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瀚宇听到苏冉冉的叫声,嘴角抽搐了下,那刚刚抬起的脚又慢慢的放了下去。

  “冉冉,你找什么?让大家帮忙不是更快一些?”陶瀚宇还是觉得大家应该帮忙,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不必,这事情我们都帮不上忙,还是让她自己来吧!”未等苏冉冉开口,韩烨便已经接话了。

  他双臂环胸,远远的站在水井一边,也根本就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

  苏冉冉听到韩烨的话,心中微微赞赏,这厮果然心细,能够知道她心中所想,还不算笨到家!

  她扫了韩烨一眼,并未开口,便又低下头,继续找了起来。

  陶瀚宇没有韩烨的觉悟,听到韩烨的话,他心中更加疑惑,但是却不敢继续打扰苏冉冉,便将目光转到了韩烨身上。

  ”阁下的意思是?”陶瀚宇满脸的恭敬,看着韩烨的眼神中也多了许多的请教和敬畏。

  韩烨并未看向陶瀚宇,对于陶瀚宇眼眸中的敬畏也未曾留意,只是在陶瀚宇问出这话的时候,淡淡的开口说道,“只要来过,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陶瀚宇听到韩烨这句话,心中恍然大悟。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只要那些人来这里下过毒,那么就一定会在水井周围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按理来说,这是没错的!

  可这水井边不同于其他案发现场,这里人流量是最大的。每天早晨有那么多的居民来这里担水,即使有什么痕迹留下现在只怕也找不到了吧!

  陶瀚宇虽未说出心中的疑虑,但是韩烨却好像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再次淡然的开口说道,“即使人流量再大,有些东西也是磨灭不掉的,尤其是一些粘附力特别强的东西!”

  韩烨的再次解惑,让陶瀚宇对苏冉冉更加刮目相看,目光也再次落到了苏冉冉身上。

  苏冉冉一直半弯着腰,仔仔细细,小心翼翼的在水井一侧寻找着。

  “找到了!”苏冉冉突然惊喜的叫出了声,随即抬眸,看向韩烨和陶瀚宇,问道,“有没有匕首?”

  虽然韩烨看起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是苏冉冉却知道,韩烨肯定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柔柔弱弱,这个家伙的身上一定有着大秘密。

  只是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她苏冉冉不想去知道,更不愿知道!

  不等韩烨有所动作,陶瀚宇就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交给苏冉冉,并站在苏冉冉身边,仔细的看着苏冉冉口中所说的找到了的那样东西。

  整个水井周围以及水井壁都是湿的,唯独南边的水井壁上,因为上面凸起一些,刚好遮住了下面的凹槽,而在那凹槽内有一些类似与粉面的东西,粘附在水井壁上,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到呢!

  苏冉冉从袖袋中掏出手帕,握在左手中,右手拿着陶瀚宇刚才递过来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将凹槽中的粉面刮了下来,然后抹在手帕上,将匕首又递给了陶瀚宇。

  “我们回去吧!”苏冉冉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有些兴奋的说道。

  只要找到了这些东西,解开那毒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韩烨点头,侧身,让出一条路,等苏冉冉从他身边走过之后,快速的跟上。

  苏冉冉说过的,要他跟紧了!

  所以,他一定要跟紧了!

  否则真的出了问题,苏冉冉一定不会管他的,因为苏冉冉今日已经跟他说过了,今日他的安全由陶瀚宇负责。

  一直以来,他都在装柔弱,虽然目标很明确,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证明他能力的机会,也给苏冉冉一个重新认识他的机会。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苏冉冉一定会很生气,但是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毫无自保能力的话,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有缓和的余地的。

  不过,一想到如果有人来袭,陶瀚宇将他挡在身后,又或者揽着他的腰飞跃的样子,一阵恶寒就袭上心头,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单是想想他就觉得难受,更别说其他的了。

  韩烨回眸,阴冷的扫了陶瀚宇一眼,嘴角抽了抽,脚下的步子更快,想要拉开他和陶瀚宇之间的距离。

  陶瀚宇正大步的朝前走着,心中也是一片兴奋,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记阴冷的眼神,满心满脸的疑惑,抬眸看向那因冷眼神来袭的方向,却发现韩烨根本就没有看他。

  陶瀚宇更加疑惑了!

  难道他的感官出问题了?

  应该不会吧!

  身为一个驰骋疆场的武将,感官对他的重要性不是一般的,而且他自认自己的感官不说一流,至少也是二流的,还不至于说连这样的事情都感觉不到!

  众人回到郡守府,苏冉冉便一头扎进了陶瀚宇给她准备的房间中,就连陶瀚宇高声叫她吃早餐都没有听到。

  苏冉冉就是这样,如果一旦认真起来,那是认真的要命!

  所以,在对于医毒双术这方面她是无师自通,悟性极好的,再加上有一个聪明至极的苏宝宝在身边,即使有什么弄不明白的地方,母子二人在一起研究或者商量下,也会迎刃而解的!

  所有的问题在他们母子那里都不是问题!

  而现在,找到毒药的成分,那么,苏冉冉相信,以她的能力,她绝对可以将这毒药的解药研制出来,而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苏冉冉进了房间就没有再出来,而韩烨也不想看到陶瀚宇,所以,他选择端起吃食回房间吃。

  陶瀚宇本来还想着,要趁着苏冉冉不在,好好的试探一下韩烨的,却没想到韩烨居然跑了。

  无奈之下,陶瀚宇只能端着饭菜去找苏宝宝了。

  陶瀚宇端着饭菜来到墨的房间门口。

  “笃笃笃……”

  ‘V最Y新f@章6节hG上酷s匠,》网'

  “宝宝,出来吃东西了!”陶瀚宇敲了门,端着饭菜等在房门口。

  “执拗——”房门打开了,苏宝宝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看着端着饭菜等在门口的陶瀚宇,苏宝宝心中默默的给他点个赞,这个郡守还算不错,知道给自己送吃的来,孺子可教也!

  “谢谢!”苏宝宝笑呵呵的道谢之后,伸手接过了陶瀚宇手上的托盘,转身又进了房间。

  “啪!”房间门再次关上。

  陶瀚宇本来打算跟过去的,刚抬脚就被苏宝宝突然关上的房门差点碰到鼻子,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只能默默的转身,然后灰突突,垂头丧气的离开!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做郡守做到这份儿上了?居然一再被拒,大人拒也就算了,连一个孩子也把他给拒了,好悲催的有木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