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脉可不知道他现在被四人当做了神人,但是眼见四人犹如虔诚迷信徒一般的盘坐于地,不由心中一喜,他没想到这四人这么容易就摆平了。

  有了玄脉的教导,众人就仿佛被手把手的拿着教写字,而且是教导的人出力,被教导的人只用感受并记下步骤就可以,这简直是个傻子都能学会功法。

  如果玄脉此时拿天品武学如此教导这群人,教导出一群超级修炼天才,不知会不会把人给吓死。

  “啊……我学会三重了?哈哈……我学会了,我真的学会了,只用了俩盏茶不到!哈哈……我是绝世天才!”

  当玄脉讲解完三重气元拳功法运行路线后,大蒜(大蒜鼻青年的外号,真名叫陆元)望着自己的拳头愣怔了一会,尔后猛地窜起,惊喜嚎叫,把众人吓了一跳,有的甚至被吓得功法运行出错导致元气走错路线。

  大蒜其实并没有修炼成三重气元拳,他跟玄脉不同,玄脉不需要疏通经脉并凝练元气和经脉,玄脉可以在知道功法路线后就可以施展出完全体的功法招式,而大蒜却只是疏通了经络,凝练出了一丝三重气元拳的罡气。

  而且大蒜两盏茶能修炼出一丝三重气元拳的罡气,主要还是他以前把大部分经脉都给打通了。不过疏通了三重气元拳路线的经脉,修炼出了三重气元拳的罡气,大蒜只要继续修炼凝练就可以完全修炼成三重气元拳。

  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大蒜炼成三重气元拳,让本来对玄脉仍然抱有一丝怀疑的人彻底信服。当然,他如此快成功自然惹得其他人十分妒忌,特别是他张狂得意的不可一世面貌,让众人心中十分不爽,恨不得给他俩个大嘴巴子。

  “叫什么叫,给我安静!”玄脉瞪了一眼大蒜,让他膨胀的心灵猛然破碎,在比他更加绝世的玄大天才面前,他确实没有膨胀猖狂的资本。

  “既然你修炼成功了,那现在就由你一边修炼一边教他们。”大蒜修炼成功让玄脉感到了解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把教导任务丢给了他。

  “啊……师傅,我要诀没有记熟啊?”傲娇的大蒜瞬间成了苦瓜脸。

  “放心,如果你没有记熟他们会帮你的。”玄脉扫视了一眼懵怔的众人,转身往修武石行去,他四五重气元拳还没有修炼,得先学会才能教。

  “师傅,不带这样玩的啊!”大蒜望着一群恶狠狠望着他,仿佛只要一个不满意就把他分尸的人群,心中颤抖。

  玄脉可不管大蒜的死活,他只是走到修武石旁,直接演练起四五重的气元拳来。傲娇青年四人眼巴巴的等着他教导,无奈他只能暴露变·态的修炼能力了。

  傲娇青年四人确实没想到玄脉竟然没有修炼四重气元拳,这让他们愣怔的同时,心中也对玄脉生出怀疑,怀疑玄脉先前是骗他们现在才临时抱佛脚的。

  如果是临时抱佛脚,那玄脉修炼四重气元拳是否成功就抱有大大的问号了。

  不过还未等他们想明白玄脉骗他们的目的,玄脉却迈着轻快的步伐朝他们行来了。由于玄脉在气元拳出招之前强行停止,所以他们只看到他在修武石旁跳了一会大神(修炼武学招式动作)。

  “你不会四重气元拳!”停步的玄脉还未说话,怒愤的傲吴青(傲娇青年)猛然起立先发制人,其他三人也皱眉起身。

  “我自然会。”玄脉点头道,他先前怕四五重气元拳强大的威力打扰修炼的众人,同时引来执事的注意,所以他并没有施展出来。

  “那你刚才为什么去学习,我不相信你演练了一遍招式就能学会!”傲吴青对玄脉肯定的回答更加愤怒,四重气元拳的运行路线更加繁琐麻烦,他认为玄脉是想用忽悠随意打发他们。

  玄脉眉头微皱,看傲吴青的状况,就算他说破天也不会让他们相信,唯一快速解决的方法就是直接演练。

  有了!

  玄脉灵光一闪,在傲吴青四人狐疑的目光中转过身体,俩手收胸,尔后左右手迅速出拳。

  “唪”

  空气震动,只见俩道凝实无比,可以看到指头轮廓的金色光拳,猛然脱离玄脉的拳头,朝着前方迅疾狂飙。

  元气离体,四重气元拳!

  傲吴青四人双眼圆瞪,尔后他们猛然想起玄脉修炼四重气元拳的时间——只演练了一遍招式动作,半分钟不到。

  而且,玄脉还修炼了五重……

  傲吴青四人震惊过度,以致大脑产生休克直接昏厥了过去。

  “轰”

  一块一慢的气元拳,相撞产生金色冲击波肆虐,也幸亏玄脉选得是无人的方位,不然以他变异的四重气元拳,这群人被冲击波攻击,不死也得重伤。

  “咔嚓”

  巅峰化气都无法损坏分毫的修武石,竟然被冲击波给震裂出细纹。而这丝响动也让一些察觉动静转头观望的人,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这……刚才玄脉师傅使得是四重气元拳还是五重?”

  “不管四重还是五重,修成三重让师傅教四重才是首要!”

  “师傅真乃神人,领悟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强大的实力,妖孽的修炼武学能力,众人对玄脉信服无比,哪怕玄脉说狗屎是香的他们也会附和拍马。

  所以玄脉让他们乖乖修炼,他们自然听从无比。

  当然,修武阁是所有外门弟子修炼武学的场地,自然会有人来,不过经过玄脉吩咐过后,他们虽然好奇这群人盘坐在角落里修炼,也对用布条蒙面的玄脉感到狐疑,但是也仅此而已,没人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有人想找独立特行的玄脉麻烦,不用他出手,有无数想表功的“徒弟”出手教训。

  “大蒜,交给你个任务,去帮我到外门打探耳仪执事和龙涛易的情况。”玄脉把大蒜拉离众人,细声吩咐。大蒜聪明机灵,而且他能感觉大蒜对他拜师的真诚实意。

  “师……”大蒜恍然惊叫,不过这对知道他喜欢一惊一乍的玄脉瞬间捂住了嘴巴。

  “玄脉,出来跟我走。”修武阁外传来的声音,令众人齐刷刷转头,其中玄脉之后进来的外门弟子,脸上疑惑,下意识转头望向蒙面的玄脉。

  玄脉带着疑惑望向修武阁大门,他的消息根本没有走漏,谁会知道他在这里呢,不过当他看到大门之外的中年人后,脸上恍然,心中却生出意外之感。

  掌管外门名录的卢大优执事,手上有块青铜镜法器,可以探察显像持有铭牌的外门弟子坐标,卢大优能知道玄脉并不意外。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卢大优一年难得动用一次青铜镜查探外门弟子坐标,为什么今天他恰好就用了,而且查的还是他的坐标并亲自来寻。

  “你让其他人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去,特别是学习功法的能力!”此时蹊跷,玄脉心中一紧,低声郑重吩咐大蒜后,扯下脸上的布条,转身往修武阁大门行去。

  如此凝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蒜脸上狐疑,心中突然对玄脉生出一丝担心。不管玄脉以前如何,但让他轻松学会三重气元拳,这已经尽到了师傅的本分。

  “执事,请问找弟子有何事。”玄脉见礼过后,恭敬询问。

  “你不需要知道,跟我走就是了。”卢大优望着依然是练气气息的玄脉,皱眉转身。

  “执事,弟子有任务,请恕弟子暂时不能跟你走。”掌管外门名录的执事只负责外门弟子的记录,根本不对外门弟子的日常和奖惩负责,所以玄脉推测,卢大优要么是从龙涛易他们那里知道了他的秘密,要不就是龙涛易或者耳仪执事从中作梗。

  至于为什么龙涛易五人或者耳仪执事没有随同,估计是另有原因。

  酷匠Y*网正$版+☆首发Vb

  “好家伙!这还是以前任人欺负不还手的玄脉么?”

  修武阁观望的众人,没想到玄脉竟敢公然违抗执事的吩咐,哪怕这执事不掌管外门人事,但是执事的辟谷修为,也让人不敢心生反抗。

  当然,这是玄脉之后进来的外门弟子所想,玄脉的那群“徒弟”倒是振奋多过震惊诧异,玄脉的神秘和妖孽让他们好奇他会如何应对执事的发难。

  “在修武阁修炼你无法修炼成功的功法也算任务?”卢大优愕愣了一会,心中生出诧异和怒火。

  一个十六岁都停留在练气修为,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死去启元门外门执事收养,这早就该逐出宗门的废材,到底是从那里借来的勇气,竟然公然反抗他,话说以前玄脉不是逆来顺受的受气包个性么?

  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难道他的变化就是耳仪请求他帮忙的原因?

  转身望着玄脉的卢大优,脑中浮现带着五位或皮青脸肿或伤残弟子的耳仪执事,双眼微眯道:“你不会以为我不管人事,你就可以拒绝我的安排了吧?”

  “执事有令,弟子自然听从。不过凡事有个先来后到,黎龙守卫交给了我砍玉竹的任务,我自然要先帮他完成任务。”

  玄脉压制着心中的惊慌,脸上不亢不卑,多年的隐忍,让他对掩藏情绪掌握的炉火纯青,至少老练的执事都没有看出他心中的紧张。

  “黎龙?”卢大优脸上惊疑,玄脉甚至察觉到从他脸上闪过一丝惊惧,卢大优竟然惧怕黎龙,这让玄脉对黎龙的过往更加好奇。

  “哼!想用黎龙来搪塞我,你砍玉竹却跑来修武阁,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老练的卢大优可不是大蒜等未见过世面的小屁孩,瞬间抓住玄脉漏洞的他,脸上一怒,直接探爪抓向玄脉,意欲强制把他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