他暗暗告诉了炫霜殿。

  耳仪执事相信以炫霜殿的妖孽资质,一定能发现玄脉身上的天品功法。

  “你就是玄脉?”

  炫霜殿淡淡问道。他的神态举动完全不像是一个妖孽天才,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玄脉点了点头。

  炫霜殿道:“玄脉,我们做个交易,只要你说出你身上的天品功法,我可以在长老哪里将龙涛易的死遮掩过去,保你无事。”

  耳仪执事阴沉沉地补充了一句:“玄脉,你最好识相点。”

  玄脉心里一紧,他知道炫霜殿没有说谎,炫霜殿既是启元门天才,又是炫元宗宗主养子,整个启元门上下暗地里都视他为将来的继任门主。

  而玄脉这个宗主亲生的儿子,却被遗弃在外门,两人境遇天壤之别。

  胸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怒,不平,屈辱,眼前闪过那张冷漠的男人脸庞。

  “炫元宗,你为何对这样我,总有一天我会加倍偿还。”狠狠握紧的拳头,显示内心的极度愤怒。

  龙涛易不过是个普通筑基弟子,只要炫霜殿开口,外门所有的长老都会看他的面,将这件事压下去。

  但玄脉要付出的代价却是说出天脉纹身功法。而玄脉正是经历了无数屈辱才终于得到天脉脉络,他身上的功法对他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一旦玄脉失去了天脉脉络,恐怕他立刻就会被耳仪执事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

  不,绝对不能说出天脉功法。

  一个强烈的声音从玄脉内心发出,说到底眼前这些人还是冲着他身上的天脉纹身秘密,自己绝对不能答应。

  玄脉缓缓摇了摇头:“炫霜师兄,恕我难以从命了。”

  炫霜殿还是淡然的神色,但是他的双拳忽然捏紧,拳头腾起一团金色的强烈金光,一拳向玄脉轰来。

  气元拳五重!

  炫霜殿身体周围仿佛携裹着一团金色凝实光波,极速向前狂飙,向着玄脉身体涌来。

  真正的气元拳五重之力,不愧是启元门第一天才炫霜殿,即使一旁的耳仪执事眼中瞬间都黯淡了。

  整个外门,能发出气元拳五重的屈指可数,连耳仪执事恐怕也做不到。

  玄脉在炫霜殿强大的拳头砸来时,性命攸关无暇多想身体脉络显露,也全力发出气元拳迎去。

  他在修武阁只演练了一遍,就已经完牢牢记住了四重和五重的功法,由于天脉脉络作用,变异的四重威力轻而易举就轰烂了龙涛易的脑袋。

  _、最新章ou节上;酷#匠/L网c&

  此时他的拳法介于四重和五重之间,接近五重。玄脉右拳上,弥漫着一团妖异的金色光芒,和炫霜殿拳上的纯正金色光芒相比,多了一层妖异,威力似乎毫不逊色。

  两双拳头撞在一起,两道金色光团猛然爆裂,随即强大的金光波纹向四周猛然轰去。

  一波二波三波……

  余波如波浪般连续击打在两人身上,金光波及耳仪执事脸色骤变,连退了十几步,勉强才站稳。

  炫霜殿身子飞出数米,俊雅的脸上显出一丝惨白。

  玄脉身子却直飞出去,撞在远处的殿墙上,嘴角渗出血丝。

  “好厉害的气元拳五重……玄脉这个废物怎么会,这不可能?”耳仪执事瞠目结舌。

  玄脉竟然能发出如此威力的气元拳五重力量,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耳仪执事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只有炫霜殿从玄脉拳上的威势和妖异光芒认出玄脉发出气元拳只是近似于五重。

  炫霜殿淡淡说道:“玄脉,看来你果然是得到了天品功法,不过,凭你现在的实力还是逃不过长老制裁,只要你说出你身上的功法。我会保你无事。”

  “炫霜师兄,多谢你的好心,玄脉心领了。但我是不会说出身上的秘密,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玄脉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站起来,毫不畏惧地迎着炫霜殿。

  此时玄脉更加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除了逃离启元门,别无他法。他心中燃起的表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绝不会向对手低头。

  “玄脉,看来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了。”

  一旁的耳仪执事阴沉沉地说,向玄脉逼过来,夜长梦多,他担心那些长老发现赶来,所以耳仪执事也迅速做出决定要出手了。

  炫霜殿和耳仪执事联手,玄脉必死无疑。

  炫霜殿俊雅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悦,说道:“耳仪执事,你先别忙,玄脉就交给我吧。”

  耳仪执事忘了炫霜殿是启元门第一天才,怎么会让人帮手。而不等耳仪执事说话,炫霜殿凝聚元气,轰地第二拳又发出。

  气元拳五重,强大的拳风砸去。

  玄脉虽然发出的拳法也接近五重,但他境界太低,就像一个孩子拿着大刀,很快就处于下风。身子又一次被轰飞出去,炫霜殿面上优雅如常,根本不给玄脉喘息机会,一拳接一拳轰出。想逼迫玄脉屈服。

  耳仪执事也被炫霜殿越来越猛烈的攻击波纹震得连连躲避。

  第五拳发出,玄脉身子撞在殿墙,口中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全身脉络显露,金色纹理清晰如龙游,蜿蜒如蛇,看上去妖异而又带着一丝妖魅。

  “玄脉,你……你身上……?”

  耳仪执事眼中露出惊骇,此时他完全相信玄脉是得到了某种机遇,得到了天品功法。

  炫霜殿仍然神色如常,面对玄脉的异相只是微微诧异,他加快攻击,想逼迫玄脉开口。

  炫霜殿猛烈的攻击下,玄脉到了危急关头,周身衣服寸寸断裂,口中喷血,绝望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愤怒。

  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要置他于死地,屈辱,愤怒,仇恨使得玄脉咬紧牙关,一次又一次爬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