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元门山脚,左守卫亭;交了‘气炼玉竹’任务飞奔而来的玄脉,压制着心中的激动,殷切的望着闭眼盘坐在亭子中心的蜡黄中年人:“龙叔!”

  其实玄脉跟黎龙(龙叔)不熟,上个月才认识,且加上这次一共才见了二次面,不过当黎龙上个月找到他,告诉他身具无法修炼的六窍绝灵体,并有办法让他修炼变强后,他就决定义无反顾的相信黎龙。

  虽然黎龙可能对他抱有某种目的,但是一位长年累月遭受欺凌的少年,哪怕对方是魔鬼,他也会毫不迟疑的与魔鬼为伍。毕竟变身魔鬼和被魔鬼们欺辱,这很好选不是吗?

  “帮我把这块令牌交给玟胧城黎家的家主,任务完成后,我会为你洗髓阀体。”睁眼望向玄脉的黎龙,伸手递出一块黑色令牌道。虽表面如是说,但暗地里却使用灵识传音道:“进入羽木林,寻至一道红木十字架并沿着尖头的方向行走,这块令牌可以让你通行迷幻阵……”

  “龙叔,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玄脉双手接过令牌,紧拽着眼露感激的点了点头,急迫的转身而去。

  黎龙竟让练气修为的玄脉办事,右守卫亭的中年人心中诧异且狐疑,他皱眉望了闭目修炼的黎龙一会,终是摇了摇头,选择了闭目修炼。

  命运的转折点就在羽木林,玄脉几乎是用飞奔的速度到达羽木林,如此可见他对修炼变强的迫切。

  羽木林树木如羽,颜色为棕色,周围地面无草藤、荆棘,看起来很是清爽,这无疑让玄脉寻找红木十字架容易了许多。

  当玄脉寻到红木十字架,向尖头方向行走了十步不到,就发现被迷幻阵隐迹的小木房。

  进入小木房,发现房内只有一个一米多高的炼丹炉。

  炼丹炉被盖子盖住,盖延冒着微弱的清香白烟,其生火处,一颗升腾着红色火焰的石头,看起来很是奇诡。

  房内除了炼丹炉别无他物,玄脉下意识环视打量间,却发现右侧墙壁上雕刻着字迹:“丹炉祭炼的材料就是你所需之物,除去衣物,进入丹炉熔炼就可以改变体质得到修炼之法,炉盖需盖之。”

  “进入丹炉熔炼?”玄脉惊疑的望着丹炉,右手伸向丹炉生火处,发现石头虽然火焰旺盛,但却并没有温度,不过当食指要穿入炼丹炉的生火糟洞时,他灵光一闪,食指点向炉体。

  “嗤”

  “嘶……”玄脉闪电般缩手,望着焦黑的食指,心中寒气狂冒。轻轻触碰炉体就让他指尖焦黑,如果伸进生火糟内……

  幸亏他没有鲁莽,不过如此高的温度,他进入丹炉,不是会被活活炼化么?

  玄脉心中惊惧,怀疑黎龙的目的是用他的六窍绝灵体炼药。

  这想法刚起,就犹如恶魔一般侵蚀着他的心灵,让他惊惧犹豫。

  进入炼丹炉有可能被痛苦炼化,退出木房却必定接受他人的欺辱、龙涛易那群人的人格践踏。

  玄脉眼神闪烁的盯着炼丹炉,脑中浮现各种被欺辱的画面,紧握的拳头骨节发白。

  如果被践踏人格成为懦夫,那他还不如被丹炉炼化!

  玄脉眼神一狠,咬牙把衣服迅速脱掉,尔后掀开炉盖,纵跃进白雾升腾的丹炉内。

  用死亡检测黎龙的承诺真假,这看似是玄脉的选择,其实倒不如说是他的无奈干脆。毕竟如果黎龙想用他炼药,他既然进入木房,肯定无法再出去。

  “扑通”

  跃入丹炉的玄脉,脸上诧异,丹炉内并没有他想象的炽热沸腾,反而内里水温适中,升腾的白雾让他心旷神怡,身体毛孔大开。而且,他抓着的炉盖只是温热而已。

  “这丹炉竟然如此迥异不同?”

  玄脉感叹丹炉内的神奇,不过想到木房墙壁上雕刻的字迹,他迅速蹲身并双手撑着盖子密实的盖住。

  漆黑的丹炉内,玄脉还未舒服几分钟,全身皮肤的麻痒刺痛,令他心中惊悚,下意识就欲推开炉盖逃离。

  当然,他也是如此做的,不过就如同掉入陷阱的兔子,想出去根本是妄想,他无论使多大的力气,也无法撼动炉盖分毫,仿佛先前还算轻便的炉盖,现在变成了泰山。

  炉盖的变化让玄脉惊惧莫名,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容易相信人了,黎龙的目的摆明了是想用他炼药。

  虽然先前他抱有被炼化死亡的决心,但是真要面对死亡,谁都不会束手待毙,这是人类的天性。

  玄脉猛推、恨撞,死命挣扎,但却没有任何作用,不过如此折腾,皮肉的刺痛麻痒却被转移减轻了不少。

  说来也奇怪,玄脉‘垂死’挣扎本该筋疲力尽,谁知他越挣扎越生龙活虎,而且丹炉渐渐有了一丝反应,以致到了最后,他都能震动炼丹炉。

  炼丹炉的震动,让玄脉惊喜,意识也从癫狂中恢复清醒,而随着思维清晰,他猛地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

  被炼化了一段时间,他的身体依然完整,气力充盈,一拳仿佛能打破一堵青玄石墙。而且皮肤虽然刺痛依旧,但是他却在皮肤上感受到了元气,一缕缕贴在他皮肤上的元气。

  身为六窍绝灵体,玄脉虽然能感应天地间的元气,但却并不能用灵识引导元气进入体内修行功法,这也是他一直停留在练气境的原因。

  %y酷wI匠网永QQ久!免。/费看小g2说4

  而现在他的皮肤被附注元气,这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是被炼化的表现。

  玄脉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沉心凝神,发现体内情况依然,经脉只有以前炼化的先天元气,丹田照样没有(无论上中下丹田)。这也是他被称之为六窍绝灵体的根本原因。

  如此变化,玄脉心中失望,不过却也不是太过失望,他把心神转移到皮肤上,仔细感应皮肤上的变化。

  全身的皮肤仿佛被烙印着痕迹,而就是这些痕迹上附注着元气,痕迹细且长,大小不同,犹如蜘蛛网覆盖,又仿佛经络纹身皮表。虽交织,但感觉泾渭分明,各经络纹身上的元气互不干扰。

  体表纹身经脉,玄脉心中惊奇,忍不住心神跟着蔓延生成的经脉纹身游走并研究。

  注意力被经脉纹身吸引的玄脉,身上的刺痛麻痒也被下意识忽略,而当他全身的经络纹身凝成后,他才恍然醒悟自己竟然迷迷糊糊的数着经络脉纹差点睡着。

  “不对,经络纹身,体表,这……”

  玄脉摇头间,心中一震,仿佛抓住了某种关键,但昏沉的大脑却令他思维模糊。

  这个关键关系着他的命运,是他的转折点,他想拼命抓住它,却发现它总是在他差点抓住时溜走。

  这让玄脉烦躁不已,以致他恼怒的握着拳头,狠狠的砸向那道命运的转折点。

  “轰”

  当玄脉握起拳头时,犹如唤醒了一尊沉睡千古的魔蛇,他感觉丹田体表处全身表皮有无数条炽热的细蛇游走,让他皮肤麻痒,心中哆嗦。

  当然,还有沉重厚实的拳头!

  沉重的拳头,仿佛是宇宙深处的远古祖龙,携着至尊临世的龙威,撞击着一层层深沉久远的空间屏障,势不可挡。

  这一拳的威力,玄脉感觉可以轰破任何阻挡在他前方的事物。

  “嘭”

  果然,玄脉这一拳威力非凡,炼丹炉被他给直接打爆。

  “这……这是练气修为的拳力么?”

  玄脉被自己砸破结实炼丹炉的力道吓了一跳。不过,打爆炼丹炉明显不是他拳力的终极特效,丹炉碎片把木房射成木屑才是他的最终威力。

  “这……我到底被改造成什么了?”

  玄脉震惊的望着纷飞飘落的木屑,低头想查看身体状况,却发现左手正闪耀着耀眼的金光。

  “那是什么东西?”

  虽然玄脉惊悸好奇,但是耀眼的金光晃得他眼前一片金茫,刺痛更是令他闭上了眼睛。

  因为想弄清楚左手上发生了什么,玄脉右手迅速挡在眼前,微眯着双眼透过狭窄的指缝看向左手腕。

  金光闪烁的手腕,一条活灵活现的金色小龙在他皮肤上圈游。

  细鳞如生,须毛舞动,龙嘴张合,龙尾若咬若吐……

  简直栩栩如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