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上的巨大差距,玄脉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抓住。

  “执事,如果不信黎龙守卫有交任务给我,你可以去核实!”玄脉感受着无法动弹的身体,心生恐慌,卢大优竟然动强,说明他的推测可能八九不离十。

  “我自然会去核实,不过这是之后的事情了。”卢大优面无表情的提着玄脉迈步前行,显然是铁了心要把他带走。

  “玄脉,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么?”

  一道突然传来的声音,令卢大优身躯一颤,也让惊慌失措的玄脉心中巨喜。

  黎龙!

  卢大优僵硬着转过身体,下意识松开玄脉,他望着不声不响出现的黎龙,脸上狐疑和惊惧交织,神情相当复杂。

  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启元门除了外门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更是在案发现场亲眼所见,而这次事件也让凭空出现的黎龙蒙上了一层恐怖、神秘的面纱,玄脉竟真的被黎龙交了任务,而且看现在的情况,黎龙明显成为了玄脉的保护伞。

  耳仪执事交给他的任务明显是完不成了,卢大优想起来时的信誓旦旦,心中难堪,但一想到连掌门都不管不顾的黎龙,他心中发寒,直接转身离去,话都不敢留下一句。

  “那家伙是谁,执事好像很怕他。”

  “这人肯定就是黎龙守卫了,看样子玄脉师傅先前说的话是真的啊!”

  “难怪玄脉敢反抗执事,原来是有了这人当靠山。”

  ……

  众外门弟子的好奇目光,并没有让脸色僵硬,表情冷淡的黎龙有丝毫变化,他没有在说什么,直接转身迈步向演武广场,仿佛只是一位功成身退的酱油党。

  “你的处境并不秒,最好离开启元门,而我只能帮你到这,你好自为之。”

  心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玄脉脚步一顿,这是黎龙的心神传音。虽然不知道黎龙为什么要帮他,但是现在借势黎龙离开确实是最好的机会。

  “怎么,你不是要砍玉竹么?”

  玄脉刚欲迈步追向黎龙,却不料后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耳仪执事!

  玄脉转身望着脸色阴沉的耳仪执事,和他身周脸色怨毒的龙涛易五人,心中不由一紧。

  很明显,他最担心的终究是发生了,而且是最糟糕的情况。

  玄脉身体如坠冰窖,下意识他转头望向黎龙。

  黎龙脚步顿了顿,尔后继续迈步前行:“我生平最讨厌以权谋私。”

  玄脉微微一怔,望着脚步不停的黎龙,心生苦涩,黎龙并没有帮他解围的意思,这也印证了他先前说的好自为之。

  不过虽然没有解围,但是他却警告了耳仪执事,现在离开已经不可能,玄脉不得不疾行向玉竹林。

  “以你现在的筑基修为,对付他应该手到擒来,我希望尽快看到天品功法。”耳仪执事望着玄脉匆忙的背影,眼中阴光一闪,对着刚欲开口的龙涛易传音。

  虽然黎龙只是一句小小的警告,但是他可不敢以身试法,检验黎龙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恐怖。

  “是!”龙涛易惊喜的点了点头,转头对疑惑的闻梅四人示意了一个眼神,迈步追向玄脉。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玄脉给他的耻辱,他要千百倍的还回去。

  玉竹林很快就进入眼帘,玄脉转头后望,发现身后竟然跟着龙涛易五人。

  龙涛易被他踩裂的嘴巴已经恢复,而看五人有恃无恐、阴沉怨毒的神情,必定是冲着他来的无疑。

  离开了敞亮的修武阁,深沉的夜幕让玄脉心情无比沉重,性命被他人掌控的无力,让他感到绝望、后悔。如果当时他不回启元门……

  “内门烨火执事饲养的宝兽,怀孕的血雉烈焰狮即将生产,由于需要人去悉心照料,外门弟子真是幸运。”

  “可不是,烨火执事突然向外门发布任务,血雉烈焰狮成功产崽,奖励照料的弟子每人一颗筑基丹。吃下筑基丹基本可以提升至筑基,也不知让人省下多少修炼的时间。”

  “嘿!这任务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血雉烈焰狮身为宝兽,身上散发的血焰温度极高,哪怕是我们也难以承受,更何况临产的妖兽极度暴躁,搞不好还会对人进行攻击,而以宝兽的能力,胎息修为都凶多吉少,所以……嘿嘿,不是什么好差事!”

  交谈之人是三位内门弟子,他们晚上在玉竹林是被安排了任务,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把手上提着的特制妖兽精血涂在玉竹上。

  玉竹是一种奇异的植物,主要用来炼制存储信息的玉简和特殊玉器法宝,这也是所有门派必种的植物,而它们的成长就需要妖兽精血的培育。

  不过由于它们吸收精血缓慢,如果任由它们自己吸收就会浪费,再加上它们每次吸收都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所以就有了特殊制造的妖兽精血和外门弟子每天上午的怕打玉竹任务。

  “血雉烈焰狮?筑基丹?如果他修为突破至筑基进入内门,不就可以暂时避过现在的麻烦?”

  听到三位内门弟子交谈讯息的玄脉,灵光一闪。

  “内门师兄,我有任务要取一颗玉竹。”

  玄脉的话语没人回应,其实三位内门弟子从他进入玉竹林之时就以发现他,不过他练气修为的气息再加上外门百年练气垃圾的称号传说,实在让他们没有理会的必要,毕竟一只蝼蚁从大象旁边经过,难道大象还要跟它打招呼么?

  被人忽视虽然不爽,但也能省下不少麻烦,玄脉不以为意,随意找了一颗玉竹就欲使力。

  “玄脉,识相的就跟我们走!”

  玄脉不用回头也知道这话是谁说的,而且他能感受到后方五道阴毒的目光。

  这五人自然是龙涛易五人,不过让他奇异的是,上午才被他打败的龙涛易五人,为何现在如此理直气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以玄脉的实力,他无法察觉龙涛易以前的修为,现在也同样,他只能感觉龙涛易的精气神比以前强了不少。

  “哟!那外门弟子竟然筑基修为,真是有意思,看其气息波动,应该是刚晋升不久。”

  一位内门弟子的惊异让龙涛易脸上得意,也让玄脉心中恍然。

  筑基和化气完全是质的差距,哪怕传说修成五重气元拳可以抵抗初阶筑基,但是却终究没有实列。面对不确定,玄脉心中紧张,双手使力间,竟然显出了筋络脉纹。当然,只是双手。

  双手的经络纹身一闪而逝,不过让玄脉诧异的是,他握着的玉竹,其上的妖兽精血斑纹竟然被他经络纹身吸收了。

  不过现在没时间让他弄清楚原因,因为向他围来的龙涛易五人,明显是想对他动手了。

  “你们难道想阻碍我完成黎龙守卫的任务?”玄脉双手一把拔出玉竹,转身凝重道。龙涛易现今是筑基,以他准内门弟子的身份,三位内门弟子绝对不会阻止,这也是龙涛易敢于在他们面前动手的原因。

  “你跟玉竹完全是俩码事,没了你,黎龙守卫照样能收到玉竹。”黎龙交给玄脉的玉竹任务,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只是给玄脉拒绝执事的保护伞,对龙涛易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如此咄咄逼人,难道就不怕我去控诉么?”三位内门弟子在旁,玄脉不想暴露经脉纹身。

  “哼!你没机会!”有着耳仪执事撑腰,龙涛易根本不怕玄脉控诉,而且就算没有耳仪执事撑腰,他也不会放过玄脉,无论是他认为玄脉身上的天品功法还是他上午所受的屈辱。

  “动手!”龙涛易右手摸了摸下巴,仿佛感觉那里依然隐隐作痛,这让他脸上更加怨恨。

  闻梅四人再次面对玄脉,除了闻梅,其他三人依然心中恐惧,不过他们一想到龙涛易现在是筑基,玄脉定然不是对手,所以他们也只是迟疑了一瞬就对玄脉动手。

  “玄脉!蛋碎之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没有任何迟疑全力出手的闻梅,想起自己无法恢复的蛋蛋,心中对玄脉的怨恨比龙涛易更甚。而有着筑基修为的龙涛易,他很快就可以畅快的报仇。

  面对气势汹汹,光拳耀眼的四人围攻,再加上在旁蓄力随时抓住他破绽攻击的龙涛易,玄脉心中一紧,思维混乱了一瞬,他的打斗经验基本为零,上午的打斗也是完全靠着经络纹身的发力。

  不过不管如何,不知所措的发傻只会悲剧,猛然间,他突然想起他在修武阁施展的四重气元拳。

  “唪”

  玄脉俩手握拳,金光闪耀间,双手瞬间覆盖一层金色凝实的元气。

  气元拳?

  龙涛易五人瞳孔一缩,他们没想到玄脉竟然学会了疑是气元拳的功法,要知道上午跟他们打斗时,玄脉除了筋络纹身可是没有任何其他功法和武技,而且看玄脉此时的功法状态,很像三重气元拳。

  四重气元拳?

  三位内门弟子眼露震惊,以他们的修为自然发现玄脉这拳不是三重,不过他们没想到一个外门弟子,一个传说为百年练气的垃圾外门弟子,竟然在化气之前修成了这疑是四重气元拳的功法,这简直……

  太不可思议了,这还是那个百年练气垃圾么?

  “不可能!”闻梅犹如吞吃了苍蝇一般,脸色铁青狰狞。

  玄脉没有学会功法武技他们就不是对手,现在学会了功法……

  攻击的四人,除了闻梅,其他三人只是做做样子,他们随时准备一见情况不对就迅速撤退,所以眼见玄脉手上亮起金光,他们就猛然止步,尔后迅速后闪。

  没有后退,一往无前的闻梅,本以为玄脉会挥手格挡他的攻击,谁知玄脉竟俩拳对撞,对他的攻击不管不顾。

  ;q酷3√匠网正$版&首发o

  他在干什么?

  众人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觉得自己生平的打斗经验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辗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