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放心,如果今日他九尾狐真的敢来,孩儿一定要砍掉他的尾巴,让他变成秃尾巴狐!”凌云鹏瞥了凌丞相一眼,眼眸中迸出兴奋的光芒,摩拳擦掌道。

  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他倒要看看,这只九尾狐是不是真的有九条尾巴?

  如果他这次可以抓到九尾狐,那他可就是立了大功,皇帝舅舅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那么以后他的官场之路将会平坦顺当的多了!

  “鹏儿,九尾狐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主儿,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凌丞相见凌云鹏这样的表现,心中更加担忧,再次开口劝道。

  可凌云鹏此刻根本听不进去他老子的话,心中臆想着平步青云之后的惬意生活,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而站在他身边信心满满的凌海此刻却胆怯了。

  少爷的笑容好诡异!

  凌丞相的话还没有嘟囔完,就听到院落的上方劈头而下一阵更为诡异瘆人的笑声,“哈哈哈……没想到,凌公子居然有如此的雄心壮志,那就来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看到本座的尾巴!哈哈哈……”

  “鹏儿,九尾狐来了,快躲起来!”凌丞相在听到这瘆人声音时的第一反应,是将凌云鹏拉到他的身后,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凌云鹏,急声交代道。

  虽然没听说过九尾狐劫财还杀人,但是他真的很怕他的鹏儿会因为莽撞冲撞了九尾狐,万一九尾狐一怒之下大开杀戒,他自问,还没有这个能力阻拦得了!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哪怕破财也要保住全家老小的性命!

  钱财乃身为之物!这个道理他一直都懂!

  至于这批贡品,他是三朝元老,就算是真的丢了,陛下也不会因为这个而要了他的命,最多也就是罢官!

  可如果命丢了……

  “爹爹,你放开孩儿!他来的正好,让孩儿来收拾他!”凌丞相正想着,凌云鹏却又不怕死的叫了起来,挣扎着要从凌丞相的身后跳出来,却被凌丞相死死的给抓住了。

  恰在这时,九尾狐嚣张的声音再次响起,“哈哈哈……凌公子连脸都不敢露出来,又何谈要收拾本座?还是先撒泡尿照照吧!哈哈哈……”

  一身黑色紧身衣,长发高高束起,脸上蒙着面巾的九尾狐双手环胸,冷眼俯瞰着院子中的人。

  “你……”凌云鹏抬眸看着屋顶上的九尾狐,肺都要气炸了,他很讨厌这种被人俯视的感觉,可凌丞相死死的抓着他,亏得他一身的武功,却不能对着凌丞相施展,也只能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你什么你?凌公子,既然你那么喜欢做缩头乌龟,本座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哈……”

  九尾狐幸灾乐祸的说着,抬起手臂在空中挥了挥,转身,‘嗖’的一下不见了,只留下了他兴奋的话语回响在满是花香的空气中,“本座可没时间陪你们玩,你们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本座要去找本座的宝贝们了!拜拜——”

  “宝贝……”凌云鹏眼看着九尾狐消失不见,却无能为力,但是还不算笨的他突然回过神来,“爹,他去库房了!”

  “不好!”凌丞相被凌云鹏一提醒,也反应了过来,一脸惊慌,粗臂一挥,“快去库房!”

  自作聪明的凌丞相还以为九尾狐打的这批贡品的主意,却没想到九尾狐够原来惦记的是他!

  可毕竟这府上人手有限!而大多数的人都被他安排来保护贡品了。

  凌丞相此刻突然有种捉襟见肘的慌乱感,他后悔了!他真该听府上幕僚的建议,不管多晚都将贡品送进宫的话,也不至于在这一刻如此的被动!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当凌丞相反应过来的时候,刚刚那股淡淡的花香此刻更浓了,而他身边的手下,连同他的儿子和他一起——

  “噗通噗通……”

  不一会儿的功夫,人头攒动的凌丞相府,所有人都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vC酷◎:匠QD网V首HY发

  丞相府上的人都躺下后,从房顶上探出了一个蒙着面巾的小脑袋,笑嘻嘻的说道,“嘿嘿!娘亲的药越来越厉害了,这么快就都睡着了!”

  一个大约五六岁模样,较小敏捷的身影从屋脊后跳了出来,大摇大摆的甩着小短胳膊,边走边得意的说着。

  走到屋檐边,纵身一跃,轻巧的落在了地上。

  “想砍我的尾巴?我让你砍,让你砍……”他来到凌云鹏的身边,抬起小短腿朝着凌云鹏的身上狠狠的踹了起来,而且踹的地方还是凌云鹏的老二所在地!

  那动作,那神态,颇有些你砍我尾巴,我断你子孙的意思!

  就在他正踹得起劲的时候,刚才房顶上的黑衣九尾狐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揽住了他的小肩膀,淡定的说道,“苏宝宝,别玩了,我们还有正事呢!”

  凌云鹏此刻若是醒来听到九尾狐的话,一定会被再次气晕过去的,九尾狐的宝宝踢的可是他凌云鹏的子孙根根,他居然说是玩!

  “嗯嗯,差点忘了!”宝宝萌萌的应了一声,又看向地上的凌云鹏,小脸上满是冷厉的威胁道,“小爷今日还有正事,就先放你一马,你以后最好别让小爷碰到,否则一定让你做不成男人!”

  九尾狐听到宝宝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宝宝太能玩了,也不知道像谁?

  宝宝威胁完了死尸一般的凌云鹏,转头看向九尾狐,“娘亲,宝宝已经把马车赶到库房门口了!”

  “做的好!”九尾狐竖了竖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被娘亲夸奖了的宝宝,兴奋的屁颠屁颠的,蹦蹦跳跳的拉着九尾狐的手朝着放贡品的房间走去。

  一刻钟后。

  在凌丞相府库房门口,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将一箱又一箱的东西搬到马车上,他们乐此不疲,而且还越搬越有劲。

  而在房顶上,有两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凌丞相府门前忙碌的两个身影。

  他们一人手执折扇,一人怀抱宝剑,两人都是异常的俊美,尤其手执折扇的更甚。

  他一声洁白的上好锦缎衣袍,将他一米八几的健壮身形完美的勾勒出来,腰间一条镶着汉白玉的腰带下,乳白色碎玉被长长的流苏挽着,直垂到膝盖处,手中一把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晃动着,吹起缕缕发丝,整个人犹如谪仙般不染纤尘,不容亵渎。

  光洁白皙的俊脸上,有着鬼斧神工的精致。浓密的眉毛细长延伸至鬓角处,一双紫色的眸子透着莹润的光彩,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红唇边带着浓浓的笑意,似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事情。

  说他赛过西施,气死貂蝉也一定都不过分!

  尤其是他那一双美丽的紫瞳,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他身边的男子,一身黑色紧身衣,怀中抱着一把星月宝剑,有棱有角的面孔似鬼斧神工雕刻般俊美,硕大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库房门口。

  “主子,那两个人似乎在搬家啊,不过,大半夜里搬家,还蒙着面倒是奇怪!”宝剑男满脸的疑惑。

  “你觉得他们像在搬家?”折扇男不紧不慢的摇着手中的折扇,冷厉的眸子扫过不远处的房檐,别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他们不是搬家,难道是在偷东西吗?啊……主子,难道他们真的是在偷东西?”宝剑男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可是主子,哪有人会将马车赶到别人家库房门口大摇大摆的偷东西?也太嚣张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