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金龙手镯到底是我本身就拥有的,还是丹炉熔炼时认主的?如果是一直隐迹在我身上……这里面又有什么样的原因和秘密?”

  玄脉望着左手手腕栩栩如生,蜿蜒游动的金龙手镯,脑中浮现一张冷漠的男人脸庞。

  “从他把我丢弃在外门开始,他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启元门的宗主,炫元宗,仅此而已!”

  玄脉脸色狰狞怨恨间,左手捏拳一挥,仿佛要把脑海中的影像给击碎,而随着他左臂的挥舞,手腕的金龙手镯也神奇般的消失。

  金龙手镯不知是什么品阶的宝物,玄脉实验了半天,只实验出可以用意识操纵它隐现。

  当然,多出来的天脉龙纹镯只是他身体的两个变化之一。

  “唪”

  玄脉双手闭眼握拳,身上金光一闪,裸露的皮肤浮现一道道金色的纹络。

  金色纹络如龙似蛇,大小不一且交织如网,而透过玄脉破烂的衣服看纹络的整体形象,仿佛人体的大小经脉被搬到了体表。

  这是他身体两个变化的第二个变化,玄脉叫他经络纹身,可以隐藏。

  这经络纹身看样子就是黎龙所说的修炼之法,不过玄脉研究了半天,发现使用经络纹身除了可以增强身体的破坏力和反应能力外,并没有其他的功能。

  至于如何运用纹身?

  如何修炼经络纹身?

  他一概不知,这让他心中烦躁非常,这就好比得到了堆满了金山的金库却没钥匙进去拿,让人想死的心都有。

  不过好在他被丹炉熔炼过后,身体素质增强了好几倍,全力之下更是可以调动筋络纹身增强实力。

  至于现在他是什么修为,由于他现在连自己体表的经络纹身到底是不是修炼功法也不清楚,所以他也不知道现在的修为达到什么程度,不过据他基本为零的修炼经验,最低应该也是超过练气,达到了化气修为。

  修真界境界划分:入门境界——练气;第二境界——化气;第三——筑基;第四——胎息;第五——辟谷,第六——金丹;第七……

  玄脉现在的变化,除了金龙手镯不确定,其他一切都是拜黎龙所赐,所以玄脉相信询问黎龙肯定会得到答案。

  "|酷$匠网c永久免C费A看小说K

  身着破烂外门青衣的玄脉,还未到启元门山脚,却意外的碰到了黎龙。

  得遇黎龙,玄脉心中既惊喜又忐忑,惊喜自然是可以询问他身体变化的原因,经络纹身的运用和修炼方法。

  而忐忑,玄脉生怕经络纹身不是修炼功法,毕竟他身体虽然被改造,但体内依然没有丹田,还是无法修炼的六窍绝灵体。

  “龙叔,我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玄脉双拳紧握,脑袋微垂,脸上羞愧道。如果黎龙跟他说是改造失败的原因,他绝对会羞愧死。

  “你……嗯,现在不方便,等有时间我再找你。”黎龙望了一眼依然是练气气息,只是身体素质增强的玄脉,眼露惊异,他先前以为玄脉是因为那药物掩藏了修为,而听玄脉这么一说,原来是身体改造出了问题。

  不过,他也是替人办事,玄脉改造失败他也是爱莫能助,不过知道玄脉悲惨遭遇的他,倒是不想做压死玄脉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能如是安慰。

  “哦!”玄脉心中失望,不过一想到黎龙跟他非亲非故,而且还有守卫的任务,他倒是太过急迫了。

  “龙叔,你的恩情我一定会铭记在心!”

  玄脉的真诚道谢令黎龙心中有愧,他张口欲言但又想起自身的处境,终是心中哀叹一声,默默发下了以后必救玄脉一次性命的誓言。

  俩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不过当俩人到达启元门山脚时,黎龙却说了一句让玄脉莫名其妙的话:“如果外门执事问起,你就说是我让你帮忙传讯去了。”

  玄脉应声点头,而盘坐在右守卫亭的守卫,却睁眼狐疑的望了俩人一眼。

  黎龙突然离岗,玄脉衣服破烂,俩人确实可疑,但是当他想起黎龙前不久对玄脉说的洗髓阀体,不由视线凝向玄脉,发现他修为依然如故,只是身体素质提升了一些,不由摇头一笑,继而闭眼。

  黎龙回到左守卫亭继续守岗,玄脉踩着青石阶梯疾行向山腰。

  眼见就要达到外门演武广场,玄脉想起身上了无头绪的经络纹身,以欺负他为乐的龙涛易等人,心中酸楚低头,却发现一群迁徙的蚂蚁队伍,一只被独立的蚂蚁,拖着比他身体大上十倍的飞蛾艰难而行。

  玄脉心中一震,这一瞬间他有很多感想。

  求人不如靠己,修炼本来是自己的事,既然经络纹身可以增强实力,必定可以修炼。

  释怀了纠结,玄脉感觉思维清透了很多,像如何研究修炼经络纹身,他也有了一些想法。

  既然经络纹身就好比体内的经脉外置,那他用经络纹身修炼功法,是不是既能增强实力,又能修炼经络纹身呢?

  对了,肯定就是这样的,体内无法修炼,而把经络搬到体外,这不就是最好解决无法修炼的最好办法么?

  玄脉越想越对,越想越振奋,恨不得现在就去拿功法实验一番。他现在感觉未来一片美好。

  不过美丽的心情总是引人妒忌且短暂,这不玄脉刚迈入外门演武广场,就碰到了外门最令他仇恨的人——龙涛易!

  自从龙涛易俩年前进入启元门外门,基本每天都少不了对他的欺辱,拿他当玩偶折磨……

  肉体上的凌辱还算其次,人格尊严上的践踏……

  玄脉颤巍紧握的拳头,指关节发白,他想报仇,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他,虽然实力增强但却不是巅峰化气的龙涛易对手。

  所以他只能压制住报仇的欲望,低眉顺眼,掩藏着眼内的仇恨,调转方向避开龙涛易。

  不过,他明显是想当然了,龙涛易既然每天对他少不了欺凌,把他当做发泄的玩偶,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咦?这不是玄脉师弟吗?”一群五人,行在前头的龙涛易眼露诧异,歪嘴颤了颤,阴笑道:“三天不见踪影,视每天必做的外门任务门规如无物,被王雯执事惩戒违规墙依然淡定从容,玄脉师弟好逍遥!好修养啊!教教诸位师兄可好?”

  三天?

  玄脉心中惊愣,他没想到在丹炉熔炼了一会的功夫,竟然实际用了三天时间。这也让他知道黎龙为何要说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了,原来是搪塞外门执事的借口。

  然而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果不想被欺辱,赶快逃离才是首要。

  玄脉想疾步而遁,龙涛易一群人却不会放过他,迅速把他给围在了中间。

  “怎么?招呼都不打就想走,如此匆忙,看样子玄脉师弟是看我们很不顺眼啊!”堵住玄脉前路的龙涛易,双手缚胸,挑眉斜睨道。

  何止是不顺眼,如果他有能力,恨不能把龙涛易这群人打成残废,报他这俩年来的被辱之仇,可恨他没有这个实力。

  玄脉牙龈紧咬,缩进衣袖紧捏的双拳,青筋凸起。

  “嚯!看样子玄脉师弟是对我们的教导心生怨恨了啊!”其他四人望着玄脉紧绷的俊脸,眼珠子转溜,仿佛在想如何折磨玄脉更有趣。

  “我手上有守卫黎龙师叔的传讯任务,很紧急!”玄脉平复心中的情绪,转身欲从龙涛易左侧空隙脱离包围圈。

  “好个紧急任务,不过紧急任务可不是个人专属任务,你把传讯法器给我,我去也是一样的。”龙涛易左侧的闻梅,移步横档,淡眉微挑讽刺道。

  “这……”玄脉脚步急停,脸色一变。他可没有什么紧急传讯任务,而且哪怕是有,摆明了要欺辱他的龙涛易一群人又岂会放过他。

  以前无法修炼没有实力,不得不忍受他们的欺凌侮辱,而现在命运改变已经有了变强之法,难道他还要继续忍受?

  不反抗,遭受欺辱,践踏尊严;反抗,依然遭受欺辱,践踏自尊,只是多了一项被暴揍。启元门有门规,他们不敢把他弄残弄死。所以……

  “上次执事找,这次守卫,下次……你他吗借口很多啊!”龙涛易嗤笑间,脚步一迈,照着玄脉的脸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