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好像尿急了。”打破令人窒息气氛的,竟然是先前被玄脉捏肿手腕的大蒜鼻青年。

  大蒜鼻青年仿佛害羞小女生课堂请假的怯生生表情,实在滑稽可笑,不过这也仿佛给众人打开了思路。

  人有三急,玄脉自然不能强制别人尿裤子,所以他下意识的挥了挥手:“你尿急就去尿啊,跟我说干什么?”

  话音刚落尾,玄脉猛然清醒,以他现在的情况,就算有人要生孩子他也不能让人走出这间修武阁。

  “不对,你不能去尿!”玄脉一声急喝,吓得刚转身的大蒜鼻青年差点直接尿出来,而其他刚想用各种借口逃遁的人们,吓得哆嗦着猛然闭口,有几个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

  玄脉看着一群胆战心惊的众人,心中羞愧,阻止别人尿尿确实非常不人道,但是没办法,人道跟他的安危相比,他只能选择自己的安危而罔顾人道。

  “咳咳!先把那家伙救醒再去尿吧,人的性命终究是要比尿急更加急迫一点。”玄脉看着转头满脸疑问的大蒜鼻青年,尬尴的指着昏死的傲娇青年偷换概念道。

  救人确实比尿急更加急迫,但是这关大蒜鼻青年去不去尿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先前玄脉那干净利落的秒杀一拳太令人震撼了,以致被震慑的众人,直到现在脑袋思维也还是有点当机。

  乖巧的大蒜鼻青年,带着救活了人就去尿的伟大理念,迅速跑到傲娇青年身旁蹲下,用手去给他测量鼻息。

  “呃……还有气!”大蒜鼻青年转头惊喜报告,不过由于他脑中自动屏蔽了‘练气垃圾玄脉’的字符,一时竟然不知道玄脉叫什么了。

  “那就把他弄醒。”玄脉扫了一眼围向傲娇青年的众人,发现并没有人出修武阁,这让他心中一安,迈步行向傲娇青年。

  大蒜鼻青年用粗暴的捏鼻子把傲娇青年弄醒。刚从晕眩醒过来,傲娇青年精神恍惚,感觉伸着脑袋围聚着他的人们跟妖魔没有什么区别,吓得他惊慌尖叫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

  “中气十足,说明一时半会死不了,我这尿急……”大蒜鼻青年嫌恶的望着背抵在墙角的傲娇青年,揉着耳朵期盼的望向玄脉。

  “咳咳!确定他是不是精神正常再去吧。”玄脉自然不想大蒜鼻青年出修武阁,所以继续借口道。

  “这……”此时大蒜鼻思维也恢复了正常,他已经察觉玄脉根本是不想让他去尿的本质,虽然想反抗,但是玄脉先前的那秒杀一拳却令他心中惊惧。

  “我竟然输了,输的如此干脆。”傲娇青年恢复适应能力挺强的,只见思维恢复正常的他,脸色灰败,神情落魄的向着玄脉求证道:“我想知道我是输在什么武学上,那招叫什么?”

  “跟你的武学一样,气元拳……”能拖延时间的事情玄脉自然乐意去解释,而且他还故意停顿了一会,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才道:“三重。”

  “不可能!”傲娇青年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怒愤不信道:“你不想说就直说,故意骗人取乐太下作了!”

  “对啊!虽然看起来有点气元拳三重的特征,但是俩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威力还是元气颜色。”

  “大家都是明眼人,你把我们当傻子也太可恶了!”

  “对!我们也是有人权的,你不能说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群情激愤的众人,其中一人的话语尤为刺耳,玄脉余光一瞥,发现竟是尿急的大蒜鼻青年,很明显他是想挑起民愤好混出修武阁。这样既不担责任又不被玄脉当做主要目标,打得真是好算盘。

  玄脉心中好笑,右手一抬,拳头冒出金芒并凝出金色元气。

  玄脉突然施展“秒杀”傲娇青年的武学,众人犹如被按了暂停键一般,齐刷刷的闭口。喧闹化为静谧,场面极其滑稽。

  “这就是三重气元拳,它的运行路线从丹田为始,直上行于四满,转左直入大匪……”玄脉眼见众人安静,闭眼感应一番经络纹身三重气元拳的运行路线,睁眼微笑道。

  玄脉虽然衣服破烂,但是其俊美的容颜再配上气定神闲,淡然自信的笑容,让人不自觉心生好感从而信服,有炼成三重气元拳的,更是直接闭眼运行起三重气元拳的行功路线跟玄脉所说对比。

  炼成三重气元拳的加上玄脉总共就五人,其他不能辨别玄脉所说真假,只能把目光投注向闭眼运功的四人,想从他们脸上辨别真假。

  可惜玄脉所说本来就是真的,运行功法的四人开始皱眉,继而诧异,接着恍然。人体经脉众多,穴道更是多如繁星,每个穴道都有十数道支脉、支络连接,每一条小支脉和小支络又各有走向。

  这也造成了每条路线的功用不同,产生了无数功能各异威力大小不同的功法。虽然人们修炼成功后,可以用功法运行的惯性记忆施展功法,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像玄脉这般如此清晰的知道功法运行的具体走向。

  “上行外羐……终于内关,你们参照一下,看它是不是如此走穴。”玄脉望着震惊、佩服的傲娇青年四人,心中得意,这种让人发自心间的震惊佩服,让人很有成就感。

  “你……你不是今天才来修武阁修炼武学的么?怎么……怎么可能……你学了多久?”脸上带着震惊睁眼的傲娇青年,想起玄脉的情况,望着他犹如看到了妖怪一般,哆嗦着话都说不顺溜了。

  “嘶……”

  傲娇青年的话语犹如让平静的湖水掀起了滔天骇浪,众人头皮发麻间,整齐的倒吸一口长长的凉气。

  凉风撩动玄脉凌乱的长发,此时众人才发现玄脉的头发竟然是凌乱披洒,不过现在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他邋遢,反而有种狂放潇洒,卓越不凡的神秘气质。

  “其实气元拳并不复杂,只要用心感受气流的流动变化,学会很容易。”玄脉不想打击众人,只是用了委婉的说话,但是就是如此委婉的说法,却让修炼了几年依然停留在气元拳第二重的人,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般。

  这尼玛完全是赤果果的装B行为,但是这话从玄脉口中说出,众人却感觉并不突兀,反而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有脑袋转的快的,他们就抓住了玄脉话语的漏洞:“不对啊!你以前连武学都无法练习,怎么转眼就变得怎么厉害?这不符合常理啊?”

  这突然的质疑,令众人恍然醒悟,望着玄脉纷纷露出怀疑,他们怀疑玄脉是别人假冒,甚至可能是邪派的奸细。

  众人怀疑惊慌的神情令玄脉心中一突,不过转眼他就想到了一劳永逸的解释。

  “众所皆知我的体质无法修炼,但是就在三天前,我帮黎龙守卫完成了一项特殊任务,他帮我洗髓阀体,不但让我提升了一个大境界的实力,还让我有了可以修炼武学的能力。”

  玄脉认真的神情,没有什么漏洞的话语,让一部分人露出恍然和艳羡。眼见还有一部分人依然怀疑,他继续解释道:“而且我以前的修为注定了不适合假冒。至于修炼武学的领悟力和气元拳的威力问题,以前由于没有修炼武学,我倒是不知道自己还有不错的领悟力。而这金色的气元拳是因为我融合了破坏力不俗的金系元素。”

  “原来如此!”大蒜鼻青年恍然,尔后仿似想起了什么,猛地跪在玄脉身前高声道:“大哥请收我为徒,教我三重气元拳!”

  大蒜鼻青年突然弄出这一招,不但令众人大脑懵逼,也把玄脉吓了一跳,不过转眼他就被气笑了。

  先前就是这家伙诱导众人怀疑他,现在却又发神经的弄出拜师的戏码,就他这年纪这修为,适合收徒吗?

  而且……

  玄脉挑眉质疑道:“你先前不是说尿急么?这么大动作还能忍得住?”

  尿急根本是借口,修真人士的食物和水的需求又不大,哪有那么多尿,而到了辟谷更是根本不需要食物。

  “拜师为重,弟子的尿还忍得住!”大蒜鼻脸上闪过一道尬尴,转而大义秉然道:“弟子真心诚意,还请师傅收下弟子。”

  玄脉的实力再加上一天就学会气元拳三重的妖孽领悟力,前途不可限量,未来绝对是修道巨擘,这时无论是结好还是拜师,都是一项稳赚不赔的买卖投资。

  “大哥请收我为徒!”

  “大哥也请收下我!”

  “为兄厚颜请教气元拳三重,还请不吝赐教!”

  ……

  突然跪倒一片,人人争相讨好,玄脉头皮发麻的同时,也再次体会到了实力强大的威力,也让他对变强之心更加坚定和迫切。

  玄脉的目的是阻止这群外门弟子出修武阁,此时教导他们修炼不就是最有效且持久的方法么?

  而且此时结个善缘,有可能还会拉拢一些外门弟子。如果有让他放心的外门弟子去打探消息和探路……

  玄脉思虑片刻,故作为难了一会,同意教导众人修炼三重气元拳,至于收徒,他倒是不敢乱收,毕竟他可不认为自己有教徒弟的本事。

  更O#新0最快U上}酷匠网…

  有了玄脉精准外挂一般的教导,修炼三重气元拳就少了最麻烦也是最难的步骤,感应招式动作引动元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引导元气运转开阔经络,而是直接走最后一个步骤,引导元气运转周天凝练出第三重气元拳的拳罡。

  玄脉背手教导盘坐的众人修炼三重气元拳时,发现还有四人竟然站着,这让他猛然醒悟,如果不搞定这四人,他们有可能出修武阁把他的消息走漏出去。

  “等我教导完他们再教你们四重气元拳。”

  玄脉的话语,令得妒忌、艳羡众人可以轻易学会三重气元拳的四人,脑袋一懵,尔后脸露不可置信。

  四重,玄脉竟然说教他们四重气元拳?

  四人惊骇互望,气元拳越到后越难,五重更是堪比中阶地品功法,难学程度可想而知,但是玄脉从来到修武阁到现在就学会了三重,如果玄脉四重真的学会了,那么五重?

  四人一想到这,脑中有种强烈的晕眩感。

  神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