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气元拳由于元气凝实成了特殊的能量,可以脱体凝而不散,遇阻而爆发,从而有了能量冲击的群攻属性。

  玄脉俩拳对撞自然是想用四重气元拳的冲击波,破除围攻和龙涛易的偷袭。如果是平常人这样做是自残的行为,但是玄脉的经络纹身有着转移能量的特性,所以他有资本这样“自残”。

  “嘭”

  拳头击在玄脉身上的闻梅,脸上的惊喜还未浮现,玄脉双拳对撞爆发出的金色冲击波,让他带着错愕和痛苦,喷着血雾在倒飞中直接昏死了过去。

  幸亏这是玄脉在气元拳还未凝聚成型之前引爆,不然闻梅就不止昏死了,而是成为飞尸。

  能量冲击波蔓延之速快若闪电,其他三人虽逃,但是依然步了闻梅的后尘,哪怕是筑基的龙涛易也因为震惊而反应慢了一瞬,被能量冲击波命中,倒退了三步。

  四人气势汹汹围攻而来,玄脉一招之下全部倒地昏死,哪怕是五米外准备偷袭的龙涛易也没有逃脱,瞬间出糗。

  “能量冲击,果然是类似四重气元拳的功法!”三位内门弟子望着被自己能量冲击波命中却安然无恙的玄脉,脸上惊异莫名,这就好比自己狠打自己一拳没有痛觉,简直违反常理。

  !酷匠、?网首‘发=

  “筑基果然是筑基!”玄脉心中感叹龙涛易现在修为果然跟以前天差地别,弯腰抓起地上的玉竹,玉竹坚硬无比,非辟谷修为不能损坏分毫。

  “学会一招就让化气修为如此厉害,看样子你那功法必然是天品无疑了!”脸色阴沉的龙涛易,余光瞥见震惊的三位内门弟子,勾唇阴笑道。

  “天品功法!”三位内门弟子脸上一怔,尔后双眼光芒大放,望着玄脉露出贪婪。天品功法他们只在传说中听过,玄脉有天品功法他们自然不相信,但是玄脉能以化气修为轻松击败四位化气,功法定然不俗,最低都是低阶地品功法。

  地品功法可不是普通内门弟子能修习的,但是有着地品功法的玄脉,却让身为普通内门弟子的他们有了得到地品功法的机缘。

  “明明四重气元拳却说成天品功法,龙涛易你果然无耻至极!”龙涛易阴险的挑拨行为让玄脉气急反笑,他左手紧捏着玉竹,恨不能把龙涛易当做玉竹给捏爆。

  玄脉情绪激动,左手经络脉纹由于全力使力再次显像,而这次玄脉清晰感受到玉竹上的妖兽精血被经络纹身吸收。

  经络纹身的修炼难道就是吸收妖兽的精血?

  玄脉心中震动惊喜,忍不住持续使用经络纹身吸收玉竹上的妖兽精血。

  “你手上的金纹就是天品功法的特征,玄脉,你如果说它不是,那么就把功法说出来让我跟三位内门师兄检验。”

  龙涛易望着玄脉左手显像不灭的经络纹身,惊喜的栽赃陷害道。

  “这位易师弟说的是,不是天品功法也没有什么稀奇,告诉我们我们还会承你个人情。”虽然被人拖下水,但是在高级功法面前,三位内门弟子心甘情愿。

  “你们真的想学?”龙涛易俩年来对他的欺辱,害他被执事惦记深陷危境的阴毒,让他万分后悔当时没有直接杀掉龙涛易,对阴险小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龙涛易让他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

  “玄脉师弟,希望你是聪明人,不要胡乱编造功法诓骗我们,三位内门师兄可是识货的人。”龙涛易不相信玄脉会如此轻易就告诉他们功法,不由提醒三位内门弟子。

  “如果敢欺骗,我们绝度不会轻饶!”三位内门弟子气势外放,无比威严。

  “既然你们想学,那就跟我来!”玄脉放下玉竹,双拳一握,疾步后闪。

  “哼!你是想逃吧!”龙涛易讽刺一声,迈步直追,其他三位内门弟子也闪向玄脉。

  “我怎么可能会逃。”后闪十米的玄脉,脚步一停,眼中戾芒一闪。

  “那倒是,因为你根本逃不掉!”龙涛易望着被他跟三位内门弟子包围的玄脉,眼露得意。一位准筑基,三位低阶筑基,玄脉这下绝对翻不出任何浪花。

  “听好了,凝神丹田,运气直行四满……”

  玄脉竟然真的告诉他们功法,而且是非常细致贴心的说出了功法运行的精准路线,四人先是一愣,尔后下意识直接运行真元实验。

  随着实验,他们发现真元竟然运行畅通无阻,这让他们莫名的惊喜,以为这就是天品功法的神奇之处。不过当真元运行过半后,他们猛然发现这感觉无比熟悉。

  尼妹!这不是一重气元拳的行功路线么?

  四人惊怒,不过还未等他们发难,金光闪耀的玄脉,双拳一挥,一道凝实的金色光罩从他身上扩张。由小变大,化作五米椭圆犹如金色鸡蛋的圆形光罩,闪耀的金光一敛,瞬间凝聚出上百道凝实无比的金色光拳。

  “这……”

  四人望着这酷炫震撼的招式功法,脸色惊恐,头皮发麻,他们极速后退,却发现暴雨倾盆迅疾如电的金色光拳根本无法逃避。

  “嘭”

  “轰”

  光拳击飞四人后,轰然爆破,化作冲击波再次击打在四人身上,而仿佛连锁反应,冲击波击爆附近的光拳,光拳爆炸再次化作冲击波击打在四人身上。

  接连三下,这简直是三连击。

  而仓储之下,没有任何防御措施的四人,下场凄惨无比,龙涛易被冲击波肆虐的血肉模糊,脑袋都被爆掉,而其他三人由于修为比龙涛易强上不少,再加上修习了护体功法,急促运转之下护住了性命,只是重伤昏厥。

  “你没死我怎么可能先逃!”玄脉望着脑袋没有死的不能再死的龙涛易,震惊自己变异五重气元拳威力的同时,心中畅快解脱,仿佛身上脱掉了一层枷锁。

  大仇得报的喜悦过后,第一次杀人的罪恶和尸体的恐怖也让他心中恶心恐慌,不过这很快就被自己现在的危险处境给压制。

  “龙涛易死亡,铭牌对青铜镜发出的讯息,卢大优执事肯定已经发觉。”玄脉强制自己冷静,尔后捡起他先前丢下的玉竹,迅速逃离玉竹林。

  “经络纹身果然可以吸收妖兽精血。”抓着一根玉竹疾风电闪的玄脉,望了一眼体表红斑全部消失的玉竹,停身运起经络纹身仔细感应,发现他的脚心出现俩个针眼大小的红点。

  很明显,经络纹身吸收的妖兽精血,全部凝聚到他俩脚脚心了。

  摸索到经络纹身的修炼方法,玄脉心中振奋喜悦,但是他身上的秘密再加杀了龙涛易的罪状,如果被刑法执事抓住,下场将无比凄惨。

  龙涛易执事很快就会发现龙涛易死亡的尸体,而他如果现在逃离启元门,搞不好会直接撞在接到传讯的守卫手里。

  黎龙虽然接连帮了他好几次,但是他先前也说过不会再帮他,而且作为男人,他也不想低声下气的去哀求,他已经忍气吞声了四五年,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他永远不想载回到过去。

  杀了人,一般人都会想到逃,如果他逆反思维……

  对了,先前那三位内门师兄不是说烨火执事发布了任务么?他去接取从而因为任务地点脱离外门,想必外门刑法执事肯定找不到他!

  玄脉思虑了片刻,灵光一闪,兵行险着。

  情况危急,刻不容缓,玄脉没有犹豫,迅速奔向执务殿。

  玄脉运行着除了颈脖和大脑以外的经络纹身,把气息提至高阶化气,行向执务殿左边处理特殊任务的罔顾执事。提升气息是为了掩盖自身的练气气息。

  “执事,我来接取内门烨火执事颁发的任务。”玄脉望着睁眼的罔顾执事,压制着心中的慌乱,恭敬道。

  “哦?”罔顾执事诧异玄脉这么快就知道了烨火执事颁发的任务,他才刚写录任务玉榜内,而且玄脉故意宣泄气息的行为也很奇怪。

  虽然玄脉行为怪异消息灵通,但是他却没有探知的好奇,他只是想迅速把烨火执事交代的事情完成,然后无事一身轻。

  “既然你想接取任务,那就试试耐火性过不过关吧。”罔顾执事拿出一根铁棒,运转元气间,铁棒化作赤红:“握住它没事就算通过。”

  这试炼竟然如此简单粗暴,对他需要极速脱离外门太有益了。

  玄脉心中惊喜,果断运起经络纹身抓向赤红铁棒,由于为了掩人耳目,玄脉手上施展出一重气元拳。

  气元拳自然无法抵挡铁棒上的超高温度,但是玄脉靠的不是它。而经络纹身没有让玄脉失望,铁棒上的温度是火元素的凝聚,所以并没有对他的手掌造成伤害。

  “咦?这是什么功法?”罔顾执事诧异玄脉的功法明明无法抵抗铁棒的火元素,但是手却没有任何损伤,他可以肯定启元门外门绝对没有这么神奇的功法:“这是你自带的功法?”

  “是的!”玄脉收回右手,点头道:“执事,我过关了么?”

  “过关了。”罔顾执事仔细打量了玄脉一遍,直把他看的心中发毛。

  “执事,接下来是不是……”玄脉压制住心中的惊慌,硬着头皮询问。

  “呵!这是烨火道场的临时令牌。”罔顾执事莫名一笑,尔后丢给玄脉一块黑铁令牌,迈出柜台道:“跟我来吧。”

  “是!”

  玄脉欣喜点头,不过当他跟着罔顾执事行出执务殿后,却碰到了现今他最不愿碰到的人——耳仪执事!

  “玄脉,我刚接到一则讯息,如果想活命就跟我走。”耳仪执事阴沉的望着玄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