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为了以后他的幸福着想,他还是躲得远一些比较好!

  韩烨想到这里,果然如苏冉冉所设想的那样,真的就朝着一边迈出两步,站在了离陶瀚宇两步之遥的地方。

  苏冉冉见韩烨果然如她想的那样躲开了,心中一阵鄙视,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不过一记眼神而已,就一记将你吓的屁滚尿流了,你也不过如此!

  抬脚,苏冉冉率先朝着距离郡守府最近的城东井口走去。

  韩烨和陶瀚宇跟着苏冉冉身侧,也朝着城东井口走去。

  三人身后跟着的是一对府兵,大约二十人左右。

  一般在每个城池中至少有五座井,分别位于城中的四个方位和正中。也有些城池比较大的,会在每个方位之间另加一口井,这样就是就至少有九口井。

  而陈良郡因为面积不大,所以就只有五口公用的水井。

  当然,在陈良郡中有些大户或者是酒楼店铺的,都会有自己专用的水井,就好像莫楼中也有自己专用的水井,就在莫楼后院。

  苏冉冉心中想着,却也在担心昨晚之事,是不是也影响到了莫楼?

  不知道昨晚莫楼中有没有人中毒?

  如果莫楼中也有人中了这毒,就说明莫楼中很有可能有对方的奸细隐藏在里面。

  但是莫楼中的人都是老莫一手选拔的,按照老莫细致的个性,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

  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等今日的事情处理完了,一定要跟老莫好好谈谈,让她留意一下某楼各个分楼的情况,并收集一下关于天马的资料才行!

  苏冉冉心中想着,脚下的步子也再次加快。

  “出事之后,本官已经下令,所有人只准进不准出!”陶瀚宇见苏冉冉步伐越来越快,便又开口说道。

  苏冉冉没有说话,但是却不代表他就赞成郡守的做法,亡羊补牢的做法,为时已晚,却只能打草惊蛇!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那些药应该就是昨晚的那群杀手下的,而他们现在都已经死了,就算她想要问出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了!

  见苏冉冉没有理会自己,陶瀚宇又一次开口说道,“本官也已派府兵分守在各个井口一侧,看到可疑人等,立即抓获。”

  ◎看正版章@4节☆上i酷匠/网g

  “大人这是何意?”苏冉冉转头看向陶瀚宇,不解的问道。

  “乱世之中,攻击对手最好的目标就是水井。人可以几天不吃东西,可是却不能几天不喝水,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在陈良郡制造混乱,那么他们的第一个目标肯定是水井!”陶瀚宇还未开口,韩烨那边就已经接话了,一脸凝重的表情,看着就让人不喜。

  “哦!”苏冉冉低低的应了一声,继续朝前走,却在心中默默的鄙视着韩烨,整日摆着一张冰山脸,拽的跟二五八万似得,就好像谁都欠他的似得,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陶瀚宇听着韩烨的解释,没有任何反对,眸光中闪过一丝兴奋,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大人是怕有人会趁机捣乱?”苏冉冉便朝前走,便开口问道。

  “不无可能!”虽然苏冉冉看不到,但是陶瀚宇还是很认真的点头应道,“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毕竟这陈良郡是来往京畿的要道,又是我大周的第一道屏障,不管出现哪种可能,对陈良郡来说都是一次劫难。”

  韩烨听到陶瀚宇的话,微微侧脸,看了眼陶瀚宇,目光中带着丝丝赞赏,以前听说镇守陈良郡的是一位文武双全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大人担忧的极是!防范于未然总比事后弥补要好的多!是不是以前在陈良郡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呢?”苏冉冉再次开口问道。

  她总觉得这个陈良郡并不像它表面上那样的宁静,它宁静的背后也一定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本官接手陈良郡二十余载,断断续续经历过的事情不下千百件!”陶瀚宇再次开口说道,目光中闪过丝丝沉痛。

  “这千百件事情中,唯有天马之劫最为惨痛是吗?”苏冉冉边走边转身,看向郡守很肯定的问道,眸光中也带着丝丝的伤痛。

  她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这天马之劫和她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每次提到这天马之劫的时候,她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是的!”陶瀚宇依旧认真的点头,又说道,“那次的事情,也如昨日那般诡异,一夜静谧,天亮却在城中的道路上发现了许多天马手下的尸体,至少不下千具!”

  韩烨在听到陶瀚宇的话时,目光中也闪过一丝肯定。

  当年天马之劫他只是听他的父亲说过,当时不只是在陈良郡发现了天马手下的尸体,整个尘封大陆的很多城市的街道上都发现了天马手下的尸体,到处血流成河,异常惨烈。

  就好像似商量好的一样,各地同时纠察出天马手下的名单,进行大清剿一样!

  “看来这只幕后黑手隐藏的很深啊!”苏冉冉叹了口气,沉重的说道。

  她现在是越来越担忧了,这次大周之行,看来是极为不平顺的了!

  苏冉冉现在别提多后悔了,要不是她过不了银子这一关,她和苏宝宝也不至于会牵扯到这样危险的事情中来。

  可是,她总不能看着大把大把的银子在她面前飞,而她却不伸手抓吧!

  那她不是傻子也是白痴!

  和什么过不去,苏冉冉也不会和银子过不去的!

  算了,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只能尽力而为了。

  她相信,以她现在的势力,自保还是足够的!

  苏冉冉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他们也来到了城东的水井边。

  苏冉冉放眼望去,果然如陶瀚宇所言,这里的确有府兵在把守着。

  三人来到井边,苏冉冉伸手拉住井绳,准备打水。

  陶瀚宇对着对面的士兵点点头,士兵上前从苏冉冉的手中接过井绳,打上来一桶水,放在地上,又退后几步,站在一侧警戒着。

  苏冉冉低头看向水中,水质清澈,隐隐透着凉意,在这夏日中,这凉丝丝的井水无疑是最解渴的东西。

  但是苏冉冉看的可不是这个,这水虽然清澈,可是却清澈的不正常。

  苏冉冉用水瓢舀出一瓢水,递给陶瀚宇,示意他端好,又从随身的小包包中拿出一个小瓷瓶,拧开盖子,将瓶中的药面倒入水瓢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