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清脆的响声并没有出现,龙涛易满脸愕愣,大力挥动的右手由于没有目标差点脱臼。一个练气垃圾,竟然躲过了他的巴掌,这简直是母猪下蛋,难道是他力道太小了?

  侧移躲闪的玄脉,脸上也是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自己下意识的躲闪,竟然躲过了巅峰化气修为的龙涛易巴掌。

  “易师兄,你今天的早餐明明吃了很多,难道是对玄脉师弟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闻梅调笑间,抬脚踹向身侧愣怔的玄脉。

  高阶化气修为的闻梅,踢腿如影,玄脉感觉左侧疾风侵袭间,下意识侧闪,却不曾想又躲了过去。

  闻梅以为自己使用了八分力又是偷袭的踢腿,玄脉铁定躲不过去,所以一脚踹空的他,脸上带着惊愕恐慌,犹如跨马一般猛坐在地上。

  “啪嗒”

  以为会看玄脉狗吃屎的众人,却不曾想闻梅竟然来了个一字马坐地的高技术演出,看着他那以蛋着地的特技,他们只觉身下一阵蛋疼菊紧。

  如此有力的蛋击术,就算蛋不碎也差不多破裂了。

  “啊……我的蛋……完了……”

  闻梅凄惨的抱蛋(裆)翻滚哀嚎,让惊讶自己实力的玄脉突然醒悟,丹炉熔炼、纹身经络虽然让他的实力提升到了高阶化气,但是相对修炼了启元门基础功法的闻梅等人、巅峰化气的龙涛易,他绝对不是对手。

  “玄脉师弟好本事,难怪最近越来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原来是得了奇遇福缘。”玄脉刚闪出包围圈,迅速被惊异的龙涛易堵住去路,同时其他三人再次把他围堵。

  “三天从练气提升化气,他一定得到了天品武学,易师兄抓住他,我……嘶”脚叉八字,手捂裆的闻梅,脚步一移,蛋蛋火辣辣的生疼,这让他对玄脉怨恨无比,怨毒的眼神恨不能把玄脉给扒皮抽筋。

  “我没有天品武学!”玄脉身体紧绷,心中慌乱,他虽然没有天品武学,但身上却有秘密,若果让龙涛易五人知道,后果……

  “黎龙守卫真的交给了我紧急任务!”

  玄脉移步欲闪出包围圈,却见龙涛易一个响指,其他三人默契的张开手臂阻挡,玄脉不得不停步后撤。

  “没有天品武学,那就是地品武学了,地品武学也不错,像我们启元门也就三门地品武学。至于紧急任务的幌子,玄脉师弟你就别扯了。”

  龙涛易瞥了一眼玄脉身后左耳长肉痣的青年,双手背后,微笑道:“告诉我们功法,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玄脉师弟,相信你是聪明人,知道该如何选择。”

  不说没有地品武学,就算有,他也不会告诉以欺辱他为乐的这群人,不过这群人实力比他强,他该如何脱身呢?

  “我真……”玄脉想用话语拖延时间,却发现龙涛易背后的双手下垂,尔后他余光发现身后亮起一道白光。

  不好!

  玄脉心中一突间,只觉背后一道带着啸叫的劲风袭来。

  很明显,他背后之人竟然偷袭,而且是全力使用功法偷袭。

  玄脉没想到实力比他强的龙涛易一群人,对付他竟然还使用阴招。

  不过高阶化气加偷袭,他此时根本无法躲闪,也不认为自己能抵抗。

  一旦中招被擒,一旦被他们发现他身有奇异的经络纹身,他可以想象,阴险毒辣的他们,绝对会对他各种凌辱折磨并把他的皮给生剥下来。

  玄脉一想到自己被栽人浇尿,然后被活活剥皮,心中惊恐的同时,埋藏在心底的怒恨也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不!

  他不能再让人欺辱!

  他不能再束手待擒!

  玄脉心中激愤,脸上闪现出妖异的纹络。

  当然,不止是他脸上,裸露的皮肤,被衣物遮挡的部位,都有。

  、‘酷RO匠`网*!首h发

  一个人满脸都是金色纹络,这场景本该惊悚怪异,但是玄脉脸上的金色纹络,却仿若天成,韵味独特,在流动的微弱金色光芒下,既神圣又妖异。

  当然,更加让人震惊,起码没有动手的龙涛易三人就惊异非常。

  不过相对龙涛易三人的惊异,攻击玄脉的肉痣青年却感觉大白天活见了鬼,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在使用了基础武学气元拳的全力攻击下,玄脉没有任何准备的照单全收,不但没有受伤,而且只是前移了一步。

  这要是换在巅峰化气的龙涛易身上,不吐口老血也会飞出五六米摔成狗吃屎。

  难道玄脉的真实修为是筑基?

  肉痣青年一想到玄脉可能是筑基修为,脸色“唰”的惨白,闪电般收回笔直的拳头并急退了几步。

  相对于众人的震惊和惊恐,始作俑者玄脉也感觉震惊莫名,他没想到经络纹身还有抵御攻击的能力,不对,准确的是说它有化解元气能量的作用。

  先前肉痣青年拳头上裹覆的外放元气,击在玄脉的经络纹身上,被玄脉后背的经络纹身迅速吸收然后运转,最后排出了经脉纹络逸散入空气之中,这让玄脉惊异喜悦的同时,也忍不住遗憾,为什么经络纹身不是直接吸收并强化?

  “咳咳!原来玄脉师弟竟有高阶化气的实力。”迅速恢复的龙涛易,用咳嗽震醒惊愕的其他三人并用眼神传递了一个讯息,贪婪望向经络纹身消失的玄脉道:“不过这不能成为你反抗的资本。我的修为随时可能突破筑基,而且我的气元拳也在前不久突破第二重,怎么选择,我相信你是聪明人。当然,我先前的承诺依然有效,一位高阶化气的自己人,我们自然是热烈欢迎。”

  气元拳三重?

  玄脉心中一惊,气元拳一共五重,第一重凝聚的元气可以使人攻击提升一倍,二重俩倍,三重四倍,四、五重……。五重的气元拳,完全可以让巅峰化气越境界挑战,对抗没有修炼高品阶武学的低阶筑基。

  虽然经络纹身奇异,但是玄脉不认为自己会是龙涛易的对手。

  “易师兄,跟他浪费口舌干什么?直接动手难道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身在玄脉身后的闻梅,没看到玄脉的筋络纹身,他还以为肉痣青年出手偷袭是恐吓,在最后关头收了攻击,所以他认为玄脉最多也就高阶化气,他们四人再加巅峰化气的龙涛易,根本不需要跟玄脉玩阴的。

  当然,蛋碎之仇不共戴天,他现在满心都是如何抓住玄脉施行各种残酷的折磨。

  闻梅的话语却让对龙涛易实力心悚的玄脉清醒,不管是不是龙涛易的对手,但是阴险毒辣的龙涛易绝对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而且龙涛易一群人对他俩年来的身心侮辱、践踏,他心里满满的怨恨,怎么可能跟他们成为自己人。

  玄脉的神情变化被龙涛易看在眼里,所以他咳嗽了一声,早已受到过提示的其他三人,身体一动,齐齐施展着气元拳围攻向玄脉。

  拳头白光闪耀的三人,形如虎,势如群狼,玄脉虽然心中早有防备,但是以前几乎只有挨揍经验的他,根本没想过抢先出手。

  身在包围,无路可退,玄脉只能再次显像经络脉纹,希望他能再次建功。

  “早就应该如此!”闻梅看着三人的拳头齐齐轰击在玄脉身上,心中畅快,仿佛看到玄脉接下来口喷血雨,死狗一般趴在地上被他凌虐的场景。

  “嘭”

  几乎同时响起的闷响,仿佛深夜中突然响起的魔音,三人心中一突,望着没有元气裹覆的拳头,脸上瞬间懵逼。他们外放的元气,竟然消失了。

  三位高阶化气同时全力攻击,哪怕巅峰化气也会身受重伤,不死也残,玄脉没想到经络纹身竟然真的抵抗住了,这让他惊喜不已,不过膨胀欲裂的筋络纹身却让他知道这已经是极限。

  然而一直凝视着玄脉的龙涛易,仿佛也发现玄脉已经是强弩之末,或者是对玄脉的实力感到惊慌,更或者是他本来就打算做稳妥狠辣的最后“绝杀”。

  晶莹剔透的拳头,美丽又冰寒,仿佛来自北极冰原。

  这是三重气元拳,如果说一重气元拳只是元气外放的话,二重就是元气凝聚,三重就是凝形质变,让雨水变成冰雹。

  巅峰化气修为加上质变的三重气元拳,感觉到经络纹身已经达到极限的玄脉,瞳孔一缩。

  龙涛易这一拳如果硬受,他不死也会残,而更加让他担忧的是,已经达到极限的经络纹身,会不会因为这一拳而彻底报废,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变强机缘,从此破灭。

  玄脉一想到自己又将回到任人欺辱的从前,无法修炼的废物,全身如坠冰窖的同时,心底积蓄的怨气也猛然爆发。

  他绝不能回到从前!

  谁也不能!

  玄脉双眼猩红,隐忍了数年的拳头,以数年来积蓄的怨怒为动力,携着不甘平凡的野望,悍然挥出突破自我挑战权威的铁拳。

  一拳晶莹质沉,威势不凡;一拳普通金纹,普通妖异。

  俩拳相交,没有任何意外,金纹拳头瞬间被辗压后移。龙涛易脸上浮现猖狂得意,他仿佛看到玄脉在他折磨之下,哀嚎着把筋络纹身如竹筒倒豆子般全部说出。

  然而,下一瞬他的遐想被玄脉拳头上闪耀的白光,和他拳头上迅速消散的元气给彻底粉碎。这是什么情况?

  “易师兄果然是易师兄,出手……呃……”龙涛易的全力出手让闻梅感觉玄脉的悲惨下场已经是铁板钉钉,不过还未等他把马屁拍完,带着惊骇口飙鲜血倒飞的龙涛易,让他犹如被人紧拽住脖子的鸭子,嘴巴巨张,双眼暴突。

  玄脉没想到自己相对羸弱的拳头,竟然中途变异,把龙涛易轰飞,虽然震惊不信,但是闻梅发出的古怪声音,却让他忍不住迅速转头。

  眼神犹自带着狠戾的玄脉,在惊恐莫名的闻梅眼中,其状不下于魔鬼,而这一拳“轻松”轰飞龙涛易的魔鬼,竟然把注意力投注到他身上,这让他身体一颤,全身的力气仿佛随着膀胱液体的喷洒而消失,一屁股坐软坐在了地上。

  先前差不多碎裂的蛋蛋,在这一坐之下,彻底碎裂。

  蛋碎之痛犹如抽筋拔骨,惊恐和剧痛侵袭,闻梅脆弱的神级忍受不住折磨,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惨的痛嚎,就昏厥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