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冉冉将药面倒入水瓢中之后,水瓢中的水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依旧清澈见底,甚至连水瓢的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在片刻之后,水慢慢的开始发生变化。

  本来还很清澈的水,在瞬间就变得浑浊起来,而那浑浊的净水中,还隐隐透着一股酸臭味。

  虽然不知道这本来很清澈的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有一点他能肯定,那就是这水绝对是有问题的!

  陶瀚宇端着水瓢中透着酸臭的水,眼眸中的震惊更多过疑惑!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一直小心翼翼,却还是被人钻了空子,有人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下毒,实在是太可恶了!

  向来谨慎的他会这么重要的问题上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如果不是今日苏冉冉和韩烨二人的提醒,他也绝对不会想到井水已经被人做了手脚!

  如果换做是有敌国来犯的时候,那人家不是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把他陈良郡给攻下了!

  陈良郡若破,要拿下陈良郡内侧那些位于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的城市,更是如同探囊取物啊!

  陶瀚宇心中想着,不仅后背直冒冷汗,更为自己的一时疏忽大意感到后怕!

  如果真如那样,他就成了整个大周的罪人了!

  想到这里,陶瀚宇额角的冷汗也跟着冒了出来,手臂不由得跟着哆嗦了一下,整个人的状态也跟着有些不好,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他,此刻更加紧张,看向苏冉冉的眸光中也多了更多的敬佩和请教之意。

  苏冉冉的目光一直注意着水瓢中那水的变化,对于陶瀚宇的一系列变化并没有太多的留意,而当她看到这水的变化后,苏冉冉突然感到一种空前的压力。

  这水有问题。

  这点她能肯定。

  但是这水到底有什么问题?这些问题要怎么解决?

  她却毫无头绪!

  苏冉冉秀眉紧蹙,双眸紧紧地盯着水瓢中的水,见水瓢中的水在药效过去之后,又恢复了原本清澈的样子,苏冉冉的心纠结的更加厉害了。

  这种毒看来毒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它的毒性却非常大!

  到底能大到哪种程度,如果她估算的没错的话,这种毒如果用于战争时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一座座城池攻陷,而且还是在对手还在睡梦中的时候。

  到底是谁研究出了这样的毒?

  又是谁将这样阴险的东西用在了老百姓身上?

  他们的目的何在?

  他们又和当年的天马之劫有什么关系?

  一系列的疑问一一浮上苏冉冉的心头,苏冉冉头痛的扶额,本就紧蹙的秀眉,此刻蹙的更紧了。

  酷匠aB网9*永;久/g免,:费Q看小1说)

  她知道,要想解开这些问题,首先要找到解开这井水之毒的方法,还要找到那个制毒之人,才能将当年的一些谜团一一解开。

  可要怎么解毒,要怎样找到那个制毒之人呢?

  见苏冉冉秀眉紧蹙却一句话不说,韩烨将目光转到了水桶上。

  他将水桶中的水倒在了地上,又打了一桶水上来,拿过陶瀚宇手中的水瓢,将刚才试验过的水泼掉,又从水桶中舀了一瓢出来,递到苏冉冉的跟前。

  苏冉冉正冥神苦思,却看到韩烨又端了一瓢水给她,有些惊讶的她,抬眸看向了韩烨。

  韩烨冲着苏冉冉点点头。

  苏冉冉领会,又将瓶中的药面倒入水中,仔细的观察起来。

  而这次,水瓢中清澈的水,依旧清澈。

  苏冉冉更加惊讶了,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水瓢中的水,始终不曾离开过。

  其实惊讶的不只是苏冉冉,陶瀚宇的惊讶比苏冉冉更甚,如果眼珠子真的可以掉下来的话,此刻他的眼珠子一定已经在地上打滚了。

  相较于二人的惊讶,韩烨倒是显得淡定多了。

  他从苏冉冉刚才的试验中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水从清澈到浑浊就只有不到几步路距离的时间,而从浑浊到清澈用的时间更短,那就是说,这毒要么就是一种极易隐藏的毒,要么就是正在挥发。

  等到它挥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这种毒也就会消失不见了!

  而一种会挥发的毒,想来对人的伤害不至于太大!

  可如果是前者,这件事情只怕就要棘手的多了!

  有了这样两次的比较,苏冉冉有些淡定不住了。

  她从韩烨的手中接过水瓢,打算去重新舀水,可却被韩烨拉住了手臂。

  “不必了,水桶中的水挥发的比较快,如果想试的话,我们现在就去城南或者城中的其他水井看下,看看那里的水会是什么样的!”韩烨说着,将苏冉冉手中的水瓢取出,放进水桶中,拉着苏冉冉的手臂就朝着城中走去。

  城东水井的距离离城中水井的距离是最近的。

  韩烨拉着苏冉冉大步的走在前面,脚步匆匆。

  陶瀚宇率着府兵跟在二人身后,脚步依旧匆匆,但是他看着韩烨拉着苏冉冉的手臂的手,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而这种兴奋已经超过了他对于井水中有毒的震惊。

  而他也从那震惊,愤怒和后怕之中走了出来,整个人被这股子兴奋包围着。

  三人来到城中水井处,试验的结果和城东水井那里试验的结果是一样的。

  三人目光对视之后,苏冉冉从随身的包包中掏出三瓶药,递给陶瀚宇,并对着陶瀚宇点了点头。

  陶瀚宇接过药,转身对着身后的士兵高声交代到道,“你们五人一组,一组带着一瓶药,分别去城南,城西,城北的水井处按照刚才试验的方法将井水试验一遍,然后各派一人将试验的结果告诉本官。其余人等到各处酒楼,客栈,赌场,妓院等地的水井中依次采样试验,并将每一处试验结果登记在册,然后回来告知本官。”

  “是!”十几人分成了三组,领了药,快速的朝着三个方向奔去。

  “冉冉,我们回去吧!”陶瀚宇吩咐完了手下的人,转身看向苏冉冉,对她说道。

  从昨晚到现在,苏冉冉还未曾休息过,甚至连早上的早餐都没有吃过,对于一个将苏冉冉看做晚辈的人来说,心中不免会有一些心疼。

  苏冉冉却摇了摇头,转身又走到水井边,仔仔细细的寻找着。

  陶瀚宇见苏冉冉在水井边寻找什么东西,便想上前帮忙。

  可脚步刚迈出去,就被苏冉冉给呵斥住了。

  苏冉冉正弯着的腰依旧弯着,俏脸微抬,看向陶瀚宇的方向,高声叫道,“站在那里不要乱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