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扇男没有理会宝剑男,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而眼眸中却隐藏着浓浓的兴趣!

  为什么他在看到这搬东西的女人时,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难道他们认识?

  可他知道,他们一定不认识,至少在他的印象中他没有搜寻到这样的一个人。

  “难怪他们会蒙着脸……”宝剑男看着忙碌的一大一小,自言自语道。

  “有人在给他们放风!”折扇男突然又开口迸出来一句。

  “放风?在哪儿?”宝剑男转头看向了周围,漆黑的一片,哪有个鬼影。

  “左前方45°的方向!”折扇男瞪了宝剑男一眼,‘刷’的一下合上折扇,照着宝剑男的头上敲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让你平时好好练功你偷懒,现在知道功到用时方嫌少了吧?”

  “主子,你不要再打墨的头了,再打墨就傻了!”宝剑男揉着头,低声嘟囔着。

  ……

  “娘亲,有人在房顶上看我们?”宝宝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在转身的同时扫了眼不远处房顶的方向,疑惑的问道。

  “没事,或许只是过路的!”九尾狐淡然的说了一句,若无其事的将最后一箱珠宝搬上马车,又冲着宝宝叫道,“走了!”

  宝宝嘴角抽搐,有人大半夜的路过?还从房顶上路过的吗?

  甩了甩脑袋中的想法,宝宝跳上马车,在马车启动的那一刻,他转头看了眼街角,又将目光转向了丞相府的方向,说道,“凌丞相,贡品和你的私藏我们都带走了,后会有期哟!”

  说完,他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摆了摆,“娘亲,走吧!”

  母子二人驾车离开了,房顶放风的人也尾随其后,房顶上的两个人才从阴影中走出来。

  “主子,你说他们真的是偷东西的吗?”宝剑男始终都不相信,看着二人离开的方向,冒着再次被主子打脑袋的危险,不怕死的问道。

  “你在质疑本座的话?”折扇男冷厉的目光扫向宝剑男,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如同从冰山中走出来一般,冷彻人心。

  宝剑男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知道再说下去,主子就要发飙了!

  酷匠i“网、首f-发

  “属下不敢!”宝剑男退后一步,恭敬的答道,

  虽然他和主子的关系不错,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逾越的,就比如这身份,又比如主子那随时有可能变化的脾气……

  “走,去看看!”折扇男说着,率先朝着凌丞相府走去……

  两天后。

  西凉城内最繁华最热闹的主干道上。

  “娘亲,前面有家酒楼,我们进去要些吃的吧!宝宝饿了!”一个大约五六岁模样的萌宝拉着一个倾城女子的衣袖,扬着萌死人的小俊脸撒娇道。

  “宝宝,你属猪的吗?不是刚吃过一只叫花鸡吗?”女子低头,满脸的鄙视,摸着萌宝光滑细腻的脸蛋问道。

  “娘亲,你不要一直摸宝宝的脸好不好?男女授受不亲,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还这样!还有啊,宝宝不是猪!”萌宝满脸的不高兴,撤着头想要躲开他娘亲的魔爪。

  他不过是喜欢吃,能吃一些而已!为毛的娘亲每次都说他是猪?

  可无奈,谁让他是他娘亲的仔呢,想要躲过不是那么容易的!

  “呦呵,臭小子,果然是个没良心的,居然和老娘说男女授受不亲?没有老娘你能长这么大吗?……”女子满脸的不满,揉了揉萌宝的头发。

  萌宝很无奈的摇着头,接过了女子的话,继续说道,“娘亲,每次都这套,你换点有深度的说辞好么?”

  “不好!”女子很坚决的摇着手指答道,可那双如水的美眸中却满是不易察觉的的笑意。

  “娘亲,咱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得,时不时的来个撒娇卖萌呢?大人的世界真是难理解!”萌宝见他娘亲的态度异常的坚决,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大人似得发着牢骚。

  “臭小子,你跟谁学的劳神叨叨的!我告诉你,老娘今年二十三来一枝花,赚得了银子,生的了娃,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休要毁坏了老娘的优美形象!”女子伸手点了一下宝宝的头,气愤的说道。

  “宝宝是娘亲的守护神,当然要负起责任来了!”虽然被女子点痛了脑袋,可萌宝却依旧笑呵呵的,满脸的幸福。

  “好了,为了我苏冉冉的守护神,我们就去酒楼,随便点随便吃!”女子手臂一挥,揽着萌宝的肩膀,莲步轻移,朝着酒楼走去。

  “谢谢娘亲!宝宝就知道,娘亲最疼宝宝了!”萌宝趁机对着苏冉冉再次卖萌道。

  他就知道,他娘亲刀子嘴豆腐心!

  “苏宝宝,我告诉你,最好收起你那迷死人的笑脸,别给老娘惹麻烦!”苏冉冉看着萌宝笑呵呵,萌死人的模样,满是鄙视的警告道。

  自打萌宝会走之后,顶着这张美得惊天地泣鬼神的脸,不知道给苏冉冉惹了多少麻烦,每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苏冉冉都会忍不住警告一番。

  最重要的是苏冉冉会想起那个让她震惊无比,却又难以忘怀的美男僵尸。

  虽然他夺了苏冉冉二十五年来唯一的一次,可是他却给苏冉冉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当初,苏冉冉晕倒之后,被一个好心的老妇带回了家中。老妇人给苏冉冉灌了糖水,苏冉冉很快就醒了。

  醒了之后,苏冉冉询问老妇人才知道,原来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大周,大晋,大梁三国鼎立,而她所处的正是大周国靠近大梁的边境。

  苏冉冉当时就懵了,被僵尸压这样狗血的剧情她遇到了,穿越这样狗血的剧情都被她也遇到了,到底该说她是幸运呢?还是该说她是不幸呢?

  三个月后,大夫告诉苏冉冉,说她怀孕的时候,苏冉冉差点没把那个大夫给掐死。

  但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穿越都能接受,生孩子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更何况还是自己亲生的呢!

  只要不是生下一个小僵尸就行,总比在这个异世一个人孤零零的好吧!

  虽然苏冉冉在这个异世活的潇洒,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内心的孤独却是无人可以理解的。

  尤其是在生下萌宝之后,苏冉冉一直都在想,或许是老天看她可怜,故意送来了一个萌宝,想想……

  其实也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